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ves of Lelouch and Suzaku(131)

131


离开皇都后三日,朱雀率兵进入了贝克尔子爵的封地。


皇城的军队几乎没有受到什么激烈的抵抗,并非敌人突然受到了渴望和平的感召放下武器,而是在看到领军的“白色死神”之际便失去了斗志,将绝望深深印刻在脸上。这样就好,朱雀没让自己冷峻的表情有所动摇,无论原因为何,能够最大程度减少伤亡,那么背负这个死神的名号也并非坏事。


兵马长驱直入穿过了无人的城镇,来到了城堡之下。只要擒下领主便能以最快的速度结束战争,抱着这样的想法朱雀如同往常一般,独自一人驱马跃上还未完全放下的吊桥,径直向男爵所在的房间而去。


然而一种异样的不祥之感慢慢在朱雀的心中充盈起来,不仅不见城中的守卫,连仆人侍女都不见踪影,整座城堡仿佛死城一般,死城……


最高处殿堂外的大门虚掩着,门缝中淡淡的血腥味仿佛在朱雀头上浇下一盆冰水,让他从外冷到了心底。颤抖着双手慢慢推动厚重的大门,更加浓稠的刺皮气味灌入鼻腔,就想这样闭上双眼离去,但这是不被允许的。


朱雀跨出一步进入大厅,当视线锁定在房内地狱般的光景时,城堡中响起一声悲鸣。


这简直就是地狱的光景。


身着华服的男女尸体东倒西歪地散步在厅堂之内,还未干涸的血液混杂在红色的地毯之中,仿佛整个厅堂都被血色所染。贝克尔男爵靠在属于他身份的座椅上,已被轰去了半个脑袋,而那柄凶器——装饰华丽的火枪还握在他的右手。而对方脚边落下的佩剑则夺去了整个房间中所有人的生命。


——为什么要这样做?!


朱雀在心中咆哮着,鲁路修所下的战书中明确写有,只要放弃抵抗交还爵位与军队便既往不咎的文句,放弃贵族的身份就让人那么难以接受,让他们宁愿选择举家自杀?还是说有什么更大的绝望,让他们情愿自己了结性命?


——鲁路修暴君的名声。


低下头,一具小女孩以无声息的脸映入朱雀的眼中,还未闭上的蓝色双眸像是在控诉着凶手,悲叹自己被过早夺取的生命。


“呕……”胃部一阵痉挛,让朱雀再也忍不住冲到墙角呕吐起来。鲁路修已令人惧怕到情愿选择自我了断也想要逃避来自皇帝的惩罚吗?明明他们想要的是一个和平的世界,为什么事实竟会发展至此?想要尽快结束战争,战火却不断向外蔓延,欧罗巴联盟与萨尔森帝国也参与进了这场布里塔尼亚的内战,现在连日本也……自愿和亲来到布里塔尼亚为的就是让日本从连年的征战中摆脱出来,但为什么又是因为自己让同胞再次卷入战火之中呢?


——究竟是哪里错了?鲁路修,这样下去战争真的会结束吗?


“白色死神也会受不了这样的场景吗?”


“明明是他自己手刃的男爵一家。”


止不住胃中的翻江倒海,就算已经什么都吐不出来,朱雀还是继续地干呕,而随后赶来的随行将领们的窃窃私语仍旧一字不差地钻入了他的耳中。


没错,造成悲剧的一切责任都全在于自己,如果不是他进攻此处,贝克尔男爵与他的家人也不会因此而死,他的身上又多了一笔血债。


--------------------------------------------------------------------------


“没想到贝克尔男爵竟然选择了举家自杀……”听完朱雀的报告,鲁路修不禁一声叹息,就算他不介意处死一个违逆他的顽固贵族,但是事不该祸及无辜的家人,更何况其中还有妇人和幼女,他不知道为何爵位对某些人而言如此之重要,甚至高过了全家的性命。


绿发的魔女靠在沙发上,拨弄着发梢冷淡地道:“鲁路修,现在外面的传言皆是你命人杀死贝克尔男爵全家,你的暴君的名声又更刻骨铭心了一点。”


将怜悯止于心中,鲁路修摆了摆手,“无妨,这样才不会有人胆敢继续反抗,对将来我所拟的法案推进也有帮助。”


“就算这传言有修奈泽尔在幕后做推手也无妨?”C.C.斜眼瞥过鲁路修。


“修奈泽尔?”口中念着他二皇兄的名字,鲁路修不禁一声冷哼,想用这种动摇人心的方法瓦解他的势力,实在太像他擅长玩弄权术的二哥所为,但是无论对方作何挣扎,这一次他握有胜利的筹码。


鲁路修带着没有温度的笑容转向C.C.,“有你的情报网在手,修奈泽尔的一举一动尽在我的掌握中,我又怎么会输呢?”


“鲁路修!”


突然朱雀的呼唤打断了与C.C.之间的谈话,鲁路修猛地回过头,一直默不作声的骑士表情看起来有些古怪,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忽略,“朱雀,对不起,这样一来是让你背了杀害贝克尔男爵一家的黑锅……是我考虑欠妥……”


“不,鲁路修,你没必要在意此事,只是……”朱雀顿了顿,握紧了双拳,“只是我感到仇恨恐惧都在慢慢汇聚在鲁路修的身上,不只是贵族,还有那些平民……这样真的不要紧吗?”


仇恨恐惧又有何惧,只要他的理想达成,这一点的付出也是值得的,鲁路修微笑着答道:“没关系,只要等这一切结束了,一切都会归于平和的。”


“真的会有和平到来的一天吗?”抚慰似乎并未起效,朱雀的声音仍有些颤抖,“我突然有点害怕……在和平来到之前,鲁路修就会被仇恨和误解吞没……”


“想这么多还真不像朱雀你啊。”未从朱雀口中听见过“害怕”一次,让鲁路修着实有些惊讶。止住对方多余的忧虑,鲁路修笑着起身,将朱雀拥入怀中,“相信我,一定会有那样的一天的。”



评论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