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ves of Lelouch and Suzaku(130)

130


柯内莉亚赶来与修奈泽尔的部队汇合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去见修奈泽尔,她不顾自己长途跋涉的风尘仆仆,一刻也没有停留地闯入了修奈泽尔的书房,“现在我已经来了,你还要我们在这里等待多久?”


“啊,柯内莉亚,”修奈泽尔从他坐着的位置抬起头,露出惊喜的神色,随后伸手邀请对方在他的对面坐下,热忱地道,“我没想到你赶来得会如此迅速。先坐下,然后我们慢慢聊。”


瞥了一眼修奈泽尔指着的座椅,柯内莉亚却没有迈动脚步,她转而沉着脸看向修奈泽尔,“不用和我说这些客套话,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答应与你合作。什么时候我才能救出尤菲?”


虽然被柯内莉亚很不客气地堵住了话头,但修奈泽尔的脸上并未有丝毫愠色,反而一副完全理解对方焦躁的模样,温和地安抚道:“尤菲也是我的妹妹,她被软禁在皇宫中我也一样担心。但是为了大局,我们必须等待援军的协助。”


“我已经两个多月没有收到尤菲的只字片语了,你让我怎么能够不担心?!”想起自己情况未明的妹妹,柯内莉亚只觉得心如刀割,垂在身侧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攒成拳头,“况且如果你所指的援军是欧罗巴和萨拉森答应派出的支援的话,我不信任他们。”


“和他们之间不需要信任,只要双方的利益暂时一致就足够了。”


柯内莉亚闻言不禁蹙起眉,片刻后沉声问道:“你许诺在事成之后将当初帝国夺下的部分土地交还给他们,就没有考虑过到时候会引来国内的一片骂声吗?”


“柯内莉亚,你还是不明白,”摇着头叹了口气,修奈泽尔依旧挂着那抹不变的得体微笑, “我可以把土地交还给他们,当然也可以再把它们夺回来。合作和合约都只是一时的,欧罗巴和萨拉森也明白这一点,只是他们无法拒绝我提出的交换条件。”


咬住嘴唇思索了一下,柯内莉亚不得不承认修奈泽尔的话是对的,只要在击败鲁路修之后很快恢复布里塔尼亚强硬的外交态度,就算割地会造成国内的不满,但并不会持续太久,而尽快将鲁路修赶下皇位,才是当务之急。这些充满了欺骗和虚伪的政治伎俩让柯内莉亚感到头疼,她很快就把它们抛诸于脑后,转而将话题拉回她的专长之上,“好吧,这些都是你该操心的事情,我只想知道我们的作战计划。在兵力上我们和鲁路修相差得太远,毕竟他收编了所有圆桌骑士的部队和大量贵族的私兵。”


“这对我们来说的确是一个麻烦,但同时也是鲁路修的失误,”听完柯内莉亚的问题,修奈泽尔用手指轻点着椅子扶手,轻声笑了起来,“他以为将兵权尽数收在自己的手中就可以万无一失,却没有考虑到人心的重要性。他手下的军队除了皇城的守军,有几个人是真正衷心于他的呢?这样一支单纯靠皇帝的权威勉强收拢起来的队伍,只要施加一点小小的压力,就会如同蚁穴般迅速地溃散。而我们要做的正是创造这一点压力。”


“希望你的话能够成真,”望着修奈泽尔运筹帷幄的样子,柯内莉亚轻声说道,“因为我们没有失败的余裕。”


--------------------------------------------------------------------------


“修奈泽尔联合了欧罗巴联盟与萨尔森帝国,打着反抗暴政的名义向潘多拉贡发起进攻。”玩弄着手中的棋子,鲁路修玩味地看着棋盘上的白子慢慢入侵黑子的地盘,轻笑一声,“哈,这一步棋还真是一点都不出乎意料啊。”


身着白衣的骑士立在皇帝的身后,蹙起俊眉呢喃道:“鲁路修……”


“哪里,不用担心,既然料到了这一步棋,我当然早有对策。”将朱雀的欲言又止想做担心之举,鲁路修连忙接下去方才未完的话,“他们将欧罗巴联盟与萨尔森帝国选作了帮手,那我也有可以合作的对象。方才我已命C.C.向日本发去了借兵的请求,想必过不了多久就能得到回应的。”


“日本……”朱雀皱起的眉头并未因鲁路修的解释而舒缓。


“放心,日本一定会出兵的。”放下棋局,鲁路修起身握住朱雀的手,“现在布里塔尼亚和日本的贸易处于前所未有的繁盛期,想必日本方面也不愿放手现在的局面。朱雀,能有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啊。”


“是的,是因为我……”


“朱雀,你怎么了?”朱雀略显木讷的神情让鲁路修终于不能选择无视,就算知道对方不怎么喜欢,但他也做不到不闻不问,“最近你的状态看起来不怎么好,难道是旧伤……”


“别担心,我的伤已经痊愈了。”慌张地摇着头,朱雀在嘴角扯出一个不怎么让人信服的微笑,“对不起,刚才是我有些走神了。我相信是鲁路修的话,无论面对怎样的状况,一定有办法应对的。”


朱雀的回答不出意料,令鲁路修感到一种无所适从的无力感,想要去关心却总被轻轻推开。朱雀应该是他唯一可以无所保留透露心声的人,但总有一些时候鲁路修却感到他无法达到朱雀的内心。那并不是一种不被信任的冰冷,而是朱雀特有的温柔,他的爱人总是这样何事都希望由自己承担,就算鲁路修希望朱雀可以多依靠自己一点。


清了清嗓子,鲁路修没有松开朱雀的手,“不,要说抱歉的是我才对。最近出征的重任都压在你一个人身上,你也是累了吧。讨伐贝克尔子爵的任务就交给杰雷米亚……”


“不,还是让我来吧。”生硬地打断了鲁路修,朱雀想突然醒悟一般立即柔和了语气,“这些是我唯一可以做的,请让我去吧。”



评论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