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ves of Lelouch and Suzaku(129)

129


鲁路修带着朱雀踏进白羊宫时迎接他的并不是妹妹们一贯明朗的笑容,这让他不禁心中一动。但鲁路修只是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般微笑着询问:“娜娜莉,尤菲,听说你们想要见我?”


“哥哥,朱雀,”娜娜莉勉强地向他们回以微笑,随即抿紧了嘴唇,仿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为难模样。片刻后,她才迟疑地涩声问道:“修奈泽尔皇兄和柯内莉亚皇姐宣战的事……”


微不可见蹙了蹙眉,鲁路修暗道一声果然,像这样的轩然大波娜娜莉和尤菲会有所耳闻也不稀奇。身旁的朱雀听闻问题有些不知所措地用疑问地眼神望向他,而两个妹妹直直地注视着自己忐忑地等待鲁路修回答的样子更是让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些事情你们不用担心,你们只需要……”


“鲁路修!”尤菲不满的声音打断了鲁路修的话,粉色长发的公主拧着眉,,“我们怎么可能不担心!好端端的为什么一定非要开战不可?修奈泽尔皇兄,还有柯内莉亚皇姐也……”


提及对她关爱有加的同胞皇姐,尤菲的神色黯淡了下来,摇了摇头她的声音重又清晰起来,“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鲁路修,拜托你,让我和皇姐谈一谈吧,我一定能够说服她放弃开战的!”


“不行,太危险了。”鲁路修想也不想地断然拒绝了尤菲的提议。


“为什么?”不解和疑惑写满在尤菲的脸上,“柯内莉亚皇姐不可能会伤害我的。”


“鲁路修……”朱雀的轻声呼唤让鲁路修扭过头,对方脸上的不赞同让他意识到自己态度太过强硬。


鲁路修闭起眼睛轻叹了一口气,转向尤菲时收起了之前的冷硬,语气变软,“尤菲,既然他们已经公开宣战,你就不可能轻易见到柯内莉亚。不管是让她出现在潘多拉贡还是允许你前往敌营都是不现实的。”


尤菲也似乎察觉到其中的不可行,咬了咬嘴唇又道:“我可以写信……”


“那样只会让柯内莉亚觉得是个骗局。”鲁路修还是挥挥手,打消了对方的念头。


尤菲的视线在鲁路修和朱雀之间来回扫动,承载着慢慢的痛苦和纠结,颤声问道:“就真的没有办法阻止吗?”


不忍地走上前,鲁路修伸手扶上妹妹微微颤栗着的肩头,“尤菲,这件事情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


“哥哥,是因为圆桌骑士‘反叛’的事才造成那个局面的吗?”


一直默默听着尤菲与鲁路修争论的娜娜莉,突然轻轻地开口发问,让鲁路修猝不及防地怔愣了片刻,“怎么会这么问?是听到了什么传言吗?”


娜娜莉摇了摇头,手指紧紧地攥着自己的裙摆,泄露了她内心的激荡,“我们已经知道那时候发生的真相,阿尼娅见到了基诺。”


“基诺?”


鲁路修心中的想法和朱雀既惊讶又愧疚的轻呼相似,是他轻视了阿尼娅的能力,才让她有机会接触到基诺,就算阿尼娅看起来再为年幼,那个粉发少女也是圆桌骑士的一员。然而现在再后悔也为时已晚。


“我知道哥哥你不可能无缘无故那样做,”娜娜莉的话还在继续,她用淡紫色的眼眸恳切地望着鲁路修,“所以,能不能告诉我你的理由?一无所知地留在这里,看哥哥一人在外辛苦,让我很是不安。我也希望能够为哥哥分忧。”


“娜娜莉……”鲁路修的心中一阵颤动,他不愿意看见妹妹愁苦的模样,可是他更不愿意让妹妹牵扯进尔虞我诈的争斗之中。所以他只是前倾过身子,用手掌盖上了娜娜莉揪扯着裙摆的手指,柔声道,“你不需要知道。只要你和尤菲能够平平安安地在这里,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眼前娜娜莉失望地瞪大了眼睛的模样仿佛一把尖刃刺在了鲁路修的心口。让娜娜莉失望是鲁路修最不愿做的事情,可是为了妹妹的安全他又不得不这样做,内心的煎熬让鲁路修只想快点结束这场对话。在嘴角扯出一抹微笑,他最后对妹妹温言了一句“抱歉,今天我还有事,下次会再来看你们的”,便匆匆地扭头离开。


--------------------------------------------------------------------------


——你不需要知道。


这不是娜娜莉想要听见的答案,却是鲁路修唯一愿意给出的答案。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鲁路修逃也似地快步走出白羊宫。


“等一下,鲁路修……”


在鲁路修的身后,朱雀徒劳地呼唤了一声,也只得到对方离去的背影。娜娜莉看着朱雀回过头,欲言又止地望着自己和尤菲,一副不知道是该追上鲁路修还是留下进退两难的模样,她突然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朱雀,哥哥的事情从来不会瞒着你。拜托你,把他不愿意说的原因告诉我们吧。”


“我……”朱雀的眼中闪过几丝挣扎,为难地抿紧了嘴唇。他又回头望了眼等候在白羊宫外的鲁路修,终究还是带着歉意转向娜娜莉,“抱歉,鲁路修不希望你们知道,我不会违背他的意愿。”


说完,朱雀便也告辞离开了。


望着与她一同被留下的尤菲,娜娜莉说不清自己此时的心情是失望还是预料之中。她只知道,虽然鲁路修对待她的态度依旧是那么温柔,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她的哥哥就在他们之间筑起了一层厚厚的心墙。


“娜娜莉,别灰心,也许下一次鲁路修就会松口告诉我们了。”尤菲拍了拍娜娜莉的手背,不怎么令人信服地安慰道。


娜娜莉点了点头,没有出声点出这个可能有多么渺茫。只有她自己明白,如今她和鲁路修的距离是从未有过的遥远。害怕的种子在她的心中扎下了根。



评论 ( 2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