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ves of Lelouch and Suzaku(128)

128


死亡——一个萦绕在朱雀心中消之不去的词,因为年迈伯爵的一番话再次被从脑海的最深处唤起,如同一个从海底慢慢浮起的气泡,随着与水面的接近而越变越大。


死亡已渐渐从不怎么陌生变得司空见惯。朱雀不禁自问,究竟从何时起,他的身边开始充斥着死亡。没错,就是从他亲手在演兵场上夺取了第一个无辜者的生命开始,他再也没能摆脱死亡的缠绕,就仿佛这一场看不到尽头的杀戮是因他而起一般,“白色死神”的称号便是这最为讽刺的证明。


——所以,他也理应用死亡来作为赎罪。


也正是从那一刻开始,朱雀已被名为死亡的荆棘紧紧缠绕,一点点地拖入黑暗的深渊。然而望着那个没有一丝光亮的深渊,朱雀却发现他并不害怕堕入其中,甚至渴望着在失重中得到解脱。是的,朱雀一直期盼着一个死期,一个死得其所的方法,这样他便能获得永远的安宁。


——但就是这样,他为何还苟延残喘地活在这里?


“朱雀?朱雀!”


——鲁路修!


猛地,朱雀回过神来,对上的是鲁路修关切的视线。在见到对方容颜的那一刻,朱雀立即强压下涌上心头的对死的期待。事实上,朱雀一直以来都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那是鲁路修的愿望。


“朱雀,你这是怎么了?”


“不……我只是走神了。”朱雀摇了摇头,心虚地与鲁路修错开视线,生怕对方察觉到半点自己消极的念头。


“果然是因为刚才的事……”回到寝室后,卸下伪装的鲁路修看起来只像个害怕失去的无助少年,充斥着为所爱之人的伤痛而痛苦的温柔,“对不起,是我的决定让你成为了众矢之的,被人当众羞辱,作为皇帝我还真是失格。”


再次摇头,朱雀不想让鲁路修抱有任何不该有的负罪感,“不,那些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他说的也都是事实。”


攀上朱雀的肩头,将脑袋埋进朱雀的颈窝,鲁路修轻声的呢喃被纠结于矛盾所占据,“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够与娜娜莉和尤菲一样远离这风暴的中心,过着平静无忧的生活。但是我已经没有多少人可以依靠了。”


一股酸痛之感在朱雀心中蔓延,或许没有人会相信这个被称为“暴君”少年皇帝也有着这样柔软的一面,而这被鲁路修精心隐藏的一面只属于他。突然,朱雀对那个渴求以死来解脱的自己产生了难以言喻的厌恶之情,鲁路修是如此需要着自己,但是作为被信任的那一方,他却时刻想要抛弃对方,寻求自己的安宁之所。


——真是差劲。


“鲁路修,我会陪在你的身边,为你而战。”一直以来,这句话就如同魔咒一般,让朱雀得以从死亡的淤泥中挣扎而出,就算再过疲惫也不松开紧拽着一线生机的手。只要鲁路修还需要他,他便不能选择死亡。


温暖的体温顺着两人皮肤接触的地方,慢慢传达到朱雀的身上。贪恋着鲁路修的拥抱、抚摸、亲吻,这也是朱雀迟迟不愿放手的另一个原因。情不自禁地用双臂将鲁路修拦在怀中,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能与对方回到那个什么都还没有发生的过去,然而这个想法过于自私,让他害怕地不愿正视。


“我知道你会一直守在我身边的。”鲁路修放缓了语调,似乎在短暂的温存中为疲惫的身心找到了短暂的休憩之所,“朱雀,再等等,现在连修奈泽尔和柯内莉亚也已按捺不住,反对我们的势力已经全都浮出水面,等平息了这场战事,一切就都能结束了。”


鲁路修对他兄姐的反叛显得毫不意外,却引出了朱雀心中的另一个不安。


朱雀也坚信着鲁路修的理想定能成为现实,但是眼前连续不断的战争让他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当初朱雀来到布里塔尼亚便是为了平息两国之间的战事,现在朱雀自愿请征也是为了让战争尽早结束,然而就算他身上被一遍又一遍地染上鲜血,战争非但没有结束,反而延烧的战火几乎已吞没了布里塔尼亚全境。如果与修奈泽尔和柯内莉亚开战,那便是真正意义上的内战的打响,在这场战争中又有多少平民会成为牺牲品呢?


“真的在这之后战争便会结束吗?”无论如何,朱雀都需要一个答案,鲁路修给出的答案。


“当然,当一切反对我的人都被一扫而尽后,便是我们改变这个世界的时候了。”鲁路修的回答毫无犹豫。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对朱雀而言,需要的只是鲁路修的这句话,只要可以建立他们心目中理想的世界,他便可以再努力一番,甚至不惜弄脏自己的手。


就在这时,门被敲响了。


鲁路修从朱雀的怀中起身,很快将外露的情绪收回面具之后,清了清嗓子,“进来。”


听闻鲁路修的应允,推门而入的是驻守白羊宫的教团成员。


“陛下,娜娜莉殿下和尤菲米亚殿下说是想见您。”


“娜娜莉和尤菲想要见我?”鲁路修皱了皱眉,向来者吩咐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告诉她们我很快就到。”



评论 ( 1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