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ves of Lelouch and Suzaku(125)

125


只不过五天之后,公然叛乱的罗森·克罗伊茨伯爵已经被朱雀押回了皇都,等待他的是一场公开处刑。曾经的伯爵如今只是一个即将接受死亡的死刑犯,身上原本的华服已经只剩下残破污秽的衬衣,被行刑人按住肩膀押在断头台侧旁。刑场周围聚集了许多围观的平民,嘈噪声中纷纷向死刑犯投去或探究或惊惧的视线。


鲁路修其实不必亲临此地,但是作为杀鸡儆猴的其中一个步骤,他并不介意近距离观赏一下胆敢违抗他的罪人临死前的惊恐模样。看着时间差不多,鲁路修扬起手示意行刑。


行刑人推搡着罗森·克罗伊茨跪到断头台前,也许是自知难逃一死,克罗伊茨灰败绝望的脸上突然爆发出慑人的怒意,竭尽全力朝着鲁路修所在的方向高声厉吼:“你这个暴君!就算杀了我,也会有别人来推翻你的统治!”


鲁路修面色不变,这无非是丧家之犬的嚎吠,无须在意。他用眼神告诉行刑者不用理会,继续行刑。


就算被行刑的壮汉将克罗伊茨强行按倒在断头台之上时,曾经的伯爵依旧在努力扭动身体,试图能够将最后的愤怒和诅咒倾洒到鲁路修的身上,他那双充血的眼睛带着死前的疯狂狠狠地扫过皇帝和皇帝身旁击溃了他的军队的骑士:“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会在地狱里等着你们,等着看你们最后的下场!”


刀具从高空落下,在断头台四周溅起一蓬血迹,克罗伊茨的声音戛然而止,只留下几许嘶哑的回声。聚在刑场四周的平民噤声看着这残酷的一幕,压抑的气氛不知道是因为血腥的行刑还是因为克罗伊茨大逆不道的话语。


冷哼了一声,鲁路修站起身,扭头离开,把克罗伊茨的尸体抛在了身后,朱雀紧随他一同离去。


“鲁路修……”


回头对上朱雀担忧的眼神,鲁路修扯动了一下嘴角安抚道:“我没事。”


他才不会相信败者的嚎丧,虽然这的确毁了他今天的好心情。尽管不悦,不过至少鲁路修震慑贵族的目的确实达到了。


--------------------------------------------------------------------------


看着卡诺递来的罗森·克罗伊茨伯爵已被斩首的消息,修奈泽尔长叹了一口气。他微微仰起头向后靠在椅背上,用失望的语气感慨道:“看来我的这个弟弟并没有回头的打算。”


“那么修奈泽尔殿下,您的计划是?”


将双肘支在面前的书桌上,修奈泽尔没有直接回答副官的问话,反而以手抵着下颚询问道:“卡诺,现在潘多拉贡的局势如何?”


卡诺应声颌首,垂眼答道:“如今贵族们式微,皇帝只信任重用枢木卿和哥德巴尔德卿,皇城的军权也尽在这两人手中。”


“我本想着鲁路修年轻气盛,之前基斯塔尔他们的事情给了他很大的打击,胡闹一阵也就由他去了,但是他做得是在太过了,”修奈泽尔摇了摇头,“另外这段时间我其他几位弟妹在皇宫中的情况又如何?”


“卡琳娜殿下因为在皇帝面前失仪被软禁在了自己的宫殿里,而尤菲米亚殿下和娜娜莉殿下也被拘在白羊宫中由专人保护,不得随意走动。”


用修长的手指敲击着桌面,修奈泽尔沉吟了片刻后忽然轻笑了一声,“是时候联系柯内莉亚了。”


--------------------------------------------------------------------------


“鲁路修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不同意让我回潘多拉贡见尤菲一面?!”


收到从潘多拉贡传回的信件,柯内莉亚脸色铁青。自从被派遣解决边境之乱后,鲁路修一直都没有松口召她返回潘多拉贡,就连圆桌骑士的事情也是事隔多日后才姗姗得到从皇宫来的传信。如果说这些异状柯内莉亚勉强还能容忍的话,那么鲁路修拒绝让她见到妹妹的举动则触动了她最后的底线,联想到修奈泽尔不日前与自己的密谈,柯内莉亚用力捏紧了自己的拳头,就连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也毫无所觉。


“柯内莉亚殿下,”基尔福特在旁连忙劝慰,“没有其他消息传来,尤菲米亚殿下应该无事,请您不用太过焦急。”


“我知道,”在房间里烦躁地来回踱着步子,柯内莉亚不快的情绪几乎能够化作实质从周身扩散开来,“先是削爵,然后是解散圆桌骑士,如今又禁止我回潘多拉贡……鲁路修他的心里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其实柯内莉亚更想问的是,难道修奈泽尔的危言耸听真的会成真?她究竟应不应该答应对方的提议呢?她不相信修奈泽尔,只是她对鲁路修的信任也岌岌可危,特别是现在皇帝阻断了她和尤菲所有的联络。用牙齿咬住下唇,想到数月未见的妹妹,柯内莉亚只觉得心如刀割,无论如何,对她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尤菲的安危,为此她可以牺牲其他的一切。


“柯内莉亚殿下?”


基尔福特的声音响起,柯内莉亚才惊觉自己已经沉默许久。向基尔福特投去略带歉意的一瞥后,她用冷硬的声音说道:“既然鲁路修不愿意让我踏足潘多拉贡,那就暂且随他的愿吧。修奈泽尔那里如果还有什么联络也先拖延着,不用急着回复他。”


柯内莉亚走到窗边,望向屋外近月来逐渐熟悉的景色,努力让自己焦炙的心情平复下来。她会暂时忍耐鲁路修那些难以理解的命令,安分地留在他想让自己待着的地方,只是因为她还无法决定接受修奈泽尔的提议是利是弊。


然而,她的耐心也是有限。


评论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