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ves of Lelouch and Suzaku(124)

124


“刚从罗伊德那里回来吗?”


鲁路修的声音让刚走进书房的朱雀讶异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把皇帝的消息灵通抛在了脑后,点了点头回答:“是的,被罗伊德先生拜托帮忙他的实验。”


“真是的,难得给你放了半天假可不是让你去给那家伙打下手的。”鲁路修不满地撇了撇嘴,但是他的不快更多的是针对得寸进尺的伯爵。


不在意地笑了笑,朱雀心想幸好鲁路修不知道比起打下手,他更像是实验的内容。他提起手里的盒子轻描淡写地拨开了话题:“对了,塞西尔小姐还让我带了些点心回来。说是新想出来的食谱,让我们尝尝看呢。”


朱雀好笑地看着鲁路修的脸色瞬间青了一层,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上次享用塞西尔好意的后果。皇帝满眼戒备斜睨点心盒的模样,完全是在质问朱雀为什么要把那样的杀伤性武器带回来。


得到了想要的反应,朱雀也就把点心放到了一边,毕竟他也没有让鲁路修再次光荣病倒的打算。走到鲁路修对面的沙发坐下,朱雀静静地看着对方办公的模样。其实他挺感激罗伊德的拜托,这给了他一个暂时从压抑沉重的现实中脱身的机会,让他能够暂时忘记圆桌骑士的事、忘记和基诺的分歧、忘记皇宫中暗潮涌动的局势。


但也只是暂时而已。


虽然很希望这一分轻松能够持续得再久一些,但看见鲁路修愁苦地对着公文叹了口气,朱雀还是忍不住站到皇帝的身边关切地询问:“鲁路修,怎么了?有什么事让你为难吗?”


“嗯?”因为朱雀的突然出声而蓦地抬起头,鲁路修直到视线落到了朱雀脸上才恍然地露出宽慰的笑容,“没什么棘手的事情。只不过是有不开窍的贵族选择这个时间举兵反叛罢了。”


鲁路修的语气十分随意,朱雀的心里却突了一突,他正了正神色,将右手握拳横在胸前肃然请命:“那就请让我……”


“不用急,”鲁路修摆了摆手,“他成不了气候。现在我的手里已经收拢了圆桌骑士的军队,而那家伙只会龟缩在自己的封地上靠着那么点兵力大举旗帜,根本不足为惧。”


“那鲁路修你刚才在烦恼的是……?”


鲁路修望了朱雀一眼,微微蹙起眉,“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虽然圆桌的部队已经归入麾下,但是原本的将领多为贵族出身,已经不能再用。而从其中选拔新任将领的任务进展得比想象中的缓慢,至今仍有一半多的位置空缺。”


“虽然选拔将领的事情我没法帮上你什么,但是镇压叛乱的事宜就让我为你分忧吧。”将手掌按上鲁路修的肩头,朱雀希望自己能够尽最大的力量分担对方肩头的困难。


鲁路修回望了朱雀一眼,微笑中流露出信任与放心,“那我就等着你胜利的喜讯了。只不过得麻烦你多费点力气把罗森·克罗伊茨给带回潘多拉贡来,正好用那个蠢货作为例子警告其他蠢蠢欲动的家伙。”


顿了一顿,他又续道:“也算是我给修奈泽尔来信的回答。”


“遵命,陛下。”没有迟疑地接下鲁路修的命令,朱雀却控制不住盘踞在心底挥之不去的疑虑再次探出它的触角。虽然不知道二皇子的信中的确切内容,但鲁路修眉间的不悦已经很好地给了他答案。


——你们是不会成功的。


卡琳娜和基诺的声音同时回响在他的耳边,两种截然不同的嗓音用完全相反的语调诉说着同一话。让他最为恐惧的是自己心中存有一道声音想要赞同这句话。


“怎么了,朱雀?”


“不,没什么。”对着鲁路修扯出一个笑容,朱雀答道。现在的他不需要考虑这些问题,他只要遵守誓言替鲁路修扫清前路的障碍的就够了。


--------------------------------------------------------------------------


“伯爵大人,Knight of Zero已经率兵逼近领地。”


扫了眼慌张来报的卫兵,罗森·克罗伊茨的额头上不禁也沁出紧张的细密汗珠,坐在椅子上前倾身子,忙不迭地追问:“有多少人?”


“虽然无法确定,但初略估计人数在两千上下。”


两千?下意识地为这个数字呆愣了片刻,回过神来之后克罗伊茨的脸色由白转红,“什么?!你再说一遍!”


不清楚克罗伊茨突然震怒的原因,回话的守卫惶恐地低下头,磕磕巴巴地又重复了一遍:“伯爵大人,敌方是两千人左右……”


确认的确不是自己听力有误,克罗伊茨握住椅子扶手的手指指节都因为用力过度而泛白了。他瞠目欲裂地瞪视着喏喏垂首的守卫,对着并不在屋子里的人愤恨地喃喃道:“两千!实在是太看不起人了!”


要知道在紧急征兵一次之后克罗伊茨的领地里已经足有三千的兵力,原本他以为收编了圆桌麾下军力的皇帝怎么也会遣派万人以上的军队前来讨伐自己,他的目的是以易守难攻的城堡作为仰仗拖住皇帝的军力的同时号召其他贵族响应他的旗帜,但是没想到皇帝却只派出了区区两千人。这完全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既然如此,就让皇帝和他的那个Knight of Zero好好尝一尝轻敌的代价吧。不知道如果他把皇帝的这位心头好留在了这里,皇帝会作何反应。


*


结果尝到轻敌代价的人却是克罗伊茨自己,他不可置信地质问着自己眼前的士兵,近似疯狂地挥舞着手臂:“怎么可能?城门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被攻破了呢?!”


但是没有人回答伯爵的问题,因为又有一个噩耗传来:“伯爵大人,Knight of Zero已经攻进来了!”


克罗伊茨猛地站起身,耳边已经能够听见远处混乱的嘈杂声,他颤抖着手拿起自己的佩剑。尝试了两次才拔出剑身。到了这一步,无论是多么不可置信,他也只得接受敌军真的已经攻入内城的事实。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孤注一掷抵抗到底。


克罗伊茨的封地上已是一片兵荒马乱,伯爵看着己方斗志已失节节败退的场面便是呼吸一窒。在剑与剑、剑与枪的互相交锋中,有一道身影特别醒目。


望着枢木朱雀犹如战神下凡的身姿,克罗伊茨忘记了自己的声音。他的士兵在那个男人的面前如同毫无还手之力的孩童般一茬茬地倒下。那一刻,他突然明白了皇帝为什么只派遣了区区两千人前来,只因为皇帝自信只需Knight of Zero就能攻下他的城堡。


罗森·克罗伊茨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评论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