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ves of Lelouch and Suzaku(123)

123


房门被打开的时候基诺已经闲得几乎要数起地毯上的花纹,在被放在这间房间不闻不问三天之后,他根本没有预料到在三餐以外的时间还会有人来他这里,所以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他惊讶地扭过头看见朱雀走进房间的身影。


“……基诺。”


以一种欲言又止的奇怪态度喊了一声基诺的名字之后,朱雀陷入了沉默,缺少表情的脸上只有那紧紧抿成直线的唇角稍微泄露主人的心情。在这一刻,基诺才恍然地发现他的友人在他见不到的时候居然已有了如此大的改变,怔愣了半晌后才想起招呼对方:“朱雀……你这算是来探监吗?”


话刚出口,看见朱雀仿佛被看不见的力量击中了般瑟缩了一下,基诺就暗恨自己的草率。在房间里独处的时候他已经反复思量过万一能够再见到朱雀,他一定要好好地和对方谈一谈,他不相信朱雀真的会毫无理由地以如此卑劣的手段杀人,也许背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但是在被幽禁的怨气的驱使下,他出口的话语却满是讥讽,基诺只希望对方的改变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巨大,不会因为这点不快转身离开。


“不是的!”在基诺再次开口化消这份尴尬之前,朱雀先一步急切地解释道,“我们没有要把你看做囚犯的意思。事实上,只要你愿意答应我不将那天晚上的事情透露出去,你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


然后默认莫妮卡他们全都是意图谋反之后受到了应有的制裁吗?基诺咽回到了口边的讥讽之辞,长出了一口气之后问出了在心底酝酿了足足三天的问题:“朱雀,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朱雀似乎无法承受基诺质问的眼神,略微移开了视线,避开他的问题继续规劝:“虽然失去了圆桌骑士的头衔,但是鲁路修不会为难你的。”


“那一天看见你的伤已经痊愈其实我真的很高兴,”没有回应朱雀的话,基诺只是落寞地摇了摇头,随后抬起头恳切地看向对方,希望朱雀能够明白他的担忧,“我知道之前的事情让你和陛下都受了很多的苦,但是你们没有必要为了复仇而做到这一步……”


“这和复仇没有关系。”


“那么对付圆桌骑士果然是为了兵权吗?”基诺悲伤地垂下眼睛,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答案,却是此时他唯一能找到的回答。


“……是,”踌躇片刻后朱雀如是答道,说出了这个回答后先前的愧疚和犹豫全都从他的脸上一扫而空,只剩下一片坚定,“但并不只是为了权力。”


“那就向我解释啊!”基诺受够了这种被欺瞒的感受,他感觉自己比朱雀这个接受质问的人更加焦躁不安。他迫切地需要一个原谅友人的理由,但是却不知道对方能否给出一个可以让人接受的答案。


“鲁路修想要改变布尔塔尼亚。”


突然转变的话题令基诺怔愣地眨了眨眼睛:“什、什么?”


“鲁路修希望能够改变布尔塔尼亚的现状,为此他需要力量,但是圆桌骑士不会愿意协助他完成这个愿望,”这一次朱雀直直地望进基诺的眼中,毫不避让,基诺第一次发现自己看不透对方幽深的双眼,“而他的愿望即是我的愿望。”


朱雀一连串的话语砸得基诺晕乎乎的,只能急急叫停:“等一下,你说改变布尔塔尼亚?为什么?怎么改变?”


“将权力从贵族们的手里夺过来之后改变布尔塔尼亚由贵族掌控话语权的现状。”垂下眼睛用平淡的语气说出令基诺浑身一颤的解释,朱雀再抬首时满脸的恳切,“鲁路修的目的是创造一个所有人都能幸福生活的世界,这一点从来没有改变。所以,基诺,来帮助我们吧,你也不愿意看见贵族肆意掌握平民的命运吧?”


“不,”在朱雀惊讶的视线下,基诺艰难地回答,“我是说的确,我不喜欢贵族们高高在上掌握生杀大权的样子。但是我不会帮助你们的。”


朱雀张开嘴好像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基诺先他一步继续道:“因为你们这样根本不可能成功!不管你和鲁路修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是想要改变布尔塔尼亚还是想要打压贵族……用你们这样的手段汲取权力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基诺,你不明白……”


基诺摇摇头,看着朱雀努力想要让自己认同他的模样,声音减低,用哀伤的神情望向有人,“我的确是不明白,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条道路。”


正当房间里的两人僵持不下,谁也无法说服对方地陷入一片沉默之时,房门被从外面打开,显露出皇帝的身影。


“朱雀,看来你还没能劝说拜因贝鲁克卿改变他的主意。”


“鲁路修……”


基诺默不作声地看着皇帝和他的骑士交换了几个眼神之后,鲁路修就仿佛知晓了刚才发生在这里的大概情况,扭头将视线落在基诺的身上。他朝着被软禁的骑士迈了几步,代替朱雀的位置与其面对面道:“拜因贝鲁克卿,该说的我想朱雀也都同你说过了,现在我能够说的只有以布里塔尼亚皇帝的身份询问你,是否愿意继续向我效忠?”


“我……”基诺感觉到自己的嗓子有些干涩,吞咽了一口唾沫后才能继续,“虽然我曾经宣誓向您效忠,但您现在的行事恕我无法赞同。所以陛下,请容我拒绝。”


在基诺忐忑又紧张的视线下,鲁路修叹了口气,但却奇迹地似乎并没有动怒。他只是平淡地答道:“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虽然你已经忘记了曾经的誓言,但我仍记得你为我立下的功劳。我不会治你的罪,只是得委屈拜因贝鲁克卿你留在此处了。”


说完这些话,皇帝便带着朱雀离开了,临走前朱雀还回头望了基诺一眼,似乎仍期冀他能够改变主意,但是基诺没有回应他的眼神。


基诺不知道他是不是还能够再有机会与朱雀交谈,他不后悔今日的决定,他只是希望对方能够听从自己的劝告及时收手。


趁着现在为时未晚。


评论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