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ves of Lelouch and Suzaku(121-122)

121


“圆桌骑士意图谋反?!”骤然听闻这样的消息,娜娜莉无措地望向唯一能够寻求答案的对象,“阿妮亚,你知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粉发的小个子少女的脸上失去了一贯的漠不关心,一副也深受刚刚传来的这个新闻困扰的模样。她眉心微拢,迟疑着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我一直留在潘多拉贡,所以并没有收到庆功宴的邀请。基诺应该在现场,但是……”


“基诺的话应该没有事,因为谋反的圆桌骑士里面没有他的名字,不是吗?”尤菲米亚努力作出乐观的样子,但是就连她自己似乎也不是特别确信自己的说辞。毕竟宴请也好谋反也好,那都是发生在两天前的事情了,在消息传到这偏远的白羊宫来的这段时间里,基诺那儿为什么反而没有一丁点儿讯息呢?


“我还是没办法相信瓦尔德施泰因卿他们会选择反叛,我……”


娜娜莉没有说下的是和圆桌反叛并且被诛的消息同时扩散开来的谣言,关于圆桌反叛只是拙劣的掩饰,真相更接近于急于集权的皇帝陛下无法继续忍受圆桌骑士的存在。娜娜莉不愿意相信后者,可是同时要让她接受历史可以回溯至布尔塔尼亚帝国的圆桌骑士们会选择反叛也同样困难。


娜娜莉低下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突然一双手制止了她不安的举动。抬起头,她望进她的异母姐姐充满理解的双眼,下一秒,她就发现自己仿佛找到了暂时的港湾般倚在尤菲的胸前,轻声袒露出自己的担忧:“我只是很担心哥哥的情况,我知道出了这样的事他一定很忙……我真希望不用干坐在这里等待消息。”


“我知道,我知道,”尤菲温柔的声音稍稍缓解了娜娜莉的焦躁,“我也和你一样担心鲁路修。放心吧,一旦他找到时间,一定会来白羊宫的,让他的两个可爱的妹妹为他担心可不是绅士的行径,对吧?”


娜娜莉从尤菲的胸前退开,忍不住笑了起来。但是她抹不去残留在心底的低声细语,如果她的哥哥能够多与她分享一点自己的想法,只要一点,就好了。


--------------------------------------------------------------------------


“罗伊德,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望着心不在焉的伯爵,塞西尔的耐心告罄,放下了手里的活儿,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如果你是指你那些对于皇帝和皇妃的情况过度关心的烦人提问的话,不,并没有。”


“罗伊德!”这一次,塞西尔对于罗伊德的冷淡回答回以了怒目而视。


“怎么了?”在女官的瞪视下,伯爵不甘愿地从他心爱的实验上分出了部分注意力,无辜地朝左右扫视了一下,似乎是在寻找其他可能引起塞西尔怒火的罪魁祸首。当发现房间里除了他和塞西尔别无他人后,罗伊德放弃似地抬了抬手,“就像我说的,他们是皇帝和皇妃,后者现在恰巧还是圆桌骑士之一,他们不需要你像妈妈一样在头顶庇护他们。”


“已经没有什么圆桌骑士了。”


“什么?”罗伊德疑惑地偏过脑袋。


塞西尔觉得自己能够继续站在这里平静地向对方解释这件早已传遍了皇宫的事情简直是个奇迹,“在圆桌反叛之后,皇帝就下令革除了所有圆桌骑士。”


“哦,我猜是我消息有些落后了。”不甚在意地耸了耸肩,伯爵又低头打算埋首于自己的小小实验,“不过这或许也能解释明晚陛下召集贵族的原因。”


“罗伊德……”


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罗伊德再开口时的语调是塞西尔从未听见过的正经:“最后再让我重申一次,他们是皇帝和皇妃;我们,无名小卒。所以,不要总是给自己增添不必要的烦恼了,除了在一旁看着,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过了一会儿,没有得到塞西尔的回答,罗伊德朝身边的空档伸出右手,微微抬起头仿佛刚才那些话并不是出自他口一般,自顾自地转换了话题:“帮我把那边的培养皿递过来。”


沉默地走到伯爵口中的架子边拿起他所想要的玻璃器皿,塞西尔把东西塞到了对方的手里。不管是废除圆桌骑士的决定还是明天晚上的觐见,她的心底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过就像罗伊德说的,她这个平时连鲁路修和朱雀的面都见不到的小小女官又能做些什么呢?因为罗伊德是对的,他一直都是对的。


--------------------------------------------------------------------------


自那晚的鸿门宴之后基诺就被软禁了起来,可以活动的范围只有一间全天候有人把守着的房间。虽说作为一名囚犯而言,他的待遇算不上不好,事实上除了不能自由出入以外,他的生活起居并未受到任何的苛待,但基诺怎么也无法乐观地告诉自己一切都好。


朱雀挥剑杀死莫妮卡和多罗亚特的场景一遍遍地在基诺眼前回放,虽然他失去了意识并不清楚之后发生的事情,但是如今的情况来看俾斯麦的下场也不言而喻。他一向自认为是朱雀的朋友,可是此时此刻他几乎不敢承认他认得那个冷血地对着中毒后毫无抵抗力的圆桌骑士痛下杀手的人。


基诺抬头打量了一下幽禁着自己的这处空间,看得出来这里应该是某座宫殿的客房。但是再豪华的装饰也无法掩盖在这两天基诺唯一能看见的人就是给他送饭的侍卫,这对于爱热闹的他来说无异于一场酷刑。他不知道鲁路修打算把自己在这里关押多久,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离开这里的那一天,但他很清楚如果这样的日子继续持续下去,也许在皇帝打算放他出去之前,他已经被这种与世隔绝的环境逼疯了。


叹了口气,基诺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或许困在这里唯一的好处就是给了他一个安静的环境让他能够好好思索,思索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122


尽管鲁路修已经预想过会发生什么,但当这一切真的呈现在眼前时他还是感受到一阵扭曲的快意。


废除圆桌骑士的决定早已在两天前下达,而今天鲁路修将这些贵族们再次聚集在镜厅为的是他的另外一项决定。


“陛下,圆桌骑士早在帝国建立之初就已成立,他们是布尔塔尼亚的象征,贸然废除实在太过草率。而且恕我直言,加封枢木卿为Knight of Zero……”


如同欣赏跳梁小丑一般看着他连名字也懒得记的贵族在自己面前慷慨陈词,鲁路修无聊地改换了下坐姿。就连反驳的理由也同他之前预料的相差无几,他果然不该高看贵族们的创造力。


“哦,那么你是认为圆桌骑士藐视皇权的罪行也不足以成为废除他们的理由吗?”冷冷地瞪向方才发言的贵族,鲁路修满意地看到对方喏喏地垂首,语气变得冷硬起来,“我不需要不忠的骑士。”


被堵住话头的贵族低垂着脑袋看不清表情,但是从他身旁其他人脸上的模样鲁路修可以清楚地看出他们对于皇帝那套“圆桌骑士反叛”的说辞有多少质疑,但是在鲁路修的权威前,只能忍气吞声。而这也正是鲁路修想要看到的。


“而无论是在之前还是这次的事件里,我的皇妃都向我证明了他的忠诚和实力,”鲁路修说着微微侧过头看向正装立于自己身侧的朱雀,对方似有所感地也向他投来视线,虽然朱雀的脸上并未泄露太多情绪,但只是两人短暂的眼神相交也让鲁路修的嘴角上扬,露出几分真心的笑意。他回过头,以一种想要看看是否有人胆敢反驳的视线一一扫过站立着的贵族,“册封他凌驾于圆桌骑士的Kngiht of Zero的头衔又有何不妥?”


在接收到皇帝那仿佛刺人般的目光时,贵族们纷纷都垂下眼帘避开与其对视,充分描绘了敢怒不敢言这个形容。


只除了一个例外。


“这太荒谬了!”


鲁路修诧异地抬眼,背脊稍稍离开了靠着的皇座椅背。愤而出声的是几乎被他抛在了记忆回廊之外的第五皇女,卡琳娜·Ne·布尔塔尼亚。自从吉妮薇尔受到惩治之后,卡琳娜就消停了下来,如果不是刚才的那声尖叫,鲁路修都快遗忘了这个异母妹妹的存在。


从喉间溢出几声轻笑,鲁路修装作不知道答案的模样露出疑惑的表情,“荒谬?你是指哪一点?是关于枢木卿对我的忠诚?还是关于在紧要关头其他人的无能?”


卡琳娜的脸因为愤怒和嫌恶扭曲作一团,原本称得上清秀的样貌也因此变得狰狞起来,似乎是已经达到了忍耐的极限,就算坐在皇座上的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她也不再在乎自己的口不择言:“从头到尾都很荒谬!圆桌骑士反叛?他们为什么要选择那种时机那么做?这样拙劣的谎言根本谁都不信!就算他们真的意图反叛,那也是被你的妄行逼迫的!”


在卡琳娜向着鲁路修的方向迈出第一步时,朱雀已经侧身半挡在鲁路修身前,一副全神戒备的模样。鲁路修伸手示意对方不用紧张,他的这个皇妹就好像条只会吠叫的狗,叫唤得再闹腾,也不会咬人的。朱雀侧首与鲁路修对视了须臾,虽然脸显犹疑,最后还是顺着鲁路修的意退回了之前的位置。


他们两人之间的短暂互动尽数收入卡琳娜的眼中,让她将愤怒的矛头指向了另一个方向:“然后你现在要把收拢的兵权尽数交到一个外族人手里?!Knight of Zero……那是什么毫无尊严的称号?你在给皇室、给整个帝国蒙羞!”


“我看在给皇室蒙羞的人是你吧,卡琳娜·Ne·布尔塔尼亚,”在卡琳娜把攻击目标转为朱雀的那一瞬间,鲁路修就收起了之前好整以暇的态度。欣赏这个不太聪明的皇妹在镜厅上演一出好戏的确愉悦身心,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容忍对方对朱雀的侮辱。鲁路修下意识地审视了一下周围贵族们的脸色,他们那副卡琳娜说出了自己心声的模样令他胸口的怒意更盛,不愿再与她纠缠下去,“在这里大呼小叫难道也是皇室该有的礼仪吗?”


眼见卡琳娜还有话要说,鲁路修抢在她之前扭头向一旁的侍从下令:“看来是这窒闷的空气让我的皇妹有些神志不清了。来人,送卡琳娜回去休息。”


“鲁路修,你不会成功的!你和你的‘皇妃’都不会有好下场!”


鲁路修冷眼看着卡琳娜在被侍从押送出镜厅时依旧如同疯子一样凄声叫喊着,之前的好心情荡然无存。也许他可以用精神失常作为借口把卡琳娜关进禁地,总之在她今日的表现之后,没有多少人会质疑他的这个决定。


待卡琳娜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整个镜厅又回复到了最初压抑而安静的状态。鲁路修俯视着贵族,将他们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大部分的贵族都低着头,尽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静得几乎能听见落针的镜厅里时不时响起他们因不安而移动身子发出的窸窣轻响。


“既然闹剧结束了,那让我们继续吧。”顿了一顿,鲁路修满是警告意味地又添了一句,“或是说你们同卡琳娜一样还有话要讲?”


站在下首的人群明显因为皇帝的质问而有些动摇,有几个人紧张地吞咽了口唾沫,但是就算脸上的肌肉因为各种复杂的情绪而抽动,没有一个人愚蠢到在这时提出异议。


“不,当然不是。陛下,请您继续。”


这种尴尬的气氛中唯一一个还能若无其事地高声回答鲁路修提问的只有罗伊德·阿斯普林德。鲁路修略微诧异地对着出声的伯爵挑起眉,若有若无的笑意又回到了他的嘴角。


罗伊德还是那么地识时务,鲁路修打算看在今日的这件事上,对于伯爵那水涨船高的实验经费需求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评论 ( 4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