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109)

第一百零九章


视线虽是追随着大屏幕上的战局发展,但鲁路修的大部分心绪却并未放在正上演着的战事之上——这场胜负毫无悬念,他们的敌人只是一些活在对帝国的幻想中的亡灵罢了,对于看不清现实的可怜人来说结果仅有败亡一途罢了。


对现在的鲁路修来说,摆在他面前更为棘手的问题是战争结束之后的事情。一个名义上已经死去的暴君不可能永远躲躲藏藏地生活在代表府邸,而朱雀……


看着大屏幕上代表朱雀的圆点在战场上穿梭,遇上罗伊德为朱雀量身打造的KMF,反叛军的量产机型根本毫无还手之力,战况一如预料,鲁路修却不由地想要长叹一口气。


在利刃刺入胸口倒下的那一刻,鲁路修从未想过还能够再次睁开眼睛,更未想到会看见朱雀用这样病态的方式折磨自己来赎罪。


是的,鲁路修唯一想到能够形容朱雀如今生活方式的便是病态二字。不容许自己拥有一丁点幸福的可能,虽然还活在世上却抹杀掉自己所有的个人意志,他不仅仅是在折磨自己,也在无形中折磨着他周围的人。


鲁路修想要改变现状。


在复活过来的这段时间中,其实鲁路修想了很多。他可以陪朱雀躲藏在暗处,一同成为“假面英雄”。然而这真的是长久之计吗?


Zero是他当初所创造的希望,是战争时处于弱者的人们的英雄,带给他们一直以来渴望的奇迹。如今世界已经进入了平稳的发展期,战后的秩序得以重建,新兴的政府也逐渐步入正轨,曾经的英雄如今看来显得微妙起来,影响力巨大却又不拥有实权,是时候让Zero的面具彻底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了。


这是必然的结局,只不过时机来得比鲁路修曾经预想得早了些罢了。


“敌方KMF已全数歼灭,申请返航。”通信频道中传出朱雀无起伏的语调。


如鲁路修所料,复辟者在朱雀的面前如同蹒跚学步的婴儿,不具任何威胁。


“朱雀,辛苦了。”通过私人通信频道,鲁路修说道。


“不,这算不上什么。”通讯器中传来朱雀简短的回答。


想缓解这种压抑的气氛,鲁路修顿了顿又道:“你还真是一点都没有留手,就不怕暴露身份吗?”


“这并不重要,我只是想要尽快结束这场无谓的战争。”


“呵,”对于朱雀的回答,鲁路修回以一声轻笑,并不是不相信对方话中的真实性,只是在他看来,许久未曾握上KMF的操纵杆,也是朱雀今天在战场上毫不保留的一大原因吧,“你驾驶KMF比当政客合适多了。”


“我没有当政客的才能。”


与朱雀的对话让鲁路修的心思暂时从恼人的将来上移了开去,忍不住玩笑着回道:“看来让你代替我戴上Zero的面具实在是太屈才了。”


“啊,说不定战场才是我的归宿。”


方才的轻松一扫而空,朱雀没有生气的声音像是一块看不见的巨石重新压上鲁路修的双肩。与其说战场是对方的归宿,不如说战场才是朱雀所希冀的葬身之处吧。突然失去了继续说下去的兴致,鲁路修掐断了两人的通讯。


评论 ( 1 )
热度 ( 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