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ves of Lelouch and Suzaku(115-116)

115


“……以上即是封地军队的新规提案,不知与会的诸位意下如何?”


鲁路修的视线慢慢扫过出席议会的贵族,将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复仇的快意在心底划过。意下如何?从 那一张张铁青的难看脸色上鲁路修就知道了答案。贵族们又怎么可能对这个提案有除了反对之外的其他想法,只要这个新提案通过,所有拥有封地的贵族其封地上的军队将会受到严格的限制。之前贵族拥兵自重干涉皇权的局面将彻底成为历史,不复可能。


虽然几乎可以看见贵族们在脑中权衡利弊的模样,但是当鲁路修发问后,笼罩着议事厅的除了一片寂静还是一片寂静。随着沉默的延伸,正襟危坐着的贵族们脸上的神情一分一秒变得愈加晦暗阴沉,距离鲁路修最近的议员额上渗出的汗水和跳动的青筋清晰地印入鲁路修的眼底。


哈,在心底发出一声嗤笑,鲁路修对于眼前的景象满意极了。倾身向前,将手肘支在面前的桌子上,他装作对贵族们心底的抗议一无所知,朗声道:“如果诸位没有异议,那么这项提案就算通过了。”


回应鲁路修的依旧是死寂,只是这一回有几位议员掩饰不住自己全身如遭雷击的微颤。


他们当然不敢有异议,鲁路修微不可见地扬起了嘴角,因为他们都害怕发生在玛缇亚斯伯爵身上的事情会在他们身上重演。自从重掌大权以来,鲁路修一直都很清楚地表明了自己对于贵族们的二心零容忍的态度,这也与他遭遇过叛乱的经历所相符,所以贵族们都很识时务地选择了隐忍。直到时间流逝,他们才注意到皇帝想要的也许不只是他们的绝对忠诚,可是此时新任的Knight of Seven武力镇压玛缇亚斯伯爵的一幕又为他们敲响了警钟。所以这一刻,在鲁路修宣告限制各封地军队的决策时,没有一个人胆敢对皇帝说一个“不”字。


这就是手握力量的美妙之处,难怪贵族们一个个对此趋之如骛,鲁路修只后悔自己为何没有早早认清这一点。


“陛下……”似乎是做最后的挣扎,落座于右首的公爵按捺不住开口,“您的这个决策也许会对帝国的安危带来不利的影响,毕竟现在是多事之秋,裁军可能会给他国造成可乘之机。”


饶有兴致地将视线投向出声的贵族,公爵在皇帝的注视下不自禁地瑟缩了一下。鲁路修忍住大笑出声的冲动,慢条斯理地反问:“哦?不过战事的话有圆桌骑士就足够了吧?他们就是布里塔尼亚不败的象征,还是说你认为圆桌无法胜任这项任务?”


虽然鲁路修本人对于圆桌骑士并没有话语中表现出来得那么信任有加——他最近的一番作为对此也没有益处——但是用来堵住贵族们的嘴已然绰绰有余。而如他所料——


“不,陛下,是我失言了。”恭敬地垂下头,公爵没有再说话。


意识到限制封地军队已成定论,鲁路修失去了继续这场议会的兴趣,最后欣赏了一遍贵族们在权力的重压下无法反抗的可悲模样,他一锤定音:“既然如此,那就宣告提案通过,今日的议程也就到这里吧。”


鲁路修站起身,朱雀立即跟上皇帝,同他一起离开议事厅。鲁路修故意放慢脚步,让他和骑士之间的距离比起妥当的距离更为接近。他可以感受到贵族们不悦甚至带着恨意的视线扫过自己,最后更多落在了骑士的身上,但是他们什么也做不了,这让鲁路修体会到一股畅快的愉悦之情。这只是开始,如今他需要的只是一丁点儿耐心,到了那一天,他会连他们的这一份不敬也一块儿加倍奉还。


--------------------------------------------------------------------------


紧跟着鲁路修的脚步,朱雀已经习惯了追随在那一道背影之后。在一袭皇帝白色长袍的修饰下,少年的轻狂和皇者的沉稳完美地在鲁路修身上融为一体,让朱雀不由地将视线倾注于此。而如今,在那其中又多了几分戾气之后,他更是无法将注意力从鲁路修身上移开。


自担任鲁路修的侍卫一起进入会议室那一天起,朱雀便感受到了皇帝的决策总不是那么的受贵族们的欢迎,却不曾如今日的会议一般死寂。空气中无法掩饰的敌意仿佛一个一触即发的火药桶,只要在加以微小的火星便会爆发。


然而就算贵族们的不满已升至极点,鲁路修也没有收手转为安抚的意向,反而一再为火药的引爆制造更为适宜的条件。朱雀知晓这一切都是鲁路修有意为之,但是如果贵族们在此一举反叛之旗,这一次他是否可以护鲁路修周全呢?


“朱雀,你怎么一脸僵硬的表情?是累了吗?”


鲁路修的询问让朱雀猛地回过神,对上的是一双温柔的紫眸。已回到二人独处的寝宫中,鲁路修卸下了皇帝的面具,让朱雀觉得一时有些恍惚,连忙摇头,“不,只是有点走神。”


“果然还是累了吧?过来休息一会儿。”


“不,没关系……”


没来得及说完推辞的话,朱雀却已被牵引至沙发旁,被鲁路修轻按坐下。


“但是我也累了。”随着皇帝略带倦意的嗓音响起,朱雀觉得自己的腿上一重。鲁路修就着一身繁复的长袍在沙发上躺下,将脑袋枕在自己的腿上,缀着宝石的华贵皇冠从鲁路修的头上滑落,掉在朱雀的脚边,却没有引起两人的注意。


已经眯起双眼的鲁路修似乎没有立即再起的意思,朱雀便也顺着意思轻轻拂过贴在对方额头的黑发,光滑柔顺的黑发如同最上等的丝绸一般缠绕指尖,令人爱不释手。在抚摸下,鲁路修的喉间发出几声表示舒适的呢喃,像极了亚瑟表现让朱雀没有停下手,且不自禁地弯起了嘴角。


“朱雀,你果然还是比较适合这样的表情。”朱雀低下头发现鲁路修的右眼睁开一条缝,偷笑着望着自己,伸出的手指停留在了他的嘴角,柔声问道,“刚才你是在为我担心吗?”


朱雀没有否认地点了点头。


“放心,就那些胆小怕事鼠目寸光的贵族们是不会在火烧临头之前想到团结抵抗的,他们会抱着侥幸庆幸别人的遭殃,等到轮到他们时却早已失去了本可以作为盟友的人。”


鲁路修的语气淡然,给朱雀忐忑的内心带来了些许的平静,但却不足以完全消去他的不安,“但是圆桌骑士那边……如果他们也对你有了反意,那不是很糟糕吗?”


“嗯……好歹他们也拥有号称帝国最强的头衔不是吗?”没有否认朱雀的担忧,鲁路修微微挑起眉尖,却又很快平复到了坦然之态,“不过就算这样我也有了对策,你不用操心。”


朱雀“嗯”了一声没有再做追问,脑中却不停地盘算着一个难以计算的公式,如果有一天真的不得不与圆桌骑士一战,他是否有必胜的把握呢?曾经他败于Knight of One俾斯麦的手下,如今在左手仍留有不便的情况下,他又是否可以与所有的圆桌骑士匹敌呢?况且在圆桌骑士中还有基诺和阿尼娅,如果可以的话,朱雀不想与两人为敌。


“朱雀,别再费脑筋了,那不适合你。”鲁路修的声音再次打断了朱雀的思考,皇帝在沙发上翻了个身,侧躺着将双臂环绕在朱雀的腰间,“将这些麻烦事都交给我,你只用安心陪在我身边便行。朱雀,相信我。”


鲁路修最后的话如流水一般温柔地侵入着朱雀心中的每一条缝隙,让他中断了一切的思考。


“我相信你,鲁路修。”


116


华贵的水晶灯上摇曳着昏黄的烛光,经过折射而变得璀璨的光线在价值不菲的地毯上撒上了破碎的金黄色花纹。年轻的皇帝慵懒地斜靠在房间里舒适宽敞的沙发上,借着这抹斜阳翻阅着手里的文件。他的皇妃,现在也是他的骑士,安静地坐在他的右侧。似乎深陷思绪中的骑士的目光漫无目的地落在前方,与皇帝一起营造出只有他们俩才能达到的静谧和谐的氛围。


伴随着把看完的纸页替换到文件最末的“哗哗”纸张翻动的声响,鲁路修仿若不经意地向朱雀投去一瞥,静静地开口问道:“你是在介意刚才C.C.说的事情吗?”


好似惊醒般震颤了一下,朱雀的视线倏地落在了鲁路修身下,随后歉意地微向下移,“抱歉,我知道是我多虑了。鲁路修你既然已经让向团为你留意,一定是早就预见到了这种情况,不可能没有思考过对策,但是我……”


“为什么要道歉?”将文件随手放在了自己的身上,鲁路修侧了侧身子向骑士靠去,肩背抵着对方支撑起身体的重心。他伸出放下文件后空闲出的右手,与垂在身侧的朱雀的左手五指相交,满足地体会着两人这一刻的亲密,轻声叹谓着般继续道:“我怎么可能因为你关心我而不悦呢?不过就像你说的那样,圆桌骑士那里的反应正如我所料。什么帝国最强的神话,说到底也只不过是普通的贵族而已,什么都逃不过利益两个字。他们的忠诚就是那种廉价又虚妄的东西,幸好我本就没有将赌注放在他们的身上。”


“那么鲁路修你是打算……?”


感觉到背后的身体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势,似乎是希望让自己能够靠得更加舒适,鲁路修的嘴角上扬起一个微小的弧度。他没有直接回答朱雀的问题:“听杰瑞米亚的汇报,收编被剿贵族军队的任务也完成得很顺利,他们的身价可真是丰厚得令我这个皇帝也感到有些嫉妒啊。圆桌骑士吗?呵,很快……”


骑士没有追问方才话中的含义,皇帝也不以为意。鲁路修珍视与朱雀一同分享的这些平静的时光,本就不愿被贵族也好圆桌骑士也罢的烦人事情打搅。


“哗啦啦——”


被皇帝闲置已久的那叠文件,在没有注意之下滑落到了地上,散乱的纸张铺满了沙发前的地面。恼恨地长叹了一声,鲁路修只得不情愿地从朱雀身边挪开。但刚刚直起背脊坐正,打算弯腰拾取那些不会审时度势的文件时,却被朱雀抢了先。


骑士单膝半跪在鲁路修身前的地毯上,垂首收拾着散落一地的文件。洁白的骑士制服勾勒出背脊优美的曲线,细碎的昏黄光芒落在朱雀的卷发上,仿佛跳跃着的精灵在他的眼中熠熠生辉。在鲁路修意识到之前,他的手指已经抚上骑士的发丝,使得对方怔忪地微抬起头。


“……鲁路修?”


那双碧绿色的眼睛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愈加青翠,瞬间夺走了鲁路修最后的一丝矜持,轻声呢喃:“朱雀……这样就好,就这样多陪我一会儿吧。”


将拾起的文件轻轻地放在鲁路修身侧的沙发上,朱雀维持着半跪的姿势沉默地向皇帝靠去。手底下的柔软发丝仿佛是鲁路修此刻心情的写照,骑士倚靠在自己膝头的重量好似汹涌波涛中的安全港湾,带给他难以言喻的安定感,将他从虚与委蛇的政治和残酷虚伪的世界中解放出来。鲁路修多么希望这一刻能够无限地延长。


但是现实总是与鲁路修的期望相背。


卧室的门外传来的声响,似乎是有人在争论,在一句模糊不清的“不,你不能进去”的劝阻声之后,房门被一个身着贵族服饰的人打开。朱雀见状想要起身,但是却被鲁路修微微用力制止了。在骑士疑惑的眼神中,皇帝低头冲对方安抚地微笑了一下。难得的温馨时光被人打搅,他可没有打算给来人多少面子。


随意朝闯入之人瞟了一眼,鲁路修认出了对方。

 

海尔曼侯爵,勉强算是贵族中还有些见地的人物,只不过为人古板。由于年岁渐高,身体不太好,这段时间一直因病没有出现在皇宫中。如果鲁路修没有料错,侯爵这是听闻了皇帝前几日在议会上的决定,前来兴师问罪了。


“陛下……”守在门口的守卫见已然拦不住侯爵,识趣地在其身后关上了房门。在呼唤了一声皇帝之后,看清了屋内情形的老人仿佛卡了壳一般忘记了接下来的话,脸色变得好不难看,让鲁路修都不得不担心对方会不会突然犯病。


“海尔曼卿,不知道是什么理由让你不得不闯入我的寝室?”向后靠在沙发上,鲁路修故意没有停下轻轻梳理着朱雀发丝的手指。感觉到朱雀倚着自己膝头重新放松下来,他才把注意力完全放到侯爵的身上,略带快意地看着对方脸色愈加铁青。


深吸了一口气,海尔曼侯爵才重新找回开口的能力,强迫自己的眼神避开朱雀所在的方向。“陛下,请您收回议会上的决定。”


“收回决议?”越是不出所料,鲁路修越是表现得惊讶无比,“那可是通过了议会所有人认可的决议,怎么能因为海尔曼卿一人的突发奇想而肆意修改?”


“突发奇想?”鲁路修的用词让侯爵的声音像是被人掐住脖子般,好不容易才吐出几个字,“陛下,难道您不知道您最近的决议已经使整个布里塔尼亚人心惶惶,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


“敢怒不敢言……”回味般地细嚼着这个词,鲁路修的微笑的嘴角终于毫不掩饰地张狂扬起,厉声质问,“海尔曼卿是将我置于暴君之境吗?真是好大的罪名啊。”


“鲁路修!”膝头的重量突然消失,担忧的轻呼让鲁路修应声低下头,对上的正巧是朱雀抬起的绿色双眸。


“别紧张,朱雀,我没有发怒。”伸手在朱雀的脑后揉了揉,鲁路修没有去看在皇帝的怒气之下难发一言的侯爵,事实上他的确没有发怒,只是想尽快结束这无意义的谈话,回到与朱雀的二人世界,“相信海尔曼卿也是一时糊涂才会说出方才的不敬之言。来人,请海尔曼卿出去安心修养。国家之事对于你这样年纪的人果然太过勉强,我会考虑让你回到封地安享天年的。”


不知是鲁路修的话语还是行动彻底激怒了海尔曼侯爵,抛却了所有顾虑,年迈的侯爵奋力推开前来请他出去的侍从,“陛下,您真的不知道您与枢木殿下是被怎样看待的吗?为感情所控将兵权交予一个外族的男性皇妃手上,这简直荒唐至极。”


“我与我唯一的挚爱共同分享荣耀不知哪里有违常理。我与朱雀之间是被无条件的信赖与付出联系在一起,就连布里塔尼亚所信奉的神明都会祝福我们的爱。”看着海尔曼侯爵慢慢扭曲的面容,鲁路修知道要将这顽固的老贵族逼出自己的寝室只差一步。低下头,鲁路修深情的望着自己的皇妃兼骑士,“朱雀,你说对吗?”


虽然朱雀眼中闪过一瞬的迟疑,但在鲁路修的注视下很快就消散无踪。本就跪在膝前的朱雀牵起鲁路修的右手,在手背上献下一吻,“是的,我的爱永远只属于你。”


在朱雀的誓言落下之时,鲁路修似乎听到了理智之弦断裂的声音,而海尔曼侯爵也随着那声音消失在了厚重的门后。


当寝室又只剩下彼此,朱雀终于卸去了伪装,小心翼翼地询问道:“鲁路修,你刚才是不是做得有些过了?不为自己的利益敢于与你力争,海尔曼侯爵也不算是坏人……”


“我知道,但是海尔曼已经太过陈腐,而我周围也已经容不下任何噪音了。”演完了一场暴君的戏码,鲁路修有些疲惫地靠上椅背,却仍用手感知着朱雀的体温,并在握住对方右手时微微施上了些许力道,“为了我们真正的大计,今后我不允许有任何人质疑皇帝决意,就算是圆桌骑士也不能左右。”


评论 ( 4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