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ves of Lelouch and Suzaku(113-114)

113


翻身下马,朱雀将坐骑交给了迎上的侍从,徒步走向主宫殿。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抵达,远处的几个贵族驻足不前,遥遥地注视着他不知在低语什么。朱雀下意识地收紧了掌心,微微加快步速,刚踏进主宫殿的大门,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杰瑞米亚出现在了朱雀眼前,侍卫长向他微一颌首,低声说道:“枢木卿,陛下在书房等候你。”


短促地以点头回应,朱雀遵从杰瑞米亚传达的指示前往书房,偶有路过的仆人,待视线落及朱雀身上,无一不如同烫到一般惶恐地收回目光,胆怯地低下头匆匆逃开。朱雀尽量让自己不去思考旁人这份惧怕背后的含义。


朱雀站定在书房的门口,随着“笃笃”的敲门声,书房里很快传来鲁路修的回应。推开门,迎接他的是微笑的皇帝和一句如释重负的“你回来了”。


“啊,我回来了。讨伐玛缇亚斯伯爵封地的任务……”尽管明知鲁路修既然已经在等候自己,想来捷报早已在他抵达之前传入了皇帝的耳中,但朱雀还是打算依照规矩先向对方汇报战况。只是最初的几个字眼出口后,他的喉头突然干涩起来,后面的话语有些难以为继。幸好鲁路修直接接过了他的话头。


“我知道,你做得很好。辛苦你了,”从书桌后的椅子上站起,鲁路修几步迎至骑士的面前,关切的眼神上下扫视着对方,似乎想要看穿朱雀的所有异样,“你没事吧?旧伤有没有大碍?”


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片被鲜血染红的地面,朱雀几乎能感觉到手上传来的利刃捅入肉体的触感。他猛地低下头,摊开的五指裹在被清洗干净的黑色手套中,但是朱雀知道那些血腥气一直都萦绕在他的指间,永远都不会散去。不自觉地伸手按上自己的左肩,他情愿那里疼痛难止,至少这样他就能告诉自己那是他夺走那些生命的惩罚,让他不至时时感受着生命逝去的轻易。


“朱雀,你怎么了?”将朱雀的反应误解成了疼痛所致,鲁路修的脸色苍白了几分,焦急地凑到朱雀身侧,想要查看他的伤势又不知从何下手,语气满是悔意和自责,“果然现在就把这种任务交给你还是太勉强了吗?”


“不,我没事,”话语出口,朱雀才惊觉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是多么虚弱,他轻咳一声,把脑海中杂乱的念头全都锁到心底,调整语气为自己加上一句辩白,“刚才只是有些走神。”


半信半疑地微微向后退开,鲁路修的视线依旧在朱雀的旧伤处流连。见状朱雀只得活动了下肩膀向皇帝证明,“真的,你看,我什么事也没有。”


“好吧,如果你这么说的话,”虽然仍旧不是很信服,但鲁路修叹了口气后没有再作追究,只是又嘱咐了一句,“但是如果旧伤真的出现什么问题的话,你可不准默默忍着。”


点了点头,朱雀移开视线,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说起来,我离开潘多拉贡的这段时间有发生什么事吗?”


“除了无聊的贵族、无聊的公务,很可惜,没有。”走回到书桌边,鲁路修随手拨弄着桌上的文件,向朱雀投去了一个充分表达了对自己这个答案怨念之情的眼神,“不过我最近有考虑过一个想法,我想把米蕾和夏莉送出皇宫。”


“诶?!”显而易见的惊诧出现在朱雀的脸上,把皇妃送走,这种事情在布里塔尼亚的历史上也算是头一遭,鲁路修的这个发言让他怔然地望着对方,“鲁路修……你怎么忽然有了这个想法?”


“也不是忽然想到,我已经断断续续地考虑了一段时日了,”重新坐回到椅子上,示意朱雀也坐下后,鲁路修用手支着脸颊,淡淡地解释道,“当初将她们接进皇宫是因为与贵族们的暗中协议,如今这份协议早已名存实亡,没有必要再继续遵守了。而且——而且现在我有你在身边就足够了,继续让米蕾她们苦守在皇宫里,对她们两个来说未免太残忍了。”


思考本来就不是朱雀的长项,虽然找不到反驳鲁路修这一套说辞的理由,可是他直觉地感觉到隐藏在这个决定之后的风险,可是思及鲁路修提出这个提议也有自己这一层理由在,在皇帝近乎告白的说法面前,反对的话语便怎么也说不出口。思索斟酌了一番后他反问道:“嗯……这件事果然还是得征询一下当事人的意见吧?鲁路修你要送她们离开皇宫,米蕾和夏莉会同意吗?”


“我有向她们透露过这个意思。米蕾的话不用担心,不如说她从一开始就不愿意一辈子留在这个牢笼里,对于离开这件事比我还要积极;夏莉她……”提起另一位皇妃,鲁路修的双唇抿紧了片刻,随即他摇了摇头继续道,“离开对她来说是个更好的选择。”


鲁路修的未竟之话是什么昭然若揭,事实上看见对皇帝怀着一份少女情怀的夏莉有的时候令朱雀不免有些尴尬,此时也是如此。沉默了半晌,他也只能回答:“如果鲁路修你这么认为的话……”


“啊,一切交给我便好,你什么都不用操心。”指尖流连在朱雀的唇间,鲁路修倚向他的骑士,一抹自嘲的笑让皇帝的神情中多了几分鲜活的色调,“不过这样一来你又要被传作蛊惑皇帝心怀不轨的妖妃了。”


“没关系,我早就是了。”绷紧的表情终于得到了缓和,朱雀微微侧过头,让两人唇瓣之间的距离无限拉近。唇齿的交缠让气息与体温渐渐不分彼此,在与鲁路修的依偎拥抱之下,朱雀觉得几乎与对方融为一体。


只是炙热的爱恋之情中隐藏的丝丝疯狂之意使得朱雀无法彻底抛却心中的不安,反而随着舌尖的深入越发清晰。在顾虑与彷徨被完全斩断只为到达那道希望之光而行的道路之后,留下的会是堪比无间的杀戮之像吗?当方才经过的战场之景闪回过朱雀的脑中之时,一股寒意从心底蹿升,让他不禁将鲁路修拥得更紧。就算难以抑制心中的恐惧,朱雀也知道自己已无退路,曾经他只是想制止人与人的自相残杀,然而杀戮却因为他还在蔓延,他所做的只是将一切推往更加黑暗的深渊。那么如果鲁路修将会带来一个美好的结果,他便要为这个结果尽自己的责任,要是说杀人是他必须背负的“业”,他就更不能选择逃避。


亲吻暂歇,鲁路修的嘴唇依附在朱雀的耳垂之上,低沉的声音如魔咒般在朱雀的心中刻下永不磨灭印迹,“朱雀,只要有你在我身边,那我便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了。”


将鲁路修拥得更紧,朱雀再次许下那个誓言,“啊,鲁路修,我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的。”




评论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