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ves of Lelouch and Suzaku(111-112)

111


向门口扫了一眼,触及到那抹熟悉的身影,鲁路修叹了口气,放下了手里握着的笔,“我希望你能带来一些好消息。”


C.C.施施然地走进房间,随意地坐在了鲁路修对面的沙发上,一边用手指拨弄着自己绿色的发梢一边回道:“很可惜,正相反。”


“哦?”彻底把眼前的工作推到了一边,鲁路修静待下文,在久未得到回应时,不耐地扬声催促,“然后呢?”


C.C.疑虑的视线扫过鲁路修的身后,鲁路修可以感觉到身后那人气息的略微变化。在屋里其他人可以开口之前,他抢先一步说道:“不管有什么话,都不必在朱雀面前隐瞒。”


魔女的长眉讶异地挑入浓密的刘海,但是她识趣地并未做过多的评论,只是顺着最初的话题说了下去:“威尔曼家族的家主对于你近来针对其家族的一系列暗中举措非常得不满意,事实上他已经开始认为当初让你重新登上皇位是一个不智的举动。”


“呵,”冷然的轻笑从鲁路修的喉间溢出,“这不是好消息吗?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


“那么你的计划是?”


眼神也随即冰冷了下来,鲁路修用平淡的口吻道出他蕴含杀意的决定,“当然是杀鸡儆猴。“


--------------------------------------------------------------------------


说完了该说的内容,C.C.就毫不留恋地离开了。鲁路修也把注意力放回到了自己的工作上,仿佛魔女带来的消息并没有给他太多感触。


只是朱雀的内心却远没有对方那么平静,他有好多问题想要询问鲁路修,他想要明了在自己缺席的六个月里鲁路修究竟在埋首于什么事情。虽然罗伊德他们的只言片语和皇宫里的闲言碎语让他隐隐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但是魔女的话让朱雀的不安和担忧更为扩大。


但是朱雀找不到开口的话语。


“你不用一直站在那里,现在只有我们两个放松些吧,”鲁路修突然出声,伸手向朱雀示意之前C.C.坐着的沙发,“坐下休息一会儿怎么样?你也不希望刚刚养好伤就又累坏自己吧?”


“鲁路修……”突来的话题让朱雀甩开自己的思绪,可是他依旧无法用言语问出自己的疑问,只能喃喃呼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就当是屈就我一下吧。想到让你这么站着,我就无法专心。”


咽回自己原本准备着的“我并不累”的回答,朱雀怔然地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换来鲁路修一个舒心的微笑。望了眼重新埋下头的鲁路修,又注视了会儿自己放在膝头的双手,朱雀终于还是按捺不住胸口那股悬在半空的煎熬感受,斟酌着开口:“鲁路修……刚才C.C.的话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又有人意图……?”


“啊,是我没有解释清楚,抱歉让你担心了,”闻言,鲁路修手里的笔为之一顿,向朱雀投来一个歉意的眼神,随后翻了一页书桌上的纸张,继续一心两用地奋笔疾书,“没什么大事,所有的事情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可是为什么要故意加重贵族对你的不满呢?”鲁路修的回答没有解除朱雀的疑惑,不如说令他愈发难安。主动挑起贵族们的谋反之心,这实在太过奇怪了,除非……


在嘴角勾起冰冷的微笑,鲁路修没有抬头,“他们不满才好。这样我才能找到收拾他们的借口啊。”


——除非鲁路修想要激得贵族亲自为他送上惩治他们的把柄。


朱雀仿佛又回到了白羊宫,回到了鲁路修告知他那些侍卫下场的那一天。当时鲁路修脸上残酷的笑容和此时此刻的景象渐渐重合了起来。喉间的异物感夺走了朱雀的声音,他茫然地望着自己搁在膝头紧握的手掌。


“终于完成了,”鲁路修一无所觉的声音将朱雀唤回现实,他缓缓抬头正对上皇帝难掩兴奋的喜色,“朱雀,你是在好奇我的计划究竟是什么吗?这,就是我的计划。”


递到朱雀手中的正是鲁路修笔耕不辍撰写着的纸张,仍未从方才的心悸中缓过神,朱雀只是顺着鲁路修的意垂头望向纸上密密麻麻的字迹,文字的涵义却似乎一下子无法真正地进入他的眼中。好在,在他显露出一样之前,鲁路修已经迫不及待地为其解释起来。


“呵,这段时间以来我的举措一定让他们都以为我是一朝被蛇咬,急着要收回分散在贵族们手里的权力消除所有的隐患了吧。可惜他们猜中了结果却没猜中原因。”在沙发前的空地上踱了几步,鲁路修好像在等待朱雀的回应,但是未得到回答的他也没有卖关子,很快又继续说了下去,“我的确是想要集权,但却不是他们所猜想的可笑原因。我要把布里塔尼亚从那些腐朽贵族的手中拯救出来,创造一个新的世界,为此我需要力量。”


眼神牢牢地黏在手里的纸张之上,朱雀惊异着一道道条文包含的意义,阴晦的手段与美好的理想交织出的文字让他无法移开视线,半晌后问道:“这是……剥夺贵族们的权力交给平民?”


“是的,”鲁路修在朱雀身边坐了下来,朝文字的后半部分伸出手指点了点,“还有其他的一些举措。这都是为我掌握了布里塔尼亚大权之后所准备的。之前的事情让我明白了,没有力量,理想什么的都是空话。”


“所以,你主动挑起贵族的不满也是为了能有借口收拢他们手里的权力……”


“当然。”


从鲁路修的脸上朱雀可以读出“不然你觉得我为何要如此犯傻”的潜藏困惑,以及对自己这一决策的骄傲之意。鲁路修没有改变,曾经的那个鲁路修连同他的理想一直都在,只是略显残酷且不光彩的手段将之蒙蔽。


“可是那样的方法……”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原本朱雀以为鲁路修不会与这样的表述联系在一起,错误的过程真的能到达正确的结果吗?朱雀不禁疑惑。


中断的话语后长久的沉默似乎终让鲁路修察觉到了些许异样,“朱雀,你也觉得我的手段卑劣吗?”


“不,不是那样的!”下意识地摇头否认,但是朱雀不得不承认在心底的某处他的确这样认为。


面对朱雀的惊慌鲁路修只是报以微笑,看起来又是安慰又是自嘲,“就算被认为是残忍的暴君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可以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这些牺牲都是值得的,没有创造就没有新生,我要将现在以满是疮痍的布里塔尼亚毁坏殆尽,在这之上建立一个可以让所有人幸福生活的国家。我不需要别人的理解,但是只有你,朱雀,我愿意把这些分享与你,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是抱有相同的目标的。”


从鲁路修的眼中,朱雀读出了不能够被理解的王者的孤独。他懂得鲁路修做出这样选择的原因,也不能否认对方的做法,只是如鲠在喉的感觉还是久久不能消散。鲁路修即将走上的是一条充满了血腥的修罗之道,就算再过愚笨朱雀也可以预想到这样的前景,试想鲁路修将会与自己一样染上一身无法洗清的鲜血之时,心头的绞痛让朱雀不住地皱起眉。如果没有那些事的发生,鲁路修将永远会是那个温柔的皇帝,如果当时他能够保护好对方的话……悔恨之意如潮水般涌来,朱雀知道自己无法动摇鲁路修的决定,那么他能做的选择只有一个。故意无视仍在心底暗暗涌动的异样不安,朱雀深吸一口气,“鲁路修,我会成为你手里的剑。”


在鲁路修诧异的注视下,朱雀搜肠刮肚地组织着自己的语言:“如果如今挡在你道路上的是那些贵族的话,请准许我为你清除那些障碍。”


“朱雀,你……”鲁路修回过神,失笑地摇了摇头,“这种事不需要你插手,别担心了,我会处理好的。”


“那么鲁路修原本心目中的人选是谁?”


“我自有打算。杰瑞米亚……”


“杰瑞米亚卿还需要统领皇城守军吧?守卫潘多拉贡才是他的职责所在。”替鲁路修沾染双手的血腥,这是朱雀能做到的唯一的补偿,正是他的责任与赎罪。


鲁路修嘴唇微动,却没有说出反驳的话,朱雀按下自己最后的犹豫,将对方的手牢牢地握在掌中,“鲁路修,难道你是对我没有信心吗?”


挫败地叹了口气,鲁路修望了朱雀一眼靠在了沙发椅背上,“你知道我在这世界上永远拒绝不了的就是娜娜莉和你了。”


112


这是朱雀第二次接受骑士授封。


似乎是慑于这段时日来鲁路修强硬的政策和手段,分站在镜廊两侧的贵族们并没有如同上次那般发出不满与诧异的窃窃私语声,但是笼罩在整个殿堂中的诡异寂静映照出了他们被迫出席这场仪式的不甘与对于朱雀的质疑。有些贵族将刺人的目光直直落在朱雀身上,似乎期冀着这样就能让这个在他们看来不适合出现在这里的人知难而退,更多的贵族则锁紧了眉头一脸肃穆,虽然目不斜视,但却好似站在镜厅的每一秒钟都是对他们的折磨。唯有罗伊德在脸上挂着格格不入的大喇喇笑容,在朱雀的视线触及他时还不合时宜地冲仪式的主角之一挥了挥手,引得他身旁的贵族不由地侧目。


而在镜廊的尽头,宣布完仪式目的的鲁路修仿佛感受不到现场气氛的凝滞,正带着盈盈的笑意等待着朱雀。暗自深吸一口气,朱雀迈动脚步,将落在自己身上不善的视线全都甩在身后,挺直背脊徐徐迎上高台。


当朱雀站上鲁路修所在的平台时,皇帝眼中闪烁的得偿所愿的喜悦光芒令他回忆起对方提议这场骑士授封仪式时的场景。


“如果带兵出征,单单凭你皇妃的身份不免不伦不类,你觉得Knight of Seven的称号如何?”


片刻后才理清鲁路修跳跃的思路,朱雀只能怔愣地喃喃反问:“诶?圆桌骑士?”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能够封你一个凌驾于圆桌骑士的封号,但是现在……”用指节敲打着桌面,鲁路修若有所思地沉吟着,然后他收回自己的思绪,期待地将视线转到朱雀身上,“这一次Knight of One不会再来搅局了,你意下如何?”


朱雀几乎可以预见到鲁路修宣布这一决定时皇宫里众人的反应,无非是不算陌生的敌意和愤怒,也许还得加上原本指向皇帝的大部分怨怼不满,后者倒是朱雀乐见其成的。所以略一思索鲁路修的提议后,他点了点头,沉声回答:“既然鲁路修你如此打算,我当然接受。”


“枢木朱雀,汝在此完成骑士的誓约,是否希望成皇帝的骑士为布尔塔尼亚而战?”


熟悉的台词在头顶响起,以骑士礼节单膝跪在皇帝面前的朱雀被拉回了现实,再次上演的一幕幕却又勾起了深埋在他脑海中不愿回想的场景,明明只是大半年之前,如今重历这个过程却恍如隔世。


“Yes, your majesty.”


不假思索,第一次遵从自己的心意念出这句台词,朱雀的心境也与曾经的那个时候相比有了天壤之别。


“汝是否期望舍弃私欲,为了大义,成为利剑,成为坚盾?”

 

成为鲁路修的利剑是朱雀自身的选择,在这一刻之前他早已在自己的心中向鲁路修无声地宣誓过了这份决心,即使为此沾染更多的血腥也不足惜。可为什么总有一个声音在朱雀的脑海里隐隐地告诉他他的选择是错误的?为什么他的心底会有这份躁动和不安?闭上眼睛定了定心神,再开口时,朱雀的声音中只剩下坚定和决绝。


“Yes, your majesty.”

 

“我,鲁路修·Vi·布尔塔尼亚,在这里授予枢木朱雀Knight of Seven的荣誉。”


随着皇帝的最后一个音节落下,本该响起的祝贺的掌声却迟迟未闻。整个镜厅仿佛被施加了一种不知名的咒法,没有一个人发出声响。贵族们似乎在用这种举动,消极地抗议着鲁路修的荒谬决策。


朱雀缓缓站起身,按照仪式的流程站在了鲁路修的身侧。贵族们会强烈反对他出任Knight of Seven并不出乎朱雀的意料,就算他们不愿意给予他认同的掌声,他也并不意外。朱雀相信鲁路修也早有预见,只是似乎对于皇帝来说这与是否能够接受贵族们此等对皇权的挑战并无关联。在朱雀用余光窥探时,鲁路修脸上难看的不悦神情即是明证。


令人神经紧绷的沉寂持续着,一干贵族与高台上的皇帝和新任的圆桌骑士无声地僵持,而鲁路修溢于言表的怒气几乎随着时间在飞快地攀升。就在朱雀悄悄地向皇帝的方向投去担忧的一瞥时,突然一个突兀的掌声在会场中响起,引得朱雀不由微微扭头。


鼓掌的人是罗伊德。


伯爵孤单的掌声回荡在安静的镜廊上空,“啪啪”的清脆声响仿佛一下一下击打在贵族们的脸皮之上,打碎了他们与皇帝剩下的无谓对峙。不情不愿的掌声开始稀稀拉拉地响起,空气中一触即发的氛围土崩瓦解,及至最后之前的冷场仿佛只是一场幻影,在“劈啪”的掌声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皇座上之人勾起的嘴角终于让朱雀松了一口气,但很快他又明白过来,只要自己还遵照鲁路修的意思站在这个位置,这勉强维持的平静即将被掀起的波澜彻底打破。


--------------------------------------------------------------------------


“今天的典礼你辛苦了。”回归皇帝寝室这个密闭的空间后,鲁路修立即从冷峻威严的皇者回到了温柔和煦的情人。捧起朱雀的脸颊,鲁路修在在对方的唇间留下了一个轻吻,“我也讨厌沉闷的仪式,但是为了在那些贵族面前竖起你的威信,那样的表面功夫还是不得不办的隆重又繁琐。”


摇了摇头,朱雀微笑着将手覆于鲁路修的手掌之上,“没关系,我一点也不累。”


在朱雀掌心摩挲了一下,鲁路修才恋恋不舍地将手从对方体温的包裹中抽出,退开一步仔细打量,“我还真没有看错,你果然适合这身圆桌骑士的制服。”


“是吗?”朱雀闻言低头扭动身体查看自己身上的骑士服,“我倒觉得它与之前你为我定制的衣服没太大区别。”


“所以它们都很适合你。”鲁路修仿佛欣赏一尊完美的雕塑一般将朱雀的身影倒映紫色的眼眸中沉溺了片刻,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稍稍收起笑容,“朱雀,这样一来你就正式成为了布里塔尼亚最为高贵的圆桌骑士,拥有组建亲卫队调动帝国兵力的权利。”


“啊,我明白。”立即回答了鲁路修,但是一抹犹豫还是在朱雀的眼中一闪而过。


朱雀的神情让本就存在于鲁路修心底的复杂越发纠结缠绕,“朱雀……我至今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否会让你……”


“不,鲁路修,不用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话语被打断,当鲁路修回过神时却只见朱雀在自己面前跪下,鲁路修几乎觉得朱雀的一切比他见过的任何人更像传说中骑士。


在恭敬地行了一个礼后,朱雀抬起头,碧绿的眼眸中再无一丝波纹,坚定的语调让他不需要再累蓄任何的宣誓之词,“我是你的剑,将为你扫清阻挡在你面前的一切障碍。所以鲁路修,请为我下成为圆桌骑士后的第一个命令吧。”



评论 ( 2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