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ves of Lelouch and Suzaku(109-110)

109

对于贵族的打压按部就班地进行着,结果令鲁路修很满意。就和他原先预料的那样,所有人都以为皇帝只是不满于那些人在叛乱时表现出的两面三刀,所以才会在重新上台之后寻觅各种借口趁机收拾掉这些眼中钉。其余的贵族们置身事外,没有人会蠢到为了那几个注定会被皇帝寻机处理掉的家族出头,在他们看来只要明哲保身这场无妄之火就烧不到他们的身上。


可是鲁路修却不想就此收手。


他要的不只是报复曾经弃他于不顾的贵族,他真正的目的是让削弱整个贵族阶级的实力,就算肃清贵族这种极端的做法不现实,鲁路修也希望至少能够渐渐蚕食贵族的力量,把他们打击得一蹶不振。不过,显然对于接下来的对手,他之前所用的方法已经行不通了。如果鲁路修继续借用各种捕风捉影的理由来对其他贵族出手,不免会引起对方激烈的反弹。而对此,他打算采取另一套方案。


既然明面上没有办法那就暗地里动手,如果贵族们最看中利益,那鲁路修就从他们的利益开刀。视线扫过他的下一个目标家族的私产清单,经由向团调查陈列其上的各种产业店铺让鲁路修也不由有些眼热——就算是身为皇帝的他,名下的私产可也没有这些在皇都扎根已久的名门贵族丰厚。而鲁路修想要手握重兵维护专权就需要大量的资金,贵族们的这些财产正好解了他的困境。他的计划说穿了其实很简单,在背地里暗中侵吞他想要对付的贵族们的资产,接着就等贵族们的反应了,一旦捉住他们的把柄,暗中蚕食就会变为光明正大的讨伐;毕竟对皇帝的不满乃至反抗可是大罪。


放下手里的笔,鲁路修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鼻梁。按理说他现在应该专心于构建他的计划,可是从塞西尔那里听来的一些消息令他无法静下心来。


朱雀的情况不是很好。从塞西尔担忧的描述里得知了这点后,鲁路修的思绪就时不时从眼前的工作上飘走,在皇宫深处的白羊宫那里不停打转。按照那位一向对朱雀照顾有加的宫廷女官的说法,现在朱雀的问题似乎不是出在身体上,而是由于心病。


如果说之前朱雀让鲁路修既忧且怒的是过于急切的追求康复的态度,那现在对方的情况就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他没有再如同之前那样为了尽快恢复体力肆意地在白羊宫里活动,事实上在罗伊德为他复诊和询问他复健状况的时候,朱雀甚至表现得非常消极,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动力。


这让鲁路修也忧心不已,同时也回忆起自己不久前与朱雀的那次碰面。当时在怒意的驱使下他似乎对着朱雀说了不少重话,这让鲁路修不免心中忐忑,是不是自己在那个时候的态度造成了对方如今的问题,而越是思索,这份忐忑愈加加重,最后化作了鲁路修心头浓浓的愧疚。再也无法安心地坐在主宫殿里,鲁路修决定亲自往白羊宫走一趟。


-----------------------------------------------------------------------------------------------------------


走进白羊宫的别院,迎接鲁路修的是朱雀坐在窗边的身影。听见靠近的脚步声,朱雀下意识地向鲁路修的方向扭过头,随即在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鲁路修,我没想到你会在这时候过来。”


虽然朱雀的嘴角向上弯起,但是鲁路修不难看出对方笑意中的勉强和眼中的黯色,胸口堆积已久的歉意让他冲口而出说道:“上次的话是我说得太过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诶?”虽然因为突然转换的话题而有些惊讶,但很快回过神来的朱雀眼中流露出几分希冀的光芒,小心翼翼地问道,“鲁路修……你的意思是我还能继续保护你吗?”


“不,”看着对方瞬间再次失去神采的绿色眼眸,鲁路修咬了咬牙,斟酌着自己的话语,“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留在白羊宫里。不要误会,我只是不愿意再看到你受到伤害。”


朱雀微微垂下头,陷入了沉默,垂下的刘海遮住了他的表情。思及自己来此安慰对方的目的,鲁路修急忙放柔了声音安抚道:“不用总想着保护我,也多考虑一下你自己吧。像之前那样的事情我不会再让它发生了。”


“鲁路修,最近我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吧……”


朱雀的轻声询问让鲁路修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反驳道:“添麻烦?你怎么会那么想?”


扯动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朱雀轻轻地继续说道:“你的公事那么繁忙,还总是需要抽空来探望我。而我却完全帮不上你的忙,只会占用你的时间……”


“我……”一时没有想到朱雀居然会有如此想法,鲁路修有些噎词,但他随即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急急地辩解,“我怎么可能会觉得你给我添麻烦呢?对我来说,你比那些公务更重要,来白羊宫从来都不是浪费时间,是我心甘情愿的。”


“那我保护鲁路修也是心甘情愿的,所以拜托你了,不要拒绝我的请求。”好似抓住了最后一丝希望,朱雀抬起眼睛,孤注一掷地恳求道。


“朱雀……”胸口暖流涌动的同时,鲁路修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就像他方才所说的那样,只要想到继续让朱雀保护自己就会让对方再次陷入危险,鲁路修就义无反顾地想要拒绝对方,可是朱雀的一再哀求又让他无法狠下心来再次说“不”。两种相反的考量在脑海中激烈地交锋,鲁路修找不到自己的答案。


“还是说,对鲁路修你来说我已经没有用了吗?”


几不可闻的低语夹杂着浓烈的绝望成为了压倒鲁路修的最后一根稻草。当他抬头对上朱雀那双映满了哀伤和恳求的双眸时,鲁路修知道自己已经只剩下一个答案。他的本意是要保护朱雀,但如果这要建立在伤害对方的前提下才能完成,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明白了,朱雀,”重重地叹了口气,鲁路修终于妥协了。他靠向朱雀,轻轻抚过对方的脸颊,捋起几缕发丝,“我收回之前的决定。如果这是你希望的话,等你身体复原之后,你可以继续陪在我的左右,为我保驾护航。”


“鲁路修……”


满意地看着朱雀先是仿佛不敢相信鲁路修真的同意了一般满面震惊,随后逐渐明媚的神采,鲁路修轻笑着适时提出了自己随之而来的要求:“但是,首先你得答应我,今后不会再为了复健急功近利。锻炼也好,运动也罢,都得遵从罗伊德的医嘱。”


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在鲁路修造访白羊宫之后朱雀展露出第一个真正的微笑,“我当然会答应你。”


110


“朱雀,”粉色长发的公主携着妹妹远远地向朱雀热切地打着招呼,走近后她微笑着问道,“你很快就要搬出白羊宫了吗?”


“尤菲,娜娜莉,”点了点头回应了两位公主,朱雀用微笑掩饰住自己迫不及待的焦躁心情,“是的,罗伊德先生已经给我放行了,所以这周结束之前我应该就会搬回主宫殿了。”


在受伤之后休养了近半年才换回罗伊德的准行令,朱雀几乎已经按捺不住继续安心等待,娜娜莉和尤菲米亚不明白他心中的暗流涌动,只是单纯为他的康复而感到欣喜,娜娜莉甚至合起手掌替朱雀欢呼道:“这真是太好了。”


微笑着轻轻颔首,朱雀却发现尤菲米亚眼中微微闪过几分落寞,故作夸张地叹口气感叹:“但是你走了之后娜娜莉和我就更寂寞了……幸好还有亚瑟在。”


灰猫自从出现在床头探望过朱雀一番之后,就又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大摇大摆地重新回到他们的生活中,在白羊宫来去自由,作风霸气依旧。察觉到尤菲玩笑之下掩藏的几分真情实感朱雀不知该说什么,出口的只是一句重复过许多次的苍白安慰:“鲁路修会常常来看你们的……”


“我知道,我只是……”低下头咬了咬嘴唇,尤菲的手指揪住自己的裙摆,然后又很快地松开,再抬起头时脸上已经只剩下明朗的笑容,“不过有你陪着鲁路修的话,娜娜莉也会更加放心的,对吗?”


栗色长发的少女闻言点了点头 ,“现在朱雀没有事了我真是松了好大一口气。我……我在白羊宫帮不了哥哥说那么,只能拜托你了。最近哥哥总是很劳累的模样,请你好好劝劝他,不要太过操劳。”


望着少女既担忧又失落的模样,朱雀默不作声地点头答应了。他理解尤菲和娜娜莉渴望离开的心情,只是留她们在白羊宫是鲁路修的决定,他无权置喙。


--------------------------------------------------------------------------------------------------


不远处矗立在马车边的熟悉身影令朱雀下意识地加快脚步,待赶到对方的面前,他扯开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鲁路修,只是从白羊宫到主宫殿这小段路,你用不着特意来接我……”


“别在意,这点时间我还是有的。”


心知肚明所谓的“有时间”其实是能够“抓紧工作挤出时间”,朱雀把剩下的话都埋进了肚子里,默默地跟着鲁路修上了马车。从今天之后他会替鲁路修分忧,这是与娜娜莉的约定,也是朱雀自己的愿望。


在向主宫殿颠簸摇晃的马车之上,鲁路修的轻声询问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安静:“你如今状况怎么样?虽然罗伊德向我保证你已无大碍,但我还是从你这里听见答案才会比较安心。”


“我很好,”理解地抬眼望了下鲁路修,朱雀一面微笑着回答一面不自觉地提起右手轻触了下左肩,“罗伊德先生也说我恢复得很顺利。虽然旧伤的地方有时还会作痛,但是考虑到之前的伤势,罗伊德先生之前就坦诚这是无法避免的。”


虽然颌首回应,鲁路修的眉间还是显出几分忧心,“严重吗?其实留在白羊宫……”


“真的没什么,”打断了对方未完的话语,朱雀极力想避免鲁路修再起把他留在白羊宫的念头,“只是用力时偶尔会有点痛而已,其他基本都恢复了。”


“嗯……”不知道鲁路修充满疑虑的表情意味着他对朱雀的话相信了几分,但最终还是没有继续被打断的话题,“不要勉强。”


“我知道,我已经没事了。”日本人相信言灵,朱雀不觉地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仿佛只要重复累加就会真的变为现实。


马车停在了主宫殿之前,朱雀紧跟鲁路修的身后,一同穿过了宫殿正门。


重新站在主宫殿的走廊里,他暗自做了一个深呼吸,路过的侍女仆从投来的异样视线比朱雀半年前在此处经历过的愈加变本加厉,等他们发现鲁路修也在场时纷纷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低下头惶恐地匆匆跑开了。朱雀疑惑地微微蹙起眉,侍从们眼中那种显而易见的恐惧感是当初不曾有的,他不明白在自己缺席的半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他们对鲁路修的态度从敬畏有加转变成了惧怕无比。


鲁路修的身影已经领先了不少距离,朱雀急忙收回自己的思绪,加快步伐赶了上去。上了二楼,鲁路修脚步不停地路过了皇后寝室,朱雀稍微愣了愣神,鲁路修仿佛看穿了朱雀心思一般回头说道:“皇帝寝室的重新装潢已经完工了,所以我现在搬回那个房间了。”


朱雀点点头,随着鲁路修一起走进与皇后寝宫一个拐角之隔的房间,仰起头打量起皇帝寝室内全新的家居装饰,下意识地问道:“全部翻修一新了?”


“其实只是换了房间里的家具,全部翻新的话太耗费时间了,”鲁路修一面回答着一面走到房间深处拿起了什么,回过身把它交到了朱雀的手上,“这个,物归原主。”


待看清了手里握着的物体是什么之后,朱雀百感交集地瞪大了眼睛:“这把刀……”


鲁路修颌首肯定了朱雀未说完的话语,“基斯塔尔他们发难的时候从你那里被侍卫收走了,看起来他们还算了解这把日本刀的价值,没有随手把它处理了。”


在白羊宫养伤的时光里朱雀也曾想起过这份鲁路修赠与他的礼物,他原以为它已经失落在了不知何处,每每想起总会感到一阵懊恼与歉疚。珍视地用手指拂过刀身,朱雀的视线流连在失而复得的礼物上,喃喃道,“我不会再遗失它了。”


鲁路修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朱雀摩挲着刀鞘上的熟悉花纹也没开口,皇帝寝宫陷入了一片安逸的静默。如果可以忘却房间里焕然一新的家具摆设的话,朱雀几乎就要认为时间又回到了一切还没有发生的那段时光,几乎。



评论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