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fe of Lelouch and Suzaku(97-99)

97

“朱雀,身体怎么样?”


听见呼唤的声音,朱雀打了个呵欠睁开眼睛,正好看见鲁路修挥手让侍从放下手里的东西退开。揉了揉眼睛,朱雀把手撑在床上,勉力地想坐起身子,动作间不可避免地牵动到还未好透的伤口,轻轻地“嘶”了一声。


“你的伤还没好,不用急着起来,”鲁路修急忙赶到对方的身边,嘴里虽然略带埋怨地说了一句,却还是小心翼翼地伸手扶住朱雀帮他坐起。


刚能勉强坐起一小段时间,朱雀就开始不安分起来,让鲁路修觉得既是心酸又有一点欣慰。肩部伤口的感染化脓终于得到了控制开始有了开始愈合的迹象,根据罗伊德的说法,在观察上两天就可以帮朱雀把伤口缝合了,只是撕裂又感染化脓的伤口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完全愈合,鲁路修也不得而知了。


“没事的,鲁路修,我躺得够久了,”朱雀最后使了使劲儿,终于靠坐在了床头。这么点动作就让自己微微有些气喘,他不习惯地收紧了眉峰,但朱雀很快又收敛了对自己不器用的不满,将注意力移回到鲁路修身上,“鲁路修你今天看上去似乎心情不错,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啊,”鲁路修略微愣了一下,随即才仿佛想起自己的目的似的,匆匆地回头去拿侍从离开前在桌上留下的托盘,“差点忘了,朱雀你快趁热尝尝这个。”


“这是……粥?”面对着鲁路修献宝般的神情,朱雀好奇地探出了脑袋,随后不禁惊讶地低呼了一声,这可不是布尔塔尼亚的传统食物。


“是的,你的身体还没大好,塞西尔说只能给你吃些清淡易于消化的食物。但一直让你喝汤也不是个好主意,所以我特意让从日本请来了厨师,听说这是在日本为病人准备的菜色?”鲁路修一面说着,一面盛起一勺粥,低头吹凉了一些后,熟练地把勺子递到朱雀嘴边,“试试味道如何,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就把那厨师留下,以后可以专为你做些你故乡的料理。”


朱雀怔然地张开嘴,顺从地含住递来的勺子,熟悉而怀念的味道在嘴里扩散,一股暖意在胸口回荡引得他眼角微微湿润。在鲁路修期待的注视下,朱雀下意识地说出了心底最真实的感想:“很好吃,我很喜欢。鲁路修,谢谢……”


“说什么谢呢,”鲁路修宠溺地笑了笑,“既然你喜欢,我可以下令和日本开通商陆,以后不只是大米,只要是你爱吃的,都可以让你在布尔塔尼亚尝到。”


“鲁路修,你不必……”声音有些哽咽,朱雀急忙低下头掩饰自己的动摇,鲁路修对他越是体贴,他越是感到懊悔自责,对方的每一分温柔都似乎是在讽刺自己当初如何没能护住眼前的这人。朱雀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好情绪,重新在脸上挂上微笑,转移了话题,“不过,真没想到,鲁路修你居然这么会照顾人。”


露出一抹怀念的微笑,鲁路修似乎没有注意到朱雀情绪的变化,只是感慨地回答道:“小时候,照顾娜娜莉一直都是我的工作,渐渐就熟能生巧了。”


“这可真像鲁路修会说出的答案,为了娜娜莉,”抖动着肩膀,这次朱雀发出了真心实意的笑声,玩味地看了眼鲁路修后,他打趣着说道,“不用说,这份工作一定是鲁路修你自己主动揽下的吧。”


而紧接着鲁路修那有口难辩的无奈模样让朱雀笑得更欢了,等到伤口处传来隐隐的钝痛提醒他该节制时,朱雀才渐渐止歇了笑声。定了定心神,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之前被自己遗忘的问题:“对了,鲁路修,与日本使团的会见进行得如何?”


“没什么特别的,”鲁路修漫不经心地答道,“至少在权衡利弊之后,他们是诚心想要继续与布尔塔尼亚的和约的。”


“是吗?那就好。”鲁路修的话让朱雀放下了一块巨石。


“说起来,你一定猜不到我在日本使团里见到了谁,”鲁路修挑起眉,在朱雀疑惑的目光中讥诮地说了下去,“卡莲·斯坦菲尔德,真不知道该说她是大胆还是莽撞,身为失踪的前任皇妃,居然还敢堂而皇之地混进使团队伍出现在布尔塔尼亚的皇宫。”


“卡莲……?”朱雀同鲁路修一样惊讶, 这个名字排列在他会猜测的名单最末,可是仔细想想,既然卡莲所认同的自己的身份是日本人,那么她随同日本使团造访布尔塔尼亚这件事似乎也就没有那么奇怪了。思忖了片刻,朱雀心里有了一个决定,“鲁路修,能不能让我见卡莲一面?”


“怎么突然想见她了?我记得你和卡莲的关系可不算好。”鲁路修疑惑地看了朱雀一眼。


朱雀摇了摇,没有正面回答对方的问题,“只是有些话想与她说。”


蹙起眉,鲁路修不大认同地欲言又止:“可你的身体……”


“不要紧的,”好笑地看着鲁路修担忧的神情,朱雀面露无奈,“我和鲁路修你聊了这么久也好好的,就算和卡莲说上几句话也不会突然倒下的。”


鲁路修没有回答,尽管依旧一副不想答应的表情,但是朱雀知道自己已经说服了对方。


------------------------------------------------------------------------------------------------------------


与布里塔尼亚的和谈进行得异常顺利,卡莲绝没有想到布里塔尼亚皇帝不仅先向他们抛出了橄榄枝,还与日本签订了不少开放边境贸易的协定。不知道这其中有多少该归功于枢木朱雀这个得到了鲁路修·Vi·布里塔尼亚莫名宠爱的皇妃,但是这还不能让卡莲放下对布里塔尼亚所有的戒心。


得到了京都六家希望得知他们派出的皇妃现状的命令,又出于自身想要探究布里塔尼亚皇帝此行用意的目的,卡莲在使团闲来无事时时常出没于下人们聚集的地方,探听流传于皇宫中关于皇帝与他皇妃的消息。


将身份摇身一变从皇妃变至日本使团的一员再次回到潘多拉贡的皇宫后,卡莲简直对皇宫中私下传得沸沸扬扬的小道消息叹为观止,不禁觉得曾经常住偏殿真是错过了太多收集情报的机会。


然而话说回来,这些真要将这些小道消息当做情报的来源似乎也有偏颇。


“听说那个日本皇妃的身体状况有所好转是不是真的?”


“从最近陛下不是终日忧心忡忡的模样看来,大概是没得跑了。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活下来,果然皇妃是恶魔附体的传闻也不是空穴来风。”


“就算他不是恶魔附体,肯定也是衰神。没发现吗?自从他被日本送来布里塔尼亚之后,皇宫里就没有过太平日子。先是有人前后两次行刺皇帝陛下,接着又是陛下出宫游玩遭人绑架……就连政变也是因为他才会闹出来的,如果没有他,那些人又怎么可能会想要叛变呢?”


“是啊,那样的人……真不知道陛下究竟看中那个男人哪一点了,在叛乱中率先背叛了陛下成为了新皇帝的骑士,血洗了想要营救陛下的贵族们,还杀死了圆桌骑士。陛下在肃清反叛者的时候,怎么也没将像枢木朱雀那样的背叛者一起算进去呢?”


“不只这样呢,听说皇妃在那段期间还与自己的侍卫有染,现在那群侍卫被陛下送进了监狱,皇妃倒是完全没有被追究的样子。”


“别说追究了,我看陛下简直天天在讨他欢心,看看那群从日本来的猴子这两天在皇宫中耀武扬威的,不知道陛下给了他们多少的好处。”


“啧啧,和日本人有什么好和谈的,像先皇一样用武力征服照样也能得来那些贡品不是?”


“只能说陛下已经被冲昏头了。真可惜枢木朱雀怎么没有就这样死了,否则只怕这次布里塔尼亚的浩劫只是个开始。”


“喂喂,你这样说就过了,还不闭嘴,被陛下知道了,你就完了。”


仆人们的窃窃私语只是让卡莲觉得好笑,除了“皇帝被他的皇妃迷得神魂颠倒”这一项外,简直没有一点真实性。虽然不喜欢鲁路修和枢木朱雀,但是卡莲能够确定的是鲁路修不是个被人背叛也不知的蠢货,而枢木朱雀虽然够蠢但对皇帝的忠心是不容置疑的。


让卡莲没有想到的是,很快她便得到了一个可以验证流言的机会。布里塔尼亚皇帝竟然召她入见皇妃,虽然“以慰皇妃思乡之情”简直是个可笑的借口,更多的可能是因为她私自逃离了皇宫还煽动了战火,但是卡莲不会选择退让,她倒要去看看枢木朱雀究竟是为了什么想要见她一面。


98

“陛下吩咐我带你去皇后寝室探望枢木殿下。”


卡莲微微挑眉看向为自己带路的金发高个骑士,虽然之前在皇宫里担当花瓶皇妃时为了不引起旁人的注意,她一直隐藏本性深居简出,但是卡莲还没有孤陋寡闻到辨认不出闻名遐迩的圆桌骑士。想到自己居然有幸劳驾一名圆桌骑士带路,卡莲心里不禁感到些许讽刺,只是不知是借着枢木朱雀的东风,还是因为皇帝害怕她逃走才为她换来这份待遇的。


在脸上没有流露什么端倪,卡莲顺从地跟在Knight of Three的身后,穿梭在这片数月前还是她的牢笼的地方。但是还未等卡莲酝酿出多少感慨之情,圆桌骑士就忍不住开口打破了两人间的寂静。


“我总觉得你有些眼熟,”金发骑士大大咧咧地打量了片刻卡莲的面容,一边微仰起头努力回忆,一边同她说道,“上次日本使团来访时你也在吗?”


默默地朝天翻了个白眼,卡莲不知是该钦佩自己的伪装才能,还是该感叹眼前之人的粗线条,只能敷衍地回答:“不,我想是你记错了吧。”


“是吗?”对方却似乎没有罢休,“那是不是我们有在别的地方见过?”


一面腹诽着金发骑士好似用烂了的搭讪台词般的话语,卡莲一面强撑着笑容应付道:“应该不是吧,这是我第一次来布尔塔尼亚。”


似乎有些不甘心地皱了皱眉,但是骑士很快就放过了这个话题,“对了,陛下会准许你去探望朱雀……你和朱雀是亲戚还是朋友?”


卡莲刚想要开口表示自己既不是枢木朱雀的亲戚也不是他的朋友,Knight of Three却已经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朱雀这次伤得很重,好几次我都以为他会撑不过去。但是不管怎样,这一次他都必定得被困在床上很久,按他的性子,应该会很难熬吧。”


看着对方真心实意为枢木朱雀感到担忧着急的模样,卡莲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选择沉默。不过幸好骑士似乎并不介意这一点,他扭头向脸色复杂的卡莲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现在能有在故乡的熟人来探望他,他一定也很高兴吧。”


“我……”幸好,他们俩在这时抵达了皇后寝室,避免了卡莲继续说出任何尴尬回答的必要,这一路上与Knight of Three之间的对话对她来说简直是一场折磨。


“陛下,我将红月小姐带来了。”金发骑士敲了敲房门,在得到了房内主人的允许后为卡莲打开了房门。


轻轻地吸了口气,卡莲踏进了皇后寝室,不管之后迎接她的是什么,卡莲都做好了准备。待身后的房门被关上,她就接收到了不远处冰冷的视线,扭过头,卡莲飞快地扫视了一下这间她从未踏足过的房间。


同皇宫中大部分卧房的格局相似,房间正中央是一张华丽的大床,枢木朱雀正靠坐在床头。皇宫里漫天飞舞的小道消息中,唯一准确的一点大概就是关于他病情的消息了,如今卡莲面前那张消瘦苍白了不少的面容就是佐证。而紧靠着床边,布尔塔尼亚的皇帝则坐在一张椅子上,似乎一秒也不愿离开床上之人的左右。


不,卡莲默默地在心里把之前的结论推翻,小道消息还有一句说对了,皇帝的确被他的皇妃迷昏了头脑。


而现在,这位满心都装载着枢木朱雀的皇帝正眼神不善地注视着卡莲,半晌后从鼻腔溢出一声冷哼,“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胆量回这座皇宫。”


在卡莲能对鲁路修的话作出妥善回应之前,枢木朱雀抢先一步出声了,“鲁路修!”


在床上之人埋怨似的视线下,鲁路修败下阵来,语气瞬间从高冷转变为柔情似水,“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


皇帝对待两人前后语气的反差,如同南北极间的距离那么遥远,卡莲不知道自己该对此露出什么表情,只能努力维持着面上的平静,注视着皇帝妥协地站起身向门口走去。当途径卡莲身边时,鲁路修又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向她抛出了一句话:“之前的事情我不会向你和你的家族追究,所以好自为之吧。”


而临到门口,鲁路修又不忘回头再次向枢木朱雀叮嘱:“我会候在房外,朱雀,如果发生了什么事,尽管叫我。”


能发生什么事?如果不是身份与场合的缘故,卡莲几乎都要开口讥讽,难道鲁路修以为她会因为一言不合,打算徒手掐死他的皇妃吗?


房门再一次打开又合上,房间里只留下卡莲与床上的伤者,她第一次得以机会仔细端详枢木朱雀。他与留在卡莲印象中曾与她不欢而散时的模样已经有了许多改变,曾经清澈直白的双眼里陇上了几分幽黯,而缺少了血色的脸庞更是令卡莲想起领她前来皇后寝室的骑士的自语“好几次我都以为他会撑不过去”。


尽管与枢木朱雀因为理念不合的缘故,卡莲对他一贯缺少好感,但是亲眼目睹了对方在政变前后的巨大变化,依旧使得她的心里不由生出几许不忍的情绪。只是她很快就收回了自己跑偏的心神,方才鲁路修的举动已经很明显地告诉了卡莲,她会被带到这里的原因就在枢木朱雀的身上,所以轻咳了一声,她率先开口打破了房中的寂静:“为什么要见我?我可不记得和你能有什么好说的。”


没有在意卡莲带刺的语调,枢木朱雀又露出了那个让她厌烦不已的宽容微笑,好像两人之中卡莲才是那个不可理喻的一方。他轻轻地摇了摇头,“不,是我有话想与你说。卡莲,我想拜托你,不要再令日本与布尔塔尼亚之间出现战火。”


对方出乎意料的开场白令卡莲忘了维持自己平静的假面,她目瞪口呆地怔了会儿,才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这一次她不再保留语气中的嘲讽,“是什么让你觉得我能左右两国之间是否开战?”


“不用妄自菲薄,我知道这次日本会有出兵的想法,其中也有卡莲你的一份功劳吧,”对卡莲的震动视而不见,枢木朱雀继续说道,“我只是希望你能够理解,日本与布尔塔尼亚是能够和平相处的。”


没有心情再去顾及为什么枢木朱雀会知道这些内情,之前那少少的不忍早已随着他的这句话烟消云散,卡莲发现每次见到这人时就会感受到的怒意开始在胸口慢慢抬头,“和平相处?你是说这种施舍般的和平吗?”


“你为什么不愿意去相信布尔塔尼亚的诚意呢?”歪过脑袋,枢木朱雀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鲁路修是真心向往和平的,这一次也是他主动平息了两国间可能燃起的战火。不只是这样,现在布尔塔尼亚与日本也开通了商路,这些都是鲁路修所做出的努力,你为什么不愿意鲁路修呢?”


“相信他?也只有你会这么说了,”讥诮地挑起眉,卡莲把手环抱在胸前,不以为然地看着对方,“如果你的鲁路修真的有这份诚意的话,为什么不把布尔塔尼亚曾经从日本夺走的东西尽数奉还呢?”


枢木朱雀略微有些吃惊,随后他疲惫地叹了口气,“你明知道他不可能做到。”


“那你也别再说什么让我相信他对日本的诚意,”微抬起下巴,卡莲带着傲气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枢木朱雀的神情,“你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愿意相信那人是你的事,但你没有能力改变我的看法。”


就卡莲看来,鲁路修现在所谓的那些“善意”,全都是为了讨好眼前这个他最宠爱的人所作出的举动,等到他们之间的感情出现了波澜,或者是遇上了别的什么变故,布尔塔尼亚的皇帝完全可以像展现“善意”那样迅速地收回他所有的“恩赐”,日本需要的不是这样的海市蜃楼,而是真正地挺直背脊,寻回那些被侵略者掠走的财富与骄傲。


卡莲的思绪被枢木朱雀的话音驱散,他被伤痛侵袭的脸庞上焕发出坚定的神采,这一刻她仿佛又看见了在花园里与她据理力争互不相容的那个枢木朱雀,“我相信鲁路修,但这并不是因为感情驱使,是鲁路修的理想让我想要追随他……”


“你真是个傻子……”他现在的样子哪有半分谣言中所形容的恶魔魔鬼的模样,而当卡莲联想到那些不实的传言中所包含的真相时,无论对眼前之人有多少不喜,她都不禁从嘴里感到些涩意。沉默了片刻后,卡莲终于还是艰难地张开嘴,问出了她心底的疑问,“你……为了他值得吗?”


枢木朱雀闻言低下了头,刘海的阴影遮住了他的表情,在他再次开口时,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清晰可闻,掷地有声,“值得。现在的我是为了鲁路修而活下去的。”


“你……”感觉心脏好似猛然被什么给攒住,卡莲一时之间找不回自己的声音。


“扣扣。”


身后的敲门声将卡莲猛地惊醒,她回过头看见布尔塔尼亚的皇帝探进了半个身子,面带关切地他的皇妃,“朱雀,时间差不多了,你的身体还没康复,得休息了。”


卡莲知道这意味着她与枢木朱雀的谈话已经结束,不知为何感到松了口气。


99

送走了日本使团,鲁路修却未得到太多喘息的机会,因为修奈泽尔和柯内莉亚带着前线的捷报回来了,接下来摆在他面前的是与欧罗巴联盟、萨拉森帝国的谈和签约事宜。对于这样的烦心活,鲁路修很没有兄弟爱地以“二哥你谈判经验丰富”为由,将谈判的事宜连同一张列着条款的文书一起打包扔给了修奈泽尔解决。


但是就算如此,鲁路修依旧不得不面对一个难题:柯内莉亚的身边有达尔顿骑士团,修奈泽尔却没有他自己的骑士,而如果鲁路修希望修奈泽尔与两国交涉,他就不可能让他的二哥这样不带后援地离开。于是让唯一还留在皇宫中的圆桌骑士基诺跟着修奈泽尔护卫谈判任务似乎成了鲁路修剩下的最后选择。


而在遣走了基诺之后,少了这一层保护,鲁路修就开始忧心起卧病在床的朱雀的安全来,思前想后合计了好几套方案,最让他放心的也只有把朱雀送去白羊宫和娜娜莉、尤菲米亚一块儿。那里的地理位置比起主宫殿来得偏远,而且也有阿尼娅在。娜娜莉和尤菲米亚住在一处,把朱雀安排在白羊宫较小的那个别院,他们三个互相也有能有个照应。


所以,鲁路修现在站在朱雀的床边,打算告诉对方自己的这个决定,可是事到临头他的心里却生出了几分不舍:自己的两个妹妹已经住在了白羊宫,如今朱雀也要离开主宫殿,虽然仍旧在皇宫里,但没有办法再像现在这样时时看见了。


“鲁路修。”似乎是听见了鲁路修的脚步声,朱雀睁开眼睛看向他,在鲁路修赶去帮忙前坐起了身。现在朱雀做这些幅度不大的动作已经没有大碍了,这也是为什么鲁路修会提出送对方去白羊宫的原因之一。


“朱雀,你的身体好点了吗?”鲁路修伸手拉开椅子坐下,这张摆在床侧的椅子几乎已成了他的专座。随后鲁路修端详了下朱雀的脸色,得到的结果令他露出了满意欣喜的微笑。


“我好多了,别担心,罗伊德先生说我恢复得已经比平常人快了……”朱雀看上去极力在脸上堆上笑容,又努力地挺起身子,虽然没有坚持几秒又靠回了床头。


“不要勉强自己,”怜爱地探出手抚上朱雀逐渐能见到血色的脸颊,鲁路修的嘴角依旧噙着笑意,“你不用想那么多,安心养伤就好了。”


朱雀向鲁路修手掌的方向侧过头,亲昵地在对方的手上蹭了蹭,然后伸手按上了鲁路修的手背,叹息着说道:“嗯……只是一直躺着也怪无聊的,如果可以下床,我还可以不让鲁路修那么分神操心。”


“不,如果是为你的话,我心甘情愿……”感受着朱雀手心的温度,鲁路修几乎不愿想起自己这次的目的。可是再如何拖延,该面对的事情总得面对,他沉默挣扎了许久,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打算,“朱雀……我打算把你送去白羊宫继续疗养。”


“是吗……我明白了,就照鲁路修的安排行事吧。”


虽然朱雀脸上始终挂着微笑,但是鲁路修没有放过对方眼中划过的一丝失落,“这样做我绝不是因为嫌你累赘,只是现在基诺得跟随修奈泽尔前去边境签订战后合约,我实在不放心你的安全,如果是在白羊宫的话,有阿尼娅照应,娜娜莉和尤菲有你在身边也不会太寂寞。我以前告诉过你吧,白羊宫曾经是我父亲赠与我母亲的宫殿,虽然看上去没有主宫殿华贵,但是环境幽静,最适合你疗养……”


“没关系,鲁路修,你不用这样解释,我都明白。”朱雀把鲁路修的手掌从脸颊边放下,却并未松开,反而强调似的更用力收紧了手指,“我一切都听从你的安排,现在潘多拉贡和边境的局势还很纷乱吧?所以请你不用对我太过挂心,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不要总想着自己照顾自己,可以的话也多依赖我一点吧——虽然这样想着,可最后鲁路修说出口的却只是一句短短的“我会常常来看你的”。顿了一顿,他又对着朱雀叮嘱了一句:“你不用急着考虑这件事,我还得询问一下罗伊德,你的身体状况准不准许你转移到白羊宫去。”


但朱雀却没有分享鲁路修的这份担心,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没关系,一定没关系了。”


为了朱雀,鲁路修知道他必须将对方送至那个远离自己的地方,不舍的目光紧紧地锁定在朱雀还是略显苍白的脸上,鲁路修希望可以在最后这段与对方朝夕相处的日子里,好好地将对方的面容记在心中。


“噗嗤”的笑声打断了鲁路修伤感的情绪,朱雀歉意地抬头看了鲁路修一眼后又肩膀微颤地低下头去,“抱歉,只是鲁路修你不必这样。白羊宫没有那么远,你不用好像再也见不到我的样子看着我。”


------------------------------------------------------------------------------------------------------------


在载着朱雀的马车慢慢驾离主宫殿后,鲁路修只觉得自己的心中空荡荡的,好似缺了什么。但很快足以填补那些空虚的政事让他想逃也无法逃开。


“何必摆出那副样子?”一道冷艳的嗓音惊醒了思绪不知跑去了何处的鲁路修,“或者我该问,你怎么有闲暇在这里伤春悲秋?”


鲁路修不客气地瞪了来人一眼,暗恼她的突兀出现,略带不耐地开口问道:“C.C.,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还需要我为你一一解释吗?亲爱的陛下。”C.C.懒洋洋地斜靠在墙边,瞥了鲁路修一眼后又继续低头把玩自己的发梢,“无论是对日本的和谈还是你要向欧罗巴联盟和萨拉森帝国的驻军的决意都让你的臣子多有不满,但又敢怒不敢言。”


不管是C.C.的态度还是C.C.话中的内容都让鲁路修隐隐升起怒意,再开口时不免带上了几分讥讽,“那又怎么样?难道我作为皇帝,连这一点的决策权都没有了吗?”


“鲁路修,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从墙边离开,C.C.向鲁路修走近了几步,令人难以捉摸的金色眼眸直视着对方的双眼,“虽然之前的政变是因为V.V.利用向团的力量在幕后千针引线煽风点火,但若不是你之前的政策太过遭致贵族们的反感,也不至于让V.V.的阴谋这么简单地成功。现在潘多拉贡境内属于你的兵力也在叛乱中耗损过多,现在难道不该韬光养晦吗?”


“我知道。”不悦地答了三个字,鲁路修不愿再在这个话题上与C.C.继续深究下去。对方说的都是事实,如今皇都里的军力空虚,就这点来说与当初政变前的情况几乎如出一辙。只不过,现在依旧留在政治舞台上的那些贵族大多在之前政变时采取了事不关己的消极态度,如今面对重新登上帝位的鲁路修,当初的不作为使得他们即使心有不满也不敢直白地表露出来。但这只是暂时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永不满足的贵族们总会再次发难,而为了那一天,鲁路修必须提早想出对策。


“鲁路修,你在想些什么?”


猛地一震,鲁路修这才想起绿发魔女还未离去,又在心里梳理了一遍方才思考的内容,他深思熟虑后对上了C.C.的视线,缓缓开口:“C.C.,用你向团的力量注意着那些贵族,有任何风吹草动都别放过及时让我得知。”


“鲁路修……”将疑惑的眼神投向皇帝,C.C.似有所觉地微微蹙起眉心,“你究竟想做什么?”


“我要得到力量,为了不让过去的悲剧重演。”没有去看发问的魔女,鲁路修迈步走到了窗前。将手搁在了窗沿,他眺目远望着与从前毫无变化的皇宫景致,无论皇座上发生了什么变故,那些华美的建筑和精心雕砌的庭院总是依旧如故。而当鲁路修收回视线时,映入他眼帘的是他自己攥紧的拳头。他静默了片刻后,扭头望着C.C.,一改方才的语气,虽然是肯定的话语却带着几分求证的口吻:“C.C.,你和向团是我最强大的后援与支柱,只要有你的相助,我定能将潘多拉贡掌握在手中。”


“无论怎样,我总是会站在你的那一边,但是鲁路修……要成为这样的皇帝,我无法给你任何谏言。”


“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为了守护布里塔尼亚和所有他所重视的人,鲁路修决定先取出那些扰乱帝国发展腐朽的不安定因素。


评论
热度 ( 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