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107)

第一百零七章


“为什么要给他不可能的希望,你明明知道一家三口之类的平淡生活对于那个孩子来说是永远无法实现的。”朱雀微皱着眉,目含谴责地看向鲁路修,朱利安离开时怀揣着希冀的模样让他觉得十分刺眼,出口的言辞中不自禁地便带上了几分尖锐,“事实上,你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将他带到我的面前。”


鲁路修闻言抬起头,随即又似乎被朱雀眼中的隐怒燎到一般飞快地移开了视线,只是含混地答道:“我已经解释过了,当时既然被朱利安当面发现了,也就没什么必要再作无谓的隐瞒。”


“你明明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朱雀疲惫地闭上眼睛,一旦事情涉及到鲁路修和朱利安,他的情绪总是处于失控的边缘,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朱雀,你真的准备就这样下去了吗?”朱雀再睁开眼时,鲁路修已经换上了一副担忧的表情,与之相反的是他的口吻,不经意间透出的了然足以撩拨起朱雀积蓄已久的怒火,“我想你心里也早就明白,朱利安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


一把扯住鲁路修的衣襟怒视着对方,看见一抹惊惧划过紫色的眼睛,朱雀知道自己不应该动怒,却控制不住脱口而出的质问:“那你就带着朱利安走,为什么要把我牵扯进来?”


镇定了心神,鲁路修的紫眸中也燃起一片怒焰,“朱利安也是你的孩子。”


“枢木朱雀已经死了。不要再让我重复了。”冰冷的话音落下,朱雀松开了鲁路修的领口,任由对方跌坐回沙发上。鲁路修已经死而复生,接下来的生活便可由鲁路修自由抉择,但是他不行。枢木朱雀早已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他只能作为Zero而生,过去是这样,将来也会是这样。他的赎罪是一个无期徒刑,朱雀早就有了觉悟,他将背负所有的罪孽直至生命的尽头。


怒火还未彻底燃起便又熄灭,鲁路修的眼中只剩下一潭晦涩未明的暗色,他微微张开嘴又随即合上,如此重复了数次,似乎在迟疑又好似在斟酌接下来的话语。朱雀静静地站在他的对面,半侧着身子等待对方,突然爆发的情绪同剧烈起伏的胸口一起逐渐平复。


“如果……”半晌后,鲁路修终于缓缓出声,“如果,有一天世界不再需要Zero了,你打算怎么做?”


“当世界不再需要Zero的时候,那也就是我失去存在意义的时刻。”朱雀的回答,没有丝毫迟疑。


“等等,朱雀……”鲁路修脸色丕变,急切地开口,余音却被掐断在了喉头。


“大战在即,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粗暴地打断了鲁路修,朱雀将桌上的面具戴起。没错,身为Zero,他的第一要务是维护来之不易的和平,不该让无谓的私事搅乱他的心绪。径直向门而去,朱雀不给鲁路修继续谈及此话题的机会,“待一切结束再来考虑你和朱利安的去留。”


评论 ( 3 )
热度 ( 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