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未授权翻译】My Mirror,Sword and Shield(24)

ChapterTwenty-Four

 

2018年8月17日

 

卡莲在手臂上敲着手指,看着人们匆匆躲到掩体后面。她可以勉强看见Knightmare反射的阳光,看见那些机器从头顶快速飞过。她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乘在红莲上,因为它还需要小规模的修理,以及在拉克夏塔严密监控下做些微改。

 

在东京蒙受巨大损失退回基地之后,大部分的Knightmare在能回去回收遗留下的那些机体前都或多或少需要维修。他们刚取回了留在路上的Knightmare,好几次都差点碰上那架白色Knightmare,冒险进入东京那次特别危险。每次他们差不多进入那架Knightmare的察觉范围,他们都会躲在它的盲点,等它离开。但是现在,他们既然已经取回了所有的Knightmare,按照藤堂的命令他们就不需要浪费这个时间了。

 

柯内莉亚觉得他们拒绝接受修奈泽尔派来的增援是对她的轻忽怠慢。她没弄错,她仍在因为同意向鲁路修发动攻击而受到惩罚。惩罚只是一些隐晦的轻忽,不会太冒犯她,但是足够让她知道他们对她的行为并不满意。卡莲努力忍住笑,柯内莉亚这是罪有应得。

 

听见人群里窃窃私语当心士兵的时候,她紧张起来。她更加用力地握住枪,看向身侧。扇正站在她旁边,他的望远镜对准着天空。卡莲等到他放下望远镜才开口。“多少人?”

 

 “只有三个。”扇摇着头叹口气。“两个前圆桌,还有枢木。”

 

 “他们派出了白色死神?”扇和卡莲扭头看向说话的那个人。他紧张地看着他们两个,然后垂下头。“不然他还能是什么?”

 

 “一个叛徒。”

 

 “这交易挺划算,用他的祖国换得这份力量。”

 

 “闭嘴!”卡莲怒斥那个人,回头看向扇。“他还是个人。”

 

 “对他们来说不是了。”扇耸耸肩。“我们知道他是个人,但是他们看见的只有Knightmare。”

 

 “所有的Knightmare都有机师。”

 

 “是的,但是他们听说过他只拿把枪在我们的Knightmare面前维护皇帝。或者他击败了圆桌骑士活了下来。对他们来说他是不是人已经不重要了。”

 

卡莲冷哼一声。“好吧,在我看起来他只是个常人,这就够了。”

 

 “这么说你会重点对付他。”

 

 “我是唯一一个有足够经验的。而且红莲也是唯一一架能和那架Knightmare匹敌的。”

 

扇没有回答,望着正前方。当他再次举起手里的望远镜,卡莲知道这个话题算是结束了。

 

她叹了口气,回头去看赶来的部队,空中的几下爆炸让她缩了缩脖子。那三架Knightmare虽然造成了足够大的麻烦,但是他们人数还是太少了。这让她有点庆幸鲁路修大概他们以为的那么多可飞行的Knightmare。不过话说回来,鲁路修肯定正在利用这个时间给自己军队的Knightmare添加悬浮飞行系统。拉克夏塔就是这么做的。红莲是现在唯一装有可用的悬浮飞行系统的Knightmare,虽然机械师还在努力确保那个装置能正确安放在Knightmare上。

 

卡莲让到一边,让几个人先过去,举起她的枪指着Knightmare。她大概能猜出哪架是枢木的,但是她现在在射程之外。她抱怨地咂舌,放下了武器。现在,她只是对着一个她无法抵抗的敌人,做出一个护卫的样子。她的存在显然很重要,因为这表明黑色骑士团的注意力只在修奈泽尔送来的部队上,能让鲁路修不去注意晚点送来的要塞。就她个人来说,她觉得这是多此一举。如果鲁路修发现了这些军队,没理由他不知道要塞的事。

 

头顶的爆炸声让她吓了一跳。她退回去找掩护,看着一架直升机坠落到地上。其他黑色骑士团的成员都跑出去救人,但是卡莲抬起头去看那架白色Knightmare,它退了开去,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她咬紧牙根。那个叛徒死得越早越好;她已经厌倦了听他们说什么白色死神。枢木和其他人一样只是个普通人,鲁路修并没有赐予他什么神奇的力量。慑于枢木的威名,就意味着鲁路修不战而胜,而她痛恨这点。“我们应该在上头作战的。”

 

出乎她的意料,没有人听见她的话,他们都忙着把幸存者拖到掩体后面。她哼了一声,抬起头。她没看见空中还有别的直升机,也就是说运输已经结束了,或者是他们在等Knightmare离开。不管怎么他们本来就应该这么做,而不是直接冲上来。但是说到头,他们有太多本来应该做却没做的事情了。

 

 “好了,”她听见扇的声音转过头。“告诉大家今天没事了。如果他们再来的话,他们会用无线电联络我们的。”

 

 “他们会带上要塞吗?”

 

 “大概不会。”扇揉了揉后颈。“安全起见,他们没说要塞什么时候来。”

 

卡莲点点头,转身离开,打算回基地去。在路上,她路过了一些修奈泽尔送来的部队,他们看上去好像迷路了。卡莲没有去理他们,只是任由他们跟上自己。走回基地的一路上,她继续无视他们,寻找着Knightmare。很快那些部队就会被分派到自己的任务,她想要看看在等待分配的这段时间她能帮上点什么忙。

 

在她走到Knightmare旁边之前藤堂就看到了她,对方把她拉到了一边。“修奈泽尔告诉我们,他想要把柯内莉亚派上前线,这次不再负责我们的部队,而是负责EU的。这样就有一整个Knightmare小队缺人指挥。”

 

她不知道对这个消息该作何反应,应该高兴还是抱怨。如果她没有弄错藤堂的话间的含义,那么这对她来说就是个绝好的机会。这会是对她一直以来努力的正式认可。但是这也意味着,她没有机会去亲自追赶枢木了。她握住拳头。这是个直接命令,她无法违抗。她只能想出个办法,把那架白色Knightmare引诱到自己这边了。

 

卡莲强迫自己点点头,正打算走到Knightmare那儿去,但是藤堂期待的表情让她跟在了他的身后。当然了,她得去见见自己现在负责的小队的成员。

 

她被领到了其中一幢房子,藤堂示意她进去。卡莲回头看了他一眼,踏进了房子。

 

让她失望的是,她手下的机师几乎都是新手。这样根本不可能在管好他们的同时去搜寻枢木。她叹口气,环起手臂,感觉到自己的枪撞在了腰上。这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所有人都看向她。

 

卡莲注意到玉城站在角落里,低声咒骂了句然后向他们讲话。“我会需要你们报告,哪些Knightmare已经装好悬浮系统了。如果你已经有系统了,那就帮其他人组装他们的。如果我们想要有机会赢,我们就得和布尔塔尼亚的装备匹敌。现在,解散。”

 

所有人都匆忙散开,卡莲走到一边让开道。看见玉城和他们一起往外走,她皱起眉。她至今为止都成功避开了他,但是看起来她现在必须和他谈一谈了。卡莲打了个响指。“玉城,留一下。”

 

他恼怒地叹了口气,走到墙边站着,瞪着她。

 

卡莲回瞪过去。“我想要你保证不会再干同样的蠢事。”

 

玉城哼了声。“你在让我当懦夫。”

 

 “为什么不呢?你已经是个杀人凶手了。”

 

 “这是战争。”

 

 “是的。”卡莲上前一步。“而这会是我们战胜鲁路修的最后机会。如果我们失败了,那我们都会死。这种愚蠢的举动只会让我们死得更快。”

 

 “我们得让皇帝看到我们的气魄。这会让他落荒而逃的。”

 

卡莲摇着头呻吟一声。“如果你被抓住了,我是不会来救你的。”

 

 “不,你会去追着那架白色Knightmare。”玉城朝她露出笑容。“而你还在这里说我做蠢事。”

 

她没有动,让玉城绕开她走了出去。她暗自微笑了下,然后转身跟了上去。玉城的事还没有解决,但是至少她可以依靠他,把白色Knightmare引过来。玉城无法抗拒击败鲁路修专属骑士的这个荣耀,他一定会去的,等他失败了,她就能接手杀死那个叛徒。

 

 

听见鲁路修把茶杯放下的声音,娜娜莉抬起头。她看了眼鲁路修,然后靠向一侧去看是谁来了。她震惊地看见基诺、阿尼娅和朱雀正走过来。看见他们都穿着机师服,因为驾驶Knightmare的缘故还流着汗,她感觉到自己双手发颤。

 

鲁路修告诉他今天他需要借走基诺和阿尼娅的时候,她还以为是罗伊德需要他们测试改进过的Knightmare。但是看起来他们是被派上了战场。

 

她咬住嘴唇,仔细地观察着朱雀。尽管上次在战场上朱雀发生的事,鲁路修还是把他派了出去。他毫不担忧地就把朱雀送上了战场,和他在一起的整段时间里她没注意到自己哥哥有在心事重重。她以为他们俩在一起了。为什么鲁路修不担心在战场上的朱雀呢?

 

三个骑士走上前行礼的时候,娜娜莉努力让自己集中注意力。鲁路修让他们维持了会儿行礼的动作,然后才示意他们站起来。娜娜莉困惑地看着基诺和阿尼娅退后了一步,迟钝地反应过来朱雀身为皇帝的专属骑士,职位比他们要高。

 

鲁路修挥退了杰瑞米亚,娜娜莉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她想要问她哥哥一个问题,但是她知道在开口前最好听听他们说的话。她小心地放下茶杯,看到鲁路修站起身走到朱雀那儿。

 

娜娜莉讶异地看见鲁路修伸手温柔地触碰朱雀,手指刷过骑士的脸颊。“你的报告呢,我的骑士?”

 

 “我们成功击毁了大部分的直升机。一开始我们的目标是装载有人的直升机,后来分头去对付装有武器的。有几架直升机突破了。基诺估计,突破防线的那些人能让那个组织的人数回升到JLF时期的数量。”

 

 “你们做得比我预想的要好多了,特别是你们只有这么少的Knightmare。”鲁路修看了眼基诺和阿尼娅。“Knightmare的改进怎么样?”

 

 “很好。”

 

基诺的回答更啰嗦一点。“崔斯坦的速度显著快了很多,罗伊德也把变形的时间减缩到了最少。作为Knightmare,悬浮系统比喷气引擎要好用。继续把它装到别的Knightmare上去吧,花这个功夫是值得的。”

 

鲁路修点点头。“我会反馈给罗伊德的。”

 

基诺咧嘴笑了,走之前还朝娜娜莉眨眨眼。她猜等到晚饭的时候他会回来的。她感觉到自己为此放松下来,有基诺和阿尼娅陪着,她总会感觉安心一点。

 

等那两人走了,她把注意力拉回朱雀身上。娜娜莉微笑着看见鲁路修把他拉到了桌子边上。她注意到他们俩的手纠缠了一会儿,然后朱雀接过了鲁路修递给他的茶。

 

 “兰斯洛特呢?”

 

 “也很好。”朱雀喝了口茶,做了个苦相。“如果要说的话,更快了。之前我没注意到。”

 

 “我早猜到了。之前你的注意力在其他的事情上。”鲁路修透过茶杯上的热气看过去。“但是我对此毫无怨言。既然黑色骑士团在纠集军力,我们也准备起来才公平。”

 

娜娜莉瞪大了眼睛。她看了眼朱雀,骑士迎上了她的视线。他朝她露出歉意的表情。朱雀清了清嗓子,马上看回鲁路修。“我们回来的路上收到消息,还有其他人要来。”

 

 “看起来修奈泽尔还在努力想赢过我。”

 

 “你有何指示?”

 

 “我们让他这次运输顺利通过。如果他们觉得自己安全了,他们会送来更多人,那时就是我们进攻的时机。”

 

朱雀垂下头,娜娜莉感觉到心下一沉。听起来他们正在计划一次进攻。这让她感到害怕。如果鲁路修在计划这个,他会告诉她或者想办法让她离开。她咽了口口水,在位子上动了动。她很肯定他暴君的形象只是伪装,在公开场合无视她也是演技,他们之间一直很亲密,所以她不会突然去怀疑他。但是这让她开始重新思考。如果这一切都不是鲁路修的演技呢?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他会陪她那么久,他只是想要赢得别人的同情,或许是把她用作诱饵。但是他没有因为同样的理由利用尤菲,或者说他是这么告诉她的。她不再确定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了。之前她也从来看不出他什么时候在撒谎,但是她知道他已经惯于撒谎了。

 

娜娜莉抓着桌布,抬头看着她哥哥和他的骑士低声交谈着。听他们提及接下来的袭击之后,她已经没有去关注他们在说什么了。她不想被当做政治工具,被两边传来传去。为了避免这个情况,她得请求离开,但是不确定鲁路修会不会同意。毕竟,他没有答应过她不利用她的,不是吗?

 

 “我会今天晚点再来见你的,陛下。”朱雀站起来,向他们俩行了个礼后离开了,不一会儿杰瑞米亚就回来了。

 

娜娜莉看见年长点的骑士回来后,感觉心下稍安。比起朱雀,她更信任杰瑞米亚,这毫不意外,虽然朱雀是除了家人以外,鲁路修唯一允许自己信赖的人。但是她认得杰瑞米亚的时间更长,而且朱雀和鲁路修很亲近,也和鲁路修的计划关系更密切。

 

她在轮椅上局促地动了动,抬头看向她的哥哥。她润了润嗓子,然后强迫自己开口。就算他向她说谎了,她也需要亲耳听见到底发生了什么。“修奈泽尔要来袭击我们吗?”

 

鲁路修吃惊地抬起头,过了会儿点点头。“他和黑色骑士团站到了一起,想要夺取皇座并且救你。”

 

 “我需要人救吗?”她再次让鲁路修吃了一惊。“你留我在这儿只是为了把我当诱饵吗?”

 

他移开视线,转了转放在茶托上的茶杯。“我答应过绝对不会对你说谎的,娜娜莉。”

 

 “那我怎么才能相信你的这句话呢?”

 

 “因为我在努力让他们以为我不在乎你。如果他们不能利用你,那他们就不会去想办法抓你,你就会安全了。”

 

 “然后让你自己和朱雀身处险境吗?”

 

 “他能应付的。”鲁路修没有提起自己。

 

 “那我就不行吗?”

 

鲁路修注视了她片刻后移开视线。“我不能失去你,娜娜莉。我不能做了这一切之后却失去你。”

 

娜娜莉正打算回答,她突然意识到了她哥哥口中的真正含义。他还是在乎她的,但是他现在在对她做的事和对其他人一直做的是一样的。如果他们有危险,他会把他们留在身边的同时又和他们保持着距离。鲁路修失去了太多人,不会真的把他们推开,但是他可以假装不在乎他们。

 

就算有了这份保证,娜娜莉还是可以看出来在他心里自己比朱雀重要。他从来没有这么说起过他的骑士。如果要在他们俩当中做出选择的话,她会是胜者。

 

娜娜莉发现自己露出了微笑。鲁路修还是在乎她的,但是他现在正专注于赢得眼前的战争。她再一次占据了他所有的视线。

 

她摇着头,伸出手盖住鲁路修的手背。“我觉得我现在理解了。但是你得告诉我你在做的事。如果这些事与我们俩都有关系,那我不想被排除在外。”

 

鲁路修低头看了眼他们的手,然后摇摇头。“我会告诉你下一步计划,但是也只有这点。你应该更担心你自己一点。”

 

她笑起来。“如果你能只关心你自己就好了。”

 

鲁路修露出微笑。“这点我觉得我做不到。”

 

 “那就说定了。”娜娜莉偏过头。“我觉得如果朱雀在的话你能放松点。”

 

他瞪大眼睛,脸上发烫,娜娜莉看见他脸上惊恐的表情笑了。“这么明显吗?”

 

 “至少对我来说是的。”

 

鲁路修叹口气。“我们不谈这种事情。我们更关注接下去该做什么。而且这只是暂时的。”

 

娜娜莉瞪着她的哥哥。朱雀留在他身边只是暂时的?他们两个只是暂且处在一块儿?她很了解鲁路修,看得出他并不是正在利用朱雀,鲁路修不会那么做的。而她也和朱雀谈过,他也不是在利用鲁路修。所以这肯定是他们俩都同意了的,这也没好到哪里去。鲁路修会继续回到一门心思工作的状态,她得眼睁睁看着他不再那么快乐。

 

她舔了舔嘴唇。“暂时的?但是他是你的骑士。”

 

他扫视了下四周,然后压低声音。“他在别的地方有事。我不会阻止他离开的,这是他的决定。”

 

娜娜莉看得出他在努力掩藏起自己的真实想法。她蹙起眉。“他答应会来看我们了吗?”

 

 “我问过他,但是他没正面回答我。”

 

 “那就让我来问他。我相信我能从他那儿问到答案的。别担心,为了你,我不会让他逃跑的。”鲁路修脸上的红晕更深,娜娜莉笑起来。“在这一切之后你值得拥有小小的幸福。”

 

 “你也一样。”

 

 “有你在我就很幸福了,鲁路修。我不需要别的了。”

 

鲁路修摇摇头,走过来蹲在她身边。“你肯定还会有别的什么想要的吧?”

 

 “不。”娜娜莉把手放在鲁路修的头上。“只有你。不过我觉得我可以把朱雀也加上。”

 

 “谢谢你,娜娜莉。”鲁路修吻了下她的手背。他遗憾地看了眼桌子,慢慢地站起身。“现在我得走了。”

 

 “好吧。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

 

 “我会的。等我们知道了这个的结果就告诉你。”他走开了,娜娜莉看着他消失在视野外。

 

她叹口气,靠回到轮椅上,把眼睛合起了一会儿。能和鲁路修站在同一条水平线上真是让她松了口气。他还是有事瞒着她,但是现在不用督促他就会和她说了。情况正在好转。

 

鲁路修不会因为无人可谈而感到孤独。她知道自己没有政治头脑,但是她可以做个倾听者。她会做任何事来避免她的哥哥陷入无法思考的心理状况。她只见过一次他恐慌发作,这让她无比害怕,而且她看得出这让他也很害怕。

 

她睁开眼睛看见杰瑞米亚走到了她的身边。“您想回里面去吗,娜娜莉殿下?”

 

 “我想要再在外面待一会儿。我有预感很快我就没法出来了。”她看见杰瑞米亚点点头。娜娜莉叹口气,仰起头看着天空。

 

几天后天空中就会满是Knightmare和爆炸。几天后她就会躲起来远离战场。娜娜莉叹口气。希望鲁路修能够快点结束这一切,不要让血流成河。

 

 

2018年8月20日

 

控制室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站在他们自己的位置上,手放在控制台上,准备一声令下就把达摩克里斯送回陆地。人们注视着他们身下以及屏幕上的海平面。

 

每个人听见无线电里的长音都惊了一下,接线员手忙脚乱地接通了通话。

 

 “警报解除,达摩克里斯。警报解除。”

 

所有机组人员都回头去看修奈泽尔,皇子微笑着站起身。“收到。出发。”

 

修奈泽尔没去管机组人员的欢呼声,坐回到了座位上。他本来担心过鲁路修也会被派Knightmare来追击达摩克里斯。鲁路修似乎在黑色骑士团销声匿迹的期间在用他的军队测试自己的Knightmare。想要知道鲁路修是怎么得到消息的已经太晚了。现在要弄明白的该是鲁路修为什么没有直接攻击他们,而是去削减送来的部队。

 

他现在还在让达摩克里斯通过,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本来都以为会遇上那架白色Knightmare的。其他人都很庆幸枢木没有出现,但是修奈泽尔却在担忧枢木为什么没有来。鲁路修正敞开大门让他们过来,这也就是说他有在图谋什么。但是他不可能知道F.L.E.I.J.A.的事情的。

 

修奈泽尔敲着把手。现在来担心这个已经来不及了,他们眼前只有开战一途,在那之前还有必须参加的一堆回忆。而且出乎意料的是,他非常期待。这场战争会终结一直以来的麻烦,并且会给他带来一点报复的快感。

 

 “修奈泽尔皇子殿下!”他听见有人喊自己,抬起头,视线正好越过窗户落在外面的11区上。他只让自己看了景色一小会儿,然后就把注意力转到了来人身上,示意他说下去。“黑色骑士团传来联络。”

 

 “放出来。”

 

那人急忙照做,修奈泽尔再次目视前方。

 

 “达摩克里斯,我们发现了白色Knightmare的踪迹。它在巡逻中,你们可能正好和它错过了。”

 

 “或者我们还是会碰上它。你们有什么能帮忙防御的吗?”

 

 “我听说你们有防御能力。”

 

 “我们的确有,但是那会暴露我们的位置。”

 

黑色骑士团那儿咕哝了句。“我们会让一架Knightmare准备好作为诱饵分散它注意力。”

 

 “很好。”通讯被切断了,修奈泽尔松了口气。鲁路修似乎还是对他这边的动静感兴趣的。

他揉了揉额头,看了眼那些正望着他的人。他抬起头。“升起屏障,准备好防御系统。”

 

他没有离开自己的位置。鲁路修终于做出在战场上时正常的举动了,密切注视着他们而不是无视他们。现在他们正式对上了。他靠向前,慢慢地暗自点头。

 

幸好,他们没遇上什么阻碍就避开了白色Knightmare。修奈泽尔注视着代表那架Knightmare的圆点从他们附近经过,然后消失了。虽然它的距离近到让机组人员有些焦急,但是他们在它的侦查范围之外,那架Knightmare已经掉头回东京去了。它大概能源不够或者是完成任务了。不管是哪种,它都没有看见他们。

 

他独自微笑着看着达摩克里斯降落到地面。他成功地保住了达摩克里斯和F.L.E.I.J.A.这两个秘密武器,这足以击败鲁路修了。毕竟,他的弟弟最近对他的手下可不怎么样,所以黑色骑士团人数的激增很可能会让鲁路修的士兵更快撤退或是溃逃。不管是哪个结果,他都乐见其成。

 

修奈泽尔站起来走向出口,听着机组人员忙着让要塞安全降落的声音。他会让他们干好自己的活儿,然后开始自己的工作。现在这个时候,黑色骑士团的领导人们比达摩克里斯更重要。达摩克里斯算不上舒适,但是也功能齐全。而领导人则会决定他会不会帮助他们。如果答案是不的话,那他得在被射杀,或者是鲁路修决定再次扫荡这片区域前,把自己的军队纠集到达摩克里斯上。

 

他跨出要塞,走到一边让眼睛适应黑暗,防止自己变成个靶子。在黑暗里,他只能勉强看见地上的人,他捕捉到枪管反射的月光,借此确定了守卫们的位置。

 

修奈泽尔挑起眉,看着柯内莉亚走过来和他会面,小心地不在脸上露出端倪。他朝她伸出一只手,带着她后走去。等柯内莉亚轻咳一声的时候,他侧过头,一边听她说话,一边把目光放在前方的黑色骑士团身上。

 

“他们这几天表现得和野蛮人一样。我一直在努力让他们理智一点。”

 

 “我觉得这可以理解。”柯内莉亚怒视他。修奈泽尔微笑着拍着她的手。“你该为那次进攻负责,如果报告上说得没错你甚至怂恿了那次进攻。他们在这几年除了失败什么也没得到,士气肯定低落,而你则证明了自己对他们毫无同情。你表现得像是一个征战的布尔塔尼亚人。”

 

 “那我还能表现得怎么样?”

 

 “像是他们中的一员,不管怎样都要让他们站在你这边。你可以之后再恢复布尔塔尼亚人的这面。”

 

她不置可否,修奈泽尔很高兴她没有争辩。柯内莉亚最近一直都是个麻烦,但是没麻烦到让黑色骑士团想把她交出去,这是他很庆幸的。不过,他们还是接受了他的建议,让她指挥他的一队人马,因为她更了解怎么应对他们。他相信他们肯定是利用这个机会,提升了某个他们自己比较好的机师来管理他们自己的队伍,他对此没有意见。有了了解手下的长官,他们就能在战场上采取主动。

 

等到他们靠近了黑色骑士团的领导人时,他放开了他妹妹的手臂。修奈泽尔观察了下他们所有人,注意到只有两个人对上了他的视线,其他人都皱着眉移开了目光。看起来他的到来还是不受欢迎。这只能表明这些人是些蠢货,在一连串的失败后仍旧寄希望于日本人能独自解决这个问题。早就过了他们尝试自己去击败鲁路修的时候了,他们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在鲁路修征服大半个世界前团结在一起。

 

修奈泽尔回头看向达摩克里斯,动了下位置站到一边。现在,他不想和他们对质,那可以留到之后。“和约定的一样,让鲁路修俯首称臣的武器和协助的要塞。”

 

 “你来晚了。”

 

他耸耸肩。“为了不出差错,我只能做这么多。这个能成功。转载上F.L.E.I.J.A,我们可以威胁到整个东京市。”

 

黑色骑士团的人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看起来克拉拉告诉过他们F.L.E.I.J.A的能力了。他是打算让她这么做的,但是他本来以为她会只告诉他们必须要知道的重要情报,而把它能造成的毁灭程度秘而不宣。但是她一直都是个敏锐的女人,这正和他用。她不会越过自己的道德底线,修奈泽尔也不会逼她去这么做。有别的他可以信任的科学家,可以制造出十倍于F.L.E.I.J.A破坏的炸弹。

 

修奈泽尔清了清嗓子。“我没有意图炮轰东京。我们在战场上展现给鲁路修看F.L.E.I.J.A的能力。如果我们输了,不得不撤退,那我们就可以直接把达摩克里斯开到东京上空用F.L.E.I.J.A威胁他。如果我们必须毁掉城市,我们会留出时间让市民逃难。”

 

领导人们对这个计划不怎么满意,但是他们会接受的。另一个选项就是投降,他们奋斗至今不是为了最后放弃的。最终他们会同意他的观点,在他们将要赢得的自由面前,一个城市是值得的,但这可以等到他们和鲁路修面对面交战之后。

 

他看着守卫们退了下去,猜测他们应该是回基地去了。修奈泽尔留在原地,注意到有几个领导人留下来待在他身边,其他的却走了。他会在那儿和他们深入探讨下他的计划,但是他知道在这里外面鲁路修不可能窃听到他们的谈话,所以在这里透露出部分计划更安全。

 

 “我们有个准确的日子吗?”

 

 “29日。”说话的那个人似乎是所有人的头头,修奈泽尔暗自记下要知道这个人的名字。“有一些前中华联邦国家愿意提供一些Knightmare和资源。到那时这些支援会抵达。”

 

 “然后我们试着把鲁路修从东京引开?”

 

那人点点头。“我们在考虑找个地方远离人群,这样使用F.L.E.I.J.A就不会造成太大人员伤亡。最后的结论就是富士山。”

 

 “那我们就去富士山。如果必要的话,我们可以把他的Knightmare撞上富士山。”修奈泽尔露出微笑,惊讶地发现对方因为他的这个建议露出嫌恶的表情。这个人可能是黑色骑士团的首领,但是他没有战略头脑。就算这样他还是站在这里,领导着一个抵抗组织为自己的国家而战。真可惜他是个日本人,如果他是个布尔塔尼亚人的话,成就一定能更大。

 

那人草草地挥了挥手示意修奈泽尔先走,修奈泽尔微笑着再次勾住柯内莉亚的手臂。他得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把柯内莉亚牢牢拽在身边,让她别惹麻烦,赢得黑色骑士团的信任。如果在战斗前他能做到这点,那所有事就都能顺利展开。但是他很怀疑事情是不是能像他预料的那样顺利进行。毕竟他们的对手是鲁路修。

 

 

鲁路修听见自己房门打开的声音醒了过来,抬头看见一道阴影走到了一边。他听见了拉链的轻响,鲁路修躺着没动听着布料摩擦的声音。他暗自笑着翻过身,等到被子被掀开的时候让出地方让朱雀爬上床和他躺在一起。

 

他往旁边靠了靠,看着朱雀上了床。他等到朱雀安顿下来后,才蹭过去靠近他。鲁路修感觉到朱雀颤了一下,他暗笑着用手指敲了敲朱雀的肩膀。“汇报下情况。”

 

 “我觉得我应该站着汇报。”

 

鲁路修哼了声,一条腿横在朱雀的身上。“你不准动。”

 

 “好吧。”朱雀动了动,手臂环上鲁路修的肩膀。“在床上抱着你汇报。我不是没做过更古怪的事情。”

 

 “像是什么?”

 

 “你不会相信我的。”

 

鲁路修沉吟片刻,把额头靠在了朱雀胸前,等着骑士向他汇报情况。他没有等太久,朱雀叹了口气,证明他放弃了。

 

 “我照你说的做了,我让黑色骑士团发现了兰斯洛特,然后让那东西通过了。但是我成功得到了那东西的一些信息,虽然没我希望的那样多。我不得不离得远一点,让他们以为避开了我。”

 

 “然后呢?”

 

 “那是个要塞,我只能这么形容了。它能飞,所以肯定装有悬浮系统。我猜测它和兰斯洛特一样也有光盾系统,因为他们刚发现我的时候我看见有东西围绕着它发光了。如果黑色骑士团没有派一架Knightmare来分散我的注意力,那它也可能有防御系统,但是那得撤掉屏障才能用。”

 

 “看起来,修奈泽尔冒着生命危险送来了一个要塞。”

 

 “它看上去相当令人震撼。而且大概能飞得比Knightmare更高。”

 

鲁路修紧张起来。“炸弹。”

 

 “嗯?”

 

 “否则修奈泽尔为什么要造一个只能用来防御的东西。”

 

 “它可以被用作监狱。”

 

 “晚点可能。”鲁路修向后靠去,这样他就能直视朱雀的眼睛。“但是现在呢?他现在能用它来做什么?他可以在要塞上装载Knightmare,然后就能立即取得高度上的优势,从上方袭击我们从地面起飞的部队。”

 

 “那我们就利用他们运输的时间来反击。”

 

 “没错。”鲁路修挥挥手,想让朱雀把注意力重新转回眼前这个问题上。“这不足以促使他去建造一座空中要塞。只有为了某种武器才可能。但是黑色骑士团已经有一架装有辐射波动的Knightmare了,装在Knightmare上比要塞要高效得多。强子炮系统仍旧不够完善,只有蜃气楼这一架Knightmare上装着这个系统,而且要发射强子炮会消耗大部分能源。所以是个炸弹。”

 

他感觉到朱雀的手搂紧了他的肩膀,任由自己被骑士拉回去。“我们会成功的,鲁路修。”

 

 “我相信我们会的。”

 

 “而且我们会赢的。”

 

鲁路修轻笑起来。“你的乐观真令我刮目相看。”

 

 “这不是乐观。这是事实。”

 

 

2018年8月29日

 

 “你就知道你会在这里。”柯内莉亚听见修奈泽尔的声音转过头。她看见她的异母哥哥缓步走向自己,好像完全没看到周围忙碌的人群,他们正在装载从鲁路修那儿抢来的运输机,给Knightmare做最后的检查。修奈泽尔只是朝她微笑,站定在她旁边抬头看向分派给她的Knightmare。“一架无赖?我以为你会操纵一架你以前的Knightmare。”

 

想起她自己的Knightmare让柯内莉亚打了个激灵。“我没法用我原来的。那架太显眼了,而且能源也会用光。抛下它逃跑更容易些。”

 

 “我明白了。”修奈泽尔微微仰起头,望着天空。“我们总可以造架新的。”

 

 “你会同样给我重建一队格拉斯顿骑士吗?”

 

修奈泽尔斜了她一眼,慢慢摇头。“这个太超过了。”

 

 “你当然会这么觉得啦。”柯内莉亚翻了个白眼。“你现在在让那些11——日本人帮你拿主意吗?”

 

 “只是明面上如此。”看到她只是怒视着自己,他叹了口气。“柯内莉亚,不管怎么样我们都需要让这些人信任我们。如果对他们友善点能达到自己个目的的话,那我就会去这么做。还有几个月,我们就能做好准备重建帝国,而我还指望着你能帮我完成这个目标。”

 

 “我?”

 

 “是的。有你在战场上,没有人会再来挑衅布尔塔尼亚,而现在的这一切只会被当做是一次偶然事件。”

 

柯内莉亚考虑了一下,想要斥骂自己的愚蠢。她完全迷失在了那一连串无尽的失败中了,在动脑子前就先一步行动了。像这样的错误她很久没有犯过了。柯内莉亚捋开眼前的发丝,咽了口口水。她也很久没有遭受过这样一连串的败绩了。这是个很好的教训,她不可能一直赢,但是这并不是说她就不能为此努力。

 

她清了清嗓子,抬头看向无赖,脸上露出一抹喜爱的笑容。这不是最好的Knightmare,但是她已经和它建立起了联系,它用着很顺手。在这一切结束之后她会申请带着它一起走,或者干脆把它偷偷运走。只要花上一个月就能让它变成巅峰状态。两三个月的话就足以给它升级最新的科技,让它能和现在战场上的Knightmare匹敌了。她会尽可能地把这架Knightmare留在身边,然后把它带回布尔塔尼亚。

 

就算是对她来说,这听起来也很傻,但是她想要记住用来杀死鲁路修的Knightmare。

 

她回头看向修奈泽尔。“你收到的命令是什么?”

 

 “作为黑色骑士团整体的一员,我们所有人都得开始行动了。在我们前往战场的时候,我们得选出一队人马把鲁路修引诱过来。那之后,我们会对付鲁路修。”他顿了下,扫视了下四周后压低了声音。“你有个特殊任务,把鲁路修的骑士引到红色Knightmare那儿去,它的机师对他怀恨在心,肯定会专心对付他的。这样鲁路修就任你宰割了。”

 

 “你愿意让我杀了他?”

 

 “不。”修奈泽尔严肃地看了她一眼。“我想要你捕获他。在公开处决他之前,我们会和他谈谈。当然了,那得等到我们转移了娜娜莉之后。我们不能让她伤心。”

 

柯内莉亚点点头,没怎么在意修奈泽尔最后的那点话。他们不会在战场上杀了鲁路修,这并不是太令人失望。她想要让他为他杀死的兄弟姐妹的罪行付出代价,处刑是个不错的方法。但是她希望他能死得漫长点,至少对鲁路修来说得是个漫长而痛苦的死法。

 

她侧过头,慢慢地露出微笑。“我们得告诉卡莲留鲁路修的骑士一命。”

 

修奈泽尔露出了困惑的神色。柯内莉亚慢慢点头,压低音量解释说:“他的骑士也参与了他的罪行。在皇帝面前处死他的骑士,让他亲眼看着。”

 

 “他的骑士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有传言说鲁路修有三个月毫无动静就是因为他的骑士受伤了。鲁路修会对随便什么做到这地步吗?”修奈泽尔摇摇头,柯内莉亚见此点了点头。“所以,我们要让他亲眼看着我们杀掉他看重的人。要为尤菲、基尔福特和卡诺报仇,还有什么比这个办法更好呢?我们甚至可以将他的死推迟几个小时或是一天,让他好好沉浸在痛苦之中。”

 

出乎她意料的是,修奈泽尔点头同意了。“一点点复仇无伤大雅。”过了会儿他平复下心情。“而且我们还得提前计划好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我们不会输的。”

 

 “我没有你那样的信心,妹妹。而且,考虑周全是我的责任。”他看了眼周围的人群,然后指了指一个方向。“我和黑色骑士团选了五个人,如果鲁路修那边赢了,他们就会离开。他们会躲起来等待完美的时机杀死鲁路修。我们不知道那个时机什么时候会到,但是他们都收到了命令在领导人们被处死前行动。”

 

 “他们的名字是?”

 

 “他们只会被以数字代称。”修奈泽尔弯起嘴角笑了笑。“在皇帝死后的混乱里,没有人会记得刺客的长相。而且,一旦Numbers系统恢复了原样,没有人会知道是谁杀了他的。他们只会认为是殖民区的人共谋的结果。”

 

柯内莉亚点点头。“准备得真充分。”

 

 “这是必须的。”

 

听到有人大喊着指示,他们都越过肩膀回头看去。柯内莉亚打了个颤,回头看了眼她的Knightmare。“我们得准备走了。”

 

 “那我该去和达摩克里斯的机组成员汇合了。保重,妹妹。”

 

 “你也是。”

 

她注视着他离开的背影,柯内莉亚叹口气走到了她的Knightmare垂下的绳索前。她心里有点庆幸修奈泽尔把一切都计划好了,但是她不喜欢他连失败的备案都准备好了这一点。如果他们想要赢,那就完全不应该有失败的想法。她踩上踏板,一边升上驾驶舱,一边看着底下忙碌的人群。

 

第一件事就是得联系卡莲,告诉她新的命令,她可以看见空地那头那个机师正坐进红色Knightmare的驾驶舱。柯内莉亚急忙去找按钮,看见她坐了进去叹了口气。她可以依靠自己的Knightmare。

 

柯内莉亚调转机体,立即就联络卡莲等待她接通通话。她微笑着看见卡莲很快就应答了。“从修奈泽尔那儿传来的新指示。”

 

 “然后呢?”

 

对方听上去很谨慎,柯内莉亚咬住嘴唇不让自己恼怒出声。“让白色Knightmare机师活着。”

 

 “枢木?为什么?”

 

 “这样我们才能让鲁路修亲眼看着他死?”

 

卡莲嗤之以鼻。“为什么要花这个功夫?”

 

 “因为那人杀了我的妹妹!而我想要看着他死!”柯内莉亚厌恶自己就这么失控了,但是至少她听上去很有说服力。

 

卡莲沉默了一会儿。“好吧。我会试试看的。不过别指望他能无伤。”

 

 “我没这么想过。只要让他活着就够了。”柯内莉亚切换到他们用的公频,在雷达上看着她的小队集合在她的周围。不是所有人都到了,但是大部分都在去富士山的短途中赶了过来。

 

她快速做了下飞行前的检查,满意了后靠回到驾驶座上。现在所有事都搞定了,她可以保持冷静。直到在战场上遭遇鲁路修,之前没什么兴奋的事情了。在那之前不管做什么都是浪费她的精力,而为了和鲁路修对抗,她需要养精蓄锐。

 

公频上传来了其他的命令,柯内莉亚猛地把注意力从雷达上移开。“达摩克里斯起飞了。在它升空过程中避开它,然后聚集到它附近。”

 

一些机师应了声,其他的则专心起飞。因为空地大小的缘故,他们被分成了好几组,柯内莉亚耐心地等着轮到自己,然后她就可以冲下空地升空起飞。

 

她的起飞非常顺利,柯内莉亚低头看了眼已经出发的运输车。它们会携带着多余的部件和能源补给,同时也会带上它们能找到的所有伤员。尸体有另外一辆单独的卡车。和她对修奈泽尔的预期一致,一切都被完美地安排好了。

 

她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到飞行中的Knightmare上,看见她的小队正向她汇集。这就好像是格拉斯顿骑士一样,但是她没有那么了解这些人。如果是她的格拉斯顿骑士的话,她可以只要下达命令就好了,他们会自己完美地执行。现在,她得不停地下达指示,告诉他们她想让他们处在什么位置。不过这对她来说是个很好的联系,因为她得从头开始,她不会孤身一人上战场,她得纠集自己的军队,这才能让她感到安全,同时不那么孤独。

 

她紧握住操纵杆。但是这是为了让鲁路修为他从他们那里夺走的东西付出代价。而她会好好享受这每分每秒。

 



评论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