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105)

第一百零五章


看着朱利安虽然困倦得快要睁不开眼,却仍旧不愿意离开,最后才在又一番好言哄劝下才一步三回头地走回自己房间的模样,鲁路修也疲惫地叹了口气,仿佛回到了当初的战场,身心全都精疲力尽。


他揉了揉眉心,在房门自动合起之后转身走回卧室,却正对上一双凝视着自己的绿色眼睛。虽然朱雀的脸上依旧缺少表情,但鲁路修却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投注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中所包含的幽幽的控诉之意。将双手环在胸前,鲁路修坦然回瞪向朱雀,挑起眉反问:“怎么了?”


“为什么要把朱利安牵扯进来?他不需要知道我们的事情。”


鲁路修收起了之前与朱雀对峙的架势,只是挥了挥手,仿佛想将朱雀的忧虑挥走一般。他绕开伫足在原地的朱雀,将自己扔向软绵绵的大床后,才在一声满足的叹息中回答道:“如果可以,我也不想。但是当时的情况容不得我准备别的说辞。”


闻言,朱雀的双眉紧皱在一起,不赞同地道:“我们都已经‘死’了,不应该……”


“停!”赶在朱雀搬出老生常谈的那套话出来之前,鲁路修先一步伸出手截断了对方的话头,“我还没有问你,你是怎么做到让朱利安这样仇视Zero的?他还是个孩子,你何必和他较真。”


“Zero是他的杀父仇人,他只需要知道这点就好了。”方才的表情变化仿佛只是湖面上的涟漪,朱雀很快又恢复到了不带感情的冷冰冰的面容,用好似陈述事实的平静语调继续问道,“把我们的身份透露给他,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这才是我想问你的。在这么小的孩子心中种下仇恨,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朱雀沉默了。


但是鲁路修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不妥协”三字,说不过就耍脾气吗?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鲁路修用手肘撑起身体,与朱雀四目相对。虽然很想就这样躺在床上沉入梦乡,但是朱雀的态度激起了早已在他胸口燃烧的一团火,使他不由地提高了音量。


“这个问题我早就想问了。为什么你要故意激起朱利安对你的敌意?又为什么要一次次推开娜娜莉对你的关心。不用辩解什么,娜娜莉全都和我说了。当初我和你的约定是让你用Zero的身份向世人赎罪,但并没有要求你用Zero的身份来折磨自己吧?”


“你都已经‘死’了,没资格再来要求我了。”朱雀再次响起的声音如凛冽的寒风,虽在本已是一潭死水的湖面掀起了一片涟漪,却又在鲁路修的心尖划出一道道血痕,“我履行了死前与你的约定,折磨自己就是我的赎罪。”


好似有一口鲜血哽在喉头,无法吐出也不能咽下,鲁路修好似一条缺了水的鱼,只能干瞪着眼睛与朱雀面面相觑,张张合合的嘴中却连一句完整的答话也组织不出。对方一动不动,仿佛一杆直木,固执而倔强地立在鲁路修的面前,让他恍惚想到,曾经在脑海中浮现过的,与朱雀一起离开政治的是是非非,退隐山林的想法,似乎比他原先预计的还要难以达成。


评论 ( 3 )
热度 ( 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