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未授权翻译】My Mirror,Sword and Shield(19)

Chapter Nineteen

 

2018年1月5日

 

修奈泽尔看见他的一个副官冲了进来于是抬起头,那人在那儿喘着气。他叹口气,站起来,把笔放到书桌上。“什么事?”

 

 “是柯内莉亚公主,殿下。她要求和您说话。”

 

他挑起眉,示意那个人先出去。那个副官一开始看上去有点疑惑,等他意识到修奈泽尔命令的意思,猛地直起身。修奈泽尔努力不让自己翻白眼,看见那个副官匆忙行了个礼,然后疾步走了出去。他在后面又等了一会儿,理了理外套,然后才走出房间。

 

柯内莉亚没理由来联络他;黑色骑士团应该在忙着重建,没空来管他在做什么。他知道柯内莉亚私下里并不相信自己,但是这是童年经历的后遗症。修奈泽尔觉得查尔斯·zi·布尔塔尼亚的孩子,只要不是同个母亲生的,就没法完全互相信任。他们的父亲一直致力于要让他们互相针对,所以他们之间产生不了真正的信任。

 

但是他没做什么会引起柯内莉亚注意的事。他之前告诉过她他们正在开发的武器,但是没说过武器会留在他的手上。他可以骗她说,克拉拉·爱因斯坦告诉他不允许别人使用。修奈泽尔不需要知会柯内莉亚达摩克里斯的事情,因为她不会在意的。使用要塞,而不是Knightmare,纯粹是他个人的选择。

 

修奈泽尔走进装有屏幕的房间,坐到椅子上,不去管站在门边的副官。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屏幕上他的妹妹和其他黑色骑士团领|导|人们脸上担忧的神色上。

 

他小心地不在脸上露出端倪,不想要让黑色骑士团的人看出来他们让他措手不及。副官只提到了他的妹妹,大概因为那人也是个觉得Numbers算不上是人的布尔塔尼亚人。修奈泽尔用力捏住椅子扶手。只有蠢货才会忘了Numbers也是人。

 

他清了清嗓子,向他的异母妹妹露出微笑,看见柯内莉亚放松了一丁点。看起来她说自己是她唯一的同盟的时候没有撒谎。这很好。他不想用自己的武器去对付黑色骑士团,他们得在鲁路修被罢免处决后稳定住11区的额局势。当然,当最后他们也会是个麻烦,但是这就是隐蔽的杀手登场的时候了。

 

 “不知道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我亲爱的妹妹?”

 

 “我们没时间开玩笑了!”柯内莉亚的语气让修奈泽尔略微有些吃惊,他小心地避免被看出来。相反,他凑上前,等着她继续开口。她沉默了一会儿,修奈泽尔注意到她的每个紧张举动。柯内莉亚最终还是清了清嗓子。“你听说那些消息了吗?”

 

修奈泽尔扬起眉,然后轻笑几声。“看起来是没有。”

 

柯内莉亚看上去很吃惊,修奈泽尔叹了口气。他以为他的妹妹可以理解他的困境,在EU消息来得很慢。EU成员国的皇室不愿意让他们被藏起来的继承人知道外面的情况。这到底是因为欧洲的国王皇后们不想让他们的子女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还是不想让他知道,修奈泽尔就不清楚了。

 

柯内莉亚很快从震惊中回过神,摇了摇头怒视他。“你是我们中间唯一一个能自由行动的。你应该——”

 

 “我和你们有不一样的限制。”修奈泽尔打断她的话,用手撑住头。“我可能比起你在11区能更自由地在EU走动,但是我不能被看见做出明显对抗帝国的行为。询问外国的消息就被视作其中之一。”

 

柯内莉亚闭紧嘴巴,瞪着他。修奈泽尔等待着,当看见她摇摇头时掩饰住自己想要露出的微笑。“中华联邦开始解体了。因为只是边缘几个国家,所以他们没什么动作就放手了。问题是,这只是个开始。”

 

 “看起来这和新的税收政策无关?”

 

 “对。似乎是由于政府和官员的腐败。”柯内莉亚回头看了眼黑色骑士团的人,接过一叠文件。“只有两次公开的起义,是在印度。其他较小的边境国脱离得非常快,没什么困难就接管了政府。”

 

 “中华联邦会把它们拉回去的,像以前一样。”

 

 “你不明白,修奈泽尔!”

 

 “那就向我解释一下吧。”

 

柯内莉亚深吸一口气,修奈泽尔注意到她的手在颤抖。“中华联邦没办法把它们拉回去,因为它自己正陷入困境。现在虽然还是骚乱,但是全中华联邦境内都在暴动。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国家能找到机会脱身,而且它们都在储备军力。它们不打算重回中华联邦了。”

 

修奈泽尔努力维持着自己的表情。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是鲁路修想摆脱掉他的一个敌人,如果鲁路修露出了弱点,那中华联邦就会乘机开进11区,占领他们一直想要染指的樱石。他也在夺走EU和中华联邦联手对付布尔塔尼亚的机会。还有个更大的问题;他为什么现在要这么做?他不可能无法预见,从中华联邦分离出来的小国不可能成为他的盟友。比起将布尔塔尼亚视为友邦,它们更可能会加入EU或者支持黑色骑士团。他了解鲁路修,知道他怎么思考,怎么计划的,这讲不通啊。

 

他从膝上抬起视线,注视着柯内莉亚,然后微笑着耸耸肩。如果她以为他在担心,那么他们就都有麻烦了。“看起来鲁路修犯了个错误,给了我们更多的盟友。”

 

 “鲁路修不会犯错。”

 

 “这是他想让你们以为的。”修奈泽尔靠回到椅背上。“如果你一定要采取什么措施的话,加快进程吧,但是我的准备工作还是会在原先说好的时间完成。”

 

柯内莉亚注视了他片刻后点点头,突然关掉了她那头的通信。

 

修奈泽尔叹口气,从椅子上上站起身,走到门口。把他带到这个房间的人急忙跟上去,修奈泽尔假装自己没注意到他。当那人几乎赶到他身边的时候修奈泽尔不得不去正视他。“我们该做什么,殿下?”

 

 “什么也别做。我们除了继续下去什么也做不了。加快速度只会造成失误,这是我们不能承受的。”修奈泽尔扫了他一眼,挥手让他离开。

 

那人行了个礼,匆匆前往另一个方向,修奈泽尔没有费心回头,直接大步走向克拉拉工作的地方。他会和她谈一下项目的事情,看一下有没有可能快一点。如果有可能会造成很大的问题,那他就会让他们按照原有的进程继续项目。他不想让任何事出错,使得鲁路修占优。那时候就无法预测会发生什么了。

 

门打开后,他走进房间,微笑着看见科学家们在里面忙忙碌碌。他瞥见一眼他们触摸屏上的数据,认出了他的导师教过他的一些东西,但是剩下的就完全是云里雾里了。修奈泽尔环视房间,找到克拉拉后小心地从避开科学家。

 

她身边的椅子被她的女儿占了,所以修奈泽尔有拖了张椅子。他等着克拉拉忙完手头的活儿,当看见她吃惊地站起来时,示意她坐回去。“殿——殿下。”

 

 “我相信我之前已经说过让你喊我修奈泽尔的,克拉拉。我现在是个被流放的皇子,头衔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仍旧……”

 

 “啊。”修奈泽尔点点头。“那我就谢谢你的支持,但是这是浪费时间,你的时间。我只是过来看看项目的进展。”

 

 “你说F.L.E.I.J.A?”

 

 “F.L.E.I.J.A?”

 

 “是的,全称是Field Limitary Explosion——对不起,你不是真的需要知道这个。”克拉拉脸红着转头去看电脑,按了个按扭打开了一段影像。“你需要知道的只是它的工作原理有几个不同的阶段。你需要担心的只有这里的这两个。”

 

她按下暂停键,修奈泽尔凑上去看着毁灭的粉色光芒。他眨着眼睛看见克拉拉在屏幕上点了点。“这是最初的爆炸,樱石会造成核裂变,而结果就是这个。”她用手指示意炸毁的地方。“这个半球形拱面在扩张后会湮灭掉碰到的所有东西。”

 

 “拱面的范围有多大?”

 

 “不会超过8公里,但这是外部直径。”她用手指了指。“我还没有测量出纵向的范围。我们把仪器放得太近了,因为我们本来以为会失败的。”

 

 “所以最好的应对策略就是尽快躲开。”

 

克拉拉点点头,回头继续去看屏幕,把视频快进了一点然后再次开始播放。“第二个你需要关心的阶段就是衰弱期。一旦它达到最大范围,这个圆拱就会崩溃,表现形式类似于黑洞,把它范围内的所有东西都吸走。如果有人躲过了扩张,但是没能躲过衰弱期,他们会被急速流走的空气撕成碎片。”

 

 “所以,它能湮灭一定范围内的所有物体,然后波及到范围外的物体。”

 

 “这个解释很正确,而且够简单,那部分的士兵应该也能听懂。”

 

他们相视而笑,修奈泽尔靠回到椅背上。“这是个了不起的武器,有效而且易于控制。肯定花了你好几年的功夫才研究出来。”

 

克拉拉脸上露出红晕。“嗯,我在大学的毕业论文题目就是使用铀-235作为燃料。这个主意在理论上很可行,但是实际上却行不通。”

 

 “真的?”

 

她点点头,把头发夹到耳后。“但是那个最初的想法已经被否决了,没人知道。没有人认得我婚前的姓。”

 

修奈泽尔慢慢点了点头,靠向前抓住了妮娜够向电脑的手。他把她放回椅子上,确定妮娜不会摔下去之后他站起身。“谢谢你腾出时间,克拉拉。”

 

 “不用客气。”她露出微笑,下意识地阻止她的女儿再去碰电脑。“我们还在想办法搞定那个发射系统。”

 

 “不用费心了。你会有达摩克里斯的。”修奈泽尔没有在意克拉拉兴奋的惊呼。“你只需要确认推进系统运转正常就可以了。”

 

 “没问题。这个我们已经研究很久了。”

 

修奈泽尔打算走向门口,从克拉拉的工作台那儿退开一步后停了下来。“还有件事,我们得需要个悬浮系统。”

 

 “哦。”克拉拉扫视了下房间,然后指了指角落里的一个人。“和他说去。他可能知道怎么联系到印度。就我所知,没有在布尔塔尼亚麾下工作的人里头只有一个可以制造悬浮系统的。”

 

修奈泽尔点点头,记住了那个人,然后走出房间。他会晚点去问的,等他弄清楚是谁在背后给黑色骑士团提供Knightmare。如果是三年前,修奈泽尔可能会以为资助黑色骑士团Knightmare的是京都六家,但是它们的所有成员都被鲁路修以图谋叛逆的罪名公开处刑了。修奈泽尔当时很惊讶他的弟弟居然有勇气杀死京都六家的所有人,包括皇神乐耶,他曾经的玩伴和挚友的妹妹。

 

不过,这些想法都是在浪费时间。很显然现在支持着黑色骑士团的已经不是京都六家了,也不是JLF。修奈泽尔不是很清楚JLF的结构,所以不知道他们在京都六家被摧毁后是怎么支援黑色骑士团的。这是他得和柯内莉亚谈谈的事情。如果他们真的是同盟,那么他们互相分享资源也是合情合理的。如果他们不愿意,那他们只是自取毁灭。他知道柯内莉亚不想和他扯上太大关系,但是她如果拒绝他的这个要求就太可笑了。

 

但是等黑色骑士团真的解决掉鲁路修后,他们也会是他的问题。他知道自己能说服柯内莉亚把他们全都干掉,他知道她愿意的。在他们私下交流的时候,柯内莉亚告诉过他她在那里的处境。他们对她的态度是人道的,但是缺乏对公主应有的尊敬。修奈泽尔愿意饶过其中几个人的性命,只是为了留下有能力的人主事,但是他不确定柯内莉亚会不会理解他。而且,终究还是讨他妹妹的欢心更重要点。虽然他们两个不怎么待见对方,她依旧是他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一个战友了。

 

 

 “如果你只是要挂他电话的话为什么还要打给他呢?”

 

柯内莉亚瞪了说话的那人一眼,靠回到椅子上。她可以听见他们对她的决定议论纷纷,她任他们去。“

 

一听见这个消息就跑去找修奈泽尔,这个举动太孩子气了。她应该先坐下来好好想想,然后再去找他的。修奈泽尔在半个地球远的地方,什么也帮不了她。柯内莉亚烦躁地叹了口气,注视着旁边的墙壁。但是这还是没有给他权力表现得自己好像是她的上级一样,他们俩现在是合作伙伴。

 

她闭上眼睛,想要把对她哥哥的恼怒先放到一边,让自己能够冷静地思考。

 

 

修奈泽尔直白地说了他觉得鲁路修翻了个错,对她来说这是个完全陌生的想法。鲁路修不会就这么犯错的,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

 

 “这是他想让你们以为的。”

 

柯内莉亚知道鲁路修想要让全世界都以为,他和布尔塔尼亚一样坚不可摧,而世人也对此毫无怀疑。在他们的脑海中,11区只是无法接受他们被真的彻底击败了这个事实。鲁路修从来不会输,也不会犯错。他就像下象棋一样,轻松地统治着世界。

 

想到这儿,她蓦地睁开眼睛,柯内莉亚注视着墙壁思忖着在内心默默比较。鲁路修计划战局的时候一直好像在和他们下象棋比赛,虽然很奇怪,但是却让他能更有效率地思考问题。当把它视作一个棋局,战场就忽然变得容易理解了。简单地移动下部队就能制造出一个陷阱,或是捕获国王。

 

更重要的是,柯内莉亚了解鲁路修下象棋的习惯。从日本回来后,她观察过他下棋的方法。她没有真的好好从头到尾看过,因为当她可以去研究真实战场的图表时,她就没有耐心去看棋局了。

但是她知道鲁路修标志性的走子习惯,在战场上也同样会出现。

 

他总是先动王,所以鲁路修也总是会在战场附近。

 

如果棋盘上出现了个缺口,那一定会是个陷阱。鲁路修会设下至少三个陷阱,而且他总会启用其中的至少一个。

 

鲁路修不在乎赢得比赛的方法,他会舍弃到一些棋子,吸引对方的注意力,然后借此吃掉对方的王。

 

他从来不会犯错。

 

柯内莉亚暗自露出微笑。他从来不犯错,但是,有时,他会做出些明显的举动好像犯了错。然后,因为他总是会在战略上让对方觉得他不会犯错,对手会忙着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注意不到鲁路修的将军。

 

这正是他现在在做的事情。他打开了一条通路,让他们能够找到更多对抗他的盟友,而他们会更加关注他居然会犯这种错误,于是没有去抓住这个机会。但是修奈泽尔从一开始就看穿了他。不过话说回来,修奈泽尔总是能看穿他。

 

与其在那儿思索着鲁路修为什么要这么做惶惶不可终日,他们应该接受他拱手奉上的这些盟友,因为鲁路修不会阻止他们的。他们可以之后再去担心鲁路修计划了森么,等他们积攒好实力后。

 

鲁路修不会犯错,但是他有时候的确会高估自己的能力。

 

她转过头看向黑色骑士团的领|导|人,他们也都把注意力转到她的身上。尽管他们不愿意承认,但是他们仍旧需要她。她把手放到桌子上。“我们会试着和那些国家取得联系。”

 

 “什么?”

 

 “皇帝陛下送了我们一份大礼。拒绝的话就太失礼了。”

 

 “你不知道你在做——”

 

 “我和修奈泽尔都是与鲁路修一块儿长大的。我可能不像修奈泽尔那么了解他,但是我也有些洞察力的。”她勾起嘴角,看了眼藤堂,对方点点头。她已经找到一个站在她这一边的了,而且她相信扇也会同意的。“鲁路修对之后的事情有计划,除了鲁路修自己,现在没有人知道他的计划到底什么。所以,我建议我们利用他给我们的机会。等我们实力够了之后,我们再去纠结他到底在做什么。与此同时,我们应该给那些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和支持。”

 

 “但是我们会损失Knightmare和人手!”

 

 “如果必要的话,可以征求志愿者,让那些躲在后面的人为自己的懦弱而羞愧。这样我们就可以获得Knightmare和人手。鲁路修可以对抗我们,但是他能对抗全世界吗?”

 

桌边传来更多的私语声,柯内莉亚忍住笑意慢慢站起身。“如果我们能帮助印度独立的话,拉克夏塔就能全力支援我们了。那时我们就终于能和鲁路修更先进的Knightmare抗衡了。而且,从中华联邦解放那些国家的话,你们就又多了几条后路。”

 

她现在在怂恿他们,虽然柯内莉亚厌恶自己这么容易就能说出这些话。她看见过鲁路修在电视上这么做,她讨厌那些说辞,因为听上去就是假的;但是这是对于一个从小听着这类事情长大的公主而言,不是那些热爱这类演讲的平民。柯内莉亚吞回了心里的恶感和羞愧,继续说下去。

 

 “如果我们这么做了的话,别的国家有可能会有同样的想法。如果这些效果能脱离中华联邦,为什么不能有同样的效果脱离布尔塔尼亚的掌控呢?”

 

房里的人纷纷点头,柯内莉亚看见他们开始互相交谈后松了口气。现在可以放任他们自己去思考这个谎言了。她要担心的只有怎么和那些听她指挥的机师们开口。她知道大部分的机师也都会耸耸肩,跟着大部队走,但是她最担心的是红莲的机师。卡莲一心一意只想着11区,要说服她放弃这场战争,就算只是去外边练练手,会非常困难。

 

这个谈话她会让扇和藤堂去处理。卡莲比起柯内莉亚,更尊重他们两个。这没关系。

 

只是等到一切安定袭来,他们要失去一个如此优秀的机师,实在很可惜。

 

 

卡莲看见扇垂头丧气的,她扫了眼周围然后压低声线。“我只是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

 

 “我已经告诉你了。”

 

 “我知道那些关于同盟啊,练手啊之类的那堆废话。”她停了一会儿,让扇从震惊中回过神。大概在他的印象里,她还是那个很骄傲地带着一张满意的成绩单回家的小姑娘。她自己都不记得那个小姑娘了。“我们应该弄清楚鲁路修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们正在研究,与此同时我们要利用这个机会。”

 

 “可不可能是个陷阱?”

 

扇叹口气,慢慢点头。卡莲抱住双臂,靠回到身后的墙上。“那么,我们到底会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就算这是个陷阱,也不会是布尔塔尼亚设下的。我们没有看见他们有军队去支援中华联邦或者是其他国家。圆桌骑士的事会让鲁路修头疼上好一阵子。”

 

卡莲斜眼看了看他。“你怎么能肯定的?也许他只是想转移我们注意力呢?”

 

 “我们的线人说,他现在自己焦头烂额的。”卡莲耐心地等着扇解释下去,但是出乎她的意料,对方只是露出了笑容。“记得第七骑士吗?”

 

 “记得。那个叛徒。然后呢?”

 

 “他在叛乱里受伤了,这之后鲁路修就没有任何动静。”

 

卡莲眯起眼睛,在手臂上敲着手指。他们曾经在第一次袭击东京的时候尝试过一次去抓娜娜莉。鲁路修正因为战局和尤菲米亚公主的死分心,起初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行动。虽然他最终肯定会发现的,在他们同意那次作战的时候就知道,但是等鲁路修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如果枢木朱雀没有出现的话,他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在他们遭受沉重打击之后,枢木也正好无法驾驶那架该死的白色Knightmare,真是天幸。

 

不过,知道了鲁路修的又一个弱点也不错。而且,如果枢木在这场叛乱之后还能继续驾驶他的Knightmare的话,他们的计划就会变的更简单。他们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把枢木逼到险处,鲁路修就会把所有的战力都集中到那一个机师身上。从那之后,战局就在他们的掌握下了,如果他们能抓住娜娜莉,或是能够逮住枢木,那么鲁路修就只有投降一途了。只有当鲁路修满足了他们的要求,他们才会释放人质。

 

卡莲偷偷瞥了眼扇,把头侧向一边。虽然其他的黑色骑士团领|导|人估计都会支持她,她知道如果自己提出要求让鲁路修说出修奈泽尔的藏身之处一边他们杀掉他和柯内莉亚的话,扇和藤堂一定会反对的。尽管他们现在处境艰难,但他们不是傻子。布尔塔尼亚绝对不可能轻易放走他们的头号樱石供应者。

 

 “所以,只要枢木还没好,我们就很安全?”

 

扇慢慢点头,紧张地瞟了眼走廊。“显然在医院里有个医生和我们在东京租界的线人有联系。谢天谢地她长得像布尔塔尼亚人,不然的话他不可能会和她说话的。”

 

 “混蛋种族主义者。”

 

扇嗯了一声,清了清嗓子然后再次开口。“那个医生在想办法说服皇帝,把枢木放回战场会要了他的命的。”

 

 “他成功了吗?”

 

 “很可惜,没有。但是我们知道在内部我们有个盟友……只要他的接头人长得像布尔塔尼亚人。”

 

 “当然了。”卡莲翻了个白眼。“如果你想让我去——”

 

 “不。你会和其他人一起去中华联邦。我们会实时告诉你们最新消息的。”

 

卡莲叹了口气,揉了揉额头。“我们在那儿的计划又是什么?”

 

 “还没确定。藤堂和柯内莉亚在会议室谈论计划,解放印度之后再去帮助其他一些国家。不过他们想要在三月或者四月初回来,因为我们还需要时间调度,准备直接进攻鲁路修。”

 

 “在我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卡莲从墙边退开,扫了眼饭菜的香味飘来的地方。“我猜等计划一旦制定好,我们就能得到派任了?”

 

 “是的,然后立即出发。”

 

卡莲点点头,转过身,沿着走廊走开。发现扇没有跟上来,她短促地笑了几声,把手臂举过头顶伸了个懒腰。能有点事做感觉很好。当然,她并不是完全赞同他们计划要做的事,但是至少他们有事可做了。她觉得如果再维护红莲一天,她搞不好就要弄砸什么东西了。拉克夏塔已经因为安装在别的Knightmare上的新系统前一天坏掉了而沮丧不已。火上浇油的是,拉克夏塔听到有传言说,布尔塔尼亚开始使用一种更先进的悬浮系统了,而她没法研究出来。

 

因为这些事,所以最近还是最好避开安置Knightmare的小林子。但是这也就意味着她只能和那些无能的领|导|人以及柯内莉亚待在一幢房子里。不管是什么情况,卡莲都情愿去面对拉克夏塔。那个女人事实上很喜欢她,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觉得的。这很难说得清。

 

卡莲活动了下肩膀,放松了下那里的肌肉然后叹口气。还可以从其他的角度来看待他们关于中华联邦的疯狂任务的;他们能开通一条货运路线,测试下拉克夏塔新设备的系统并且度个假。私下里来说,就卡莲听到的各种传言来看,她并不觉得中华联邦会花大力气阻止它的联邦脱离。

 

显然,某些大宦官集团一直隐瞒着的的秘密突然间暴露在了众人视线之下,像是他们和布尔塔尼亚达成的交易,用天子女儿的联姻确保他们自己的地位。不只是这个,他们还愿意去成为下一个殖民区,成为第19区。这让民众骚乱不安,只是因为一些肥老头想要更多的金钱和权力,他们就要向布尔塔尼亚臣服。而且大宦官集团没有反抗,大概是因为布尔塔尼亚的大部分军力都在附近,大规模调动军力会让布尔塔尼亚对付他们。还有流言说,大宦官已经失去了中华联邦的军权。在人们攻向大宦官之前只是时间问题,但是整个中华联邦还是陷入一片恐慌之中。

 

这是解放印度的最佳时机,他们还能获得一些对抗鲁路修的同盟和军力;这也是为什么卡莲这么反对这个计划。这实在太完美了。鲁路修肯定在打什么主意,她更倾向于留在日本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计划。但是,命令就是命令。卡莲咬紧牙齿。她会服从扇的命令,在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对黑色骑士团有着无可替代的作用。直人也许曾是他们的创立者和他们至今拥有的最出色的领袖,但是是扇在他们加入JLF后和JLF解散之后让他们依旧团结在一起。她不会让他出丑的。

 

这样的话她就只能听从命令,但是她听从的同时也会思考。她很肯定柯内莉亚会有消息瞒着他们,为了之后能够清理掉他们,而布尔塔尼亚都以为他们很无知。黑色骑士团才不是他们想的那样无知呢。在这场战争结束之后,他们会牢牢控制住日本,不会再让它被人夺走。柯内莉亚如果以为,在经过了那么多鲜血和战火的洗礼,他们还会任由另一个布尔塔尼亚人来统治他们,那就太傻了。

 

她要活着看见日本重新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或者为此奋斗至死。

---------------------------------------

点我吃肉

---------------------------------------

鲁路修扫了朱雀一眼,微笑着看见骑士已经睡着了。他停下手上温柔抚摸的动作,把朱雀拉近一点,一只手环在他的腰间防止他滑下去。虽然他不想对自己承认,但是他已经越来越习惯朱雀总是腻在他身边了。而鲁路修也让他这么做,因为这样很安适。这能提醒他,朱雀就在这里,这不是一个那种会出现他母亲和大辉的噩梦。朱雀不会从他身边溜走,也就是说他不会失去一名称职的守卫和优秀的机师。

 

撇开这些不谈,鲁路修全身心地信任朱雀。尽管朱雀很明显故意有事瞒着他,他依旧信任他。

 

虽然这不是毫无影响,但是他只是觉得有点挫败,第一次,居然有人能比他更了解他家人的计划。那个可以随便看一眼他在研究的东西就知道他在做什么,不需要他去解释。鲁路修内心的一部分还没有做好准备被从最聪明的人那个位置上被拉下来,但是朱雀的建议一般都很可行,而他可以依赖对方去问他他的建议。朱雀不需要什么暗示,就会告诉他他想知道的,这也是鲁路修为什么没有再要求朱雀解释一下他从何得知那些事情的。那终究不重要,因为他早已赢得了鲁路修的信任。

 

光是这个想法就让他欣喜若狂。他学会了信任这个人,允许他接近自己甚至是上床。他信任朱雀因为他想要信任他,尽管很多重要的证据告诉他他不应该。虽然鲁路修不会一直这么盲信,但是发现他仍旧能够这样信任一个人,还是令他感觉到某种喜悦。他以为在他母亲死的时候,他已经失去了那个能力,失去了不去小心地分析情况而是靠着直觉去相信谁。他那时候会愿意信任大辉,也是因为那个男孩儿对鲁路修显示出了绝对的忠诚。

 

他笑着把脸埋进朱雀的发间,飞快的瞥了眼通往他卧室的房门。他不应该去责怪基诺进来查看鲁路修是否安好。但是这里大概是整幢楼里最安全的房间了,被其他房间包围着,也没有窗户。鲁路修本来可以用让自己或是他妹妹用这间房间的,但是他觉得如果他不能看见外面的景色的话,也许会发疯的。他不只是想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想亲眼看见。单单读报告和听别人说只能知道部分的情况。而娜娜莉则喜欢阳光。她说过,在暂时失明之后,她再也不想住在看不见太阳的地方。鲁路修无法拒绝她的任何要求。

 

鲁路修叹口气,感觉到身边的朱雀动了动。他更紧地抱住他,等他再次安顿下来,然后抬头环视这间小房间。他可以把房间里的家具留下来,不送回仓库。为了维持他的形象,他得让朱雀全天候地待在他身边,留着这间可用的房间可以以防万一JLF想要搜查这幢大楼。他想要让别人怀疑他们的关系有多亲密,而不是明确知道。如果人们以为他暗地给一个Numbers开后门,那他们有可能就会不再反抗他。因为他们也有可能达到如此高位,只要他们愿意冒险和朱雀一样。

 

但是鲁路修不打算坐视这个的发生。他会让朱雀变成众人畏惧的对象。他会控制住所有关于朱雀在圆桌骑士反叛时受了重伤的消息,转口说是他下令伪装的。给朱雀动手术的医生也已经同意了。

 

鲁路修露出微笑,靠了回去。他是个无法击败的皇帝,身边站着一个至今未尝败绩的骑士。这会在人们的心中植入恐惧,流言会传开的。现在流言是他最好的武器;这比他自己亲力亲为能更快为他建立名声。等到朱雀恢复了,能再次上战场的时候,JLF也会因为中华联邦的事情疲惫不堪,而他们还得面对全力而来的鲁路修。这会是他们的末日。

 

JLF以为他们在为自由而战,但是其实他们只是在拖延自由到来的时刻,这真是讽刺。

 

他独自轻笑起来,为了不吵醒朱雀,压低了声音。他的骑士大概会感激他的,朱雀应该已经因为只能留在这里快要抓狂了。鲁路修唯一愿意听从的就是朱雀医生的指示。他会让朱雀再在床上躺一个星期,或者至少不让他多做动作,然后他会允许朱雀四处走动一下。他不想要朱雀到最后变得和那个医生说的一样,身有残疾没法动。娜娜莉已经因为他不能走路了,他不希望朱雀是下一个。

 

听见敲门声鲁路修抬起头,门打开后他示意基诺进来。

 

基诺看了眼朱雀,短促地点了个头走到了床边悄声开口。“娜娜莉在想午饭的事。”

 

 “当然。”

 

 “她在想能不能在这儿吃。”基诺又看了眼朱雀,露出温情的笑容。“她很想他。”

 

 “啊。那就告诉她我们会在这里吃饭,记得给你和阿尼娅也拿上足够的吃的。”

 

 “陛下?”

 

 “在近距离和你相处了三个月,并且过目了你的邮件之后,我对你得出了两个结论,拜因贝鲁克卿;第一,你的母亲傲慢专横,第二,你大概拥有超过一半的前贵族女士的资料,完全可以开展一个兴旺的业务给想要捞金的男士介绍对象。”基诺笑了笑,揉了揉后颈,鲁路修勾起嘴角。“但是,我看不出你有什么反对我的举动。反抗你的母亲倒是有的。”

 

基诺耸耸肩,站直身子。“能听见您这么说正好。”

 

 “是啊,大概是吧。”鲁路修叹口气,当朱雀嘟囔了几句梦话蹭了蹭他的脖子的时候,鲁路修僵住了。他听见基诺的窃笑声,对方小心地不去看向他们俩。鲁路修清了清嗓子,努力让自己的思绪重新回到正轨,不要去想脖子上温热的吐息。“但是,既然你已经显示出了你的忠诚,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在朱雀康复后不放你走。我想杰瑞米亚会喜欢多一个人帮忙的。他告诉过我好几次,他不知道在他退休后谁能接替他的位置。”

 

看着基诺目瞪口呆的表情,鲁路修忍住笑。“可是他都没到三十岁。”

 

 “我知道。但是他下定决心不会让我母亲的悲剧重演。他想要保护我们安全,弥补他当时的失误。”鲁路修努力表现得自己已经不再受母亲之死的影响,但是他很肯定基诺看穿了他的伪装。“知道你有个好职位,这应该足够安抚住你的家族了。”

 

 “但是他们还是会继续要求我去结婚。”

 

 “很遗憾,这点我无能为力。”鲁路修弯起嘴角笑了笑。“唯一能做的就是彻底和他们断绝关系。”

 

出乎他的意料,基诺似乎真的认真考虑了一会儿。“我明白了。但是我很怀疑这能不能让他们罢休。”他行了个半礼,退回到门口。“我会告诉娜娜莉您的计划的。需要晚点用餐吗?”

 

鲁路修看了眼朱雀,摇摇头。“不用。如果我让他睡过去的话他会生气的。告诉娜娜莉,我们会准备好等着她的。”

 

基诺点点头,退出了房间,鲁路修把注意力全转到了朱雀身上。他会让骑士再多睡几分钟然后再叫醒他。他还得把他在看的文件藏起来,不能让娜娜莉知道他在计划什么。他相信他的妹妹,但是他知道她不擅长撒谎。还有,有人会因为他在做的事而死,娜娜莉也不会喜欢的。

 

鲁路修叹口气,摇了摇头,然后小心地把手从朱雀身下抽出来。这个动作让朱雀蓦地抬起头醒了过来,他警惕地环视了下四周,等到看见鲁路修坐在自己身边才冷静下来。骑士打了个激灵,看向地板。“我睡着了。”

 

 “很正常的。”

 

 “鲁路修,我现在除了睡觉,还是睡觉。”

 

 “你在康复过程中。”当朱雀再次打算开口的时候,鲁路修带着怒气看向他。骑士立马闭上嘴,鲁路修微笑着从床上起来。“现在,娜娜莉要过来和我们一起吃午饭。之后我们会再讨论下你的工作问题,不过只有等医生说可以了才行。”

 

 “鲁路修……”

 

 “你是我最好的机师,朱雀。我可不想因为什么蠢事让你冒险。”朱雀翻了个白眼,假装绷着脸赌气,鲁路修看得出他在努力憋住笑。鲁路修靠过去,轻轻地推了把朱雀的肩膀。“我找不到人代替你。”

 

 “你当然找得到。”朱雀耸耸肩,小心翼翼地让自己从床上起身,伸展的动作做到一半,他顿了下来打了个颤。“我有时间洗把澡吗?”

 

 “大概吧。”看见朱雀如履薄冰地走出房间,鲁路修不得不强迫自己别站起来。朱雀坚持什么事都至少要亲自做一次,所以鲁路修给他这个机会。

 

他妥协了,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到沙发上。做在那里,朱雀可以努力独自行动,但是鲁路修也能在万一出事的时候在那儿帮忙。鲁路修叹口气,靠回沙发背,把头靠在沙发上,瞪着浴室门。

 

如果朱雀出了什么事,那他的计划就只能推倒重来了。他得依靠所有人都会因为朱雀击败圆桌骑士而畏惧他这件事。鲁路修的力量来自于所有人都觉得无可能打败他,而且他从来不会犯错。朱雀得展现出他高超的Knightmare驾驶技术,扮演好不败皇帝的不败骑士这一角色。鲁路修露出微笑,把刘海捋开。恶逆皇帝和他的利剑。

 

他突然很好奇,历史书里会给朱雀起个什么绰号。他们的真名很快就会被忘掉的,朱雀的比他的更快,但是他们的绰号会流传下去,就和他计划的一样。世界会看到当一个暴君当权会发生什么,没有人胆敢对抗他,然后他们在将来就会有所觉悟,为了能更快得到和平而有所改变。世界上已经有够多的战争了。



评论 ( 1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