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fe of Lelouch and Suzaku(40-42)



41

“怎么会这样?!欧罗巴联盟和萨拉森帝国突然同时在边境开战?!”边境传来的这个最新消息让鲁路修震惊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换来朱雀一道担忧的视线。

 

“是的,陛下。因此,我想恳请陛下准许我赶回边境主持战局。”带来这道战报的第一骑士垂下头,向鲁路修请示。

 

没有迟疑,鲁路修向着他挥了挥手,同意了他的请求。“我也正有此意。瓦尔德施泰因卿,我命令你为帝国带回胜利的荣耀。”

 

“谨遵谕令,陛下。”俾斯麦行了个礼,转身离开了书房。

 

看着在他身后阖起的房门,鲁路修依旧无法从方才的冲击中平静下来。他没有坐回座椅,反而开始在书房焦躁地里来回踱步,思索起眼前的突发状况。

 

他本来以为同欧罗巴联盟和萨拉森帝国的战事很快就能结束,然后布尔塔尼亚就能迎来久违的和平了。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欧罗巴联盟和萨拉森会在这个时机选择联手发难。考虑到这一段时间鲁路修一直都在下令收缩军队,看起来它们是私底下有了什么协议。

 

不过,细思之下也不是无法理解两国的动机。尽管在鲁路修上位之后,同这两个邻国的关系暂缓,但是为了国内的局势,鲁路修可从来没有归还过他父亲从它们手里夺走的领土。想要停战是一回事,割让早已占领了的土地,鲁路修可不认为自己在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后还能稳坐皇位。

 

于是,欧罗巴联盟和萨拉森对于自己失去的领土一直都心有不甘。只不过在布尔塔尼亚铁骑的压迫下,它们别无他法。然而鲁路修的一系列举措却让它们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年轻的皇帝想要召回边境征战的军队,这无疑是它们反扳回一局的最好时机。

 

大战一触即发,眼见自己所期冀的和平马上就要化为泡影,鲁路修难以抑制心中的急切不安。他咬住嘴唇,无法停下自己的步伐,借此发泄胸口的愤懑郁气。

 

突然,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拉住了,对方制止了他无止歇的疾走。鲁路修茫然地抬起头,却正好撞上朱雀严肃的脸庞。“鲁路修!你冷静一点。”

 

被强制从思绪中拉回现实,鲁路修一时间只是怔怔地看着朱雀。这是他第一次看见朱雀用这样的眼神望着自己,甚至可以称得上峻厉。在鲁路修愣神的同时,朱雀已经用双手抓住鲁路修左右两条胳膊,用力地晃了他几下。“鲁路修,冷静下来!你一定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的。”

 

朱雀肯定的语气突然给予了鲁路修坚定的信心。他深吸一口气,努力清空自己飞速运转的大脑里的各种繁杂念头。“你说得对,朱雀。我会找到办法的。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布尔塔尼亚再次被卷入连绵的战火。”

 

鲁路修停下了脚步,扶着俾斯麦进来前他坐着的那张椅子,缓缓坐下。想要让欧罗巴联盟和萨拉森放弃就此收手是不现实的,这场战争势在必行。问题却是这场战事要如何发展,如何结束。鲁路修收紧握着椅子扶手的手指,眯起了眼睛,他已经有了决断。

 

“看起来,我得把修奈泽尔找回皇都了,”鲁路修松开手,转而撑住脸颊,微扭过头看向朱雀。在朱雀询问的眼神下,他轻笑着解释道:“抽一鞭子给颗糖果。只要把它们打得痛了,和约才能作数,不是吗?”

 

 

虽然最初得知边境骤变时有些失态,但是在被朱雀及时唤醒了心神后,接下来的时间里鲁路修就开始了他有条不紊的布置。既俾斯麦之后,柯内莉亚也很快再次被派遣到与萨拉森交界的边境与其交战。然后,被征召回潘多拉贡的修奈泽尔就带着第三骑士,基诺踏上了前往边境的路途,坐镇这次战争。他身上的使命有两个;第一便是狠狠地打击欧罗巴联盟和萨拉森的军队,另一个则是在敌军败退时强迫其签下合约正式停战。

 

尽管做了一系列的安排,但是鲁路修依旧因为这场战事而忙得天昏地暗。朱雀看着他眼下的黑色阴影,心里不由有些沮丧,在这件事上,他完全无法为鲁路修分担任何烦恼。

 

这一天,在议事厅得知边境首战告捷的喜讯,然后忙碌了一天的鲁路修回到卧室后,突然大大地叹了口气。“其实原本我有打算让其他几个皇妃离开皇宫的。只是因为俾斯麦的事情,被打断了。现在看来,在战事结束前这件事是暂时不可能了。”

 

朱雀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他几乎可以想象出如果鲁路修真的这么干了,将要面对多么大的阻力。“这样做真的好吗?布尔塔尼亚应该没有这样的先例吧。”

 

鲁路修坐到了床上,向后倒了下去。“可是我和她们虽然不是没有感情,但你也知道那不是爱情,”接收到鲁路修意有所指的眼神,朱雀突然觉得有些脸红,“让她们这么年轻就因为政治原因而要被一直困在皇宫里,这真的好吗?”

 

皇帝的话让朱雀沉默了片刻。的确,他承认鲁路修说得没错。只不过,皇帝有另外一点没有考虑到。虽然,现在朱雀和米蕾、夏莉见面的机会不多,但是夏莉非常好读懂的举动也早已使得朱雀知道了她对鲁路修怀有的感情。其实最初的时候,朱雀对于这位对待自己一向善良友好的少女是有些许愧疚的,不过感情的事情本来就勉强不来。可如果鲁路修真的向她提出放她离开皇宫,夏莉肯定会因此而伤心的。“嗯……也许,你该问一下她们自己的意愿,再做打算?”

 

“也是……反正现在也没有机会。到时候再考虑具体的做法吧。”说完,鲁路修就暂时放弃了这个话题,疲惫地闭上了眼睛。朱雀心疼地看着鲁路修抬手揉了揉鼻梁,随即想到了自己唯一帮得上忙的地方。

 

他也屈膝坐到了鲁路修躺着的大床上,然后轻轻地抬起皇帝的脑袋,搁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面对鲁路修因为他的突然动作而惊讶睁开的双眼,朱雀安抚地笑了笑。“没关系的,鲁路修。你可以相信我的按摩技术。”

 

 

虽然之前与朱雀提及将其他皇妃遣出宫去的事情并没有什么结论,不过鲁路修并没有改变主意的打算。至少,卡莲这枚定时炸弹鲁路修是不会继续留下来的。只不过时间和方法都还有待考虑,鲁路修的这个举动并不是想伤害到米蕾和夏莉,所以具体的事宜还有待斟酌。

 

把这些问题暂且抛在了脑后,鲁路修现在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情。照理说,如今圆桌骑士和柯内莉亚的达尔顿骑士,这些鲁路修可以倚仗的助力全都远在边境,那些被他打压了许久的贵族们不可能默不作声。只是现在他们的确依旧在议会上处处与他唱反调,但却没有人突然强势地发难于他,这一点让鲁路修疑惑不解。

 

贵族们出乎意料得安分守己,这就好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一样使得鲁路修心下不安。可是皇帝的情报人员传回的消息显示,皇都的一切暂时没有异样。鲁路修只得暂时按耐下这种疑虑,静观其变。

 

鲁路修在沉思中忽然轻笑了一下,他倒要看看那些贵族最后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无论他们有什么诡计,他都会奉陪的。

 

 

今天,如同之前几天一样,早上起身洗漱之后,朱雀就跟着鲁路修前去了议事厅,在那里同其他贵族一起随时等待战地回报的消息。鉴于基诺随同修奈泽尔一起重回了战场,鲁路修没有了其他人选,也就不再避讳带朱雀进议事厅这件事了。

 

但是两人刚刚踏进议事厅,朱雀就察觉了一些异样。坐在议事厅里的贵族们没有在小声议论,房间里的气氛肃穆而古怪。在鲁路修带着朱雀跨入房门时,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立即投到了皇帝的身上,但是周围的氛围依旧一片死寂。

 

朱雀微微皱起眉,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因为开战的战场远在边境,同时布尔塔尼亚从来没有将欧罗巴联盟和萨拉森这两个手下败家放在眼里,事实上自从开战以来传回皇都也都是捷报,所以这些天贵族们并不见有多少人因为战事而悲观消沉的。于是,今天议事厅里众人的表现就显得未免有些突兀了。

 

显然,鲁路修和朱雀也有同样的想法。他深深地扫视了众人一眼,然后慢步走到他的皇座前坐下身去。朱雀紧跟在他的身后,在皇帝坐下时站到了他的侧后方。房间里诡异的气氛让朱雀异常得警觉,他一面仔细地观察着坐在下方的贵族们,一面听见鲁路修慢条斯理地开口说道:“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战场有何事回报吗?”

 

“不,陛下,战场暂时传回没有任何消息,”开口的人是马可·诺依曼公爵,朱雀记得他也是当初反对鲁路修决策的主战派之一。公爵与身边的人对视一眼之后,就起身直视着鲁路修朗声道,“只是,我们在经过了缜密的商讨后深觉陛下也许并不适合这个皇位。因此在这里恳请您能够退位。”

 

42

话音刚落,朱雀的心头就闪过一道诧异的明悟:原来他们打算逼迫鲁路修退位!只是他们怎么就敢明目张胆行此等叛逆之事?朱雀下意识地向前跨出一步,守在了鲁路修的身前,谨防他们有伤害到鲁路修的举动。他用眼角的余光注意到,鲁路修也脸色丕变,收起了之前虚假的礼节笑容。“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就如字面意义上那样,陛下,请您退位让贤。”随着诺依曼公爵的话语,一些贵族立刻也站起身附和他,而其他人则脸上显出了犹豫的神色。但是,无论如何,他公然叛乱的行为没有受到任何人的制止。朱雀的心头突然袭上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不只是因为诺依曼公爵的有恃无恐,更是因为他发现守在议事厅的皇宫守卫对此完全无动于衷。

 

鲁路修也把视线投在了那些漠然站着的守卫身上。“你们这是要叛国吗?杰瑞米亚呢?杰瑞米亚在哪里?”

 

对于鲁路修的询问,诺依曼公爵轻笑着摇了摇头。“叛国?不,我们当然都是忠于布尔塔尼亚帝国的,正因为如此才需要陛下您下台。布尔塔尼亚需要一位更合适的当权者。至于哥德巴尔德卿……”

 

正在这时,议事厅的大门打开了。只是从门外走进来的不是朱雀原本期望看到的杰瑞米亚,而是他的副手库埃尔·索雷西。

 

“杰瑞米亚已经被我关押起来了,而皇都的守军也已经俱在我的控制之中。陛下,您已经无路可逃了。”朱雀震惊地微微偏过头去看鲁路修的反应,皇帝也因为这消息挺直了背脊,瞳孔微缩。

 

但是就算面对此情此景,鲁路修依旧没有轻易选择妥协。“那么你们在此逼迫我退位,是为了扶植谁登基呢?我的二哥吗?可是修奈泽尔现在可远在边境。”

 

“当然不是,陛下,这点就不劳您操心了。下一任皇帝的继位者,基斯塔尔·Rui·布尔塔尼亚殿下早已率领着他的军队等候在了城外,只要陛下您退位,一切都会按照计划进行。”

 

朱雀看见鲁路修自变故一来一直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裂痕,他毫不作伪地惊讶出声:“什么?!基斯塔尔来了皇都?这不可能!如果这是真的,我的情报人员不可能一无所知!”

 

库埃尔轻蔑地笑了一下。“我只能说有一位大人物对于陛下您在位这件事非常不满意。”说完,他向两侧的守卫做了个手势,他们纷纷拔出了武器对向皇座上的皇帝。

 

“鲁路修!”朱雀急切地回过头呼唤他,皇帝也知道自己现在的险恶处境,手指紧紧地扣在皇座把手上。朱雀扫了眼正慢慢逼近的守卫,也拔出了自己佩戴的那把日本刀。他们把朱雀和鲁路修同通往外侧走廊的大门彻底隔开了。如果是朱雀一个人的话,他有把握能够突破这些守卫逃出议事厅,但是如果要带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鲁路修……朱雀暗暗咬牙,他不敢冒险。靠近他们的那一侧房门对面是鲁路修的书房,虽然希望渺茫,但是他们也许可以经由书房穿过鲁路修卧室逃出去。

 

想了想眼前的对策,朱雀握紧了手里的刀柄。他急促地低声对鲁路修说道:“先退到书房去。”然后抓起鲁路修的手,在守卫们追上之前,护着他向身侧的房门跑去。

 

只是精心策划了这起叛乱的人又怎会留下这么大的疏漏呢?等朱雀带着鲁路修逃进书房才发现,早有守卫从进入了鲁路修的卧室,从另一头包夹他们。虽然他及时关上了书房房门把他们暂时挡在了门外,但这也意味着他们被彻底困在了书房里。鲁路修的书房是主宫殿里最隐蔽安全的地方,位于建筑的最深处,没有窗户。可现在,这却成了他们的催命符,让他们别无退路。

 

 

看着朱雀猛地关上房门,挡住房外虎视眈眈的守卫,鲁路修突然力不从心地靠在了他的书桌上。他不知道库埃尔所说得大人物是谁,方才发生的一切都好像是场梦境一样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鲁路修早就怀疑贵族们背地里有所图谋,但是直接策反了他的皇宫守卫发动政变?这完全出乎了鲁路修最离谱的想象。他伸出手,扶住了身后的书桌桌沿。

 

所有拥有封地的皇室成员都不能在没有皇帝征召的前提下擅自返回潘多拉贡,这也是为了防止类似的叛乱发生。鲁路修不相信自己的情报人员会犯下如此重大的错误,况且听库埃尔的说法,基斯塔尔还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着自己的军队。

 

这样一来,唯一的解释就是,鲁路修的情报来源已经不可靠了。他们早已彻底被别人控制在了手里。无论是诺依曼公爵还是基斯塔尔,鲁路修都不觉得对方有此等能耐。如此看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库埃尔嘴里的“大人物”了。

 

那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身为布尔塔尼亚皇帝的鲁路修会对此一无所知?修奈泽尔和这件事情究竟有没有关系?鲁路修的心里充斥着一个个的疑问。

 

朱雀在关起的房门处静静地等了片刻,然后走回到鲁路修的跟前。他语带焦急地叙述着两人现在的情况:“他们一时间没办法破门而入,但是这样撑不了多久的。听起来,他们已经派人去找能破坏房门的斧子了。”

 

朱雀的声音让鲁路修渐渐从混乱的思绪里冷静了下来。他把心里的种种问题全都暂且搁置,转而开始思索如何应对眼前的难关。只是,这间书房几乎是一个死局,被封锁了两道房门之后,他们除了正面突破之外,找不到其他任何的出路。想来,叛乱者也是考虑到了这点,才会选择在议事厅向鲁路修发难。

 

思忖了片刻后,鲁路修深深地吸了口气。“朱雀,我了解你的身手。如果只有你一个人的话,你一定能够逃出去的吧。”

 

朱雀顿了一下,惊讶的情绪在他眼中闪过。“鲁路修,你在说什么?我不可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不,你听我说,”鲁路修摇了摇头,伸手制止了朱雀的反对,“你留下来只是陪我送死。他们不可能放过我们两个的。而且我知道自己的能力,你要带着我逃出这里并不现实。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别管我,逃出这里后去救娜娜莉和尤菲。虽然娜娜莉身边有阿尼娅跟着,但是只有她一个人的话……”

 

 

朱雀不是不能理解鲁路修的想法,他更是很清楚皇帝现在对心爱的妹妹们的担忧之情。现在皇宫里的情况未明,但皇宫的守卫已然叛变,娜娜莉和尤菲米亚这两个手无寸铁的柔弱少女又会陷入何种困境?朱雀自己的心中也有同鲁路修一样的焦急。只是要他就这样抛下鲁路修,他实在难以做到。

 

朱雀咬着嘴唇,不禁用力握紧了手里的刀柄。他许下过好多次的誓言要保护好鲁路修,他曾经对着这柄刀保证过自己绝不会再让鲁路修失望,他不可能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鲁路修去送死。

 

“可是,鲁路修,我走了你怎么办呢?不要为难我了,这样的事情我做不到。”朱雀在心里默默地对娜娜莉和尤菲米亚说了声抱歉,可是当天平的两端被放上了她们和鲁路修,朱雀还是坚定地选择了后者。

 

面对朱雀的拒绝,鲁路修忽然气恼地提高了音量。“我这里已经是死局了,所以你快走!去救娜娜莉!”

 

可是愤怒也无法掩饰鲁路修的话语间透露的绝望,发现了这点的朱雀更是不可能顺从他的意乖乖离开。听皇帝的意思,他根本没想过自己能够活下来。“不,鲁路修。我说过会一直陪你到最后的,鲁路修你也答应过我会让我永远陪伴着你。所以,我不可能在这时候离开。况且,就算我答应了,我也无法保证自己能把娜娜莉和尤菲米亚平安地从这里带出去。”

 

这一次,鲁路修从靠着的书桌前起身,走到了朱雀的面前,平视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句坚决地说道:“不要管我,离开这里。不要逼我命令你。”

 

“鲁路修……”朱雀满眼痛苦地看着一脸坚定的鲁路修,缓缓地摇着头,“不要这样,别这么对我……”

 

“我最后再说一遍。离开这里,然后带着娜娜莉……”鲁路修的命令还没有说完,连接书房和议事厅的房门那儿就穿来几声木头断裂的巨响。朱雀和他全都不由自主地朝发出声音的方向扭过头去。

 

在他们的面前,一柄利斧劈裂了房门,候在门外的守卫破门而入。在他们之后,库埃尔施施然地走了进来。显然,他也听见了方才鲁路修和朱雀之间的争论,脸上挂着一抹虚假的笑容向鲁路修说道:“陛下不需要担心公主殿下的事情了,我早已派人照顾好她们。所以……”他用戏谑的眼神扫过如临大敌的二人,“所以还请陛下和枢木殿下能够安分地留在这里。”

 


评论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