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fe of Lelouch and Suzaku(31-33)

31

“唉——”朱雀不解地看向鲁路修,皇帝正坐在书桌前,一只手撑着下颚,一只手把玩着笔,注视着桌上的文件苦恼地叹气。

 

“怎么了,鲁路修?”朱雀实在想不出鲁路修现在在烦心什么,所以只得开口相询。距离皇帝颁布新的议员选举法案已经过去了一周多了,虽然不满的议论时常都能听见,但是贵族们的确也如鲁路修所料,没有太多能量用实质的举动对皇帝的决定进行抗议。而柯内莉亚自那次在议事厅的不欢而散之后,也没有再在鲁路修面前提过相关的话题。按理说,一切都如鲁路修所料,年轻的皇帝应该正春风得意才对,可他看了眼桌上的文件就垮下了脸,这让朱雀不免有些担忧。

 

“唉——”再次叹了口气,鲁路修有气无力地抬眼瞥向朱雀,然后伸手在面前的纸张上敲了敲,“有人在询问皇家狩猎的具体安排了,再拖下去就要冬天了。”

 

朱雀猛地想起当初鲁路修说过比起柯内莉亚他更烦恼狩猎的事,但他以为那只是皇帝转移话题的玩笑话。现在看来,那时候他是认真的。眼见鲁路修把理应是娱乐的狩猎活动当做了洪水猛兽,朱雀的好奇心被勾引了起来。“你为什么会这么担心狩猎的事情呢?身为皇帝,鲁路修你应该只需要定下个日子就可以了吧。”

 

“重点不是这个,我讨厌的是狩猎这件事情本身!”鲁路修说着提高了音量,不知是想起了什么时候的回忆,话语间带上了激动,“为什么皇帝就要擅长打猎?!我不善于体力活又有什么关系?什么‘皇帝居然连只兔子也没打到’,皇帝打不到兔子又怎么了?!”

 

“噗,”鲁路修愤懑的语调让朱雀忍俊不禁,但是喷笑出声后他就被皇帝哀怨的视线锁定了。朱雀急忙收敛脸上的笑意,摆手试图正色安慰他,“不不不,我不是在嘲笑鲁路修……真的!”

 

但是皇帝的目光告诉他,他的安抚看起来不怎么成功。不过知道了鲁路修怨念所在,朱雀憋着笑轻咳了一声,已经了然该怎么化解。“如果鲁路修烦恼的是这点的话,那你就可以放宽心了。”对着被这句话吸引了注意力的鲁路修,朱雀眨了眨眼睛继续说道,“这次有我在不是吗?打猎这种事情交给我就可以了,到时候把我的猎物和你的算在一起,一定可以让他们对你刮目相看的。”

 

察觉到鲁路修的眼神柔和了下来,朱雀再接再厉地保证道:“放心好了,鲁路修。对于体力方面的事情,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就算再怎么满脸不情愿,鲁路修最终还是定下了皇家狩猎的时日。而为了这一年一度的皇室惯例活动,鲁路修的几位皇兄也都从各自的封地赶来了潘多拉贡,其中就包括他的二哥修奈泽尔。

 

在见到鲁路修之后,修奈泽尔找了个机会和他私下讲了几句话。其实他还没有开口之前,鲁路修已经能够猜到他的二哥会说些什么了。这个时间,除了之前鲁路修在议会上的决议这个话题外,还能是什么事情呢?

 

所以,当修奈泽尔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微笑,语气柔和地对鲁路修说出“关于你之前的改革方案……”这个开场白时,就被鲁路修毫不客气地打断了。

 

“是柯内莉亚向你告状了吧?”

 

“怎么会呢?”修奈泽尔闻言轻笑起来,脸上的表情可以称得上是宠溺。但是就是这样一种宽容弟弟的好哥哥的态度,让鲁路修的胸口愈加烦闷,“柯内莉亚和我只是有些担心,毕竟你是我们的弟弟。”

 

鲁路修紧咬牙根,他最无法忍受的莫过于修奈泽尔把他当做年幼无知孩童的语气和眼神,于是出口回应他二哥的时候态度有些强硬。“不需劳驾你们担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是我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

 

修奈泽尔叹了口气,态度并没有因为鲁路修生硬的回答而有所改变,依旧好脾气地柔声说道:“好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也不会再多作置喙。只是鲁路修,我希望你知道,如果遇到什么难处的话,你总是可以向我寻求帮助的。”

 

鲁路修点了点头,没有再开口。只是在他的内心,早已在“向修奈泽尔寻求帮助”这个字条后面,加上了“绝不可能”这一注解。

 

*

 

朱雀随同鲁路修一起骑着马走在前往皇家猎场的路上,他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周围。其实自从他开始担任鲁路修侍卫一职,早就陪着皇帝把皇宫走了个遍,就连皇宫后面的那片河谷两人也偷偷去过了数次。唯独皇宫的这片角落,除了猎场和一片作为禁区的黑森林什么也没有,所以朱雀也一直都没有机会得见。

 

黑森林就在通往皇家猎场必经之路的一侧,这次朱雀终于得以近距离地好好观察一下之前鲁路修提及过的皇家禁地。靠得近了才发现,那幢关押犯了大错的皇室成员的塔楼其实挺高,毕竟在黑森林的遮掩下它依旧能够露出一小截尖顶。而且作为一座牢房,整幢高塔散发着阴森的气氛,塔身狭长,没有太多的浮雕装饰。

 

从朱雀的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高塔的窗户。说是窗户,其实就是在塔身上凿的一个缺口,估计是为了防止关押的人员逃脱,窗口很小,而且距离地面有些遥远。

 

因为分神抬头查看高塔,等到朱雀回过神来时,他已经稍稍落后于鲁路修了。他摇摇头,压下自己心里的好奇,急忙加快速度赶上皇帝。

 

*

 

狩猎这种活动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聊。鲁路修一边心不在焉地在两个守卫的陪同下在猎场闲逛,一边在肚中暗诽。的确,这次他的身边多了朱雀,朱雀对于打猎的技术也让鲁路修赞同不已。只不过他还没有欣赏多久朱雀的英姿,鲁路修就发现朱雀跑得实在太快了。往往一晃神,朱雀就追着猎物留下个背影。几次之后,鲁路修也就放弃了追在他身后疲于奔命,而是无所事事地在附近晃悠,等待着朱雀把战利品带回来。

 

这是枯燥无味的狩猎里唯一的亮点,每当朱雀兴高采烈地带回诸如兔子、鹿之类的猎物时,他喜悦的心情总能传染给鲁路修,让皇帝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朱雀说要多带回些战利品为鲁路修洗刷耻辱显然是认真的,一进入猎场就干劲满满。

 

鲁路修抬起头,注视着朱雀渐行渐远的身影。他应该是又发现了什么猎物,鲁路修不打算打扰他,所以默默地留在了原地。他有些好笑地想到,有了朱雀,其实连猎狗都不需要带了。

 

骑了大半天的马,这个运动量对于鲁路修来说实在有些过于庞大。于是,早把打猎一事全权扔给了朱雀的鲁路修,索性下了马,牵着马漫步走在了林间。

 

正在他呆呆望着天空,盘算着还有多久能回宫殿的时候,鲁路修听见自己身侧的密林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他本能地扭过头,装腔作势地把手里特制的弩箭瞄准了发出噪音的方向。其他人配备的都是弓箭,只有他拿着弩箭,究其原因也很简单——鲁路修拉不开弓。

 

鲁路修也没有要射中猎物的打算,他只是拿出弩箭来摆摆样子,以免自己在等待朱雀的时候太过于百无聊赖。所以,当他预计与一只闯入人群后慌乱逃跑的兔子不期相遇,从林子里现身的却是一头比兔子不知大了几何的棕熊时,鲁路修不出意外地呆愣当场,连牵着的马受惊跑了也没注意到。

 

棕熊对于眼前出现的这群不熟悉的生物似乎也有些惊讶,一时间鲁路修和棕熊四目相对,呈现了敌不动我不动的对峙架势。

 

等到从震惊中回过神,鲁路修的背后开始冒出冷汗。棕熊是多么凶猛的生物他还是有所耳闻的,只是它们不一定会袭击见到的所有人类。鲁路修只希望眼前的这只棕熊已经找够了度过冬眠的食物,或者是见到自己这边人数众多,会选择退缩。他身边的守卫应该也都了解棕熊的习性,虽然全都做好了备战准备,也没有做出惊动棕熊的举动,屏息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鲁路修觉得自己度秒如年。他用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朱雀似乎也是发现了发生在这里的紧急事态,急于赶到鲁路修身边却又怕惊动这头凶猛的野兽,他只能慢慢地往鲁路修这里靠近,并且在一定距离后停下了脚步。

 

半晌之后,棕熊错开了视线,看上去应该是对鲁路修一行人失去了兴趣,微微转过身打算从原路返回树林。鲁路修胸口的一口浊气还没有呼出,却听见自己身后传来一声惊慌失措的大喊:“有熊!”随后,一直箭便射在了棕熊的腰侧。

 

箭的力道不大,扎入棕熊厚实的皮毛并不深,但是这已足以激怒这头野兽。

 

眼见棕熊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然后笔直地冲着自己的方向而来。鲁路修除了发自内心地诅咒之前射箭的人之外,脑海中已经一片空白。耳边充斥着守卫和身后不知何时冒出来的数人的惊呼,鲁路修分辨不清他们开口说了什么,只是惊恐地注视着棕熊越发逼近,却连逃开都做不到。

 

“鲁路修!”这声疾呼突破了所有的嘈杂,传达到了鲁路修的脑海。他知道这是朱雀,一丝微弱的希望突然在心底浮现,朱雀一定会来救他的。

 


32

随着重物落地的声响,鲁路修后知后觉地发现倒下的不是自己,却是面前的大棕熊。当初被刺杀那晚发生在花园的事情几乎在此时重新上演,上一秒还在威胁着鲁路修生命的庞然大物,下一秒就被赶来的朱雀一个飞踢放倒在地。唯一的区别是,上次挨了这招的是个人,这次却是一头比人还高的棕熊。但是结果都一样,不管是人还是棕熊,都倒在了地上没了动静。

 

但这次,鲁路修内心里已经没有震惊了,更多的是一种麻木感。从轻松撂倒刺客开始,到完胜皇家侍卫,如今又一脚踢晕一头熊,鲁路修觉得自己对于朱雀的能力已经惊讶不起来了,他现在觉得自己的这个皇妃大概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了。

 

可是,很快事实就无情地推翻了鲁路修的这个想法。

 

“鲁路修,你没事吧?”朱雀紧张地跑到他的面前,小心地查看还有些发愣的皇帝。鲁路修木然地摇摇头,他除了受到惊吓感到手脚有些发软之外,连皮都没有擦破。

 

朱雀抓住鲁路修,左右观察了半晌,确认皇帝说的是实话后,也放心地呼出一口气。“你没受伤,太好了。”紧接着他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回过头去看地上倒着的倒霉棕熊,“虽然中了一箭,皮毛稍微有点损伤……”

 

鲁路修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地看到朱雀伸出手,抓住棕熊的一只爪子,拖着这个意料之外的战利品走到自己跟前,眼中洋溢着期待的神采。“但是瑕疵应该不大。我把它献给您,陛下,希望您能够笑纳。”

 

朱雀把棕熊送到自己面前的架势,仿佛他手里拖着的不是一头几百斤重的猛兽,而是普普通通的一袋稻草。鲁路修可以听见身边有人惊讶地倒吸了一口气,但他面对着朱雀好似讨赏的小狗求表扬的神情,他已经久经考验的神经依旧不争气地受到了刺激。

 

鲁路修忽然发现,只要有朱雀在,他的身边就不会缺少“惊喜”。

 

*

 

“克洛维斯殿下也回封地去了?”朱雀对着鲁路修提出心中的疑问。其实其他皇子早在狩猎结束后的几天便纷纷离开了,只有三皇子克洛维斯·La·布尔塔尼亚被鲁路修多留下来了一段时日。

 

鲁路修让他三哥留下的目的是想让克洛维斯为他和朱雀画一张肖像画。布尔塔尼亚的这位第三皇子从来都对政治没有兴趣,龟缩在自己的封地里做着闲散贵族。他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作画,并且在此道上颇有天赋。鲁路修拖他画像,算是物尽其用。

 

“是啊,都这么久了。不就是张画像吗,早该让他回去了。”鲁路修挥挥手,好像对于克洛维斯磨蹭了这么长时间感到不满。如今距离狩猎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那只差点袭击了鲁路修的棕熊也被做成了漂亮的毛毯,朱雀不是不能理解鲁路修的这种心情。

 

但是想起那位和鲁路修截然不同,看上去就充满了艺术家气质的三皇子,朱雀还是忍不住说道:“时间长是因为克洛维斯殿下对待鲁路修你的要求特别认真啊。为什么你好像不怎么喜欢他呢?我觉得克洛维斯殿下很疼爱鲁路修啊。”

 

“哈?”鲁路修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朱雀,“你是怎么看出这些的?克洛维斯从小时候起就很烦人,整天喜欢捉弄我。他早点回封地我才能眼不见为净。”

 

不管是三皇子喜欢所以要捉弄他的行为,还是现在鲁路修对他三哥的抱怨,都让朱雀觉得他们俩相似的孩子气,所以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其实你和克洛维斯殿下果然感情很好吧。”

 

“怎么可能!”

 

既然鲁路修不愿意承认,朱雀也没有要对他穷追猛打的打算。他轻笑了几声后就转换了话题。“说起来,入冬之后潘多拉贡会有个盛大的节庆。据说到时候城里会很热闹,鲁路修你有没有兴趣呢?”关于一年一度城市节庆的消息,朱雀还是从罗伊德和塞西尔那里听说的,自从听塞西尔描绘过节日那几天城中的盛况后,朱雀心里一直有些蠢蠢欲动。而想到鲁路修肯定也从来没有机会走出皇宫和平民一起共度节庆,朱雀默默地就有了一个打算。

 

鲁路修不知其意,回答朱雀时带着几丝困惑不解。“我当然知道庆典的事情。只是有兴趣又如何呢,到时候皇宫里也会办舞会,我肯定只能留在皇宫里和贵族们虚以委蛇。”

 

听鲁路修提起舞会的事情,朱雀流露出失望的神色,他忘了还有这件事。“对啊,还有舞会啊……这就没办法了。”

 

“舞会的事情先不提,”鲁路修似乎渐渐明白了朱雀没有说出口的提议,皇帝好奇地抛出他最大的疑惑,“我们之前几次离开皇宫之所以没有去外城,就是因为你的相貌太容易被认出来了。节庆的时候,城里虽然人来人往,但是还是不能保证没人会注意到你吧。”

 

眼见鲁路修起了兴致,朱雀便跃跃欲试地向他解释自己一开始的想法。“这点我想过。可是马上就冬天了,等到节日那天,只要我穿上带兜帽的大衣,其他人就看不清我的长相了。这个季节在街上戴着兜帽不算稀奇吧。再加上城里很热闹,不会有人多看我一眼的。而鲁路修你的话,以前你就说了,外城里能认出皇帝的人很少,更加不是问题。”

 

朱雀看见鲁路修微微垂下头陷入了沉思,不一会儿后,皇帝的嘴角扬起一抹坏笑。“如果,皇帝在舞会开场不久就感觉身体不适,只得提早回房休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是吗?”

 

*

 

整个偷偷离开皇宫舞会去外城玩耍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其中最大的难关莫过于说服一心考虑皇帝安慰的杰瑞米亚。但是杰瑞米亚身为鲁路修最忠诚的骑士,一旦皇帝拿定了主意,他也只得无奈的妥协。回想起朱雀一遍遍郑重地向杰瑞米亚保证,堵上他的性命也会把鲁路修毫发无伤地带回皇宫,骑士才勉勉强强松口的样子,鲁路修暗暗觉得好笑。

 

现在鲁路修正和朱雀一起,穿着杰瑞米亚友情提供的便装,走在外城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午后的潘多拉贡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街道上充斥着来往的人流,大家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鲁路修一直都知道布尔塔尼亚的皇都是个热闹的城市,但是在这个节日里,这座城市的热闹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四周全是摩肩擦踵的行人,鲁路修觉得离开枯燥乏味的皇宫舞会来到外城,实在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

 

正当鲁路修好奇不已地打量着四周,打算好好欣赏一下这一年一度的盛况时,身边的朱雀却突然停下了脚步。鲁路修扭过头,发现他的皇妃正站在一家似乎是贩卖服装布料的店铺门口。

 

“怎么了?”看着朱雀若有所思的表情,鲁路修不禁发问。

 

“嗯……我们身上的衣服果然还是太华丽了,得换一身才是,不然在这种热闹的场合容易被人盯上。”

 

“有吗?”鲁路修低头看了眼身上的服装,怎么看都觉得和华丽搭不上边,没有镶金嵌银,也没有珠宝的装饰。

 

朱雀无奈地向鲁路修示意了下四周行走的平民,解释道:“至少就面料来看就和大部分人差很多。这样子的穿着,一看就是非富即贵。”

 

闻言,鲁路修四处张望了一番,不得不承认朱雀说得没错。周围的路人身上大多都是麻布编织而成的衣服,而鲁路修和朱雀穿着的却是鲜亮的绸衣。虽然因为节庆的缘故,身着华丽的不是少数,但是那华丽和他们俩的显然不在一个层面上。

 

于是鲁路修点点头,随着朱雀一起走进了路边的这家店面。店里的衣服种类繁多,其中不乏特意为节庆准备的稍显华丽的衣装。鲁路修还在慢慢地欣赏着这次对他来说从来接触不到的新鲜事物,朱雀已经选好了两套衣服拖着鲁路修进了试衣间。

 

“鲁路修,试试看这套吧,我觉得一定很适合你!”

 

鲁路修定睛一看,却不由得惊呼出声:“等等,这不是女装吗?!”没错,朱雀手里拿着的妥妥是一件女装,因为它是一条布尔塔尼亚的传统长裙。

 

“诶,鲁路修不愿意吗?我第一眼就觉得鲁路修穿上一定很好看啊,紫色的衣服很衬鲁路修你的眼睛……”

 

朱雀失落的样子让鲁路修觉得如果他头上有狗耳朵的话,一定也已经耷拉下来了。鲁路修一边抵抗着朱雀闪烁着期盼的大眼睛,一边虚弱地反驳道:“可是这是女装……”

 

朱雀黯然地微微低下头,然后用被踢了一脚的小狗似的眼神再接再厉。“就算试一下也不愿意吗?”

 

“唔……”鲁路修觉得自己实在太没用了,不用几个回合就败倒在地,无力地从朱雀手里接过那套长裙,“如果只是试试的话……”

 

然后那套衣服就没有再从鲁路修身上脱下来。

 

其实朱雀的眼光挺不错,衣服的确很漂亮。和宫廷服饰的繁复华丽当然无法相比,但是这套裙装看着简单又别有风味。里面是一件胸口带有花边皱褶的衬衣,配上外面深紫色的马甲长裙。作为布尔塔尼亚的传统服饰,腰上还配有同色系的围裙。只是前提是这衣服不要穿在自己的身上。刚把衣服穿上身,鲁路修就开始不自在地拉扯着胸口的衬衣,他的身材和真正的女性比起来实在太过平坦,就算有皱褶遮掩,他还是觉得非常别扭。但是朱雀却笑容灿烂地夸赞说鲁路修这么穿很漂亮。他真挚诚恳的语气让鲁路修实在不忍说出一个“不”字。

 

等到最后他发现自己身着女装和穿上了一身好似报童服装的朱雀走在了大街上时,鲁路修只能默默祈祷最好不要有人认出他来,否则说不好他得去杀人灭口了。

 


33

虽然朱雀已经在布尔塔尼亚居住了大半年,但是这还是他第一次自由地走在潘多拉贡外城的街道上。特别是这一天还是普城同庆的节日,街道两边临时摆出的小摊贩卖着琳琅满目的小物件,让他目不暇接。走在他身边的鲁路修似乎也忘记了之前服装的小插曲,一双眼睛好奇地扫视着周围的一切。

 

原本宽敞的街道两边已经全都被这些小摊占领,三两成群的行人时不时会停下挑选些东西购买。其中有贩卖烤肠、糖果之类的小吃,也有零零碎碎的节日装饰品和小摆件。

 

忽然感觉到鲁路修的脚步顿了一下,朱雀顺着皇帝的视线望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家卖甜食的小店面。不得不说,那里陈列着的各式卖相可爱的糖果也同样吸引了朱雀的眼球。回忆起两个人早早从舞会开溜,所以其实根本没有吃上晚餐,现在正肚里空空,于是朱雀顺势询问鲁路修:“要买点零食吗?”

 

鲁路修没有回答朱雀的问题,反而伸出手指着插在柜台上的某样东西。“这是什么?巧克力苹果?”

 

朱雀定睛看去,那果然是个苹果形状的巧克力,黑漆漆的苹果顶部冒出根木棍,竖在一堆甜食糖果间非常醒目。这应该是布尔塔尼亚的特色食物,至少朱雀在日本从来没见过类似的。“尝尝看?”说着,他向店主买了两只巧克力苹果,一手一个拿到了回来,把其中的一只递给了鲁路修。

 

见鲁路修接过了巧克力苹果,朱雀就着自己手上的咬了一口。与朱雀原本以为的做成苹果形状的巧克力不一样,其实那是在苹果外面裹了一层巧克力。香脆的苹果配上巧克力外衣,味道出乎意料的甜美。朱雀微微偏过头,鲁路修果然也惊讶地微微瞪大了眼睛。

 

朱雀望着眼前街道两侧热闹的小贩,充满动力地对鲁路修提议:“我们去把各种小吃都尝试一遍吧!”


 

这次在小摊前停下脚步的是朱雀,鲁路修转过头,发现朱雀的视线落在一家卖小饰品的店家上。还没有等他出口询问朱雀看中了什么,朱雀已经从小摊上拿起了一件发饰。“鲁路修,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鲁路修疑惑地扫了眼他手里拿着的东西,那发饰的外形是一簇乳白色花朵,不算太精致,但看上去简洁雅致。只是朱雀为什么会对女性的发饰感兴趣呢?鲁路修的胸口突然有些发闷,勉强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回答他的问话:“还不错。怎么,是想送人吗?”

 

“是啊。”

 

朱雀坦率的答话让鲁路修更是说不出地烦闷,微微低下头,不想去对上他灿烂的笑颜。但是下一秒,朱雀却向他凑了过来。鲁路修抬眼正好看见他伸手将发饰戴在了自己发间。

 

“送给你,”朱雀一面向摊主付钱,一面回头笑着感叹道,“鲁路修戴上它果然很好看。”

 

感觉到脸上的温度降不下来,鲁路修掩饰地垂下头。“好看什么的……我是男的,戴这个多奇怪。”尽管嘴里这么小声嘟囔着,但是鲁路修却没有取下发饰。他只是别过头不再去看朱雀,疾步从小摊前走开。听着朱雀赶上来的脚步声,鲁路修努力让自己目不斜视,但是他的心脏却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着。


 

“天色开始变暗了,”朱雀抬起头打量了下天空,街道边已经有少数的房子里开始透出灯光,“再稍微逛一会儿就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鲁路修在他身边点了点头,两个人开始静静地沿着与来时不同的路往回走去。他们俩这一次玩了个尽兴,而鲁路修自从在不小心听见民众言语间对皇帝的爱戴后,嘴角的弧度便没有放下去过。

 

随着天色渐暗,街上的行人也陆陆续续减少了些,所以当不远处的店门前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不少人时,就显得特别显眼。

 

朱雀好奇地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在那边的是一家潘多拉贡极其出名的熟肉店,每年在节庆日,他们家都会推出特色烤肠。因为全年只有在节日当天才会有这种烤肠出售,所以每次售卖都特别火爆,购买的队伍在店铺关门前是不会散的。

 

知晓了缘由后,朱雀饶有兴趣地凑了过去。走近之才发现,排队等待的人比他原先估计得还要多。其实作为小有盛名的熟肉店,这家店的店面不算小,烧烤的架子上也随时都有十数根烤肠在烘烤,但是依旧挡不住大家的热情。尽管队伍动得挺快,但是源源不断的买者还是让队伍保持了基本不变的长度。

 

想了想,朱雀扭头看向鲁路修。“鲁路修,你不用和我一起挤进去了,就在这里等一会儿吧。我买好后出来找你。”

 

没想到皇帝摇了摇头。“人太多了,算了。排队的话得等上很久。”

 

“没关系的,交给我好了,”朱雀不在意地笑了笑,“一年只卖一天的烤肠,不尝一尝实在太可惜了。”

 

鲁路修似乎也是这么觉得的,毕竟和城里的平民比起来,他们俩明年有没有机会再来光顾还是未知之数。所以皇帝思忖了一下后还是同意了,静静地站在了人群外围。


 

有时候越是想要加快速度,命运之神却偏偏想要为难你。朱雀明明是想要快点买好烤肠回到鲁路修身边的,但是很可惜,店家的存货却偏偏在他快排到的时候告罄了。所以他只能站在烤架前,等待店员把店里的库存搬运出来。

 

不过,等待总是有回报的。两根喷香的烤肠到手后,朱雀喜滋滋地回头去找鲁路修。皇帝并没有站在朱雀离开时站着的那个地方,朱雀猜测他应该不会走远,只是去附近的小摊看两眼。

 

但是,当朱雀寻找了十几分钟一无所获之后,他如坠冰窖。鲁路修不可能一声不吭跑得不知所踪,这不是皇帝的作风。而且对于潘多拉贡的外城,鲁路修也没比朱雀熟悉多少。心中的焦急让朱雀再也顾不上手里的烤肠,他匆匆返回到熟肉店对面,抱着最后的希望向那里摆摊的店主询问道:“请问,你知道之前站在这里的穿紫色裙子的姑娘去了哪里吗?”

 

*

 

鲁路修抱着双臂站在熟肉店对面等着朱雀。他有些懊悔自己居然如此轻易就被朱雀说服穿上了裙子,随着太阳落山,潘多拉贡又是在山地,鲁路修开始觉得丝丝发凉。就算有厚实的外套也抵不住寒风从双腿入侵,鲁路修真怀疑女人是怎么做到在冬天也穿长裙的。

 

又是一阵寒风扫过,鲁路修不由自主地搓了搓胳膊。他眯起眼睛打量了下朱雀在队伍里的位置,然后认命地叹了口气。明明已经快轮到朱雀了,可是从方才开始队伍就不见动静了,看起来自己还得在这里多等上一会儿。

 

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打发下等待的时间,鲁路修观察起了旁边的小摊。他觉得那个摊主总是时不时地会瞥自己几眼,有些担心是不是自己是男人这一点露陷了。就在鲁路修百无聊赖间开始疑神疑鬼的时候,几声哭泣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看见有一个小男孩正站在不远处的拐角处抽噎。旁边的大人神色不善地呵斥了小孩几句,但是男孩儿依旧在抹着眼泪。紧接着,男孩儿旁边的男人一把抱起他,一只手捂住男孩儿的嘴,强行把他带进了身边的巷子消失了。

 

鲁路修蹙起眉,这一幕怎么看都太可疑了。男子带着孩子进入的巷子鲁路修之前和朱雀有路过,那是个狭窄的死胡同。略微迟疑了一下,鲁路修还是朝那条巷子走了过去。他只是去查看下究竟是怎么回事,不需要为此特意喊上朱雀。

 

小心翼翼地蹭到巷口,鲁路修选定了一个不会被巷子里的人看见的角度,悄悄地侧耳倾听。

 

“……哭声引来人怎么办?”

 

“我也没办法啊,他根本哄不好。不过没关系,附近的人都挤去买烤肠了,不会有人注意到的。”

 

“你就不能小心点吗?如果被发现了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私拐孩童可是重罪!”

 

“知道了知道了……”

 

寥寥几句话应证了鲁路修先前心中的猜测,方才那个男人果然不是男孩儿的家人。他稍稍探出头,看见巷子尽头停靠着一辆马车,说话的那两个男人则站在马车前。小孩儿的身影则没有看见,应该是被弄晕后塞进了马车里。

 

不管怎么说,碰上了鲁路修就不可能放下不管。只是单凭他一个人,实在无能为力。幸好,他最强有力的帮手就在左近。鲁路修放轻脚步向后撤去,想要回头去找朱雀。拐卖儿童的人渣绝对得受到应有的教训。

 

只是预想与现实总是有着偏差。鲁路修才刚刚退了一步,就感觉到后颈一阵剧痛,然后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评论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