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fe of Lelouch and Suzaku(28-30)

28

但事实证明,鲁路修还真的不得不放过吉妮薇尔。因为在鲁路修对她动手前,他的桌上就出现了一封来自他二哥修奈泽尔的书信。

 

信不是很长,总结下来的意思就是吉妮薇尔参与的荒唐事他修奈泽尔全都知道了。谋害皇帝是大罪,绝对不能姑息,所有涉及的帮凶都理应得到严惩。只是希望鲁路修能够顾及皇室的颜面,看在多年的姐弟情分上对吉妮薇尔手下留情、网开一面,给他的皇姐留下一条活路,不要把事情做绝。

 

看完信,鲁路修愤怒地把它扔到了桌上。什么姐弟情分,如果吉妮薇尔还有半分顾念情分的话,何至于下如此毒手?既然对方已经撕破了脸皮,鲁路修又何必给她面子?朱雀因此差点丧命,因为修奈泽尔这么几句轻飘飘的话就放过了吉妮薇尔,鲁路修没法咽下这口气。

 

可是鲁路修却不得不照着修奈泽尔所说的行事,这让他不由得紧紧咬住牙根。既然修奈泽尔特意在这个时机送来这样一封信,鲁路修相信如果自己一意孤行要处死吉妮薇尔的话,他那位深藏不露的二皇兄是必定会插手的。以如今自己在皇宫中的弱势,对上忌惮已久、深不可测的修奈泽尔,鲁路修只能退而妥协。

 

不甘的怒火在胸口燃烧,鲁路修无法忍耐地站起身,想要从书桌前离开,却不甚将桌上的茶杯扫落在地。随着清脆的瓷器碎裂声,书房门口不久后也响起了几下敲门声,然后是基诺隔着门板的询问。“陛下?”

 

鲁路修想要让朱雀能够多休养几天,所以这段时间陪着他身边充当侍卫的一直都是基诺。刚才的声响一定是惊动了守在门外的金发骑士。“没事,只是不小心打碎了杯子。”鲁路修扬声回应,阻止了基诺进门查看的打算。

 

待门外没有了声息,鲁路修靠在书桌边叹了口气。方才这么一打岔,他也冷静了下来。其实换个角度来看,修奈泽尔的这封来信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既然修奈泽尔发话要保下吉妮薇尔,作为交换他肯定不会再置喙鲁路修惩治其他人的决定。这点,修奈泽尔在字里行间也已经有所暗示。

 

鲁路修原本就有打算向得势已久的贵族们下手,这次暗杀皇帝的事件无疑是给他送上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向皇帝下毒,这样大的一个罪名,鲁路修可以借此将和吉妮薇尔过从密切的纯血派贵族们一网打尽。这种局势下,其他的贵族都会选择明哲保身,绝不可能插手阻挠鲁路修。

 

这样一来,在柯内莉亚能够平息战火回皇都之前,鲁路修可以名正言顺地大大削弱贵族的气焰。等到柯内莉亚携大军回国,鲁路修的下一步计划将会面对更少的阻力。

 

想到这里,鲁路修的嘴角微微上扬。至于吉妮薇尔……修奈泽尔只说让自己留她一条性命,只要不处死她,其余就任由鲁路修施为了,不是吗?

 

*

 

朱雀手里提着两盒甜点,轻快地走在主宫殿的走廊上。尽管向鲁路修再三保证自己已经彻底康复了,但是朱雀依旧被放了几天的大假。

 

没有了守护鲁路修的这项任务,朱雀又恢复到了整日无所事事的状况。鲁路修则正忙着处理下毒事件的后续,没有很多空闲时间。对此,朱雀并没有特别关心,只知道罪魁祸首吉妮薇尔虽然侥幸逃过一死,却被贬为了庶民,连她的夫家也一起丢了爵位。而涉及此事的贵族,也遭到了鲁路修毫不留情的清洗。一时间,潘多拉贡的权贵人人自危,就连皇宫里的气氛都紧张了起来。

 

不过,这些和朱雀都没什么太大关系,就算收获了更多异样的目光,也都被他抛在了脑后。既然没有正事可做,朱雀就用这些闲暇时光去见了一下米蕾她们。听说了他中毒的消息后,米蕾和夏莉虽然没有办法亲自到皇帝寝室来探望他,但都很担心他的情况。朱雀安然无恙的身影,让她们欣喜地松了口气。只有卡莲,虽然表面上似乎和其他皇妃一样担心朱雀的安危,但是朱雀能够看见在她眼底燃烧的冰冷怒火。

 

摇摇头,朱雀暂时不再去想有关这个混血间谍的烦心事。事实上,朱雀现在的心情不错。因为这次中毒的缘故,他还因祸得福地与罗伊德和塞西尔两人熟悉了起来。

 

塞西尔对待朱雀一直如同一位亲切的大姐姐,温柔的话语难掩她对眼前背井离乡的少年的关切。而罗伊德虽然待人处事上有些奇怪,但也正是这份奇特,使得这位伯爵的眼中并没有常人的歧视。贵族和平民,布尔塔尼亚人和日本人,在罗伊德的眼中全都没有太大的分别,他区分世人的唯一标签就是有趣和无趣;而朱雀,似乎被他归到了有趣那一栏。

 

不止如此,从昏睡中醒来后,朱雀猛然发现,自己在这异国他乡的布尔塔尼亚皇宫居然有如此多关心着他的友人。娜娜莉、尤菲米亚、米蕾、夏莉、基诺……再加上新结识的罗伊德和塞西尔。这座陌生的皇宫,因为他们的存在而变得温暖了起来。

 

走进实际上已经变成朱雀和鲁路修共住的皇帝寝室,朱雀把手里的甜点随手放在了桌上。想起它们的由来,朱雀的胃部抽痛了一下。两盒甜点分别是塞西尔和罗伊德赠予朱雀的,第一次从他们手里接过这份赠礼时,朱雀受宠若惊地感动了半晌。但是等他回去品尝两人的这份心意时,发生了惨痛的一幕。

 

塞西尔亲手做的甜点实在是太难吃了。不,与其说是难吃,更不如说塞西尔对烘焙的认知,已经与凡人不在同一层次上了。至少,朱雀在此之前,从来都不知道生火腿、蓝莓和酸黄瓜是能同时出现在蛋糕的菜谱上的。不忍心糟蹋对方的一片心意,朱雀咬着牙,把那天收到的酸酸咸咸甜甜的怪味蛋糕全都囫囵吞进了肚子里。

 

罗伊德的赠礼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说收到塞西尔的礼物朱雀是惊喜却不意外,从伯爵手里接过甜点时他的心情就是两者皆有了。毕竟,罗伊德怎么看也不像是会送人蛋糕的类型。但想起了他布丁伯爵的外号后,朱雀还是释然地收下了。而且,其实伯爵送的蛋糕,和塞西尔的相比,无疑正常了许多,甚至算得上美味。唯一的问题是,当晚半夜朱雀因为腹痛而惊醒了。

 

症状不算严重,痛过一阵也就过去了。朱雀没有在意,以为自己只是着了凉或者吃坏了肚子。但是,第二天遇见罗伊德后,对方特意详细询问了朱雀吃下蛋糕后有没有发生什么。在听了朱雀晚上肚子痛了一会儿的答案后,罗伊德喃喃着“真是有趣的反应”后就陷入了自己的世界。留下后知后觉发现了真相的朱雀不寒而栗地注视着他的背影。

 

这一次面对着相似的两份礼物,不知道如何拒绝他人好意的朱雀还是苦笑着收下了。只不过,他并没有迫不及待去品尝它们的意愿,所以暂时先将东西搁置在了桌子上。

 

朱雀坐在椅子上,开始静静地等待着鲁路修的归来。回忆起中毒时鲁路修守候在他床边时的话语,醒来时他疲惫的脸上绽放出的狂喜,朱雀的心里有一块柔软的地方塌陷了下去。在失去意识时是鲁路修守在了他的身边,所有现在是时候轮到他守护鲁路修了。等到皇帝回来,朱雀想要告诉他自己不需要更多的假期了,他已经休息得够久了。

 

*

 

从忙碌的公事中脱身后,鲁路修带着极佳的心情走向卧室。之前积攒的事情处理一空,吉妮薇尔的问题也完美解决,更别提他还借机狠狠地挫了挫贵族们的气焰。但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他收到了消息,与萨拉森帝国的战事已经画上了休止符,这意味着柯内莉亚不日就能率领着她的达尔顿骑士团回归了。

 

这个时机简直不能再完美,就算让鲁路修自己去选择,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切入点了。在贵族们能够重振旗鼓重新瓜分势力之前,借着柯内莉亚的这支军队,鲁路修可以给予他们致命一击,让他们再也翻不了身。他对布尔塔尼亚帝国改革的时机已然来临。

 

思忖间,鲁路修推开房门,惊喜地看见朱雀已经坐在房中了。这几天与朱雀相处的时间不是太多,明明两人依旧住在同一间房间,鲁路修却还是感受到了思念的感情。如果今天守在自己身边的是朱雀而不是基诺,鲁路修肯定早已将自己的欣喜与期待和他分享了。

 

不过,现在这样也没什么差别。因为在见到鲁路修的身影后,朱雀眼里亮起了光彩,然后他微笑着问道:“鲁路修,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吗?你的心情似乎特别好。”

 

“没错,”鲁路修的唇角弯起一道自信的弧度,向朱雀宣告道,“实现我理想的时候就要到了。”

 



29

“……有了柯内莉亚的支持,贵族们就失去了封地军队这张王牌,上议院和枢密院将无法再阻挠我修改下议院选举法案的决议。一旦下议院摆脱了上议院的挟持,它就能反过头来制约上议院,彻底改变如今贵族独大的局面。”

 

随着鲁路修阐述自己的计划,朱雀可以渐渐感觉到皇帝的兴奋也传染到了他的身上。虽然他的政治头脑不怎么出色,但是鲁路修毫无保留的描述也已经让他可以预见到这之后的发展。“如果下议院能够由平民民主选出,那么在议会上平民就拥有了话语权……”朱雀说着,抬起头与鲁路修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闪烁着的是相似的光彩。

 

“等到那时候,站在贵族们对面的就不只单单是我一个人,他们想要夺回自己的专权已经回天乏力。布尔塔尼亚腐朽陈旧的政治格局会被彻底改写。”鲁路修从善如流地接过朱雀的话头,微笑着说出自己的最终目的。

 

朱雀无法让自己的眼睛从这样神采飞扬的鲁路修身上挪开,他的胸口有一股激荡的情绪似乎正与鲁路修的宣言共鸣着。鲁路修期望创造出的崭新的布尔塔尼亚也正是朱雀的理想,他不由自主地微微用力握紧双拳。

 

鲁路修忽然轻笑了一声,然后改变了两人的话题。“好了,在柯内莉亚回来之前,想再多也无济于事。”他的视线扫过桌上的两盒甜点,流露出了好奇的神色,“这是什么?”

 

话题的突然转变让朱雀有些应接不暇,他只能木然地回答鲁路修的提问。“是我收到的两盒甜点。”

 

“嗯……我正好有些饿了。”鲁路修动手打开盒子,露出了里面精美的纸杯蛋糕,在朱雀回过神之前,把一只蛋糕送往嘴里。

 

朱雀惊恐地发现鲁路修取出的蛋糕是来自塞西尔的馈赠,急忙出声想要阻止鲁路修。“等一下!那是……”但是太晚了,皇帝已经带着一脸扭曲的表情,把嘴里的蛋糕吐了出来。

 

“噗,这是什么诡异的味道?!”

 

朱雀尴尬地挠了挠脸,小声地解释了一句。“这是塞西尔小姐做的蛋糕,味道比较奇特。”

 

“比较奇特?”鲁路修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一脸嫌弃地看着手里被啃了一口的蛋糕,“普通人会在蛋糕里放大蒜吗?”

 

“所以才让你等一下吗……”朱雀露出无辜的笑容,给皇帝递上了一杯水,想要安抚味蕾受到了无情摧残的鲁路修。

 

鲁路修感激地接过水杯,狠狠地灌下一大口,然后才带着狐疑的神色看向朱雀。“你把蛋糕好好地放在桌上,不要告诉我是打算过会儿把这些堪比毒药的不明物体全都吃掉的。”

 

“呃……”被鲁路修说中了真相,朱雀只能眨眨眼睛,略显无力地反驳道,“其实也没鲁路修你说得那么夸张。至少它们还是可以下咽的,毕竟是塞西尔小姐的一份心意……”

 

这下,鲁路修投向朱雀的眼神,让朱雀以为自己突然长出了两个脑袋。片刻后,皇帝长叹一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这盒呢?”他指了指罗伊德送来的那份,“也是塞西尔做的特色大蒜蛋糕吗?”

 

朱雀急忙摇摇头。“不是,这盒是罗伊德给的……”话音刚落,他就瞠目结舌地看见鲁路修拿起罗伊德版加料蛋糕啃了一口,朱雀急得惊呼了一声,“鲁路修!”

 

鲁路修应声顿住了,他瞪圆了眼睛,进退维谷地含着嘴里的那口蛋糕,吞也不是,吐也不是。两人静静地对望了半晌后,朱雀看着鲁路修迟疑地嚼了一下,接着疑惑地又嚼了一下。等鲁路修咽下了这口蛋糕,他不解地看了眼一脸惨淡之色的朱雀。“又怎么了?这蛋糕味道不错啊?”

 

朱雀干笑了两声,带着一丝绝望目视着鲁路修把手里的小蛋糕几口吃完后,沉痛地说出了真相。“味道是没有问题……就是鲁路修你要做好腹痛的心理准备。”

 

鲁路修低下头看了眼蛋糕,又抬首看了朱雀,紧接着朱雀眼看着鲁路修的脸上渐渐苍白,流露出了明悟的表情。


 

罗伊德蛋糕的威力不只是朱雀说的腹痛这么简单,它直接把鲁路修放倒在了床上。腹部传来的阵阵抽痛,让鲁路修的脑袋也痛了起来。而罗伊德看了一眼他的惨状之后,居然毫无悔改之意地说道:“诶?陛下误吃了我给皇妃殿下的蛋糕?没什么大问题的,普通人的话最多痛上一个晚上就好了。”

 

轻描淡写的语气让鲁路修气得想要给他按上和吉妮薇尔同样的罪名,但是最可恶的是朱雀居然还敢为那个胆大妄为的布丁伯爵说话。“鲁路修,你怎么样?我真没有想到你吃下后会反应这么剧烈,我那次只是肚子稍微痛了一下而已。”

 

“所以,皇妃殿下您的体质才让我惊叹啊!正常人都应该是如同陛下这样的症状,但是您身体的抵抗力却能大大减轻这种症状。殿下您真的不愿意让我好好研究一下您的身体吗?我相信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丰富的实验,对您的研究一定能为医学事业带来无与伦比的发现……”

 

鲁路修没有力气继续去听罗伊德的长篇大论,痛楚让他只能咬紧牙根,额上也细细地泛起一层冷汗。他蜷起身子,双手按在肚子上,希望罗伊德给的药能快点起到什么作用。


 

等剧痛得到缓解的时候,房间里已经只有朱雀一人的身影了。鲁路修微微侧过身,埋怨地对朱雀说道:“你怎么连罗伊德给的有毒蛋糕都收下了?”

 

“算不上有毒吧……如果早知道鲁路修你吃了会这样,我肯定不会看着你把整个蛋糕都吃了的。”朱雀的脸上闪过一丝内疚和自责。

 

鲁路修见状叹了口气,他不是在为此责怪朱雀,只是希望朱雀不要任由罗伊德胡来。“以后他再给你奇怪的东西,记住一概别收。”看见朱雀没有立即回答,反而为难地蹙起眉,鲁路修心下一阵无力,却又不愿强逼他答应。最后,皇帝只能在心底无声地再叹一口气。

 

*

 

柯内莉亚回到潘多拉贡的时候,皇帝正好在议事厅分不开身。所以略微思索了一下,柯内莉亚就调转方向朝尤菲米亚的卧室方向走去。与鲁路修的会见不急在这一时,她没有必要打断皇帝的正事。趁此机会,柯内莉亚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一见久未重逢的妹妹。

 

从小,柯内莉亚就最疼爱自己的这个同胞妹妹,只要看见尤菲米亚单纯爽朗的笑颜,她的心底就会泛起暖意。在她领了军职,不得不搬出皇宫时,因为尤菲米亚伤心而恋恋不舍的眼神,她便答应了不管多么忙碌,都会抽空常常回来见她。只是这次,因为与萨拉森帝国的交战,柯内莉亚已经有近一年未能与心爱的妹妹相见了。想到这里,柯内莉亚更是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待她走到尤菲米亚的房间,才得知她不在房中。柯内莉亚询问了一声附近的女佣之后,转身前往尤菲米亚所在的花园。

 

尤菲米亚没有深入花园太远,柯内莉亚不一会儿就望见了粉发公主的身影。只是她并不是独自一人,与她同在的还有一个身着白色骑士制服的颀长身影。

 

柯内莉亚没有出声告知自己的存在,有些疑惑地皱起眉靠近正在交谈的两人。从她的角度看不清站在尤菲米亚对面骑士的长相,靠着着对方的棕色卷发和身形,柯内莉亚没法把他和记忆里的任何人对上号。

 

又走近了一段距离后,柯内莉亚看见那骑士手里似乎抱着一只灰色的猫,尤菲米亚正巧笑嫣然地逗弄着那只灰猫。看她的表情,似乎与眼前的骑士十分熟稔。

 

柯内莉亚的心中浮起几分焦躁。看骑士身上的装束打扮,身份应该不低。柯内莉亚和妹妹虽然许久不见,但是书信联系并没有因此而断绝,但是她从来没有听尤菲谈起过新结识什么人。自己的这个妹妹从小就在柯内莉亚保护下长大,在柯内莉亚离开皇宫后,身为皇帝的鲁路修也一直把她和娜娜莉护得很好,所以养成了尤菲米亚天真单纯不谙世事的性格。她又一向心软,面对毛茸茸的小动物缺乏抵抗力,柯内莉亚十分担心她会不会因此被有心人欺骗。

 

但是再多的担心和疑虑,在面对尤菲米亚脸上漾开的笑容时全都被柯内莉亚暂时抛在了脑后。她的妹妹瞥见了站在几步外的皇姐,脸上绽放出无比惊喜的笑颜后,绕开了她面前的骑士,提着裙摆小跑着迎向柯内莉亚。

 

“皇姐!”一把抱住思念已久的妹妹,熟悉的重量让柯内莉亚的嘴角不由地勾勒出温柔的笑容。不管那个骑士是谁都不重要,既然她柯内莉亚已经回到了皇都,就断然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尤菲的。

 



30

自从把亚瑟寄养到尤菲米亚那里后,朱雀总是会抽空去公主那里看望灰猫。尤菲米亚把亚瑟照顾得很好,至少每次见到朱雀时对着他下嘴的劲道丝毫没有减弱。

 

“亚瑟还真是喜欢咬你呢。”在尤菲米亚毫无恶意的感慨下,朱雀只能痛呼了一声之后,苦笑着小声哄劝灰猫松开嘴。

 

但是亚瑟在朱雀的甜言蜜语下兀自俨然不动,怡然自得地趴在他的怀里,没有任何饶过他手掌的打算。“呜,亚瑟……”叹了一口气之后,朱雀只得放弃了,好在灰猫咬得不是特别用力,应该没有破皮。

 

尤菲米亚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禁掩嘴轻笑,她微微弯下腰,伸出手抚摸亚瑟的耳间。朱雀低下头,看见怀里的灰猫在粉发公主的爱抚下,舍弃了自己的手掌,享受地眯起眼睛,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声。“一定是因为朱雀你之前几天没有来看它,所以这次亚瑟才会想要连缺掉的份一块儿补回来的。”

 

朱雀刚想开口解释自己不是故意冷落亚瑟,却发现尤菲米亚的视线越过了自己,落在了他身后的什么事物上。然后公主微微瞪大了眼睛,脸上骤然浮现出惊喜的神色。

 

“皇姐!”朱雀的目光下意识地追随着擦身而过的尤菲米亚,看见她亲热地扑进站在自己身后的一位女子怀里。女子看上去大概二十多岁,一头紫红色的披肩卷发。她身着干练的紫色制服,肩上披着白色披风,挺拔的身姿流露出飒爽的风采。细看的话,她的眉眼与尤菲米亚有六七分相似,但是却多了几分硬朗。此刻,女子正满脸温柔地低头注视着紧拥着自己的尤菲米亚。

 

过了一会儿,尤菲米亚抬起头,满是欣喜地询问道:“皇姐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这次不会很快就离开了吧?”

 

“不,战事已经平息了,接下来这段时间我暂时都会留在潘多拉贡。”

 

“太好了!”尤菲米亚欢呼过后,才猛然想起站在一边的朱雀,于是急忙为两人分别作介绍,“朱雀,这位是我的皇姐,柯内莉亚·Li·布尔塔尼亚。皇姐,这位就是鲁路修新迎娶的皇妃,枢木朱雀。”

 

柯内莉亚抬起头,朱雀感受到她凌厉的目光投射在了自己身上。柯内莉亚的大名他听鲁路修和尤菲米亚提起过,她是尤菲米亚一母同胞的姐姐。少时,她曾经师从鲁路修的母亲,玛丽安娜皇妃,是位战场上的人才。自成年后,柯内莉亚就在布尔塔尼亚军队任职,不久前还在率军与萨拉森帝国作战。鲁路修一直都在期待着她的归来。

 

“柯内莉亚殿下。”虽然对于朱雀的行礼,柯内莉亚有礼地回应了。但是朱雀直觉地感觉到,眼前这位公主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感,甚至还隐隐带有几分敌意。只是与吉妮薇尔甫一见面时就流露出的对朱雀出身的歧视和鄙夷不同,柯内莉亚的眼里隐藏着的是对朱雀的戒备。

 

这让朱雀心中疑惑不已,他微不可见地皱起眉。朱雀确信自己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一直远征在外的公主,所以柯内莉亚为何会是如此反应,令朱雀百思不得其解。


 

眼前这个被自己认作为骑士的年轻人居然是皇妃,这点是柯内莉亚万万没有想到的。不过,待他转过身后,呈现在柯内莉亚面前显然与布尔塔尼亚人迥异的五官样貌也为尤菲米亚的说法提供了不可辨驳的佐证。

 

可是,仅仅是这样依旧无法消除柯内莉亚心中的警惕。她远在边境,对于皇宫内的各种传闻都知之甚少。有关鲁路修的这个新皇妃,柯内莉亚除了知道对方是日本求和时送来与布尔塔尼亚和亲的人选之外,其余的事情就一无所知了。这次与他在尤菲米亚的陪同下初次碰面,一番打量之后,柯内莉亚的双眉再次蹙起,暗诽鲁路修的荒唐。

 

鲁路修居然放任枢木朱雀与他还未出嫁的妹妹如此亲密,就算对方是他的皇妃,那也是个年纪相仿的年轻男子。更何况他还让对方身着骑士制服,这点让柯内莉亚最为不满,她可不相信没有鲁路修的首肯,枢木朱雀胆敢穿着这样的服饰在皇宫内招摇过市。骑士是皇室所赐予的荣耀的象征,没有接受过骑士头衔的受封,就随性地让他的皇妃穿上骑士规格的制服,鲁路修这样做根本是对其他骑士的侮辱,实在太过儿戏。

 

柯内莉亚紧锁着眉头一言不发,朱雀也不便开口接话,于是花园里的气氛霎时尴尬了起来。

 

最后,还是尤菲米亚的突然开口,打破了三人间沉闷的气氛。“朱雀,不要被皇姐一脸严肃的样子吓到了。其实柯内莉亚皇姐人可好了,从小到大都是她最宠我了。是不是啊,皇姐?”说着,尤菲米亚扭过头,亲昵地挽住柯内莉亚的胳膊。

 

低头看了眼尤菲米亚天真的笑颜,柯内莉亚脸上展露出一个无奈而又甜蜜的笑容。她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经过了尤菲米亚的这一打岔,柯内莉亚对朱雀流露出的敌意和警觉算是缓和下来了。她看得出自己的妹妹很喜欢枢木朱雀,所以为了尤菲,她也会暂且按下心中的狐疑,不去为难对方。至于这位皇妃究竟是怎样的人,柯内莉亚会自己慢慢去观察的。

 

*

 

“鲁路修,你究竟打算做什么?”满腔志得意满的喜悦被一声质问打破,鲁路修抬起头,发现柯内莉亚独自留在人去茶凉的议事厅,正紧皱眉头冷冷地注视着自己。

 

但是思及自己之前在议会上宣布改革下议院的选举方式时,与会贵族们铁青的脸色和不得不打落牙和血吞的憋屈表情,心情正好的鲁路修也就没有因为柯内莉亚的直言不讳动怒。他脸上带着虚假的笑意,明知故问地反问道:“什么做什么?柯内莉亚皇姐的话是什么意思?”

 

柯内莉亚显然没有兴致和鲁路修虚与委蛇玩猜谜,她抿了抿唇,单刀直入地说出了自己的不满。“你堂而皇之地公然在议会上削去上议院的权力,不怕引起贵族们的不满吗?”

 

“有什么可怕的?”直白的话语让鲁路修也收起了假笑,嘴角的笑意转冷,“只要皇姐你在皇都,他们现在还能翻出什么风浪来?”他在提到柯内莉亚时加重了语气,意有所指地看向她。他的这句话是事实,同时也是在试探柯内莉亚的立场。

 

柯内莉亚闻言没有立即回应,她只是紧绷着脸深深地看了鲁路修一眼,片刻后简短地说道:“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说完,她不再多加留恋,转身离开了议事厅。

 

鲁路修在原地又停留了一会儿,方才的喜悦之情因为柯内莉亚的打岔,已经没有剩下多少。他打开门,想要离开议事厅看看朱雀去了哪里,议会的时候鲁路修总会给他放个小假。但是房门打开后,他发现门口站着的不只是当值守卫的基诺,他想要搜寻的目标正好也在。

 

朱雀见到鲁路修,和基诺点头道了声别后就迎了上来。他语带担忧地询问道:“刚才我看见柯内莉亚殿下面带不快地从议事厅离开,是不是因为鲁路修你宣布的改革?”

 

对于今天议会上的举动,鲁路修并没有任何隐瞒,所以朱雀会有此一问并不奇怪。而因为他的这句话语,适才柯内莉亚带来的烦闷也烟消云散了。鲁路修微笑着看向朱雀,话语中带着无法辩驳的自信。“不用担心,只要没有危害到尤菲米亚,柯内莉亚不会引起任何麻烦的。”话锋一转,鲁路修半是玩笑半是抱怨地又感慨了一句,“比起柯内莉亚,我现在更烦恼的还是不久后的皇家狩猎,真不知道为什么每年都非去不可。”

 

*

 

走出议事厅,柯内莉亚瞥见鲁路修的皇妃,枢木朱雀站在门口,和基诺在说着什么,似乎是在等候鲁路修。她微微皱了皱眉,但是脚步没有停留,快步从他们身边擦身而过。

 

回到潘多拉贡的这几天,柯内莉亚已经明白了鲁路修有多看重这位日本皇妃最初担心他和尤菲米亚过从甚密,也许是她杞人忧天了。但是,尽管如此,柯内莉亚对枢木朱雀依旧好感有限。因为似乎就是从他的出现开始,鲁路修不再收敛自己的锋芒,作风愈发张扬了起来。

 

想要制约贵族的权势,鲁路修的这点想法柯内莉亚并无反对,但是他毕竟太过年轻,行事太过草率急躁,如此直白地把下议院从上议院手里挖走,贵族们怎么可能乐意。

 

但是鲁路修他现在听不进劝告。他是玛丽安娜殿下的儿子,柯内莉亚从小就对玛丽安娜崇拜不已,所以与鲁路修也算是熟稔。她的这个弟弟头脑聪明,但同时也有他的自傲。看起来,她应该写信与修奈泽尔好好商议一下了。


评论 ( 1 )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