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fe of Lelouch and Suzaku(13-15)

13

鲁路修完全无法理解自己眼前发生了什么。危急中,他觉得自己好似陷入了真空地带,周围安静得没有一丝声响。然后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前一秒刺客还在直冲他而来,下一秒刺客已经把花园的灌木丛撞得七零八落,倒在那里人事不知。

 

其中的变故鲁路修看得清清楚楚,救了他的是站在他身边一同欣赏夜景的皇妃,枢木朱雀。他干净利落地用一个漂亮的回旋踢解决了刺客,轻轻松松就将一名成年男子踢出了5、6米远。如果不是灌木的阻挡,鲁路修相信那个倒霉的家伙还能再飞上一会儿。

 

在刺客倒地之后,花园里好似凝固住了的空气才恢复了流动。侍卫们姗姗来迟,带着焦急的表情急切地前来询问皇帝陛下是否安好。鲁路修没有理会那些侍卫,事实上他现在正按捺住胸口暗涌的怒意,他姑且不去质问他们为何现在才到,以后再去料理他们。现在横在他心头的是另一个更为在意的问题。

 

鲁路修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挡在自己身前的朱雀,对方没有回头,背对着鲁路修低头站着,不知在思索些什么。鲁路修想要开口对他说些什么,但是却什么话语也想不到。

 

理智上来说,鲁路修觉得自己应该为这救命之恩向他道谢。但是就情感上而言,他感受到更多的是一种巨大的冲击。喜欢的人突然展现出和自己心目中完全不同的另一面。说实话,鲁路修现在做不到毫无芥蒂地上前与朱雀搭话。

 

时间在鲁路修进退两难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干站在这里。还有更重要的后续处理在等着他,比如揪出这次行刺事件的主使。鲁路修提脚想要往朱雀的方向跨出脚步,但最后还是把腿收了回来,他果然还是没有做好面对朱雀的准备,他得先去冷静一下。

 

鲁路修咬咬牙,猛地转过身,没有特意和朱雀告别,只是吩咐下人将朱雀送回自己的住所。

 

*

 

甫一出手,朱雀就知道自己隐瞒已久的事情暴露了。看着刺客的惨状,他心中暗暗叫苦,不敢回头去看鲁路修的表情。但是等待许久,他都没有等到皇帝要求他坦白的怒火。事实上,等他鼓足勇气向后看去时,只捕捉到鲁路修离开的背影。接下来就有仆人走到他的身侧,告知他自己受皇帝之命送朱雀返回自己的宫殿。

 

乘坐着马车回到宫殿,在仆人退下后,朱雀才颓然坐到椅子上,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脸。对于自己救下鲁路修一事,朱雀并无丝毫后悔。那种情况下,不管在朱雀身边遇到危险的谁,他都不可能见死不救。但是,也许他可以做得不是那么过分,也许他可以单单推开鲁路修,而不是不假思索地揍飞那个刺客。

 

现在再苦恼,再感叹自己如果能多注意点就好了也于事无补,他所有的举动都被皇帝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也难怪事后鲁路修连一句话也不愿搭理他。想起皇帝当时一言不发离开的身影,朱雀无法否认自己心中一闪而过的失落。他即将失去与鲁路修之间近乎朋友却又不完全是朋友的暧昧联系。

 

不过朱雀没法为此责怪皇帝的无情,毕竟从一开始就在欺骗对方的人是自己。鲁路修一直都真诚以待,甚至连童年与娜娜莉的趣事也没有相瞒,朱雀却没对他说出实话。这样一想,朱雀心底翻腾着强烈的自我厌恶。

 

朱雀左右环视了一圈空荡荡的宫殿,偌大的房间在安静的夜里更显孤寂。他垂下头,长叹一口气。如果从此之后鲁路修都不愿再来见朱雀,那也只能说是他自作自受,罪有应得。

 

 

鲁路修走进审问室,想要了解对刺客问询的进展。但是面对皇帝的到来,负责审讯的男人脸上露出了为难地神色。

 

他的这个反应让鲁路修有了不好的预感。四周看了看,鲁路修没有见到原本应该在这里的刺客,他不由皱起眉追问那人。“怎么了?出了什么事?犯人呢?”

 

“呃……犯人他……自杀了……”对方结巴了半天才把话说完整,似乎是害怕皇帝因此震怒,他说完还瑟缩了一下。

 

鲁路修几乎要怒极反笑了,关于他会震怒一点这人算是猜对了。“自杀?在你们眼皮子底下还能自杀?”

 

“他在臼齿里藏了毒药,我们防不胜防。”

 

在为自己辩解的时候,他说起话倒突然流利了起来,鲁路修不屑地想道。“哼,人送来的时候没有意识,你们就没有彻查一下吗?”

 

“我们没有想到……”

 

鲁路修不愿再听那人拙劣的借口,他扭头怒气冲冲地甩门离开了。都是一群饭桶,他和那些侍卫都是!有的时候鲁路修真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人可以用。就算是圆桌骑士,大部分也都是忠于他父亲,而不是他鲁路修·vi·布尔塔尼亚。少数几个他觉得自己可以信任的人物就是杰瑞米亚、基诺和阿妮亚。杰瑞米亚负责整个皇宫的守备军,公务繁忙;基诺在外征战,而阿妮亚则主要陪伴在娜娜莉身边。好吧,如果考虑到尤菲米亚的关系,她的胞姐柯内莉亚也算是可靠的人,但是她现在也在边境的战场上。

 

在熊熊怒火之后,鲁路修体会到了一种力不从心的疲惫感,他叹了口气,疾步向下一个目的地走去。


 

鲁路修重重地关上了自己的房门,他颓坐到椅子上,心里是满腔的怒火。对于刺杀当晚当值侍卫的问询果然也是一无所获。谁都没有注意到那晚有什么异样,至于刺客到底从何而来,他们也都迷茫地摇着头。或者说,为了推脱责任,他们全都声称自己一无所知。

 

鲁路修恼怒地捋了把头发,他们是真以为自己不敢对他们怎么样吗?他知道自己的这群皇家侍卫都是什么货色,没有一个人是靠自己的能力得到这个职位的。他们多半都是家世不错的纨绔子弟,没有什么才能,上不了战场也无法在政事上得到重用,于是就被丢来当皇家侍卫这么个表面看起来无比风光的活儿。

 

堂堂的皇家侍卫,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刺客时,居然还比不上鲁路修的第四皇妃,他真想让他们全都卷起包袱滚回家去。反正凭他们的家世,少了皇家守卫的这份薪资也不痛不痒。

 

想起朱雀,鲁路修怒气渐消。这几天,他都没有见过朱雀。除了有更紧要的事要处理这个理由外,他也需要时间好好思索一下。但越是思忖,他越是觉得在这件事情上,他并没有什么立场去责怪朱雀。

 

一开始,鲁路修的确是感到了一种被欺瞒的委屈感,朱雀从来没有告诉过鲁路修自己会武,甚至身手不差。但是,细细回思,朱雀也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没有习过武;事实上,他们从来没有聊过相关的话题。鲁路修就此怪罪朱雀似乎有不公的嫌疑。

 

而且也没有人说过皇妃就不能善武,鲁路修自己的母亲就是最好的例证。既然如此,枢木朱雀是不是能够将人踹出几米远又有什么关系呢?更何况,朱雀这次出手是为了救鲁路修,他显然不是对皇帝有何歹意,不可能和鲁路修武力相向。

 

现在,在正事毫无寸进的情况下,鲁路修是时候去和朱雀好好谈谈了,至少他得表达自己的感谢之情。


 

在所有可能会前来拜访的人选当中,鲁路修是朱雀排在最末的一个。但是出现在他门前的却偏偏是鲁路修那架熟悉的华丽马车。更令朱雀诧异的是,鲁路修平和的样子,并不像是为了几天前的事情来兴师问罪的。

 

在朱雀不解的目光下,鲁路修轻咳一声,微微偏过头说道:“那天晚上你救了我,我还没有向你道过谢。”

 

朱雀急忙摇头,他根本没做什么,救下鲁路修是人之常情,他自觉受不起鲁路修的道谢,毕竟是他有错在先。“不,应该是我向陛下您道歉,一直以来都瞒着您……”

 

鲁路修伸出一只手,阻止朱雀继续说下去。“你没什么需要道歉的,我也从来没有问过你。而且,我应该说过称呼我名字就可以了。”

 

朱雀呆愣愣地注视着皇帝,他知道鲁路修善解人意,但是能够这么简单就原谅自己,或者说完全不责怪自己,还是朱雀始料未及的。他急切地开口:“可是,我的确没有……”

 

“那如果我现在问你,你会坦白告诉我吗?”

 

“当然。”朱雀已经厌倦了继续欺骗鲁路修,既然已经瞒不住,他也不愿再遮遮掩掩,所以回答得非常干脆。

 

“那就足够了。”

 

鲁路修温柔的笑容让朱雀心中暖意涌动,他有些说不出话来,低下头注视着自己的膝头。然后耳边鲁路修的声音,让他再次抬起头来。“所以,你愿意和我详细说说习武的始末吗?”

 

朱雀点点头,露出怀念的微笑。“其实很小开始我就跟着藤堂先生学习剑道了……”

 



14

鲁路修的问题似乎打开了朱雀的话匣子,他毫无隐瞒地向鲁路修描述起自己的童年。“我小的时候,父亲忙于政事不太管我,我可以算是个野孩子,天天漫山遍野地玩耍。”朱雀看了眼鲁路修,解释性地加了句,“我们家虽然和皇家沾亲带故,但其实算不上是贵族。”

 

朱雀的这句话完全没让鲁路修感到惊讶,他早就有所猜测了。只是被朱雀本人确认了之后,鲁路修看向他的视线中带上了更多的怜惜。他在脑海里瞬间勾勒出了一个凄惨的狗血故事,被贵族亲戚强逼着李代桃僵的无权无势的可怜少年,远远地被送到了这片不友善的异国他乡。

 

朱雀完全没有体会到鲁路修内心的百转千折,自顾自说了下去:“那时候我没有什么同龄玩伴,大概是因为他们都觉得我是个霸道的大少爷的缘故,附近的男孩子和我都处得不怎么好。所以我童年的很大一部分时光都是在藤堂先生的剑道场度过的。”

 

“大少爷?”鲁路修疑惑地蹙起眉,“你不是说枢木家算不上贵族吗?”

 

鲁路修的问题让朱雀也不解地皱起眉头,两人面面相觑地对望了一阵,朱雀突然明白了鲁路修的疑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误会了。枢木家的确算不上贵族,但也不是普通的穷苦人家。至少在我印象里,宅邸周围很大一片土地都归在了枢木家的名下。”

 

擅自给对方编排了一个悲惨的身世,还被当事人发现了,鲁路修尴尬地移开视线。他感觉到自己脸上发烫,恨不得能够时光倒流,让自己别问出那个愚蠢的问题。幸好朱雀没有太在意这个小插曲,这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了鲁路修心中的难堪,让他不至于想要立刻落荒而逃。

 

鲁路修轻咳了一声,想要掩饰自己的尴尬之情,他开口想把话题引回到原来的轨迹上:“这么说来你很擅长剑道?”

 

朱雀用食指挠了挠脸颊,有些不好意思地微垂下头;“还好吧,藤堂先生的确说过我在这方面很有天赋。他曾经想推荐我参军。”

 

“但是你最后却没有加入军队,这背后有什么原因吗?”鲁路修忍不住问道,他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和和亲这件事情有所关联。

 

“因为我拒绝了,”朱雀坦然地说道,“战争无法给人民带来幸福,它们只会带来苦难,我不愿意加入到那其中。我更希望自己能为创造和平的世界尽一份力。”他脸上流露出坚定的神色。

 

“那和亲……?”

 

“也是我自愿的。”朱雀苦笑了一下,“你大概和我父亲一样也认为我太天真了吧。”

 

鲁路修必须承认,这故事和他自己想象出来的完全南辕北辙,但是在惊讶之余,他无法说出贬低他理想的话语,毕竟这么做的话也是在否定鲁路修自己的愿望。沉默了片刻,鲁路修只是叹了口气,真诚地说道:“不。我真希望布尔塔尼亚的贵族们也能有同你一样的想法。”但是鲁路修自己也知道这只是痴想,他嘲讽地勾起嘴角,想要创造出一个所有人幸福生活的世界必须得摆脱掉那些权贵。

 

鲁路修的话语让朱雀震惊地直视着皇帝,看着他被认可了理想后激动的神情,鲁路修怜爱地笑了笑。“说起来,我突然想到一个主意,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配合我。”摆脱权贵的举措不是一天就能够完成的,但是他却可以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

 

这是朱雀第一次站在布尔塔尼亚皇宫的演武场,事实上自从来到皇宫之后,他几乎没有到过除了花园之外的地方。不得不说,能够有机会和人比试武艺,朱雀有着异样的期待。

 

鲁路修刚提议让朱雀和他的皇家侍卫切磋一下时,朱雀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一定是他脸上的表情太过惊讶,皇帝立即为他解释了自己的用意。“我的皇家侍卫只是些穿着侍卫制服的纨绔子弟而已,脱掉那身衣服连常人都比不过。那天晚上刺客出现的时候派不上用场,事后也是一问三不知。”鲁路修不屑地撇了撇嘴,“哼,不就是仰仗着自己的家族背景吗?是时候给他们点教训了。”

 

朱雀回忆起暗杀发生当晚,想起周围站岗侍卫迟钝的反应速度,他非常能理解鲁路修义愤填膺的心情,毕竟他们的失职让他差点性命不保。所以朱雀没有再多加推辞,答应了鲁路修的请求。

 

现在,将近二十名皇家侍卫就站在朱雀的不远处,一个个脸上都带着敌意冷冷地看向朱雀。

 

朱雀不知道鲁路修事先和他们说了什么,但肯定不会是什么夸奖的话语。朱雀能理解他们为何会是如此态度,他们肯定是觉得朱雀的出现给他们增添了麻烦。但是与此同时,朱雀无法克制心中微微泛起的不满。他们为什么一点都没有流露出羞愧的神色,如果那晚不是因为朱雀也在现场,也许鲁路修已经命丧黄泉了,难道他们一点都不在乎吗?

 

朱雀抿了抿嘴,尽管心中波涛暗涌,却还是努力维持脸上的平静。这时,皇帝坐在他专属的座位上发话了。他先向朱雀温和地笑了笑,然后回过头用审视的目光看了看皇家侍卫。

 

“既然都来了,比试就可以开始了。”鲁路修顿了顿,特意面向皇家守卫加了一句,“你们应该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吧。既然如此,就尽全力让我看看你们的实力。”

 

“陛下,我们不会让您失望的。只是万一伤到皇妃殿下……是不是还是换一个人选比较好?”

 

鲁路修嗤笑一声,没有开口就让他们体会到了皇帝的不屑之情。他摇了摇头,没有理会说话的侍卫和他身边的同僚脸色都变得铁青。“不用废话了,开始吧。”

 

方才开口的那位侍卫越众而出,用表面恭敬实则毫不客气的口吻说道:“就让我先来向皇妃殿下讨教一二。”他示意了一下自己的配剑,“不知可否使用武器?”

 

朱雀明白鲁路修刚才的表现让这群侍卫没有了任何留情的想法,他们只想速战速决挽回自己的脸面。他点点头,向正打算开口的鲁路修投去安抚的微笑,然后伸手接过仆人递来的剑。

 

鲁路修紧皱着眉头,警告地瞪了眼上场的侍卫:“记住,只是切磋,点到为止。”

 

朱雀的对手气势汹汹,上手就打算猛攻。但他的实力比朱雀原先预想的还要低上一大截;只需一眼朱雀就看出他动作太过花哨,破绽太多,力度也嫌不够,与他皇家侍卫的头衔完全不符。

 

朱雀蹙起眉,感觉到自己心中的不满之意渐渐扩大。如果皇家侍卫都是这样的实力,鲁路修一直生活在怎样的危险之中?思及此,朱雀也就不去费心给他们留点脸面,不愿去与他周旋。他稍稍侧开身,轻松地躲过了侍卫的进攻,反手用剑柄打落了他手里的佩剑。

 

整个过程没有超过10秒,全场除了佩剑坠落地面的清脆声响,只剩下不可置信的喘息声。所有人都被这个出人意料的发展惊呆了。

 

朱雀抬头看了眼鲁路修,就连皇帝也难掩惊异之色。他不免有些踌躇,刚才果然还是应该留手的吗?但是,很快鲁路修脸上就绽开了欣喜的笑容,他用力地鼓起掌。“太漂亮了!”他挂着虚伪的笑容,扭头讽刺地看向落败的侍卫,“盖博泽尔,你说呢?”

 

在场的人里面对这个结果最为震惊的大概就是这位盖博泽尔了。他呆站在原地,低头望着地上自己的佩剑,久久无法回过神。在皇帝的刻意询问下,他才从喉间颤抖地挤出回答:“我……输了……”

 

鲁路修没有再理会他,朱雀听见皇帝用志得意满的声音问着剩下瞠目结舌的侍卫:“好了,下一个想上场的是谁?”

 

*

 

鲁路修没有想到一切会进行得如此顺利,朱雀已经轻轻松松地击倒了第4位上前挑战的侍卫,也让鲁路修对他的武力有了全新的认识。

 

原本鲁路修并没有指望朱雀能战胜皇家侍卫,更别提轻取了。就算他习过武,皇家侍卫又一无是处,全都中看不中用,但在鲁路修心里朱雀毕竟算不得专业人士。但是只要朱雀能和那些侍卫势均力敌地战上片刻,鲁路修再适时叫停,也够让那些眼高于顶的世家子弟喝上一壶了。连一位皇妃都久战不下,足够成为鲁路修发落他们的借口了。

 

但是朱雀为鲁路修带来了更大的惊喜,他何止是习过武,在鲁路修看来,现在布尔塔尼亚皇宫里已经没有比他更厉害的高手了;落败的皇家侍卫全都在他手上连一招也撑不过。

 

鲁路修用手指敲击着扶手,场上朱雀飒爽的风姿让他越看越觉得心驰神往。只是,鲁路修注意到随着击败的侍卫不断增加,朱雀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最后在击败了第五人后,朱雀终于低声对其他留在台下的诸人开口道:“这样太浪费时间了,不如你们一起上。”

 

鲁路修没能去细究朱雀为何突然改变了态度,话语中隐含着愤怒,他的注意力全都被好比朱雀个人秀的演武场吸引了过去,无暇去思考别的问题。在朱雀的帮助下,等过了今天,不只是敲打敲打皇家侍卫,鲁路修可以遵从自己的心愿让他们全都打道回府。

 



15

杰瑞米亚走向主宫殿时,恰巧撞见两名驻守的守备军凑在一起聊天。

 

“说起来,这几天我好像没看见盖博泽尔他们,他们去哪儿了?”

 

被发问的守卫不可置信地抬高了声音:“你居然不知道?!他们已经不在皇宫里任职了。”

 

“什么?他们全都不在皇宫了?怎么可能!”

 

“这消息早传开了,你到底有多闭塞……实际上,皇帝把皇家侍卫整个都解散了。”

 

“到底怎么回事?解散皇家侍卫这种事太疯狂了。”

 

“可不是,大家都说皇帝是被那个日本来的皇妃迷惑了。解散了皇家侍卫后,皇帝整天把那个异族人带在身边,说是有他保护自己就够了。不过那个日本人的确有点能耐,比尔和亨彻儿几个和他交过手,据说都是惨败。”

 

“真的假的?皇帝他……”

 

杰瑞米亚再也听不下去了,他用力咳了一声,走上前去狠狠地瞪了那两个玩忽职守的守卫一眼。“当值的时候你们在做什么?”

 

“哥德巴尔德卿!”被上司抓住自己工作时闲聊,两个守卫全都惊恐地低下头,话也说不利索了,“抱、抱歉……”

 

杰瑞米亚眯起眼上下打量了他们几下,然后扔下一句“别再有下次”后,暂时放过了那两个人。其实,他也明白在这么议论的不只是这两个守卫;事实上,杰瑞米亚自己已经为了解散皇家侍卫的事情去觐见过皇帝了。

 

杰瑞米亚曾经是玛丽安娜皇妃的侍卫,可以说他是看着鲁路修长大的。他了解皇帝有他任性的一面,他也知道鲁路修对皇家侍卫的无能一直颇有微词,但是贸然解散他们,会让皇帝自己身处险境。所以,他原本是想请求鲁路修不要意气用事的,但是却被皇帝干脆地驳回了。

 

*

 

当时鲁路修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我看不出带着那么一群人在身边对我的安全有任何益处,毕竟在那场暗杀发生的时候,他们什么作用也没有。”

 

“可是,陛下,”杰瑞米亚急切地开口道,“您不能独自走在皇宫里,这太危险了!”

 

对于杰瑞米亚的抗议,鲁路修依旧不为所动。“我不是独自一个人。在这座宫殿里四处都有你麾下的守备军,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他顿了顿,“至于走出这座宫殿后,我也有朱雀陪着我。”

 

“陛下,枢木殿下毕竟只是一个人,能力有限。而且他不是布尔塔尼亚人……”

 

“如果他有什么异心的话,当初不出手救我就可以了。他不可能预测到自己暴露武艺后我的反应,更何况那次暗杀就算没有证据,我也知道主使一定是我的好皇姐。”鲁路修冷笑一声,太过敏感的话题,让杰瑞米亚只能继续埋着头,一言不发,“好了,这事杰瑞米亚你不用操心,我自有分寸。至于他的能力,过会儿你可以亲自去验证一下。”

 

既然鲁路修心意已决,杰瑞米亚也别无他法。“是的,陛下。”他退下前抬眼看了眼鲁路修,皇帝充满自信却仍显稚嫩的脸庞不免让他感到忧心。但是,作为鲁路修忠实的臣下,他不会去违背皇帝的意愿。他能够做的,只有竭尽所能保护他的皇帝不会受到伤害。

 

*

 

朱雀抱着亚瑟前去位于主宫殿一楼的尤菲米亚住处,一路上亚瑟依旧执着地对他牙齿相向。朱雀开始觉得这是亚瑟对他表达喜爱的方式了,因为灰猫并没有下重口,似乎只是很喜欢朱雀的口感。他抚摸着亚瑟愈发油光锃亮的皮毛,看见尤菲米亚一脸惊喜地迎了出来。

 

“朱雀!你会来拜访我可真是难得,快请进。”尤菲米亚的话让朱雀低头局促地笑了笑,因为公主说得没错,他很少会主动离开自己的宫殿。但是尤菲米亚显然并不在意,她已经弯腰开始和灰猫打招呼了。“啊,还有亚瑟。”

 

朱雀走进房间,把亚瑟放到了地上,看见尤菲米亚“喵喵”地逗弄着它。看着她和亚瑟的互动,朱雀露出了温柔的微笑。自从尤菲米亚第一次见到亚瑟,他就知道她也是爱猫人士,而且亚瑟看上去也很喜欢这位善良开朗的公主。而他这次前来,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

 

“尤菲米亚,我能不能拜托你替我照顾一下亚瑟呢?”

 

“当然可以,”尤菲米亚很爽快地答应了,然后她不解地偏过头,有些担忧地询问道,“但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你不能继续照顾它了吗?”

 

朱雀摇摇头,让尤菲米亚不用担心。“不是的,只是我需要陪在鲁路修身边保护他,原本只有下午不在勉强没什么问题,但是现在上午还得来主宫殿的话,我实在是不放心把亚瑟一整天都单独留在屋子里。”其实朱雀的宫殿并不是没有仆人能照看灰猫,但他就是有些难以安心。

 

“鲁路修这也太过分了,”尤菲米亚不满地撅起嘴,埋怨地继续说,“他让你一个人把所有皇家侍卫的工作都干了吗?你不能这么顺着他的意,我了解鲁路修,他会得寸进尺的。”

 

“不要紧,我真的不介意。”朱雀面带笑意看着粉红色头发的公主为自己打抱不平,“其实比起整天无所事事留在宫殿里,现在这样我觉得更有意义。”朱雀说的是真心话,所以皇帝开口让他保护自己的时候他毫不迟疑地就答应了。

 

唯一让朱雀踌躇的是鲁路修提出身处主宫殿时也需要他陪伴的时候。


 

原本,朱雀会在下午前往紧靠内城城墙的演武场等候处理完公事的皇帝。起因是在他应下保护鲁路修这个职责的头一天,皇宫守备军的统领就客气地要求和他比试一场。当时鲁路修也在场,他并没有反对,所以朱雀也没有异议。

 

这是朱雀来到布尔塔尼亚之后最酣畅淋漓的一场比斗,虽然最后两人被鲁路修叫了停,并未分出胜负。临走前,杰瑞米亚向朱雀投来了认可的眼神,鲁路修事后笑着解释说:“杰瑞米亚一直都是这么认真,他一定要亲自来确认你有足够的实力才能安心。”

 

在那之后,朱雀时不时就会收到守备军士兵的邀战,他全都没有拒绝。所以前往演武场就成了朱雀的例行公事,如果皇帝到来的时候,比试仍未结束,他也会在一旁观战。这可以说是朱雀在皇宫里过得最为充实的一段时间。

 

在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将近两周之后,就在昨天,皇帝突然扭头打量了他一番,然后说道:“你穿上他们做的那套骑士装一定很不错。”

 

朱雀完全莫名所以,根本不知道鲁路修嘴里所说的是什么话题,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和骑士制服扯上关系。他只能眨了眨眼睛愣愣地看向鲁路修,等待皇帝能够解释一下。

 

鲁路修在朱雀诧异地注视下局促地轻咳一声:“前几天我下令让裁缝按照你的尺寸剪裁了一套骑士制服,至于尺寸的话,当初婚礼的时候有量过。明天早上我会派人把衣服送到你那儿,以后你别在演武场等候了,穿上制服后直接同我一起去宫殿。”

 

“可是这样会不会不太合适?”朱雀有些为难,不只是因为服装和他的身份不符,同时也因为主宫殿是布尔塔尼亚的政治权力中心,作为日本人的朱雀立场尴尬,频繁出现在那里难免惹人非议。

 

“不合适?怎么会呢?那群陈腐又愚蠢的家伙不停地对我说身为皇帝不带侍卫在皇宫走动不符合我的身份,既然这样我就随了他们的意。你穿上制服后陪在我左右,不就正适合我皇帝应有的排场吗?”

 

鲁路修强词夺理的逻辑让朱雀无言以对,他头一次看见了隐藏在鲁路修温柔之后的另一面。但是,皇帝接下来的话,使得朱雀再也说不出拒绝的话语。

 

“再说,我信任你。你会辜负我对你的信任吗,枢木朱雀?”

 

“我信任你”四个字让朱雀心中涌过一道热流,而皇帝陡然严肃起来的神色,使他也不由自主地正色向鲁路修许下自己的承诺:“当然不会。我绝对不会背叛您的信任的,陛下。”

 

*

 

“朱雀?”尤菲米亚疑惑的声音让朱雀从回忆中回过神,他抬眼正好看见她无奈地叹了口气,“算了,既然你本人都毫不在意,我也就不多管闲事了。说不定这正合你意呢,能够整天陪在鲁路修身边。”

 

直到接收到尤菲米亚玩味的眼神,朱雀才猛地醒悟过来她话中的含义。他脸上微微有些发烫,摆摆手急切地否认道:“不是这样的!”

 

在尤菲米亚银铃般的笑声里,朱雀窘迫地向她告辞了。被鲁路修的妹妹,用他和鲁路修之间的关系打趣,果然还是让他觉得难以招架。

 

他摇了摇头,走向等候在外的马车。尽管比起代步工具,他更喜欢徒步,但是两座宫殿间遥远的距离让后者不太可能实现。跨上马车,随着马儿开始跑动的嗒嗒声,朱雀握紧双拳深吸一口气,他知道明天等待着自己的不会是轻松的一天,他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评论 ( 6 )
热度 ( 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