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未授权翻译】My Mirror,Sword and Shield(8)

Chapter Eight

 

2017年8月20日

 

鲁路修在房门打开的时候抬起头,看见朱雀走了进来露出微笑。守卫和他对视了片刻后移开了眼神,转过身弯腰向跟在他身后进来的女孩儿行礼。鲁路修看见尤菲米亚,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他的手捏住扶手。她扫了他一眼后走到了桌子边,低头看他的战场计划。

 

所有的Knightmare部队都已经被派遣出去了,他们所有人都分散在山脉周围等待着他的指令。皇家守卫也在等待着他的命令,所有人都对让皇帝亲自上战场有所迟疑。鲁路修暗自轻笑,从他的皇座上站起来走到桌边。

 

尤菲米亚在他靠近的时候转过头看他,小心地注视着他走过来站到自己身边。“我不喜欢这个。”

 

鲁路修耸耸肩。“是你说要过来这里的。”

 

 “我想要多知道一点你在做什么。但是这里的一些东西我不喜欢。”尤菲米亚指了指桌子,趴在显示屏上。鲁路修加入了她,再次确认所有人都遵照了他的指挥。“我们就不能等圆桌骑士回来吗?”

 

 “不。他们回来太晚了。”

 

 “明天也太晚。”

 

 “是的。”鲁路修放在桌上的手紧握成拳。“我们现在知道JLF在哪儿,所以我们需要现在试着摧毁他们。我们等得越久他们就越有可能移动。”

 

 “这个我懂,鲁路修。”她咬起嘴唇。“但是柯内莉亚怎么办?”

 

他努力不让自己有所触动。“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将她收押入狱,那时候你就可以和她谈谈了。但是她想杀了我,尤菲米亚。”

 

 “那让我现在就和她谈谈。”

 

 “现在她大概正等着我们呢。你没法联系到她的。”鲁路修离开桌边,皱着眉绕着桌子转了一圈从所有角度彻查了一遍。至今为止,所有的事情都和朱雀说的一样,就连最细节的地方也是。他允许的那些高空勘察证实了这些,有几次他还看到了空地上的Knightmare。但是那些机体估计是故意放在那儿引诱他进攻的,而他得等他的军队准备就绪。

 

如果他肯对自己说实话,他一直在等圆桌骑士回来,但他们在EU被延误了。但是,他们也确保了EU会合作,那些国家答应一旦修奈泽尔露脸就会把他交出来。现在鲁路修对此很满意。每个人都有弱点,就连修奈泽尔也不例外。

 

鲁路修瞥向身侧,看到朱雀走过来,他内心的一部分在赞赏对方穿着机师服的样子,而另一部分却在为他担心。他重要的人的名单上又添加了一个名字,现在他必须把朱雀放在离自己特别近的地方。如果修奈泽尔抓住了尤菲米亚,娜娜莉或是朱雀中的任何一个,他就完了;他们对他来说都太重要了他没法放弃他们。

 

他维持着自己平静的面具走到一边,指了指屏幕。“你能想到我们还漏了什么吗?”

 

朱雀看了他一眼然后注视屏幕上显示的内容,鲁路修看到他嘴唇微动,朱雀一边碰着山脉的一部分一边背诵着什么。朱雀眉头一直没有松开的样子让鲁路修有一点不安。他已经把朱雀说的所有事都考虑在内,并据此制定了最完美的计划。

 

 “没漏东西。”朱雀的手垂到身侧,他叹口气从桌边退开。“只是……那城市,我们路过的时候它被遗弃了。完全遗弃。”

 

鲁路修点点头,突然明白了他的担忧。他暂时没有考虑到那个,更关心于怎么布置他的军队。他们甚至把那整个地区警戒了起来,防止有人能进入成田连山。山脚下的城市被步兵彻查了,鲁路修确保了调查的士兵都是布尔塔尼亚人而不是荣誉布尔塔尼亚人,他想要保险一点。那座城市已经成了一座空城,这肯定和JLF的计划有关系。

 

他俯身在地图上,瞪着它想要想出一个需要用得到清空城市的计划,但是毫无建树。他叹口气,耸耸肩看向朱雀。“他们在保护他们的市民。”

 

 “是为了别的是什么。类似于……我为自己的失败道歉,陛下。”

 

 “闭嘴。”鲁路修看到朱雀退缩了一步,摇摇头叹了口气。“别怪你自己,这是我应该想到的问题。”

 

既然朱雀指出来了,这看上去似乎不只是保护自己的人民这么简单。如果他们真的想要给他下套,那就应该把市民留在城市里伪装出一切正常的样子。所以他们只是想骗他进去,给他看一座神秘的空城来证明他们就在那儿。他们知道他会把这个作为证据证明JLF把成田连山当做了他们的指挥部并且挥军直入,这也正是他计划做的。他已经知道他们的计划了,他也在关注他们计划的任何微小变动。他原来的想法是对的,修奈泽尔和柯尼利亚制定的这个计划,特别是现在他们还占据了山顶的有利条件下,他要攻克会有很多困难。

 

他嘴角上扬站直身子。“没什么可担心的。我们已经想到了他们能用的所有策略并且制定了相应的对策。”

 

 “但是……圆桌骑士……”尤菲米亚吞吞吐吐,鲁路修转过头看向她。

 

有那么一会儿,他很想怒吼说他不需要圆桌骑士,他自己一个人也可以领军,但是他忽然意识到了尤菲米亚真正想说的是什么。她只是担心他,和他每次要上战场的时候一样。比起鲁路修对圆桌骑士的信心,她更相信他们,大概觉得他们可以赢得任何战争,不管是因为圆桌骑士的神话还是因为她对爱人的信念。

 

他叹口气,伸手把她拉入怀中,在只有朱雀在场的时候他能放心表达出自己的喜爱。他已经下令让将军们没有传召不得入内,他不想去解释为什么他把自己所有的信任都交给了一个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甚至于不是布尔塔尼亚人的年轻人。

 

在过去的几天里有好几次鲁路修都觉得自己应该打退堂鼓,无视朱雀告诉他的一切,但是他很确定那会有回报,这就足以使他相信朱雀了。“我不会有事的。朱雀不会让我有事的。对吧?”

 

那年轻人听到他提起自己的名字惊了一下,瞪视鲁路修须臾慢慢点头。“我发誓。”

 

鲁路修放开她,尤菲米亚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点点头走到皇座坐在了那儿。“一直开着通讯频道,鲁路修。如果有一段时间无法联络到你,我有权叫停整个行动。”

 

他抬起眉然后大笑道:“你听上去像是女皇,尤菲。”

 

她向他露出微笑,接着把注意力转回到她面前的屏幕上。“我准备好了,就等你了。”

 

鲁路修点点头,示意朱雀走在前面离开房间,等到朱雀身影消失他抬头看向尤菲米亚。“你确定你能处理这个?”

 

 “我必须得行。你不能突然让我当我女皇然后指望我能做得好。我必须开始表现得像一个女皇的样子。”她给了他一个紧张的微笑,鲁路修看到她放在扶手上的双手在发抖。“我的事你可以随便找点借口解释,但是我希望能知道怎么做我的工作。你答应我我不只是个政治傀儡的。”

 

 “谢谢你,尤菲。”

 

她只是点点头,没有看他。鲁路修笑了笑转过身,走出了房间。将军们已经在等着他了。“现在你们可以进来了。尤菲米亚公主会全程监视整个行动。”

 

 “您认为这样明智吗,陛下?”

 

 “她想再见见她的姐姐,就算那只是地图上的一个小点。”鲁路修回头看了眼房间,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她已经知道了作战的细节,也会随时告知我们情况。”

 

 “但是陛下——”

 

 “如果我下令,那她就必须遵从。”他瞪着他们直到他们全都弯下腰,转身走向Knightmare所在的地方,相信朱雀已经坐在兰斯洛特上等他了。

 

他想错了,鲁路修走进门的时候微笑着看到朱雀正坐着等他。等着的还有高文,平时的那个机师和一个11区人共处显得很紧张。鲁路修转过身,看见他最后的那部分计划放在角落他勾起唇角。伸手解开了领子最上面的两个纽扣,他刚松开衣领就深吸一口气,没像刚才那样感觉自己快窒息了。

 

 “朱雀,”对方坐直了身子,“你知道自己的任务。”

 

 “是的,陛下。”

 

鲁路修点点头,伸手去拿他一直放在长袍里的手枪,走到兰斯洛特跟前把它抛了上去。朱雀匆忙接住,注视了片刻手里的枪然后低头看鲁路修。“活着回来。”

 

朱雀只是点点头,坐进了兰斯洛特里。所有的的Knightmare都应该配有一把手枪,但是罗伊德大概正忙着他命令的新的Knightmare以及给兰斯洛特安装新部件。现在,他可以不管它,但是之后他会和罗伊德谈谈他的这一失误的。鲁路修不希望因为那个科学家心不在焉而失去他最好的机师。

 

他转过身,走到自己的Knightmare前,抓住绳索攀上了驾驶舱,把自己安顿在里面。他打开正确的通讯频道,听见皇家守卫就位的报告,努力不让笑意攀上嘴角。“将军。”


 

柯内莉亚坐在她借来的Knightmare里,皱着眉检查系统。她自己的Knightmare被扔在了18区,现在估计已经被毁掉了,所以她只能驾驶给她的这架无赖。还好,操作和格拉斯哥完全一样,这让柯内莉亚大松一口气,因为她根本没有费神去学过11区的语言;这也是她在JLF觉得自己越发被孤立的原因。那里只有几个人会说布尔塔尼亚语,更少有人愿意和她说话。这种时候她就无比希望基尔福特还活着……

 

她摇摇头,密切注视着屏幕,上面正显示着向山脉进发的军队。鲁路修的举动和他们预期的完全一样,使用着一个按照他的需求改动过的古早军事战略,缓慢地接近山脉毁掉炮台。他现在做的所有事都符合他们的计划,就连他为了调查空城推迟进攻也是。甚至于现在他的Knightmare,在皇家守卫的包围下慢慢向山顶进发,也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更棒的是所有的事都在按照计划顺利进行。通常在战场上都会在最后关头对计划进行调整,但不是这次。所有的事都和计划上的一样,就连鲁路修上山的路线也是。

 

光是考虑这点让柯内莉亚不安地皱起眉。鲁路修不可能蠢到直愣愣地冲进陷阱里去,除非他有什么秘密武器。但是他们的情报组织说圆桌骑士没赶得及回来,修奈泽尔尽可能地把他们留在了EU。之后他们会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柯内莉亚的手指循着屏幕上鲁路修的路线,点着屏幕上的某个地点等着他和他的部队进入正确的位置。有别人正待机着随时准备给引爆炸弹的人信号,但是她想要亲眼看见那个时刻,知道自己终于赢了鲁路修一次。

 

代表皇帝和他守卫的圆点在她的手指下消失了,通讯频道里开始传来叫喊声。柯内莉亚看到那架红色机体蹲在一个炸弹上方,它动起来,把银色的手靠向炸弹,然后一道红色的光从手里射出。

 

柯内莉亚在强光下眯起眼,看着他们的努力得到回报,炸弹一一引爆尘土飞扬她露出冷笑。在通讯频道里人们疯狂地喊着从山体滑坡那儿让开,柯内莉亚在有一波泥土靠近自己的时候微微调整了下位置。

 

山体滑坡会顺着山坡扫荡掉鲁路修很多兵力和他们自己的一些炮台,然后侵吞掉山脚下的城市。如果皇家守卫没有迅速反应的话,大部分的守卫也都会被山体滑坡解决掉,剩下的人就不足为惧了。然后他们隐藏在Knightmare小队里的王牌机师就可以追上他干掉他们所有人。

 

柯内莉亚启动了无赖,再三确认山崩的状况然后转过Knightmare跟在红莲身后冲下山坡。感受着追逐的刺激,她感觉到自己浮现出笑容。她内心的一部分对自己和以前追杀帝国的反抗者一样追杀着自己的弟弟感到难受,但是这是他自找的。他偷走了她的妹妹和骑士,必须有人阻止鲁路修。

 

一张脸突然出现在她的屏幕上让她吃了一惊,柯内莉亚过了片刻才认出那是红莲的机师。她绞尽脑汁想要想出个对那个女孩准确点的描述,但是除了她是个厉害的机师外她想不出别的形容词。如果她是个布尔塔尼亚人就好了。柯内莉亚摇摇头,把注意力放到机师身上。“注意那架白色Knightmare,他会是我们最大的麻烦。”

 

 “白色Knightmare?”

 

 “看到它了!”通讯器里传来另一个不熟悉的声音。“它在目标的对面。”

 

 “把它拖在那儿。”红莲的机师又开口了。“如果让他到了这边我们就麻烦了。”

 

 “交给我们。”

 

柯内莉亚渐渐不再关注把通信器里的指令,只是以防有新的命令才分神稍稍留心,但她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高文周围区区的3架格拉高斯守卫。考虑到皇家守卫原来的作为,击败他们不成问题,他们都是些贵族的二儿子,在战场上毫无作用。把他们所有的王牌机师都集中起来对付这些孱弱的守卫现在看上去有点杀鸡用牛刀了,特别是她看到那些守卫已经惊慌失措。

 

她把视线转回到高文,那架Knightmare赫然耸现在其他机体之上。那台机器令人震撼,她也不得不为之感叹,但是把它放到战场上却一点也不实用,动作太慢太引人注意。如果传言中的悬浮系统真的已经完成了,他们也许对付高文还会遇上些麻烦,但它现在只是个防御机器。更好的消息是,山体的坡地和地上的碎石似乎让它行动困难。

 

柯内莉亚微笑着发动攻击,向其中一台格拉高斯发射飞燕爪,直接命中目标。她收回武器,盘旋着接近高文,剩下的格拉高斯停下了射击害怕伤到他们的皇帝。柯内莉亚大笑起来,她已经离高文太近了对方伤不了她。她应该可以拖住他们等到其他人过来。

 

红莲也在她之后发起进攻,银色的右臂延长出去抓住了第二架格拉高斯的头。一阵红光之后那架Knightmare的金属外壳像泡泡一样膨胀起来,格拉高斯的部件不是啪地折断就是碎成了碎片。柯内莉亚扬起眉看到固定驾驶舱的两个锁弹开了,但是什么也没发生,紧急脱出系统没有再有反应。下一瞬间机体彻底爆炸的时候她不得不移开视线。等她再次抬头的时候,红莲已经准备攻击高文了,最后一架格拉高斯转过身落荒而逃。

 

有那么一小会儿,柯内莉亚很想追上它,但是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她转身加入红莲对那大型Knightmare的进攻,冲向它攻击它的装甲,拖住它的脚步的同时解除它的装甲切断电线。渐渐的,别的机师也加入到了她们队伍中,而高文有一处的防护罩开始闪烁不定,这让他们更是加快了攻击的速度。当高文想要向他们开火的时候,他们都退了开去。

 

柯内莉亚摇摇头,他们生疏的驾驶技术让她无话可说。娇生惯养的贵族子弟当然不知道怎么应付紧张的真实战场。或者现在有可能已经是鲁路修自己在操纵Knightmare了。柯内莉亚皱起眉看向驾驶舱。它看上去够坐下两个人了,也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放任他们的皇帝亲自上战场,因为有一个人可以保护他安全,还有那些防护罩。但是这个Knightmare大小不是让那些都变得毫无意义了吗?这就好像鲁路修在那儿故意引诱别人来进攻他。

 

 “防护罩出现漏洞了。我不知道怎么弄得,但是它——啊!”通讯器里的惨叫声让柯内莉亚从思绪中回过神。紧接着她听见了红莲机师的低咒声。“在它过来前杀掉皇帝!”

 

柯内莉亚瞥了眼红莲,有些疑惑她为什么会如此惧怕单单一架Knightmare,然后把疑问抛到了脑后。他们在这儿只是为了杀死鲁路修,不是为了陷入漫长而疲惫的大战。她稳定住自己的Knightmare,然后向前冲刺,及时地突破了红莲的防护罩,用枪瞄准高文的腿部,着机体游走并开火。另外两架无赖也跟着她,把高文拖在原地不停削弱它的防护罩,让红莲一个不注意也攻破了防御,它用银色的爪子抓住了高文的一条腿。

 

她听见辐射波动启动后装甲发出的咔嚓声响便移开了视线。一部分的她想要回到过去,回到他们可以在白羊宫的花园里嬉戏的时光,回到玛丽安娜过世之前,回到世界还未改变的时候。但是时间无法倒流,这是他们给予鲁路修的仁慈,带给世界的恩惠。他们将要除掉那个吓坏了的小男孩,他因为这世界夺走了他的母亲而报复着全世界,终于所有人都能归于平静,就连鲁路修也是。

 

高文那儿传来的巨大声响让柯内莉亚回头看向它,它的一条腿已经脱落了。红莲松开了它的猎物让开了空间,剩下的Knightmare在巨大的高文倒下的时候也都后退散开,一些装甲还在地上噗噗作响。平静了一会儿后Knightmare的胸口爆炸了,剧烈的爆炸掀掉了它的头,也毁掉了大部分的驾驶舱。

 

几乎在爆炸刚结束,他们就赶了回来,紧盯着驾驶舱。柯内莉亚只看到一具尸体心下一沉,那是机师的尸体。另外一个座位上是空的。她皱起眉,操纵自己的无赖退开,他没有机会启动脱出装置或者逃跑,那样的话他们会发现鲁路修的。

 

她睁大了眼睛,嘴里逸出一句咒骂切换到了公共通讯频道。她无视了同盟所有要求她回应的通信。鲁路修最后成功地骗到了他们,他从一开始就看穿了他们的计划并且加以利用。他当然不会蠢到把自己困在一台无法在山地自由行动的巨大Knightmare里,他把诱饵放到了他们的鼻尖,然后他们就上钩了。鲁路修仍旧在外面,大概正加速向他们的总部前进,等着在山顶和他剩下的守卫汇合。

 

柯内莉亚眯起眼睛。那架转身逃跑的格拉斯哥。她本来以为那只是个惊慌失措的贵族,所有人都知道皇家守卫里都是些没有用的蠢货,这也是为什么鲁路修如此依赖于圆桌骑士。他就是这样骗过他们所有人的,利用大家的这个心理。现在他应该正在上山的路上。

 

柯内莉亚操纵着无赖转身,打开情报摄像仪想要找到那架格拉斯哥的踪迹。她紧盯着屏幕开口道:“所有单位注意,搜寻一架单独的格拉斯哥。它不会迎战,大概会试着逃跑。不计任何代价消灭它。彻底摧毁它!”

 

柯内莉亚想要听见对她命令的回应,但是却等来了一阵沉默。她皱起眉,正打算问有没有懂布尔塔尼亚语的人可以把她的命令对其他人用日文重复一遍,她发现了自己为什么没有得到回答。

 

 “白色Knightmare!”

 

她抬头正好看见一枚飞燕爪擦身而过,柯内莉亚察觉有东西正向她加速而来举枪防卫,他们撞在一起,在那之前她手里的枪被白色Knightmare握着的剑贯穿了。那架Knightmare收回了飞燕爪,已经向着它的下一个目标移动,柯内莉亚又惊又惧地注视着它。

 

这就是那架他们报告过的和皇家守卫一起行动的Knightmare。它的机师怎么能这么厉害?他应该只是个被宠坏的男孩。在它和他们交战的一瞬,它没有减速就干掉了两架无赖。柯内莉亚皱起眉转过Knightmare。“拖住那架Knightmare。别让它靠得太近。”

 

这次她得到了一连串的回应,柯内莉亚操纵着自己的无赖转身追逐白色Knightmare。他们没有得到情报说鲁路修有隐藏着一个和圆桌骑士一样水平的机师,而这将改变战局。这架Knightmare可以清除他们足够的兵力,让鲁路修能够到达他们的总部,而他们没办法及时撤退,所有的指挥官都在那儿,等待离开基地的最后一刻。

 

柯内莉亚咬紧牙关,追赶着她认为是鲁路修的格拉斯哥的那个孤零零的圆点,她瞥见了那台白色Knightmare。他们得赶在那台白色Knightmare之前到那儿,这是他们结束这场战争的机会。这之后,在鲁路修设立的战局下,他们很难再让胜利的天平向他们这边倾斜。而且,如果她不能向JLF证明自己的能力,他们可能会把她交给鲁路修以换取自身的安全。那样的话,她就永远失去尤菲了,修奈泽尔被困在EU鞭长莫及。她握着无赖控制杆的手在发抖,柯内莉亚深呼吸想要平复自己的心情。

 

她不会失去尤菲的,她为此牺牲了太多,绝不容许现在放弃她的妹妹。

 

她穿过树林,当她侦查到有一架Knightmare正在往山坡上移动时,一抹微笑爬上她的嘴角。找到他了。

 

*

 

朱雀感受到手底下兰斯洛特的颤动暗骂了几句,操纵着Knightmare倒退。他看向山坡上,一直退到他觉得再继续就会失去控制翻倒为止。他张大嘴看着泥土石块从山上倾泻而下,大口喘着气煎熬地听着通讯里的尖叫声。他靠向前,把前额贴在一面屏幕上,深深地吸了口气。

 

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把这个忘了,JLF的负隅顽抗。虽然他们在他的历史课上从来没有讲过确切的战术,但是他们列出了基本的战斗流程。朱雀把那些都告诉鲁路修了,但是他忘掉了山崩。现在鲁路修的军队被一分为二,而大部分的皇家守卫都被困在了这一头。

 

朱雀调转兰斯洛特面朝山顶,留下|身后惊慌失措的人们。他必须赶回鲁路修的身边,必须在JLF向他们进攻前离开这儿。这边的布尔塔尼亚军会陷入苦战,但是他们会赢,以巨大的牺牲为代价。他又看了眼滑坡的泥石,闭上了一会儿眼睛。夏莉的父亲就被埋在这里的某一处,在Knightmare里慢慢地窒息而死。如果他可以的话,他会去救他,但是朱雀不知道他在哪里。

 

他摇摇头,发射飞燕爪来拖着兰斯洛特越过在爆炸中滚下山的巨石。就算那样他也不能冒险,他已经走得太远了。他告诉了鲁路修JLF在哪里,概述了他们的战场战略,他已经没办法回头了。朱雀仍旧记得自己把白色骑士放在黑色国王身边时的清脆声响,他已经把自己和鲁路修捆在了一起,这是他自己和恶魔定下的协议。

 

但是他越来越难以视鲁路修为恶魔,特别是在他们俩一起经历了那个时刻之后;鲁路修好像溺水的人一样牢牢抓着他。那个时候让他措手不及,让他不怎么情愿地意识到鲁路修和他一样都是人。见鬼,鲁路修甚至和他一样大。他曾经见过鲁路修脸上露出同样的惊恐表情,昭示着鲁路修脱掉了伪装的表情,这让朱雀想起恶逆皇帝,首先,是个十几岁的少年。

 

他仍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愿意给予鲁路修那么多的信任,当他想起鲁路修的时候,信任是那种他自己也无法理解的交织着的感情中的一部分。

 

当他遭遇一群Knightmare时他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在他意识到前他的手一直在颤抖。他现在不能退缩,鲁路修正指望着他。朱雀咬住嘴唇,操纵兰斯洛特向前,从剑鞘抽出一把MVS震动剑。他暂时只能用一把,地形不允许他拿出第二把。他在攻击前启动了震动剑,贯穿了Knightmare手里的枪和它的头部。

 

朱雀猛地拔出剑,转身又刺入第二架Knightmare。完成了计划好的进攻,朱雀抬头看向通往山顶的斜坡继续前进。应该会有地方能让他在不弄翻或者困住兰斯洛特前提下穿过山崩。

 

他挥舞着手中的剑迎向另一架Knightmare,没有击中对方,但是对方机师反应过大让机体摔倒在地。朱雀瞥了它一眼然后让到了另一边,找到了山崩比较窄的地方。跳过去应该不是很难,他用一个回旋踢就能越过去,只要他能再次让兰斯洛特浮空。朱雀眯起眼,寻找能让他发射飞燕爪渡过山崩的地方。

 

通信器里的咔嗒声分散了他的注意,朱雀伸手把它切换到私人频道,出现在屏幕上的尤菲米亚让他紧张起来。公主看上很惶恐,站在那儿发着颤。“他们找到他了。他们已经包围了高文。机师正在求救,守卫们丢下他们了。”

 

朱雀低咒几句,最后看了一眼山崩调转了兰斯洛特的方向。他没办法和他想的一样助跑,但是应该足够了。“明白了,殿下。”

 

他放回MVS剑,朱雀做了个深呼吸后操纵着兰斯洛特向缺口加速,猛力拉起操纵杆让Knightmare浮空。朱雀低头看向地面,颤了一下后发射了一枚飞燕爪扎进树干,另一枚固定在碎石上,利用这两根线荡过了剩下那点缺口。

 

在另一边的着陆则几乎是个灾难,朱雀必须让兰斯洛特急转身防止它翻跟头。着陆的时候他整个人被从前面甩出了座位,他的Knightmare滑行着撞到了一棵树后正好闯进一队JLF的Knightmare中间。

 

朱雀大张着口喘气,想从那排控制装置上起身,当那群Knightmare开始开火后他被甩到了驾驶舱的另一边。他蹒跚着直起身,打开了能源光盾系统在他能坐回驾驶座之前保护兰斯洛特。然后他转身面向那些Knightmare,抽出一把剑直接发动了进攻。

 

他用开启着光盾的一条手臂推开了一架Knightmare,然后另一只手上的剑贯穿了另一架。朱雀咬紧牙关,迫使兰斯洛特起身做出一系列的飞踢动作,暗自祈祷不会弄翻自己的Knightmare。他在驾驶舱里东倒西歪,牢牢抓住操纵杆,最后终于知道该怎么让自己保持相对静止。

 

幸好,现在那些Knightmare已经更愿意给他让路了,朱雀很满意自己的成果,他让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失去了战斗力。他接下来要对付的敌人越少,他就越有把握安全地救出鲁路修。只要那些机师机师脱出的话,他们就不会有事。

 

“朱雀!”他的注意力从机械地切割Knightmare回到了屏幕上。尤菲米亚重新出现了在那儿,她正在哭泣。这个景象让他心中纠结,她不会哭的除非……“他们击毁了高文,朱雀。我们找不到信号。他们杀了他!”

 

他瞪着尤菲米亚然后如释重负地垂下肩,几乎没注意到自己全身都在微微颤抖。他们去追高文了,没有去追鲁路修实际驾驶的那架格拉斯哥。很有可能鲁路修已经脱身,正在前往山顶。但是,如果他们检查了高文的驾驶舱,他们就会发现这个诡计。

 

朱雀抬起头,注视着屏幕直到他找到鲁路修那架格拉斯哥的通讯号码。在杀上山的一路上,他有一半的时候都在担忧地看着这个号码,期待它什么时候能亮起来。它还在屏幕上,还显示着在线,还在朝山顶迈进,但是没有人护卫。他皱起眉,用眼神描绘出一条到格拉斯哥的最近路径。

 

 “尤菲米亚公主。”她擦着眼睛看向他。“鲁——陛下还活着,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他还——”

 

 “我会找到他的,你可以相信我。”他露出微笑,希望这足以说服她。

 

出乎他的意料,她点点头。“帮帮他,拜托了。”

 

朱雀行了个半礼,等她切断通信,小心地切换回主频道深吸一口气。他必须尽可能快地冲上山,没有时间停下来了。他快速扫了眼剩下的能源,情况不容乐观,朱雀垂下头。他只剩下不到一半的能量了,但是他会做到的。

 

他转过兰斯洛特面向高文被击毁的方向,打算击倒一些鲁路修的追兵再试着追上皇帝本人。朱雀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他正穿过的树林和雷达上显示的点。等他离开树林便立即抽出MVS剑,冲向还聚在高文周围的Knightmare。

 

他将飞燕爪送入其中一架Knightmare里,用它来加速,劈开了另一架Knightmare指着他的枪。朱雀转过头,用眼角注意着那台红色Knightmare。它装了条新手臂,朱雀观察着那银色的部件。他不知道那是干什么的,但是它看上去很危险,现在最好能避开它。但这也意味着会有一架厉害的Knightmare追在鲁路修身后。朱雀发出恼怒的呻吟,砍掉了另一架Knightmare的脚,然后快速追赶鲁路修。

 

朱雀一直强迫自己不要盯着代表鲁路修的那个圆点看,他不耐地怒吼,不断有Knightmare从树林里冲出来进攻他然后又躲回去,他除了朝他们空挥手里的剑什么也做不了。他很想追在他们身后让他们不要再拖慢他的速度浪费时间,但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一架Knightmare和他撞在了一起,朱雀暗骂几句,朝它发射飞燕爪来保持自己的平衡,然后收回了武器。这个角度没法用MVS震动剑,朱雀用兰斯洛特撞向对方,在那架Knightmare爆炸前退开。

 

他又检查了下那个圆点,重新躲进了树林以此作掩护。在这儿别的Knightmare就不敢攻击他了,太多未知因素,这会给他赶上鲁路修的时间。如果他可以记起那架红色Knightmare为什么这么危险,在老师介绍著名Knightmare的时候多上点心,而不是为了平复心中不安而心不在焉。至少那时候它们都只是遥远的机器,废弃的让人恐惧的机器。显然,那从来不足以引起朱雀的注意。他摇摇头,循着鲁路修的轨迹离开了树林。

 

朱雀急忙把兰斯洛特停在一边,险险停在了一处深谷边。他咬着唇转过头,看见孤零零的一架格拉斯哥正穿越着深谷。鲁路修的诡计如果能够再多骗他们一段时间,那他的计划就万无一失了。但是现在,有许多Knightmare正朝他进发,大概还有一些打算过会儿也加入战斗。

 

他让兰斯洛特转了个身,和格拉斯哥平行跑动给它提供掩护。至少从这儿他可以防止别人向下朝鲁路修开枪,他占有优势,就算只有一点点。因为延误,主要是因为时间机器的缘故,这次战斗VARIS机枪还没有准备好。罗伊德现在大概还在调整它,这也意味着他现在只有近身战的优势。但是,当Knightmare必须挤在峡谷两侧的时候他占利。他要做的就是呼叫鲁路修,告诉他注意一边,而自己则集中注意力对付另一边。他们会活着离开的,而之后他会找个更有权力的人来就鲁路修愚蠢的行动呵斥他。

 

朱雀伸出手,调整通讯器切换到私人频道。如果还有一些Knightmare不知道鲁路修在哪儿他不希望将其告之于众。他清清嗓子,只开了音频通讯来节省能源。“他们看穿您的计划了,陛下。”

 

那边传来几句低骂。“剩下的皇家守卫呢?”

 

 “大概都死了,不是被山崩埋了,就是看到JLF要赢了惊慌失措。”

 

 “就知道会这样。一群无能的贵族。”

 

 “但那也是人命。”

 

鲁路修顿了一下大笑起来,朱雀吃惊地听着他的笑声。“真像你会说的话,朱雀。”朱雀听见自己的名字有些惊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鲁路修习惯用名来称呼他了。不过,他也差点就要说出鲁路修的名字而不是他的头衔。“你是想成为我的良心吗?”

 

 “您自己就应该有良心。”

 

朱雀确信在那句傲慢的回答之前的叹息声是自己想象出来的。“恶魔没有——草!”

 

那句咒骂吓到了朱雀。他靠向前,把手指按在通讯器上,想要弄明白通信里的噪音是从哪儿来的。他回过头看向左侧的屏幕,他把放在通讯器上的手拿了下来,发现自己超前鲁路修太多所以皇帝正在他的盲点。他低声骂了自己几句,操纵兰斯洛特转身,震惊地张大嘴。

 

他太专注于和鲁路修的对话,而且以为敌人会在超过他们之后再进攻,根本没想到他们会从后方袭击。他现在的位置太高了,什么也做不了。有四架敌机挤进了峡谷的狭小空间,他们都在向格拉斯哥开火。朱雀颤抖着意识到自己在通讯器里听见的模糊的背景音是子弹击中格拉斯哥的声音。

 

他咬着牙根,寻找用来可以往下跳到谷底去的地方,当看见底下的格拉斯哥颤动起来的时候他僵住了。他屏住呼吸,直到看见驾驶舱安全地脱出,Knightmare的躯干抽搐了一下倒在了地上。朱雀让自己松懈了一会儿,当他意识皇帝现在已经暴露在外的时候他又紧张起来。

 

朱雀向前伸出手,浪费了宝贵的几秒钟时间去找按钮把能源切换成只供给武器和通讯系统。当他找到正确的那个按钮时,整个驾驶舱突然暗了下来,朱雀眨着眼睛适应屏幕微弱的亮光。他调整坐着的位置然后把一枚飞燕爪送到了峡谷的另一侧。它不足以让兰斯洛特彻底下到谷底,但是已经够了。兰斯洛特受到的损伤都能修复,就算罗伊德会为他珍贵的机器抱怨。

 

他驾驶着兰斯洛特就位,闭上眼,从峭壁上跳了下去。朱雀感觉到连接着兰斯洛特和飞燕爪的线缆绷紧了片刻,这足够他睁开眼睛查看峭壁,当山岩支持不住的时候急忙收回了武器。

 

经过片刻自由落体后朱雀将兰斯洛特侧过身,一边抽出MVS剑一边把一架Knightmare踹倒在地。他把倒下的Knightmare切成两半,然后把注意力转到另外那三台身上,出其不意地刺向他们然后撤退。他只是不希望他们在他去营救皇帝的时候跟着他。

 

 “朱雀!”尤菲米亚又在和他通话了,朱雀回过神,把他的剑从最后一架Knightmare身上拔出来。“我联系不上鲁路修了。”

 

 “他弹出驾驶舱了。”他从齿间挤出这句回答,调转兰斯洛特绕过格拉斯哥的残骸前往驾驶舱停下的地方。“别担心,公主,我已经在这儿了。”

 

 “感谢上帝。”

 

 “我会陪着他的,殿下。”朱雀扫了眼他剩下的运转时间,全身一震。“我不会抛下他的。”

 

他避开一些掉落的岩石,停在了驾驶舱前,没有人从驾驶舱出来让他很担心。朱雀清清嗓子,打开了外部喇叭。“陛下?”

 

回答他的一串子弹击中兰斯洛特装甲的声音,朱雀抬头看向峡谷两侧,心下一沉。他让他们两个都被困在了这个陷阱里,两边都有成排的Knightmare拿枪指着他们。他让兰斯洛特直起身,查看屏幕寻找是不是有脱身的办法,他看到峡谷底也有一队Knightmare包围了他们。朱雀猛吸一口气,然后操纵兰斯洛特蹲下|身,手指划过启动能源光盾的按钮。他不知道在兰斯洛特能源耗尽前他能守住驾驶舱多久,但他会坚持到最后一刻。

 

Knightmare又开始开火了,朱雀打开了能量光盾,转过机体让光盾遮挡住驾驶舱的一边,然后用兰斯洛特护住另一边。他在弹幕的洗礼下鼓起勇气,闭上眼睛在子弹撞击Knightmare机体声音里努力平稳呼吸。朱雀以为这会让他陷入恐慌,但是子弹的声音完全不像他在那一年里听到的帮派斗殴的声音,这个声音是全新的,完全不一样。

 

控制台那儿传来的轻微声响让他抬起头,他张大眼瞪着尤菲米亚。她看上去和他一样惊讶。“朱雀,发生什么事了?”

 

 “我找到他了。”他向她露出微笑,真相就在他的嘴边。但是他要怎么和尤菲米亚解释因为他动作不够快他和他哥哥都会被杀死?终究,他只是个学生,不是个受过训练的士兵或者机师。“不用担心,殿下。我答应过会保护皇帝陛下,我会做到的。”

 

 “朱雀,报告你那儿的情况。”

 

他瞪着她看了一会儿,看到了她坚定的表情后垂下了头,感觉到兰斯洛特在密集的子弹下震动。他在Knightmare被击毁之前没剩下多少时间。朱雀的眼神投向剩下的能源,脸上露出苦笑。但在那儿之前兰斯洛特就会彻底没有能源了。

 

朱雀回头看向公主,很惊讶自己居然还能保持着脸上的笑容。“我们被彻底包围了。”

 

 “我——我会派增援过来的!”尤菲米亚惶恐起来,朱雀看着她晃动着身体想要想出个决策。

 

他叹口气摇摇头。“那就太晚了,兰斯洛特坚持不了多久了……而且我没有能源了。”

 

朱雀露出微笑,想让尤菲米亚不要太过恐慌,直到屏幕关闭才收起笑容。他伸手打开驾驶舱,椅子移到轨道的尽头后,兰斯洛特完全沉寂了下来,朱雀看到能源光盾消失了。

 

他继续蹲伏在驾驶舱里,看着空着的座位等到没有子弹再射过来。朱雀咽了口口水,伸手到控制台底下拿出鲁路修给他的手枪。直到他们离开这里或是他们都死了为止,他会一直都站在鲁路修身边,他不想在无法保证他的未来还存在的情况下回去未来。朱雀握紧了手中的枪,然后爬出了兰斯洛特。

 

令他吃惊的是,在他乘着绳索爬下Knightmare的时候没有机体向他开火。朱雀屈膝抵达地面,谨慎地注视着围绕着他们的Knightmare,伸手调整自己的通讯器,接着向后靠近驾驶舱。

 

他知道自己在他们眼里肯定看上去特别蠢所以他们才停火了,一个瘦小的十几岁少年彻底被Knightmare包围了,而他手里就拿了把手枪来保护自己。在他们吃惊的时候,他可以借此到鲁路修那儿,想办法在他们再次开火前把他弄出来。他发生了什么不要紧,只要皇帝活着从这种情形中脱身就好。

 

朱雀背靠着弹射出的驾驶舱,深吸一口气然后走到它前面,当舱门打开的时候不得不跳开一步让开。鲁路修咳嗽着从里面跌出来。皇帝抬头看向他,扬起眉。“它卡住了。”

 

 “回里面去,陛下,这样安全点。”

 

鲁路修扫视了眼峡谷然后短促地笑了一声。“那你为什么在外面呢,你这个笨蛋。”

 

 “我答应您妹妹我会保护您的。”

 

 “你这是在自杀。”鲁路修打算站起来,朱雀抬眼去看峡谷两边的Knightmare。他倒吸一口气然后扑向前,把鲁路修推回地上给他使了个眼色然后挡住了他。“朱雀,怎么——”

 

 “嘘。”朱雀又低头看了他一眼,看见了鲁路修脸上震惊的表情,然后又抬头望向Knightmare。他看到一个机师从他的Knightmare外面站起身皱起眉,他必须看上去十足像个皇家守卫,他不能退缩,否则他们就会利用这个占得上风。他不能让他们认为他只是个手足无措惊慌不已的学生。朱雀深吸一口气,与正紧紧盯住他的那个男人对视。

 

 “走开。”

 

 “我做不到,长官。”朱雀抬起另一只手稳定手里的枪。“我有命令在身。”

 

对方瞪视了他片刻后向前靠了靠,他的声音从Knightmare的扩音器里传出来。“你是谁?”

 

 “枢木朱雀,隶属皇家守卫。”

 

 “枢木……但那是……你是日本人。”

 

 “是的,长官。”

 

 “而你知道你在保护的人是谁?”朱雀点点头,看见对方摇了摇头。“你知道我们可以帮助解放他所关押的所有人质。你不必出于恐惧而继续效力于他了。”

 

朱雀感觉到有什么扫过他的腿,在他明白那个触感是什么之前他没有回答。他又感觉到了一样轻触,最后低头看见鲁路修抓着他的腿。皇帝朝他微微地摇头,朱雀偏过头然后重新抬起视线。“不是这样的,长官。”

 

 “朱雀,别。”

 

 “我答应过保护您。”

 

 “朱雀,住——”

 

 “我不能接受你的提议,长官。”朱雀越过鲁路修大声说道,感觉到鲁路修抓着他腿的手收紧了。“我是皇家守卫的一员,保护皇帝陛下是我的职责,即使要献出我的生命。”

 

“但是他在屠杀你的同胞,毁掉你的祖国。”

 

 “我知道,但是我相信他想做的事情是正确。”朱雀停顿了一下,向Knightmare里的人鞠了个躬。“我谢谢你的关心,长官,但是我不得不拒绝。我已经宣誓了我的忠诚。”

 

出乎他的意料,对方也向他鞠了躬。“我承认你的忠诚,但是很遗憾是错误的立场。”

 

朱雀露出微笑。“每个人似乎都在这么说。就连我自己这边的人也是。”他感到鲁路修紧紧抓住自己的腿。“但是我相信他。”

 

 “很好。”

 

朱雀在那个人坐回到驾驶舱后颤抖着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这就是最后了,就算尤菲米亚能叫来增援也于事无补了。他已经拖延了他们够久了。他扫了眼没有人了的驾驶舱。鲁路修幸存的时间大概还能长一点。他伸手取下耳边的通讯器,把它抛到鲁路修的胸口上。“你会需要这个的。”

 

 “朱雀?”

 

 “您可以用这个求救,尤菲米亚公主知道我们在哪儿,也知道我们陷入了困境。”朱雀看见Knightmare打算开火停顿了一下,努力不让自己发颤。“我会尽可能多地击中它们。”

 

 “你拿着的是把手枪!”

 

 “还有,我死了之后,请随意拿我的身体当掩体。”

 

 “朱雀!”

 

 “进驾驶舱躲在那儿,会有增援过来的。它支持不了多久,但是希望够你等到增援。”

 

 “别这么做。”朱雀蹲下|身,感觉到鲁路修的另一只手也拽住了他的腿。“我命令你别这么做!”

 

 “很荣幸能服侍您,陛下。”

 

*

 

 “朱雀?朱雀!”尤菲米亚瞪着空白的屏幕。“枢木朱雀,请回答!我命令你回答!”

 

 “通信断了,公主殿下。”她低头瞪视将军们,他们站在她下方不安地转来转去。尤菲米亚咬起嘴唇,站起身,走到下面的屏幕前。

 

她靠近屏幕注意它,指着几个离兰斯洛特和她哥哥最后已知的位置足够近的Knightmare小队。“告诉他们前往这个地点。,”尤菲米亚敲了敲那个位置,“还有告诉他们赶快。”

 

 “但是我们得追击反叛军——”

 

 “他们都追在皇帝陛下后面,这是他们唯一在乎的。”尤菲米亚靠向桌子,尽最大努力模仿鲁路修的眼神。“皇帝陛下知道这个,所以他豪赌了一把,现在我们必须去帮助他。”

 

 “他有——”

 

 “皇家守卫已经全军覆没了,只有一个幸存了下来,而他就在那儿,还没有Knightmare。”她看见他们颤了颤,尤菲米亚做了个深呼吸。“现在,照我说的做。”

 

桌子边一片混乱,他们争先恐后地跑去执行她的命令,尤菲米亚看着他们工作了片刻低头看向屏幕。就算那些小队飞奔去救援,那也不够快。朱雀肯定会尽可能地拖延时间,但是还是会有一段时间鲁路修会被孤身留在那儿,毫无抵抗之力。尤菲米亚撑在桌子上,伸手去抹眼睛。她不能在那些人面前流泪,她没有这个时间。她必须思考。如果处于这个状况的是鲁路修,他会怎么做?

 

他会牺牲所有的东西,连同朱雀,来从那里脱身。尤菲米亚摇摇头,她不会这么做。她得想出自己的计划,她得习惯于如此。如果鲁路修把整个帝国交到她的手里,他的计划和法律离开他只能坚持一段时间,那时候她就得开始独立思考了。但是她现在除了反攻还能做什么。

 

尤菲米亚突然停了下来,注视着成田连山的地图但没有真的看进什么。脱离这个困境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天平向她这儿倾斜。

 

她站直身子,伸手抓住一个路过的将军。他眨着眼睛看着她然后才回过神行礼。尤菲米亚在他张嘴之前就开口道:“我想要和JLF的领导说话。”

 

 “殿下?”

 

 “你听见我说的话。我想和JLF的领导说话。”

 

 “你不应该和他们谈判——”

 

 “我不在乎。这会解决这件事。”她挥开他,整理了下裙子。鲁路修大概不会同意这个,但是她正在努力救他的命。他有想过如果她和娜娜莉失去了他会是什么感受吗?还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呢?就算柯内莉亚和修奈泽尔恨着鲁路修,但是他们心里中有那么一小块地方还记得他们的弟弟。她也不想他们到时候变得和鲁路修杀死那些兄弟姐妹之后一样痛苦。

 

屏幕亮起起来,尤菲米亚抬起头,想要让自己看上不那么像一个吓坏了的公主,而是像一个女皇。她必须能够做到,她必须回应鲁路修给予她的信任。尤菲米亚等到屏幕上的画面清晰之后靠近了一点。“我是尤菲米亚·li·布尔塔尼亚。和我对话的是日本解放战线的领导者吗?”

 

 “没错。”对方慢慢地点了点头,这是她得到的唯一敬意的表现。“我是片濑少将。”

 

 “感谢您能抽出时间。很不幸我们没有办法花更多时间来讨论协约。”

 

 “协约?”

 

尤菲米亚点点头。“此刻我的哥哥,皇帝陛下在你们的手上,他被包围了,而你们正打算杀死他。我不会对此袖手旁观。所以我向你提出一个交易,等我们双方都有时间的时候可以谈成的交易。”

 

 “交易?你的哥哥肯定不会——”

 

 “我的哥哥对此一无所知。”尤菲米亚咬住下唇,想要尽快把所有事想清楚。作为恶逆皇帝,鲁路修知道这个不会高兴。他要维持形象的话就得杀了她,所以她最好对此保密。她摇摇头,挺起胸。“他以后也不会知道。他是我的哥哥,但这不是说我会盲从他。”

 

 “那你为什么要做这么多来救他?”

 

 “因为他是我的哥哥,我家庭的一份子。”尤菲米亚说完后停顿了一下,低下头。“我只是无法忍受继续袖手旁观了。我想要在更多人死去前阻止这场战争。”

 

片濑注视着她,尤菲米亚等感觉到他投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她颤抖着,咬住唇不让自己抽泣。在那些Knightmare开火射杀鲁路修之前他还有多少时间?他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如果那样的话她该怎么告诉娜娜莉?

 

 “请原谅我无法立即相信您,尤菲米亚公主殿下。”她听见这句话抬起头,看到少将叹了口气。“但是在我下令前您必须拿出证据证明自己不是只是在演戏。”

 

尤菲米亚的心跳加速,她觉得自己口干舌燥。她没有权力给他们他们想要的,而片濑少将估计也知道这点。他想要她违背鲁路修的命令,而这很有可能会害死她。但是如果她成功了,他们仍旧也会赢。一定有办法改变现状的,但她没有时间去想了,在这方面她做不到鲁路修那样。她只需要一个能够打动他们的东西,一个他们仍能够控制的东西。

 

 “圆桌骑士。”她脱口而出,说完后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尤菲米亚清了清嗓子,想要重新镇定下来。“一个日本人可以成为圆桌骑士。但是人选得由我们这边来决定。”

 

 “这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如果他可以成为第一骑士,那么他有权选择一个殖民区作为属地。身为日本人,他会选11区。如果我们可以说服我哥哥,就可以从根本上解放日本。这会需要点时间,但是比战争好。”

 

片濑少将看上去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微笑着摇摇头。尤菲米亚想要忍住哭泣的冲动。她已经尽力了但还是失败了。她抬起手擦去眼中的眼泪,不想在JLF的领导者面前示弱,当她听见对方的笑声时她怔住了。

 

尤菲米亚抬起头,正想斥责他居然取笑自己,但当少将平静下来后她吃惊地张大嘴。“如果不是你哥哥,而是你继承皇位就好了。我们同意你的交易,公主殿下。给我们骑士,你哥哥就能活。”

 

 “这得花个几天时间,得让其他人过来还有——”她截住了话头,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而且正在浪费时间。“我会试着每天和你们联系的。”

 

 “当然。等有日本人成为圆桌骑士后我们会和你继续讨论你的计划的。”屏幕被关掉了,尤菲米亚注视片刻后踉跄着后退几步跌坐进皇座里,很清楚自己在发颤。她无视了房间里将军的惊呼,深吸几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她脸上一直带着微笑。

 

她成功了,她成功地独自救出了鲁路修。她会给这场漫长而疲惫的战争画上句号。这会花上点时间,而且他们这方必须得谨慎计划,鲁路修要尽可能地装作自己不知道这件事,但是这是一个让日本脱离正在瓦解的布尔塔尼亚帝国的办法。然后鲁路修就不必继续让所有人恨他,他可以不必为了自己的目的伪造自己的死亡。他可以安全了。

 

尤菲米亚深呼吸镇定自己,然后坐直身子。“我想要向皇帝陛下移动的单位的报告。”

 

 “当然,殿下。但是如果……”

 

她看着那人,缓缓摇了摇头然后靠在了皇座椅背上。“我们来决定自己是不是太晚了。如果太晚了,我们也只能往下走。”

 

 “但是,殿下——”

 

 “我们不会为了自己的错误惩罚他们。”尤菲米亚伸手抹去眼角的泪水,努力保持平静。“请时时向我汇报情况。”

 

 “遵命,殿下。”

 

等他们转身去做事后她放松下来,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要哭泣。她现在不能像个小女生似的流露出软弱,鲁路修是他们听从她指挥的唯一原因。尤菲米亚靠在皇座上,收紧了握在扶手上的手指。现在要做的只有等待。


 

他的呼吸沉重,心跳剧烈。朱雀吞下唾沫,想要控制自己急促的呼吸声。他调整自己握枪的姿势,一直瞄准着他面前的一架Knightmare。一颗子弹没什么,但是一种威胁的态度。朱雀又咽了口口水,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要颤抖。鲁路修还是扒着他的腿,最重要的事是让皇帝保持冷静并且活下去。

 

但是他们为什么什么都不做?朱雀移动了下握枪的手,在原地微微地晃动。他站在这儿大概有一分钟了但是他们还是没有开火。在那么多努力之后,让他们就这样逃脱完全不合理,除非他们正享受看到鲁路修害怕的样子。

 

朱雀冒险低头看了眼皇帝,正好对上了鲁路修的视线。皇帝正抬头看着他,依旧抓着他的腿。他们互相注视了片刻,然后朱雀颤栗着抬起头去看Knightmare。

 

而那些Knightmare还是站在那儿,举着枪瞄准他们。

 

 “陛下,现在是好时机,快去——”Knightmare的动作让他没有说完,他张大嘴看见他们开始后退。“什么?”

 

朱雀环视四周,看见进入峡谷的Knightmare也开始撤退。他又检查了下周围的区域,在鲁路修抓着他的情况下尽可能地转身确认他们周围没有敌人后跪坐到了地上。

 

他手里的枪跌到了地上,鲁路修放开了他的腿,翻身平躺。朱雀低头扫了他一样喘息着大笑,晃着身体差点跌倒。他在跌倒前用手稳住了,依旧大笑着。

 

 “你这个白痴!”当鲁路修揍了他肩膀一拳后朱雀停下了笑声,他一边喘着气一边低头看向皇帝。鲁路修用手肘撑起自己,继续瞪视朱雀。“别这么干!”

 

 “但是……这是我的职责。”

 

 “滚你的职责!你没有必要保护我!”鲁路修瞪大眼扭过头,朱雀皱起眉向前靠了靠。鲁路修抬眼用眼角看了看他,清了清嗓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别告诉我什么职责。”

 

朱雀微笑着退了回去。“我从天而降,一无所有,这应该就足以成为理由了。和布尔塔尼亚的皇帝比起来,我不重要也不特别。”

 

接收到鲁路修再次转过头的注视,朱雀以为他又要骂自己笨蛋了。但他没想到鲁路修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脑袋。朱雀瞪大眼,张嘴还没来得及问鲁路修他在干什么,便就这样被拉了下去。他们的嘴唇碰触到了一起。

 

甫一接触他就僵住忘了合上嘴,虽然仍将嘴大张着更多是因为鲁路修居然真的吻了他。在鲁路修把一只手从他头上滑至肩上时朱雀还是僵硬着,此时对方另一只手的手指还缠绕着他的头发。朱雀皱起眉,当鲁路修想要把舌头伸进自己嘴里的时候他想要躲开。但是鲁路修的手拂过他后颈的某一个位置让朱雀猛然松懈了下来,他的喉间窘迫之中发出呻吟。

 

朱雀瞪大着眼听着鲁路修作为回应的呻吟声,纠结着自己是该让开还是呆在原地,然而当鲁路修偏着头抚摸着他脖子的敏感部位时他很难正常思考。朱雀一个激灵后,让自己试着去回应他的那个吻,唇与唇的接触让他感到有些别扭。他以前从来没有真的这么做过,他只经历过几次吻,那些还都是吻在脸颊上的,对象也都是女孩,其中一个还是14岁的时候被米莉逼着做的。他从没有亲吻过男生,甚至对男生都没有过这种想法,但是其实他对女生也没有什么真的想法。塞西尔把这一切归咎于罗伊德的影响。

 

鲁路修的舌头扫过他的上腭,再加上他的手轻抚朱雀的后颈,朱雀颤抖着忘记了他刚才所有的思绪。他卸下手肘的力气让自己躺在鲁路修身上,伸出一只手抚着鲁路修的脸颊,却在那一刻两个人过电一般同时退开喘息。两人互相注视对方没一会儿,朱雀便低下头又吻上了鲁路修的唇。朱雀感觉到鲁路修在他身下微颤,怅然若失地感觉到对方把手从他头上拿下。鲁路修用双手环住朱雀肩膀,把他拉得更近。

 

他有一部分的思维仍在纠结自己正亲吻着一个男的,但是剩下的那部分他正沉浸在亲吻鲁路修的余韵中,压倒他的的感觉是如此美好。“鲁路修……”

 

 “陛下!”朱雀猛地睁开眼,从鲁路修身上起来,当呼喊声在峡谷间回荡时他抓起手枪。他举起枪,小心地注视着峡谷一头。

 

当几架Knightmare进入的他的视线他并没有放松警惕,一直平稳地举枪瞄准着领头的Knightmare。朱雀低头看了眼鲁路修,放下一只举枪的手示意让他躲起来,他一动不动地看着Knightmare停下脚步。朱雀发现自己屏住呼吸,等待着机师表露身份,把枪举在合适的高度。这也许是JLF为了杀死皇帝而用的诡计,他再确认鲁路修没有危险前不能冒险放松警惕。

 

当朱雀认出了从Knightmare下来的布尔塔尼亚机师后他长出了一口气,一边放下枪,他一边朝着鲁路修伸出一只手。出乎他的意料,皇帝握住了他的手,他向朱雀短暂一笑然后站起身转头面向走来的布尔塔尼亚士兵。朱雀四处张望,想找地方把枪放下,然后发现了地上的通讯器。他无辜地笑了笑,捡起它放回原处,他敲了敲它的侧面检查它是否还能用。

 

 “朱雀!”他被叫声吓了一跳,鲁路修好笑地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回去给那些机师传达命令。朱雀抖了抖,又把手放到了通讯器上。

 

 “我在这儿,塞西尔小姐。”

 

 “谢天谢地。”他听见她叹了口气,以及跌坐回椅子上的模糊声响。“我叫了你好半天了。兰斯洛特——”

 

 “我知道。”他转过去看了眼Knightmare机体,查看它受到的损伤。“能源全耗尽了,而且受损也很严重。你们得派人来把它拖回去了,我不觉得它能一路开回去……”

 

 “朱雀,你做了什么?”

 

 “我的职责。”想起鲁路修对这句话的反应他瑟缩了一下。下一刻他涨红了脸,转过身遮挡住脸上的红晕。那个吻大概只是因为濒死经验后肾上腺素的作用,没有其他原因了。“皇帝陛下发现自己陷入危险,所以我就过来帮他。”

 

塞西尔又叹了口气。“罗伊德不会高兴的。”

 

 “我知道。我会想办法补偿他的。”

 

 “朱雀。”他转过身看见鲁路修示意他跟上自己,朱雀犹疑了一下后点点头。

 

 “兰斯洛特就在它失去能源时的位置。我得走了。”他关掉通讯器,在鲁路修走向一群Knightmare守卫着的汽车时快步跟上他。

 

朱雀很惊讶鲁路修居然接受了他的帮助,皱着眉帮他坐上汽车,然后自己也跟了进去。他环视四周,很高兴司机还在外面和机师们说话。“陛下,您受伤了?”

 

 “嗯?没有。”鲁路修摇摇头向朱雀露出苦笑。“只是累了。”鲁路修注视着他许久没有说话,朱雀在鲁路修审视的目光下坐立不安。“而且,在你做的这一切后,我们之间没有必要再称呼头衔了。”

 

 “我很抱歉,如果——”

 

 “朱雀。”鲁路修用眼神制止他继续说下去,皇帝靠到了椅背上。“你救了我的命,而且想要用你自己的生命来保护我,这是我见过最蠢的事之一。还有……我们已经越过了守卫和他的主君的那条线。喊我鲁路修。”

 

 “我……”

 

 “这是个命令。”

 

朱雀路出笑容,点点头向后靠去。“是,鲁路修。”

 

 “很好。”皇帝叹口气闭上了眼睛。“还有别再这么干了,你是我唯一拥有的称职守卫。下次自杀这种事就让别人干去。”

 

他点点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开口赞同他。朱雀微微侧过身,观察着鲁路修在车窗上的倒影。他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了,兰斯洛特估计得修上几天,这也意味着罗伊德会拒绝见他,而他出于自己的意志亲吻了鲁路修。鲁路修似乎也没有介意。朱雀叹口气,把头靠在车窗上。最后当他终于找到一个他想要喜欢的人,他却不得不失去那个人。

 

*

 

柯内莉亚疾步走过JLF总部的走廊,无视基地其他11区人投向自己的愤怒视线。他们收到撤退的命令不是她的错,是别人毁掉了他们的计划。但是他们的举动就好像传言是另一回事。她眯起眼睛,前往指挥室。片濑少将应该还在那里,他们会好好讨论一下他为什么要下令让她和其他人撤退,并且命令说如果她反抗的话允许他们射杀她。如果,他想不出一个合适的答案的话,她会和修奈泽尔谈一谈,决定怎么离开这儿。

 

如果他们不能帮她一起摆脱鲁路修,那JLF可以自己继续孤军奋战了。

 

她几乎没等门打开就走了进去瞪视着片濑,无视所有的安全措施。他的下属明显被她的举动惊到了,但是少将自己似乎没怎么在意。片濑转过身,向她微笑。“啊,柯内莉亚公主,我正在想你什么时候会过来呢。”

 

柯内莉亚眯起眼睛。“你为什么把我带来11区?”

 

 “为了战胜皇帝赢得胜利,毫无疑问。”

 

 “那你为什么命令我们不要开火?我们把他困住了!”

 

片濑少将只是轻笑着,靠回了桌边。“我们必须稍稍调整您的计划。不用担心,消息很快就会传遍基地的。”

 

 “什么消息?”

 

 “你成功迫使布尔塔尼亚人和我们谈判。而且我们达成了协议。”柯内莉亚倒退一步,片濑脸露笑意看着她。“我们同意和布尔塔尼亚政府的某个代表谈话,确保事情的进展有利于我们,或者缓和双方之间的关系。不论怎么说,现在我们占据优势。”

 

 “怎么做到?”

 

 “他们答应会让一个日本人成为圆桌骑士。”柯内莉亚一边消化这些消息一边看着他,片濑把她的沉默视作不解。“为了交换皇帝的性命,他们提议和平会谈。为了赢得我们的信任,他们会允许一个日本人成为骑士。”

 

 “圆桌骑士是由皇帝挑选的。”

 

片濑保持着脸上的笑容,柯内莉亚觉得她和修奈泽尔都被反将了一军。“但是我们知道他身边有个日本人,那个保护他的男孩。”

 

 “枢木朱雀?”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记住了这个名字,也许是因为他让她不知怎么的想起了基尔福特。

 

 “是的。我们只要那是个日本人就可以了。一旦有他在,人们就会为了获得更多地位而奋斗。同时,我们就能赢回自由。”

 

柯内莉亚摇摇头,从震惊中回复过来。“鲁路修会知道你们在做什么的。他不会允许的。”

 

 “但是和我们谈判的不是鲁路修。他一开始就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是尤菲米亚公主。”

 

 “不。”

 

 “是她。她想要救她的哥哥。”

 

柯内莉亚摇着头。“不,你不能这么做。他发现的话会杀了她的!”

 

 “然后道义就在我们这边了,寻求和平的公主被她的哥哥谋杀了。这个正当理由足以让EU或是中华联邦来帮助我们了。”

 

她看着他,片濑鞠了个躬便转身和他的下属交流,留下柯内莉亚在那儿心下一片冰凉。她无计可施,JLF正在利用她,她和修奈泽尔。而且他们还打算牺牲尤菲米亚。

 


评论 ( 2 )
热度 ( 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