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103)

第一百零三章


烦躁地翻了个身,牵动着软软的床垫向下一沉,朱利安发现自己毫无睡意。寂静的窗外没有一丝夜风袭来,只有被驶过的汽车车灯拉长的黑影偶尔掠过幽暗的房间,沉闷的气氛仿佛使得空气也为之凝滞了。


朱利安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放弃似地锤了锤床垫,紧紧皱起的细眉间流露出与其年龄不符的烦恼与困扰。


一向对他疼爱有加的小姑接连数天都没有时间来探望自己,甚至连例行的晚安吻都不得不取消,就算朱利安年幼也注意到了政局的异样,仿佛代表府邸有一根无形的橡皮筋正绷得紧紧的;更遑论这段时日以来,朱利安身边日益增多的古怪眼神和窃窃私语。


——听说最近复辟势力会有大动作?


——你说帝国的残余势力会不会想要接触那个孩子?


那些交头接耳的大人们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瞥向朱利安,自以为他什么都不明白,殊不知真正看不清的人是他们自己。


对于朱利安来说,复辟也好叛乱也好都只是打扰他平静生活的干扰,至于那些人是不是打着他父亲的旗号,在男孩看来毫无区别。他早就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出身让自己无法过上与其他孩子一样普通的生活,也已经习惯了不被同龄人容纳的生活,如今的朱利安只有一个小小的愿望,他希望能够和自己最亲密的亲人在一起,却偏偏因为动荡的政局而被打搅。


朱利安愤愤地咬住了嘴唇,一股委屈的情绪油然而生。如果他的父亲还活着,如果Zero没有将他的父亲杀害,他是不是就不用像现在这样独自承受孤寂的夜晚?


——朱利安,如果有可能,你希望见到你的父亲吗?

充满诱惑的问题在耳边重新响起,朱利安急忙摇了摇头想将这恼人的声音从脑海中甩出去。这一定是Zero故意在扰乱他的大脑,他才不会轻易中计、放弃他揭穿Zero真面目的计划呢。


心中忽然划过一个主意,朱利安一把抱住自己的枕头,噌噌地往房外跑去。


娜娜莉的房间与朱利安的卧室仅仅隔着一条走廊,朱利安光着脚丫子穿过静悄悄的过道。他不想继续一个人待在自己的房间了。再年幼一些的时候,他也曾因为噩梦的缘故在半夜悄悄地溜进娜娜莉的房间,躲进小姑温暖的怀抱,相信这一次她一定也不会拒绝。


守在代表房间门口的守卫在朱利安突然出现的刹那紧张了一瞬,在看清小小的身影之后随即便松了口气,只是在迟疑了片刻后轻声提醒道:“代表现在已经休息了。”


“我知道,”朱利安熟门熟路地在电子锁的面板上按下密码,在门打开了一半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挤进了房间,“我只是想今晚睡在小姑房间,不会打扰她休息的。”


电子门在朱利安的身后“嚓”地一声重新合起,但本应一片漆黑的卧室却有隐隐的亮光从紧闭的门缝中透出。


朱利安不禁心中一喜,不假思索地一面向前打开卧室门,一面说道:“小姑,你还没有休息吗?”


卧室门后露出的是一脸愕然的娜娜莉,和一道朱利安厌恶不已的深紫色身影。巨大的冲击之下,男孩呆愣了半晌才醒悟过来,他一直心心念念希冀揭露其真实身份的Zero居然并没有戴着他的面具,只是此时暴露在灯光下的是一张在朱利安最荒诞的想象中也从未出现过的面容。


*


“朱利安,你怎么在这里?”


应着娜娜莉的惊呼,鲁路修转过头,正对上了一双同样用惊异瞪视着自己的稚嫩双眼。


——他就是朱利安?!


鲁路修的心头抽动了一下。眼前抱着枕头的幼子正是他曾在照片中见过的“朱利安”,他与朱雀的孩子。意识到当时襁褓中啼哭的婴儿已有半人高时,鲁路修这才实感自己的确已“死”了许久。唯一与记忆中一成不变的便只有那双碧绿的眼睛——与朱雀一模一样。


“小姑……他是谁?!”


儿童细嫩的呼喊声惊醒了鲁路修。糟糕!现在并不是伤感的时候,他正穿着Zero的制服。若被孩子以为发现了Zero的真面目并透露出去,只会让现在动荡的局势变得更为风雨飘摇。


“难道你是我的爸爸?”枕头无声地落在脚边,朱利安的小手颤抖地指向鲁路修,他足够聪明地推断出了一个最有可能的答案,但还是不能解释Zero面具下真面目与他认知的相悖之处,“我的爸爸就是Zero?但不是Zero杀的我爸爸吗?小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面对质问,冷汗顺着鲁路修的脸颊滑落,一向的沉着冷静在此时却被一阵焦虑所取代。朱利安——他与朱雀都不知该如何面对的存在。这个孩子仿佛见证了他们相爱至反目成仇,最终又殊途同归的过去。那本该是他们爱情的结晶,却又承载了他们仇恨、自私与无情。太多复杂的感情汇聚在朱利安的身上,让毫无防备的鲁路修根本不知道爱如何去面对。


怎么办?现在还不是他与朱利安相认的时候。鲁路修曾与朱雀提起过该如何处理朱利安的事,但还是不了了之,最终因战局而永远搁置了下去。该如何糊弄过去?鲁路修的脑中一瞬间闪过了十七种方案。然而一切的思绪都因为突然扑向他的重物而戛然而止。


“爸爸……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听着朱利安带着哭腔的声音,鲁路修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一颗早已被软化的心“砰砰”地跳动着,不由自主地的摸了摸那一头柔软的卷发。


——算了,随遇而安吧。


评论 ( 5 )
热度 ( 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