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fe of Lelouch and Suzaku(10-12)

10

刚开始听见敲门声,鲁路修没有在意。他以为只是男仆,所以顺口说了一声“进来”。但是推开浴室门走进来的人是朱雀,这却是他始料未及的情况。

 

鲁路修猛地呆愣在了原地,半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正一丝不挂地坐在浴缸里。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朱雀面前,他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升腾起了红晕,紧握着手里的毛巾,手足无措了起来。

 

鲁路修几乎可以听见自己大脑飞速运转的声音,刹那间思绪万千。在以往的相处中,朱雀一直都是比较被动的一方,比起述说,他是个更好的倾听者。虽然在相熟之后,他已没有最初的拘谨,但是与鲁路修相比,他无疑带着日本人特有的矜持。所以,现在朱雀主动闯入鲁路修所在的浴室,鲁路修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解读朱雀的这个行为。

 

朱雀似乎也被鲁路修的震惊所感染,迟疑地停下了脚步,他有些犹豫地开口道:“需要我为你擦背吗?”

 

朱雀毫无征兆的挑逗话语好似一道响雷把鲁路修劈了个正着,好半天没能回过神。这句话算是性暗示吗?鲁路修原本已经泛红的脸颊更是滚烫了起来。虽然这进展快得令鲁路修根本没办法做好心理建设,但他无法拒绝,鲁路修不想让朱雀难堪,所以只得僵硬地点点头。

 

鲁路修在朱雀的示意下转过身,内心无比忐忑地等待着,然后他感受到了背上轻柔的触感。原本这应该是能够让人放松享受的时刻,但是鲁路修现在却半点也无法感到松懈。柔软的毛巾摩擦着他的后背,时不时还能感受到指尖划过,鲁路修只觉得被碰触的地方传来一阵阵颤栗的感觉,让他打了个一个激灵。

 

只是他预期的后续发展并未到来,朱雀口中的“擦背”似乎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意思。

 

但毫无疑问,朱雀的这些行为一定是在给鲁路修暗示,这对于保守的朱雀来说肯定已经算得上是破釜沉舟的决心了。鲁路修不禁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没能给予朱雀足够的回应,足以让他产生安全感。

 

这么一思忖,鲁路修忽然不是不能理解朱雀为何会作出这样的举动。一直以来,鲁路修都能从点滴的小事中看出朱雀对自己的心愿,所以鲁路修从来没有担心急躁过。所以他总是放慢步调,想要让两个人继续慢慢理解,总有一天等到恰当的时候,他们就能水到渠成地互相表白心迹。

 

对鲁路修来说的确是这样没错,但那是建立在朱雀为人单纯,简单好懂这点之上的。反过来站在朱雀的角度来看,鲁路修若即若离,亲切有余亲热不足的态度一定会让他相当困惑吧。

 

一股愧疚的感情涌上了鲁路修的心头,这点的确是他估计不足。他没料到这个失误会逼得朱雀做出如此不符合他性格的事情。但是不论如何,鲁路修都不会辜负他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尽管比他预定的计划要早,但是将两人的初夜调整到今晚也不是不可行。

 

既然朱雀已经跨出了第一步,鲁路修也得有些表示不是吗?思及此,鲁路修做了个深呼吸,扭头强作平静地询问朱雀:“已经进来了,不如就一起洗吧?”


吃肉神奇传送门 点我


第二天鲁路修回到宫殿的时候,让他借宿朱雀处的原因,基斯塔尔已经来向他辞行了。目送这位罪魁祸首毫无所知地离开后,鲁路修不免心中有些五味杂陈。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不在鲁路修原定的计划之中,但这个意外并不令鲁路修讨厌。事实上,远远不只是不讨厌的程度。

 

昨晚的细节浮上心头,鲁路修的脸颊染上了一层薄红。由于两人都毫无经验,他们这第一次的结合就身体上而言称不上有多么甜蜜。更准确的说,鲁路修知道朱雀从头到尾并没有享受到太多欢愉。但是,这无法改变这是他们俩初次亲密接触的事实,光这点就让鲁路修体会到了难以言喻的精神上的满足。

 

至于技术上的不足,昨天晚上的确是令朱雀受苦了,不只是大部分的工作都是他主动完成的,还因为鲁路修生涩的技巧,必须强自忍耐。想起朱雀在身下蹙着眉努力忍住疼痛,不愿吭声痛呼的模样,鲁路修心中涌起一丝暖意。这种情况不会再发生第二次了,鲁路修暗暗发誓。

 

第一次可是说是没有准备,事态的发展超出鲁路修的控制。但是下一次就不一样了。下一次,鲁路修会做好完全准备的,第一步就从搜集情报做起。他从不打无准备之仗,这次他会备下完美的计划的。

 

快步走在前往议事厅的走廊上,鲁路修看见路上的仆人纷纷行礼向他让道,有些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鲁路修知道自己的脸上一定是掩也掩不住的春风得意,不过他不介意。让他们嚼舌根议论纷纷吧,他没有什么好隐藏的。

 

尽管议事还未开始,但鲁路修已经在心中默默盘算,等正事了结,也许他可以带朱雀去花园里散个步。

 

12

在两人惨痛的一夜后,因为公事,鲁路修早早就离开了。留下朱雀一人,他头一次有了想要赖床的冲动。虽然听说过第一次会很痛,但是朱雀远远没想到居然会这么痛,饶是他一向体质强健,在一晚的痛苦经历后,也不免稍稍感到了点力不从心。

 

不过,最后朱雀还会没有选择屈从自己的惰性。经过一整晚的休息,他现在只是感觉有些劳累,外加那个不可启齿的地方微微有些疼痛,并没有达到影响正常生活的地步。

 

朱雀手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抚摸着亚瑟,完全没有在意灰猫把他的手臂当成了磨牙棒。他望了一眼窗外,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在上午离去之后,鲁路修并没有再回来。当时两人正处于尴尬两相望的境地,每次鲁路修与朱雀目光短暂相会之后,他都会飞快地移开视线。在那种氛围之下,朱雀也觉得空气沉重得有些难以开口。

 

最后皇帝留下一句“我还有公事要处理,晚点再来看你”就离开了。不知怎么的,他离开时的样子让朱雀想到了“落荒而逃”四个字。摇了摇头,朱雀暗笑自己胡思乱想。

 

朱雀又扭头看向窗外,这次没有收回视线。朱雀不清楚鲁路修当时所说的“晚点”指的是

今天晚点时候还是过几天。对于鲁路修今天还会不会出现,朱雀自己也说不清自己的想法。

 

不知是不是想得太专心,忘了手上的轻重弄痛了亚瑟,它“喵”地惨叫一声,从朱雀臂弯里跳了出去,临走前还不忘重重地给他留下一个饯别礼齿印。

 

何必想那么多呢,朱雀对自己的庸人自扰自嘲地叹了口气。之后再糟糕,能糟糕过昨晚那不忍直视的第一次吗?连昨天那样的情况都忍受下来了,那接下来又有什么可怕的呢?这么想着,朱雀觉得眼前豁然开朗。

 

 

在去朱雀住处的路上,鲁路修的心情算不上好。他原本是打算下午就去见朱雀的,顺便邀请他到花园里逛逛。但是一场演变成闹剧的枢密院会议生生打乱了他的计划。

 

会议一开始,枢密院就提出了一大堆诸如增加军队预算的提案,指望能得到皇帝的首肯。鲁路修不满地支着头,眼望着这群只关注自己利益的枢密院顾问官,这群蛀虫一般的贵族根本看不见战事给布尔塔尼亚帝国带来的负担,或者说他们根本不关心这种事情。

 

他毫不客气地回绝了他们的提案,指望他们能知难而退。但是他显然低估了眼前之人的愚蠢。他们并没有因皇帝的不悦而退缩,反而打算以言语打动皇帝,让他改变主意。

 

他们开始用华丽的辞藻,浮夸的动作向鲁路修描绘接受提案的种种好处,只是他们拙劣又可笑的表演他一眼就看穿了。鲁路修自认为在政事上,比起这群一无是处的蠢货自己还是可以感受到优越感的。

 

皇帝不置可否的表情,却让这些顾问官们产生了内讧。在到底该说服皇帝支持哪条提案上,他们出现了分歧。于是为了各自的论点,他们分为了泾渭分明的几派——至于如何决定阵营的,这真是再容易不过了,哪派能为自己带来最大利益,就是哪派。

 

眼见这些贵族勉强维持着表面的风度,你一眼我一语,互不相让争锋相对地争论不休,鲁路修讽刺地勾起嘴角。他靠坐到椅背上,揶揄地想要看看他们到底能吵多久。

 

但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争论不断升级,他们似乎遗忘了坐在一边的皇帝,彻底撕破了脸上优雅的假面具,一群贵族在枢密院会议上吵得面红耳赤,风度全无。

 

受到无视的鲁路修铁青着脸,双手紧紧握住椅子扶手。他想不出自己的父亲究竟是为了什么任命了这些丢人现眼的家伙为枢密院顾问官,总不见得是为了给自己找乐子吧?在修奈泽尔避嫌交出大权之前,他曾经身兼枢密院议长和上议院领袖的职务。难道在他二哥的面前,他们也是这副不堪大用的德行?

 

鲁路修开始后悔自己贪图舒适,没有遵循前人的做法,站着主持会议。相信如果让他们全都站着,他们也就没有这份闲情逸致吵个不停了。好几次,鲁路修都想拂袖而去,但最后他都忍住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等到他终于从毫无建树的枢密院会议脱身,坐上马车前往朱雀所在的宫殿时,太阳已经落山了。

 

这些变故让鲁路修如何能够展颜。只是随着慢慢接近朱雀的住处,鲁路修烦躁的心情也渐渐平和了下来。他透过马车的车窗看了眼天色,夜幕即将降临,在漫天繁星之下与朱雀在花园中漫步,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门前熟悉的马车,让朱雀立刻意识到来者是谁。他已经调整完了心态,所以坦然地起身迎接皇帝的到来。

 

朱雀走出房门,与早些时候离去时的狼狈形象不同,鲁路修正态度自若地浅笑着从马车上下来。朱雀迎了上去,但是皇帝似乎并没有进屋的打算,相反,他向朱雀提出了邀请。“今晚天气不错,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花园里走走?”

 

朱雀没有拒绝,他很愿意有机会活动下筋骨,整天呆在宫殿里快让他闷坏了。

 

马车带着他们来到离宫殿较远的一处花园,原本昏暗的天空已经彻底暗了下来。但是花园里却不是漆黑一片,道路两侧相隔十米左右便竖着一根雕砌着繁华金色花纹的细长柱子,柱子顶端悬挂着和柱子风格相似的华丽油灯。也许是早已得知皇帝的驾临,附近的油灯全都被点亮了。

 

朱雀从来没有在这么晚到过这片花园。他跟随在鲁路修身后走下马车,欣赏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色。

 

白日绿意盎然、生机勃勃的花园,在夜幕的笼罩下呈现出一幅完全不同的景象。灌木不复晨间的翠绿,它们反射着油灯橘黄色的幽幽灯光,摇曳间明暗交错,显出一种异样的神秘氛围。

 

鲁路修回过头,微微扬起嘴角。“喜欢吗?”

 

朱雀诚实地点点头。见状,鲁路修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朝着朱雀的方向伸出一只手,半举在空中等待朱雀的回应。

 

鲁路修的举动让朱雀微微有些愣神,然后他才反应过来皇帝是在邀请他牵手。他迟疑地把自己的手轻轻地放在鲁路修等候着的手掌中。

 

鲁路修反握住朱雀的手,慢步向前走去。朱雀咬住嘴唇,惴惴地跟上皇帝的步伐。两人之间相处模式的变化,让朱雀还是不能马上适应。

 

但是当静谧的月光洒满在两人身上,朱雀很快就忘却了心中的尴尬。他微微仰起头。鲁路修之前说得没错,今晚的确天气很好。万里无云的夜空中,无数星辰交相辉映,而临近满月的月亮更是散发着皎洁的白色光晕,泠然地俯瞰着大地。朱雀不由得感慨出声:“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朱雀赞叹的语气让鲁路修扭过头,他微仰着头仰望星空的可爱模样让鲁路修露出了宠溺的微笑。鲁路修也不由自主地同他一样欣赏起宁静的夜空。他用眼角观察着朱雀放松自在的表情,忽然很好奇他是不是在日本也是如此望着这满天繁星的,这对他来说是不是在异国他乡看见熟悉景色的机会。

 

他清了清嗓子,侧过头询问朱雀:“这片星空和你在故乡看到的景色有什么区别吗?”

 

朱雀没有马上回答。他先是歪着头思索了一阵,然后又锁紧眉头专注地望向天空,似乎被鲁路修的提问难住了。半晌之后,朱雀歉意地看向鲁路修:“对不起,我实在想不起在日本看到的星星都是在什么位置的了。”

 

鲁路修一下子无言以对,他的那个询问只是引子,他真正的意图是想要减轻朱雀的思乡之情。但是朱雀出人意表的认真回答堵死了鲁路修的后续构想。略微的怔神之后,鲁路修只得无奈地笑了笑:“是吗?不用介意,我也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两人不再说话,沉浸在一种安适的沉静氛围中,漫步在恬静的花园中。

 

但是这份平静并未持续太久,鲁路修的两人世界被以一种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方式打破了。一道黑色的人影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中。他没有吭声,亦没有理会附近侍卫的喝问,只是不管不顾飞快地冲鲁路修而去。霎时之间,鲁路修的脑海全都被疑问所占据。

 

是刺客?他是怎么混进来的?以及最为关键紧急的一个问题――他该死的侍卫都在磨蹭些什么?

 

 

朱雀比鲁路修更早就发现了那道可疑的人影,但是他还没来得及作何反应那人就暴露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对方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鲁路修。周围的所有动静都没有减缓他半分。

 

也许是因为没有想到可疑人物完全不理会自己,散布在周围的皇家侍卫全都没有及时作出反应。电光火石之间,刺客已经和皇帝近在咫尺了,而那些侍卫才刚刚想起要赶往鲁路修的身边。

 

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就站在鲁路修身边的朱雀毫不犹豫地出手了,他没有留手。等到刺客被一脚踹得向后平飞出去,大大的“糟糕”二字才浮上朱雀的心头。眼见刺客“嘭”地一声撞入灌木丛中再无声息,朱雀感到自己的心脏也随之重重一沉。

 

评论 ( 4 )
热度 ( 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