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The Private Life of Lelouch and Suzaku(4-6)

4

从婚礼上解放后朱雀就被带去了他新的居所,在那里等着他的是一个他不认识的布尔塔尼亚贵族和指派给他的侍从,却没有看见随团的日本侍从或是桐原先生。

 

布里塔尼亚贵族看见朱雀,用词口吻强硬地解释了为何日本方面的人员全都不见踪影。“以后这些人就是你的侍从了,布尔塔尼亚皇宫有布尔塔尼亚的规矩,你带来的日本人不适合长期留在此处。”

 

他的态度让朱雀心下不满,但是他明白这只是布尔塔尼亚对他们的下马威,毕竟是日本有求于人。思及“低调不惹事”的行事准则,朱雀只能咬牙接受。

 

对方点点头,似乎是对朱雀默不作声的态度十分满意,他接下去说道:“你初来乍到,对皇宫的布局肯定很陌生,如果有需要可以让你的侍从带你熟悉下环境。”说完,这名贵族也无意去关注朱雀的反应,扬长而去。

 

望着他远去的身影,朱雀长出一口气。虽然身边这些生面孔让朱雀稍稍有些不自在,但他也不是特别介意,一向能够随遇而安是他自以为的长处,反正其实他也没有什么太多需要用到侍从的地方。让那些人退下后,朱雀自己在房间里找了张椅子坐下,熟悉皇宫的事情可以以后再说,他现在只想稍微清净一下。

 

方才,主持仪式的绿发少女来回扫视他和皇帝两人的古怪目光仍让朱雀记忆犹新并且心虚不已,他不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做了什么失礼的事情还是因为他是这位皇帝的第一个男皇妃。雪上加霜的是,整个婚礼过程中鲁路修时不时会瞥一眼朱雀,朱雀不明白他这视线究竟包含了何种意义,只觉得如芒在背。

 

整场被成为婚礼仪式结束后,朱雀觉得比一天的剑道课更疲惫,所谓的身心俱疲。

 

现在终于只剩下朱雀一人,他放松地舒了一口气,本以为在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来访,但却事与愿违,刚独处了不到半小时后,他这个新住所就迎来了第一位客人。

 

来人自称是第一皇妃的侍者,是一名蓝色头发发梢略翘的少年,年纪看起来与朱雀差不多大,说是邀请新来的皇妃去参加第一皇妃主办的茶会。朱雀暂时对这些布尔塔尼亚的贵族消遣提不起兴致,便开始盘算起着怎样回绝才不会显得太失礼,但是这位侍者却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继续说道:“米蕾皇妃一直都在忙着筹备茶会,想要迎接您的到来,请您务必赏光。”

 

对方友善的态度,朱雀盛情难却,在他还在纠结着言辞时,自己却已经被侍者领着前往第一皇妃所住的宫殿。

 

*

 

被请上了一辆早已等候在外的马车,前往宫殿的一路上,朱雀没有闲着,侍者热心地为他介绍各处宫殿。

 

以朱雀的眼光来看,布里塔尼亚的皇宫已经够得上称作一座气势恢宏的大城了,但它其实只是首都潘多拉贡的内城。它坐落于山腰,背靠着巍峨的峭壁。奢华精美的宫殿被厚重的城墙包围起来,与山脚下潘多拉贡的外城分隔了开来。布尔塔尼亚的建筑风格是朱雀从未见过的,与他从小居住的和式木质建筑相距甚远,连绵的宫殿象征着布里塔尼亚不可侵犯的皇权,威严却显得刻板且压抑。但单纯就审美角度而言,朱雀并不想在日本与布里塔尼亚的建筑之间分出个高低,至少建筑的样式、内部的装潢、庭院的设计都各有各的美感,就连身上让他仍感绷得过紧的服饰,朱雀也觉得他很快就会适应的。

 

“内城正门正对着的就是主宫殿,平时皇帝陛下办公起居都在那里。我想在觐见陛下的时候你一定也已经见到了吧。”朱雀肯定地点了点头,实际上只要从内城正门经过的行人都不可能忽略那座金碧辉煌的耀眼宫殿。

 

蓝发的侍者也回应地点点头,继续说了下去。“主宫殿后面就是皇家花园,皇妃们都住在花园两侧错落着的宫殿。”他顿了一下,然后又补充了一句。“除了玛丽安娜殿下,查尔斯陛下生前特意为她在内城边缘开辟了一片土地兴建了一座白羊宫,里面的花园都是由玛丽安娜殿下亲自设计的,非常漂亮。不过现在那里没有人居住。”

 

感激了这位侍者的好意,朱雀暗暗记下了皇宫各个部分的位置。距离第一皇妃住处的行程并不长,他们很快就到了目的地。远远的朱雀便看见宫殿前的花园里聚坐着好几位穿着打扮精美的少女。其中一位留着金色过肩卷发的少女瞅见朱雀二人后,立即热情地迎了上来。“看,我们的利瓦尔漂亮地完成了他的使命,把第四皇妃带来了!”

 

猛然听见自己被如此称呼,朱雀略带不适地移开视线,正好看见身边这名叫做利瓦尔的年轻侍者窘迫地红了脸。“米蕾皇妃,请别这么说了。”

 

“利瓦尔是害羞了吗?”米蕾促狭地加了一句,然后放过了可怜的侍者,扭头看向朱雀。“所以,这位就是传说中的新皇妃?还真是男孩子,说不定还是鲁路修喜欢的类型呢。”

 

被面容稍显成熟的金发少女沉吟着左右打量,朱雀有些手足无措,他直觉对方不是自己擅长应对的角色。

 

“既然你从今往后也要住在皇宫里,为了庆祝你的加入,我们特意举办了欢迎茶会。”说着,米蕾不由分说地抓起朱雀的手,把他拉向等待着的众人。“我来给你一一介绍一下。”

 

“我是第一皇妃,米蕾·阿什弗德,叫我米蕾就可以了。刚才带你来的是我的侍者,利瓦尔·卡德蒙德。”

 

米蕾走到一位橘色长发少女身边,亲热地搭着她的肩继续说道:“这位是第二皇妃,夏莉·菲尼特,哎呀!夏莉,最近你的胸是不是又大了一点,真是令人羡慕啊。”

 

“真是的,米蕾简直像大叔一样!不会吓坏人家吗?”突然橘发少女想起了什么,转向朱雀道,“请多多指教,叫我夏莉就可以了。”

 

微笑着向名为夏莉的活泼少女回礼,朱雀暗想布里塔尼亚皇妃之间的关系与他所想象的不太相同。

 

“还有这是第三皇妃,卡莲·修坦费尔德,修坦菲尔德家的大小姐,头脑也很好。”米蕾提及的红发少女也面带笑意向朱雀点头示意,朱雀察觉她的身体似乎有点孱弱,眉目间看上去有些精神不济。

 

介绍完几位皇妃,米蕾热情洋溢地招待朱雀坐下,亲自为他斟上茶递上甜点,她的好意让朱雀突然有点受宠若惊。

 

“还有两位公主也会过来,看时间应该差不多快到了。”米蕾说着看了眼放在小桌上的怀表。

 

果不其然,没过多少时间两位华服少女便翩翩而至。较年长的那位一头醒目的粉红长发,另一位则是棕发紫眼,两人有说有笑地缓缓走来。

 

眼见两位公主驾临,回想起临行前受到的叮嘱,朱雀急忙想要行礼,但是却被年长的公主制止了。“以后都是一家人了,不必这样拘谨。”她俏皮地朝朱雀眨眨眼睛,“说起来,我是不是得称呼你嫂子才行?”

 

朱雀有些不知所措,望着眼前掩嘴轻笑的少女不知该如何作答。幸好,另一位公主开口替他解了围。“我能称呼你为朱雀吗?我是娜娜莉·Vi·布尔塔尼亚,请不用拘束,称呼我为娜娜莉就好。这位是我的姐姐,尤菲米亚·Li·布尔塔尼亚。”

 

朱雀知道这位便是皇帝唯一的同胞妹妹,另一位尤菲米亚公主虽然与vi·布尔塔尼亚兄妹同父异母却似乎关系亲密。两位公主和善的态度让朱雀不由地放松了下来,之前婚礼仪式所带来的不安与疲倦也都被一扫而空。

 

朱雀意外地发现,茶会的参加者除了娜娜莉都是与他些年龄相近的人,这是来到异国他乡后除皇帝陛下外最初遇到的同龄人,如果不是现在自己的身份特殊,说不定他们能成为不错的朋友。在皇宫中低调行事的告诫让朱雀尽量少语,但是这不妨碍他去倾听,让自己沉浸在温馨的氛围中可以让他暂时忘记在布里塔尼亚遇到的不快。

 

从少女们的谈笑中很明显就可以看出她们相处融洽,米蕾最为开朗,卡莲则有些寡言。但是他们都颇为平易近人,对于朱雀日本人这个身份似乎完全没有介怀,这是他到达布尔塔尼亚之后第一次体会到的感动。她们的举动证明了朱雀的理想并没有错,布尔塔尼亚人也不能一概而论,只要两国能互相理解,布尔塔尼亚和日本一定能迎来真正的和平。

 

朱雀微笑着低头喝了口红茶,抬头却注意到卡莲飞快收回的视线。他有些不解地蹙起眉,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卡莲有时会心不在焉地向他投来若有所思的视线,但被他发现后又立即扭过头。不过他很快就释怀了,也许只是自己想多了,如果真的有事她一定会找机会开口的。

 

*

 

发现朱雀注意到了自己的视线,卡莲急忙收回目光,掩饰地附和着其他人的话题。她有些大意了,但是这位日本籍的皇妃让她心生动摇。

 

鲁路修自登基以来,只为了政治原因娶了三位皇妃。米蕾的家族是鲁路修亡母的最大支持者,夏莉出身的家族则一贯明哲保身选择中立阵营。而修坦费尔德家却是曾经早早站队拥护二皇子的家族之一,把卡莲送进宫来是为了向皇帝表达衷心。

 

照理说三人分别代表三个不同的立场,应该斗得水火不容才对,可事实却偏偏并非如此。米蕾为人热情,又不带门户之见,夏莉更是温柔善良的性子,卡莲为了自己的原因也不愿惹是非,三人居然相处融洽。

 

至于外人以为的争宠之类的事情,米蕾和卡莲对鲁路修都没有什么情意,对米蕾来说,也许皇帝更像是从小就熟识的弟弟。只有夏莉怀着对鲁路修的满腔情愫,但是却因为她的性格,只是将它埋在心底默默注视着他。再加上鲁路修本人也对她们并无兴趣,在卡莲看来,她们见到鲁路修的机会还没有看见他妹妹们的多,于是原本应该腥风血雨的布尔塔尼亚后宫完全是一片风平浪静。

 

这次突然出现的第四皇妃给这片平静带来了一丝波澜,也搅动了卡莲心底深藏的秘密。

 

卡莲并不是纯正的布尔塔尼亚人,她有着一半的日本人血统。她和她哥哥的亲生母亲是日本人,现在那个所谓的修坦费尔德夫人只是他们的继母。但是这都被他们的父亲一手遮天硬是隐瞒了起来。他们的亲生母亲依旧住在修坦费尔德的宅邸中,但却是以仆人的身份。

 

卡莲既厌恶父亲的无情,也无法接受母亲的委曲求全。而她的哥哥在布尔塔尼亚和日本开战后便加入了日本军队,抵御布尔塔尼亚的入侵。然后他再也没有回来。

 

对于卡莲来说,比起布尔塔尼亚人,她更认同自己日本人的这个身份;比起卡莲·修坦费尔德,卡莲更愿意称呼自己为红月卡莲。

 

所以在得知父亲要牺牲自己的幸福,将她送入皇宫之后,卡莲并未反抗。她顺势成为了间谍,为日本刺探布尔塔尼亚的情报。至于多病忧郁的大小姐,只是她在人前的伪装。只是无奈鲁路修心不在此,所以卡莲能够探得的情报有限,原本装柔弱也是为了吸引皇帝的视线,但却是抛媚眼给瞎子看,反而让自己落到了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

 

这种情形之下,日本却毫无征兆地送来了一位男皇妃。这让卡莲有些摸不准这个枢木朱雀究竟知不知道内情,抑或他只是个漂亮的花瓶。卡莲有心想要试探,却苦于找不到时机。左右为难间,茶会也差不多结束了。

 

众人纷纷起身告辞离去。夏莉、卡莲和朱雀走在同一条路上,眼前就是夏莉的巨蟹宫,她回宫之后就留下卡莲和朱雀单独两人,而这正是卡莲的绝佳机会。

 



5

遣退了那些为了自己的利益斤斤计较,在大事上却成事不足的贵族之后,鲁路修烦躁地捋开刘海。他们依旧在为与日本签和的事情喋喋不休,却不想想为了维护他们口中所谓的“布尔塔尼亚的骄傲”究竟需要付出多少代价。除开日本之外,布尔塔尼亚一直还在与其他国家多线交战,虽然现在战事已渐趋缓和,但是小冲突仍旧时有发生。数目不小的布尔塔尼亚在边境的驻军对于国家财政是一项不小的负担。与其昂贵的开支相比,接连不断的胜仗和敌军的节节败退虽然给布尔塔尼亚带来了强盛一时的威名,但是距离彻底击败这几个国家收获胜利的果实还是遥遥无期。事实上,这些国家已经把布尔塔尼亚拖入了持久战的泥潭,在战事表面风光的战绩之下,布尔塔尼亚并未获得太多的利益。

 

然而鲁路修本人也没有他父亲将布尔塔尼亚打造成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强国的庞大野心,他希望创造的是一个能让娜娜莉,让人们幸福生活的世界,为了这一目的,劳民伤财的战事必须得尽快叫停。

 

但是显然那些目光短浅的贵族们根本不在乎这些。他们关心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只要布尔塔尼亚还深陷在战争的泥潭中,年幼无助的皇帝就只能仰仗着他们封地上的军队,为他们带去不可小觑的权力。

 

鲁路修恼恨地紧咬着牙根,他不是看不透他们的目的,只是现在的他还缺少彻底改变现状的能力,他只能暂时忍耐从长计议。重重的叹了口气,鲁路修不愿再去想那些烦人的家伙,他需要一点别的事情来转换自己的心情,见一见除了贵族外的其他面孔。

 

这个想法让他想起了枢木朱雀,他忽然兴起了去看看他的念头。虽然他不常去探望自己的几位皇妃,但是朱雀却引起了鲁路修特别的兴趣。把这种奇怪的感觉归类为好奇之后,鲁路修便往朱雀的住处前去。

 

*

 

朱雀正饶有兴致地察看着他的新住所,不得不说布里塔尼亚人的生活习惯与日本人是天差地别,初来驾到,朱雀还未完全习惯座椅这样东西,有时候他甚至想脱了鞋,让自己跪坐在椅子上,不过这样做太有损于礼节,从而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布里塔尼亚无论是宫殿还是家具都颇爱写实的雕刻,反而日本却更喜欢在屏风廊柱上留下漂亮的手绘,比起脚下柔软的地毯,朱雀也更习惯于榻榻米一点,只是卧室中那张四周有帘子的大床深受他的喜爱,因为朱雀发现那比睡在地上舒服多了。

 

只剩下一人后,朱雀的生活立即清闲了起来,宫殿的环境实在不适合他练一套拳法,而且他也不会去做这样惹人非议的事。随手抽出一本放置于书架上的册子,朱雀扫了几眼便兴致缺缺地塞回了远处,因为其中的内容实在让他头痛,不是他的英语不够好,而是他对称颂爱情的诗歌实在没有什么兴趣。

 

又坐回了圆桌前的椅子上,朱雀想起了昨天的茶会,从布里塔尼亚人处感受到的温暖一扫他几日来的沉闷。只是对于茶会之后和卡莲的谈话,朱雀稍稍有些在意。他总觉得卡莲话里话外都意有所指,而且言语间似乎对日本的境遇多有同情。朱雀把握不好她到底是何意图,所以就装作听不懂她的弦外之音蒙混了过去。

 

这时,匆匆进入的侍从打断了他的思绪,报告中皇帝陛下的到来让朱雀有些茫然无措。他完全没预料到鲁路修这么快就会出现在他这里,根据昨天茶会上诸位皇妃的说法,他本以为自己十天半个月也不会见到这位皇帝的身影。但是再怎么犯怵,出于对待客人应有的礼仪,朱雀也得起身相迎。

 

走出房门,朱雀正巧看见身着白色袍子的皇帝朝自己走来,还未换下正装说明对方该是结束了工作径直奔向了自己的住处,朱雀不知道其缘由,只是连忙向鲁路修弯腰行礼。皇帝挥挥手让他起身,随他一起走进了他的住所。

 

鲁路修带来的侍从与朱雀的一起守在门口,压抑的氛围朱雀有些为难,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招待鲁路修。冥思苦想了一番,他决定以招待客人最基本的开始,去泡来一壶茶。布里塔尼亚的茶壶虽然与日本的不怎么相像,但总归是大同小异,将黑色的茶叶倒入壶中灌上热水,朱雀便将茶壶和茶杯放上托盘,一起端到鲁路修面前。

 

朱雀了解自己泡茶的手艺,就算是在日本他也远称不上什么出色,看着眼前皇帝带着一贯的浅笑慢悠悠地轻啜品尝的样子,他实在不知对方是否满意,不免心下有些忐忑。

 

但是鲁路修似乎毫不介意,他轻轻搁下茶杯,用一种甚至算得上温柔的语调问道:“你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

 

如此随和的鲁路修与朱雀的固有印象差距略远,让他猛然间有些晃神,迟疑了一下才开口回答。“是的,陛下……和日本的确差异很大,但是没关系,我很快就能习惯的。”

 

鲁路修点点头。“这样就好。”说完重新捧起了茶杯。

 

一句话后,屋中的气氛一下子陷入了沉默,皇帝既没有开口的意向,也不见去意,朱雀陪在一边如坐针毡。被示意坐到皇帝身边,朱雀尴尬间下意识地摆弄着衣袖上的花边,不敢将目光移向鲁路修,因为武者的本能总能让他感到一道从身边投来的视线,鲁路修在观察自己,这是朱雀唯一能得出的结论。是对他有戒心,还是在考察自己?朱雀不认为布里塔尼亚的皇帝陛下有亲自来试探自己的必要。

 

除此之外,不管是第一次见面还是后来的婚礼仪式上,鲁路修都带着上位者的疏远客套,他态度的突然转变让朱雀完全摸不着头脑。朱雀一头雾水,他更加弄不懂鲁路修的来意了,朱雀不觉得他会单纯只是过来关心一下自己的饮食起居,那与布里塔尼亚皇帝给世人的印象差得太多。

 

鲁路修不怎么言语,决定低调行事的朱雀在没有弄清状况之前也不想挑起话头,只是惴惴不安地呆坐在那里,祈祷皇帝能快点离开。


 

靠坐在柔软的椅背上,鲁路修想起枢木朱雀迎接他时慌张不已的样子感到暗暗好笑,他脸上完全藏不住心事的单纯模样莫名地让鲁路修产生了好感。

 

轻抿了一口朱雀端来的茶水,味道实在普通。茶叶没什么特别的,水的温度似乎不够没能将茶叶完全泡开,甚至他没能在托盘上看到糖和奶,不过鲁路修本来也不是为了品茶而来,异乡的少年愿意亲自为他端来一壶茶,他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反而激起了他想询问对方是否生活习惯的念头,并将之付诸于行动。

 

虽然朱雀说他很快就能习惯的,但是鲁路修有注意到他开口前的犹疑,心下明了其实并不如他所说的那么轻松。毕竟是背井离乡,会思念故土也是人之常情。鲁路修嘴上并未点破,但已经暗下决定把日本送来的诸多贡品赏赐给朱雀以慰他的思乡之情。

 

突然不知该说些什么话题,鲁路修只得再次举起茶杯,借此动作细细打量这座宫殿。来的时候他就有些在意,这里似乎不见任何日本侍从,在特意观察后他肯定了自己刚才的猜测。日本使团全都离开了,除了枢木朱雀一个人都没有留下。

 

鲁路修脸上不露端倪,心里却对日本的做法略有不满。就算只是被当做政治联姻的道具,这样对待朱雀未免也显得有些凉薄。但是想起朱雀尴尬的身份,那些不满忽然就化作了对眼前之人的怜惜。

 

并不是说突然就喜欢上了这个棕发少年,但鲁路修发现被孤身扔在异国他乡的枢木朱雀戳中了自己内心某块柔软的地方。从小被生活在皇宫之内,又因为母亲的平民出身,鲁路修身边几乎没有同龄的玩伴,有的只是尤菲米亚这个妹妹。第一次可以接触到与他几乎同龄的男孩儿,鲁路修不知道该与对方如何相处才好。虽然朱雀算是他的皇妃,但是鲁路修更想用一种其他的方式与对方接触,而不是充斥了等级、政治背景的虚情假意。

 

回过神,鲁路修看见手里的茶杯已然见底。朱雀见状踌躇地拿起茶壶询问道:“陛下,还需要再添一杯吗?”

 

虽然其实鲁路修并不介意再多留一会儿,但他发现自己找不到什么留下的借口。不想表现得太过突兀,他只得摆摆手拒绝了朱雀的好意。“不用了,我也差不多该走了。”

 

朱雀只是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起身将鲁路修送至门口。

 

鲁路修离开时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朱雀孤独的身影,忽然觉得自己有必要今后多找些机会来和他聊天。


 

送走了皇帝,朱雀感到一身轻松。之前询问鲁路修是否需要添茶的时候朱雀实在担心如果对方答应了该怎么办,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受多久这种微妙的气氛,但是不出声的话又害怕自己失礼。幸好鲁路修拒绝了,朱雀宽慰地想道。

 

朱雀从来都不擅长应付这种交际,这也是为什么身边的人听说他想成为外交官为日本带来和平的理想后,全都露出了无法理解的神色。比起深思熟虑,他更倾向于按照感觉和本能行事。他自己也知道外交这种事情其实并不适合自己,但是没有努力过就轻言放弃不是朱雀的行事风格,所以他一直都在为此加倍努力。

 

但这并没有改变现状,只要身处布尔塔尼亚皇宫,朱雀就不得不压抑住自己的本性,强迫自己少说少做。按照朱雀原本的想法,在结婚仪式之后他的使命也就差不多完成了,接下去他只需要作为一个象征,当一个皇宫里的透明人就够了。虽然无法自由行事依旧会让他有些不自在,但这并不是什么无法忍受的事情。然而如果几乎不在皇妃那儿出现的鲁路修独独造访他的住处的话,之前的想法就全成了浮云。

 

也许只是他多虑了,朱雀现在只希望刚才两人间尴尬的相处会让鲁路修不再想要踏足他的房间。


 

然而一向的事与愿违,朱雀在隔天就收到了以皇帝的名义送来的一大堆礼物,而礼物的内容更是让他忐忑不安。那都是日本以和亲的名义赠送的贡品,名贵的茶叶漆器,镶金的屏风扇子,以及由历史悠久的裁缝、工匠家族制成的布匹和工艺品,让扫过一眼贡品清单的朱雀觉得鲁路修几乎把日本的所有的贡品都回赐于了他,除了他最记忆深刻的两把名刀。

 

本就不擅长揣摩人心,鲁路修的这个举动更是让朱雀看不清用意。他不知道这是皇帝的示好还是示威;说是示威,先前鲁路修的态度似乎并不是如此,但如果说这是示好,将使团的献礼这么快就转手送与与使团同来的朱雀也总让人感觉有些微妙。

 

百思不得其解,朱雀最后只得把这些疑虑先放到一边,他开始觉得皇帝陛下可能会结束对这里的造访了。


 

“你说皇帝陛下一大早就跑到那个新皇妃那里去了?”

 

“可不是!而且之后还派人送了好多东西过去。”

 

“诶?!皇帝陛下就那么喜欢那个外族吗?”

 

“嘘,轻一点!也许陛下只是一时好奇,谁知道呢。”

 

卡莲无所事事地听着身后几位侍女的闲聊,她们并未发现自己的话全都被皇妃听在耳里。鲁路修会对枢木朱雀如此感兴趣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原本卡莲应该是乐诚其见的,但是在一番试探之后她发现那个枢木朱雀只是个单纯无知的花瓶,无论自己如何旁敲侧击都只会眨着他的那双大眼睛不明其意。

 

想到皇帝喜欢的居然是这种类型,卡莲不满地咋了咋舌。只是不知道这样一个小白兔似的人物究竟能不能靠着皇帝暂时的兴趣为日本争取到点什么。

 



6

在前几日鲁路修的造访和送礼之后,朱雀的新住处终于重新迎来了平静,朱雀也继续回到了他清闲的生活。

 

虽然这生活未免太过清闲了一点。,朱雀望着窗外叹了口气。比起留在室内,其实朱雀更喜欢户外,但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还是避开其他人的注意为好。于是留给他的只有这房间里他不感兴趣的书和窗外的这片景色了。就连打坐这种没什么动静的事情他都做不到,因为他的宫殿里总会有侍从走动。

 

不过朱雀觉得自己只是需要时间习惯,也必须习惯。只要忍耐过了最初不适应的阶段就好了,对自己的忍耐力朱雀还是有信心的。

 

突然之间,窗外灌木丛的动静吸引了他的视线,那里似乎有团黑乎乎的东西在动。定睛一看,朱雀发现那是一只深灰色的野猫。从来都对猫科生物没有任何抵抗力,朱雀无法让自己把目光从那只可爱的灰猫身上挪开。灰猫正撅着屁股一拱一拱地不知道在灌木丛里倒腾点什么,一上一下颤动着的尾巴尖好像一只小爪子不轻不重地挠着朱雀的那颗爱猫之心。

 

那只猫似乎感觉到了朱雀炙热的视线,它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探出了埋在灌木丛中的前半身,警觉地抖了抖耳朵。朱雀注意到它的动作似乎有点不自然,细看之下发现了猫咪右前爪的深灰色毛发中隐约能够看见干涸的血迹。

 

对猫的拳拳爱意让朱雀没有再多加思索,他走出房门想要为那只可怜的受伤猫咪包扎伤口。靠近之后朱雀才第一次看见了灰猫的全貌。作为一只野猫,它除了前爪上的浅伤显然过得不错。它的全身都覆盖着深灰色的毛发,只有右眼周围、眉心和尾巴尖是黑色的。只是面对朱雀的接近,灰猫的反应时戒备地拱起背,毛发竖立,呲牙朝他发出威吓的叫声。

 

“不要这样,我只是想要帮你。”朱雀嘴上沮丧地说着哄猫的话语,一边毫不停留地伸手够向灰猫。他早已习惯了被猫如此对待,一开始还有点伤心,现在他已经习惯了这份单恋。不管他是多么喜爱猫咪这种生物,它们看到他接近总是充满敌意,但是这依旧浇不灭他的热情。

 

灰猫毫不犹豫地一口咬上了朱雀的手指,死不松口。朱雀痛呼一声之后,顺势把猫揽在了怀里。不知是不是为了抗议朱雀不正确的抱猫方式,走回房内的一路上,灰猫的利齿都没有离开过朱雀的手指。

 

即使被灰猫这样蹂躏,朱雀仍然甘之如饴,因为它并没有扭头就跑。他向侍从要来了药和绷带后,手脚麻利地给灰猫包扎了伤口。

 

朱雀忍不住伸手去抚摸灰猫热乎乎的绒毛,虽然期间手上不免又添上了几道伤痕。尽管很想就此把灰猫留下来,但是朱雀克制住了自己不理智的冲动。他现在本身就处境尴尬,养猫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更遑论饲养一只野猫。

 

朱雀收回手,看着灰猫得到解放后一溜烟地跑出房门,拐了个弯后不见了踪影。

 

*

 

房门被推开的吱呀声让朱雀抬起头,正好看见亚瑟踱着步子,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房间。亚瑟是朱雀为先前救助过的那只灰猫取的名字。虽然原本已经打定主意不会饲养它了,但是亚瑟自己却有别的想法。

 

在亚瑟从朱雀那儿跑掉之后,它就一直在附近徘徊。这让朱雀不由自主地便为它准备了吃食,亚瑟没有拒绝。一来二去之间,灰猫就自己做主在朱雀的住处定居了下来。说是定居,亚瑟其实还保持着野猫的习性,时不时就跑得不知所踪。但是夜深的时候,它总会定点回来,朱雀也未对它多加限制。

 

在这种情势下,朱雀没有再多踌躇,他给灰猫起了亚瑟这么个威风的名字后算是正是饲养起了这只灰猫。逗一逗猫然后被亚瑟用嘴回敬,成了朱雀在布尔塔尼亚皇宫枯燥生活的最大亮点。至于之前的顾虑,还是等真的遇上什么麻烦了再考虑吧。

 

*

 

鲁路修站在朱雀的住所前,看着侍从匆匆前去通报,回想起上次在这里和朱雀算不上交谈的谈话,鲁路修脸上不禁流露出笑意。

 

待确认朱雀收到了自己造访的消息,鲁路修调整好脸上表情,带着和煦的笑容走进房门。和上次相比,这一次出门迎接的朱雀并没有再那么慌乱。只是在行礼的时候,他显然仍旧不是特别适应布尔塔尼亚的礼仪,动作虽然已算得上标准却还带着些迟疑和僵硬。

 

被引进房间之后,朱雀直接作出了和前次一样的选择,为鲁路修泡了一壶茶,但是显然他对于布尔塔尼亚的泡茶方法并没有更深的了解,手法依旧生疏。鲁路修体谅他的情况,从善如流地接过了朱雀递过来的这杯不怎么正宗的红茶。

 

其实鲁路修这次前来,还抱着来看看朱雀是否喜欢自己赠礼的目的。他没有直接发问,扫视四周打量朱雀房间里的摆设。和上次几乎毫无变化,除了房间原本的装饰和书架上的书籍,朱雀的房里没有增添什么新的东西。不只是不见茶具扇子工艺品之类的小摆件,就连那屏镶金的屏风朱雀也没有摆在房里。

 

这个发现让鲁路修心下微微有些沮丧,自己的礼物似乎并没有达到他预期的目的。他轻咳一声。“我没有看见之前送过来的东西,是不合你的意吗?我以为你会喜欢的,能够在布尔塔尼亚看见熟悉的故国的东西。”

 

鲁路修说着垂下视线,掩饰自己心里小小的失落。但耳边朱雀急切解释的声音让鲁路修猛地抬起头。“不是的,陛下,我很感激你送来的礼物。没有摆放出来并不是不合心意,只是……”鲁路修注视着朱雀等待着他接下去的话语。


 

刚听见鲁路修提及对先前送来礼物的感想时,朱雀有些晃神地想着其实在日本的贡品中自己最喜欢的是鲁路修没有送来的那两把日本刀。

 

但是紧接着朱雀却看见鲁路修说完之后略带黯然的话语后移开视线,这让他不由焦急起来。他暗自埋怨自己先前的多疑,居然在那儿为鲁路修的用意庸人自扰。皇帝从一开始就从未怠慢过他,将日本使团带来的贡品转赠予他也是完全出于一番好意。但是朱雀疑神疑鬼的想法却糟蹋了他的一番心意,自责内疚之下朱雀并不想看见鲁路修失望的表情,所以嘴里脱口而出说出了否认的话语。

 

但是话刚一出口,朱雀便暗暗叫糟。自己又冲动了,他根本没有想过借口,但现在他已经骑虎难下。朱雀绞尽脑汁想要找出个能够不辜负鲁路修好意的解释,眼角忽然瞥见了窗口经过的一抹深灰色身影。灵机一动间,朱雀有了主意。

 

“只是……我担心这么贵重的东西会被亚瑟弄坏。”本就是临时想到的理由,朱雀做不到理直气壮地说出口,他避开鲁路修的目光,吞吞吐吐地说道。

 

“亚瑟?”鲁路修迷惑地重复了遍这个陌生的名字,突如其来的转折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是的,陛下,”朱雀点点头,“亚瑟是我捡来的一只灰猫。”归家的亚瑟挑准了这个时间蹭开了房门,伴着朱雀的介绍,迈着优雅的步子如入无人之境一般走进房里。注意到了鲁路修这个陌生人的存在后,灰猫停下脚步,扭头斜睨了他一眼。似乎是断定这个不速之客没有危险性,亚瑟没再关注他,继续走到桌边,轻快地跳到了桌上,然后攀上了旁边柜子顶端,趴在了它的专属位置上。

 

朱雀有些忐忑,虽然他早就知道亚瑟的存在不可能一直瞒着众人,但是他完全没有设想过皇帝会对此有何感想。

 

鲁路修眨眨眼睛,看起来亚瑟霸气的登场让他一下子没有回过神,半晌之后他才似乎想起来似的转过头,语气温和地问朱雀:“你现在养着这只亚瑟吗?”

 

朱雀小心地看了眼鲁路修的脸色,皇帝脸上并无不悦的神色,他只是有些好奇地看向朱雀。朱雀知道自己又多心了,明明鲁路修这么和善、平易近人,他到底为什么觉得鲁路修会去为难一只野猫呢?

 

为自己的多疑感到窘迫,朱雀耳根发烫低头看向地板。“算是吧。亚瑟原本是只野猫,那天我看见它前腿有伤就给它包扎了伤口。之后亚瑟就自己住下了。”想起亚瑟这几天给自己带来的欢乐,朱雀微微勾起嘴角。

 

*

 

灰猫亚瑟的出现完全出乎了鲁路修的意料,他回过头正好看见朱雀忐忑地看了自己一眼。鲁路修心下好笑,朱雀大概是在担心这只猫会惹得自己不快。的确,这只猫的毛色深灰近黑,不是什么吉利的颜色,但是鲁路修对此并没有偏见。

 

想要安抚住朱雀,鲁路修放柔了声音询问他灰猫的来历,希望自己的态度能让朱雀放松下来。

 

鲁路修的想法似乎奏效了,朱雀不再不安。鲁路修看见他脸上微微泛起红晕,腼腆地低下头述说自己与亚瑟相遇的始末,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他的这个样子让鲁路修想起了自己的妹妹,娜娜莉,他们俩都是那么善良。如果是娜娜莉,鲁路修相信她也会是相同的做法。

 

“看起来你很喜欢猫?”朱雀谈起亚瑟时的神情让鲁路修忍不住问道。

 

朱雀毫不迟疑地点点头。“我的确很喜欢,只不过它们没有回应我的感情。”他略带无奈地笑了笑。

 

虽然鲁路修自己对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但他还是顺着朱雀的话头问了下去。“就算它们不喜欢你也没关系吗?”

 

“我不介意,单恋也没什么不好的。”

 

也许是聊到了喜爱的猫的缘故,朱雀难得健谈了起来。鲁路修不愿错过这个了解朱雀的机会,两人就这个话题你聊了许久。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朱雀在说鲁路修在听,但当天色已晚鲁路修不得不动身离开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意犹未尽。按照朱雀内敛的性格,不知道他下次愿意这样畅所欲言会是什么时候了。

 

不管怎么样,鲁路修都不可能一直留在朱雀这里。他最后不忘叮嘱了一句“如果你在这里有什么不便的地方都可以和我说”,然后就起身告辞了。

 

*

 

鲁路修临走前关心的话语让朱雀的内心感受到一阵温暖。在几天几乎无人交流的生活之后,朱雀忽然理解了鲁路修为什么会想要来探望自己。在这皇宫之中能和鲁路修说得上话的人并不多,虽然皇帝和自己的两个妹妹关系亲密,但是他还是缺少年龄将近的同性友人。

 

而在与皇帝的几次交谈之后,朱雀发现他为人和善,没有什么架子,朱雀自己也乐于与他聊天——如果不是因为朱雀敏感的身份,他就能和鲁路修坦诚相交了,他相信他们俩能成为好朋友的。但是现在,朱雀只能在鲁路修面前隐藏起真实的自我,这让他心中对于诚意相待的鲁路修泛起了浓浓的愧疚之情。

 

朱雀无法改变两人的身份,所以他想要通过别的举动来弥补这份愧疚。也许他可以先从将鲁路修送来的东西摆放出来做起,除此以外去学习一下如何才能泡出合格的布尔塔尼亚红茶也是不错的选择,朱雀思忖着,米蕾应该会愿意帮助自己的。

 

想出了解决办法,朱雀开始隐隐期待起鲁路修的下次造访。

 


评论 ( 2 )
热度 ( 1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