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未授权翻译】My Mirror,Sword and Shield(2)

Chapter Two

 

2017年8月10日

 

 “陛下?”

 

 “嗯?”

 

 “我们把他们围困在新宿了。”

 

 “克劳维斯也是?”

 

 “他和剩下的JLF成员在一块儿。”

 

 “黑色骑士团。”看见跪在地上的人没有说话,他站直了身子。“我们要面对的是黑色骑士团。”

 

 “但是,陛下,那制服——”

 

 “假的。”

 

 “请下达指示。”

 

一对紫色的眼睛紧紧盯着显示器上的新宿地图。“杀光他们。”

 

 “克劳维斯呢?”

 

年轻的皇帝微笑着说:“他也一样。”

 


朱雀在车子的震动中松开了手上的按钮,能源光盾产生的护罩在那之后慢慢地消失了。车子在路上蹒跚,他抓紧方向盘,眼前刺目的白光也随即不见了踪影。

 

他飞快地眨了眨眼,想要让眼睛适应这新的亮度,脚踩刹车让车子慢下来。朱雀晃了晃脑袋,闭上了会儿眼后再睁开,却惊叫着猛打方向盘。车子心惊胆战地转过弯,朱雀回头发现自己刚好从一堆Knightmare的残骸边上擦过。他正视前方,正好又看见一架Knightmare冲他而来。

 

朱雀让车往反方向行驶,用眼角余光侦查到一间仓库敞开的大门。他方向盘转得飞快,想要避开Knightmare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但车子转弯转到一半就在朱雀的惊呼中侧翻了。

 

他被甩到车门上,在安全带的束缚下努力往前挣扎,他摸索到了按钮,看着护罩再一次升起。有那么一瞬车子翻回了正常位置,然后它在那儿摇晃了几下又侧翻了过去。朱雀努力吸了口气,接着从操纵杆上爬起来,摸索着解掉了安全带。

 

屏幕上一直有警告在闪烁,朱雀看着它们半晌,脑中一片空白。他好不容易集中注意力看了看显示的时间。罗伊德的时间机器成功了,他现在正身处在战时的新宿,外面的Knightmare就是佐证。随即他注意到左边那块显示樱石留存量的屏幕,他呆呆望着上面显示的0。这意味着他鲁莽的举动让自己回不去了。朱雀呻吟了一声,他在座位上扭动身子,但是滑到了压在地上的那侧车门上。他嘟囔着爬起身来,检查最后一块屏幕以防车子受到什么永久性的伤害。

 

他快速扫了一眼,一切运行正常。朱雀长出一口气,伸手拔下车钥匙。他怔怔看着钥匙好一会儿才抓上书包,把钥匙丢了进去。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在这战场中找到罗伊德,然后想办法说服罗伊德相信他。

 

朱雀抬起手,去推头顶的车门,好不容易用肩膀把门顶开了。他咕哝着把车门甩开,拿上书包从车子里爬了出来。他查看着四周,把耳朵上的手机耳机给摘了。既然他到了过去,手机这玩意儿也就没用了。他存在手机上的号码没有个18年是用不上了。

 

他叹了口气,查看了下他好不容易进来的仓库,然后小心地爬到地上。朱雀做了个深呼吸,活动肩膀想减轻疼痛。但没用,他只能挫败地不去想它,走向仓库的大门。他只需要集中精力去完成一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他要徒步穿过几英里布满Knightmare残骸和尸体的废墟,去找到两个人。他只要找得到布尔塔尼亚的指挥总部,剩下的就简单了。

 

朱雀小心翼翼地向仓库门外窥视,被一连串子弹逼退回来。他头顶上方仓库的墙里传来声响,他努力把自己缩到墙边听着别人跑过的声音。等人都走了,朱雀发现自己刚才无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他把手平贴到金属墙上,平复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又向门口冲去。

 

他伏低身子,利用找到的每一个掩体,好几次都为了躲子弹扑倒在地。他可以听见步兵们的叫喊声,还有Knightmare在贫民区穿行时高机走驱动轮发出的呼啸声。朱雀咬紧牙关向下一幢建筑物冲刺,他飞奔过去倚在墙上努力调整呼吸。

 

快速扫视了下四周,他又开始全力奔跑,祈祷自己没跑错方向。穿着明显是布尔塔尼亚学校的制服在战场中央被黑色骑士团逮到他就死定了。他也没有可以为他付赎金的父母,如果被抓到肯定就是被马上处死。朱雀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绕过一堆废墟躲到一栋房子后面。另外,布尔塔尼亚人也不怎么乐于见到他。

 

朱雀浑身颤抖着,他无意识地整了整自己的外套和裤子,随即向空旷的地带进发。他蹲下|身子朝一块混凝土移动,用它做掩体朝四周查看。还好,这一片的建筑物不是早塌了就是在战争中被毁掉了,这让他能清楚地看到四周的状况。但是他还是没找到他要找的东西。朱雀咬紧下唇躲在一片废墟后头。如果他能爬到一幢建筑物上头去的话……但是那样他就得找一幢看上去不是那么摇摇欲坠的大楼了。

 

他又从那堆混凝土后头探出头来查探状况,当看见他右边的空地上有个白色的东西的时候他怔住了。朱雀眯起眼,想要在太阳的强光下看清那东西。他可以确定那是架Knightmare,但是这个距离他没法认出它的型号。而且它的颜色和他以前见过的都不一样。朱雀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他看到那Knightmare底下有什么在动。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朱雀离开了他的藏身之处,穿过了空地。这也许是他唯一一次找对方向的机会。如果他能成功装成一个受惊的布尔塔尼亚学生,那他就可能被送回去。只要没有人检查得太仔细,他就能成功。

 

半路上,在他认出那架Knightmare白色和金色交织的装甲时差点呆立当场。虽然身后子弹出膛的声音让他继续向前跑去。但他依旧骇然地看着眼前的机体。

 

看起来,这就是兰斯洛特。罗伊德的欢乐与骄傲。它看上去比他以前在录像上看到的臃肿的桑德兰震撼得多。它看上去更像人类,这点让人看了甚至有点害怕,但是朱雀发现自己无法移开目光。尽管他对Knightmare还是有着恐惧,但兰斯洛特牢牢占据着他的思绪。

 

他摇摇头,把注意力移到地上。兰斯洛特的高机走驱动轮边上躺着个人。他急忙跪在那人身边,他颤抖着伸出手,发现那人胸口有道伤口正向外渗着血。有那么一瞬间,朱雀仿佛看到躺在那儿的是未来的罗伊德,而朱雀除了颤栗地看着他什么也做不到。

 

那男人突然伸手抓住朱雀的手臂,朱雀没有及时抽手,但是他用另一只手牢牢抓住了那人的手腕。他们两个人面面相觑了会儿,然后那人笑着说:“你一个孩子在这儿做什么?”

 

 “我正打算离开。”朱雀看到那人皱眉的时候努力让自己不要动弹,他不知道那士兵如果认出他不是布尔塔尼亚人会干什么。但是显然他的运气不错,那人的伤势太重根本没有注意到这点。

 

 “你走不掉的。”那人看到朱雀的表情大笑道,“我们都走不掉的。那些该死的11区人不停地站起来反抗。”那人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和其他被占领区一样放弃呢?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死光呢?没有人能离开这儿,就连皇帝陛下也没法子。除非11区臣服,否则他是不会停手的。”

 

 “长官,我需要你的帮助——”

 

 “该死的11区人。”那人长出一口气,松开了抓着朱雀手臂的手。朱雀丢下那人的手,从尸体旁边蹒跚后退,浑身发抖。

 

他刚想到这个计划的时候就知道没这么容易,但是那是当时他能想到的唯一让自己和罗伊德脱险的办法。但他没料到居然会这么困难。现在他只想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呆着,然后追寻着布尔塔尼亚军队的足迹。但他不能让自己就这么傻等,这是他在街上流浪时看着别的孩子挣扎生存学会的。如果你被压垮了,那你就死定了。

 

朱雀深吸一口气移动身体重心,准备站起来的时候他听见有人在通信器那头喊话。他盯着那人耳朵上的通信器看了一会儿。朱雀很想就这么离开,他已经在这儿呆太久了,不管是布尔塔尼亚军队还是黑色骑士团马上就会派遣更多的Knightmare过来。朱雀对自己点点头,伸出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许久没有动作,这次通信器那头的声音他认出来了。

 

 “罗杰长官?罗杰长官,请回话。”他僵直在那儿,向通信器凑近脑袋,他担心自己开始幻听了。和一具尸体靠那么近让他有种奇怪的感觉,他就差没把耳朵贴到那个通信器上了。朱雀屏住呼吸等着下次通话。还好,没让他等太久。朱雀在听见那熟悉的声音的时候能感到自己的手在颤抖。“罗杰长官,兰斯洛特显示仍旧在活动。请报告。”

 

在朱雀能重新考虑计划之前,他已经把通信器从那人的耳朵上下来,戴到了自己的耳朵上。“塞西尔小姐!”

 

那头的声音突然就没了,随即朱雀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塞西尔不认得他,在这个时候他甚至还不存在。他润了润嗓子扫视四周,靠近兰斯洛特想用它作掩护。

 

 “你是谁?”

 

 “嗯……”朱雀看了眼自己的制服,一抹红晕攀上了脸颊。“我是个学生。”

 

 “学生?你在这儿做什么?”

 

 “我在……”

 

 “罗杰长官在哪儿?”

 

 “他死了。”朱雀看着那具尸体。“我想救他的。”

 

他听见塞西尔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清了清嗓子。“我们会派人来带你回来的。学生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

 

 “谢——谢谢。”朱雀靠在兰斯洛特上,努力不让对方听出自己的失望。他们当然没法认出他来。但是他心中还是抱着那么一线希望,罗伊德和塞西尔也许会觉得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他叹了口气,把头靠向Knightmare。

 

通信器那头传来的静电噪音让他吓了一跳,他站直身子,听见对面传来罗伊德的声音笑了起来。“学生,你还在那儿吗?”

 

 “嗯。”

 

 “你知道怎么驾驶Knightmare吗?”

 

 “罗伊德!”

 

那科学家无视了塞西尔,朱雀咬唇避免自己笑出声来。看起来有些事从来没变过。片刻后他冷静下来,认真思考罗伊德的那个问题。朱雀低下头,看着他的书包。“我也许可以……”

 

 “能还是不能,学生。”

 

朱雀摇了摇头,忘记了罗伊德看不到他。“没那么……”

 

 “罗伊德,你不准——”

 

 “派辆卡车过去太危险了。而且这是我们给兰斯洛特找个更棒的机师的绝佳机会。”

 

 “罗伊德!”

 

 “所以,学生,你能驾驶Knightmare吗?”

 

朱雀喉头吞咽了一下,他的手牢牢抓紧自己的书包。“我可以试试……”

 

 “太棒了!”朱雀被他的欢呼吓到了。“我会把坐标发给你。”

 

 “好——好的。”他抬头看着那架Knightmare,驾驶舱悬在他的头顶。他把视线掠过从驾驶座垂下的绳索。他吞了口口水,迟疑地走近那根绳索。现在要跑很容易,但他如果还想回家的话就不能这么做。朱雀往仓库的方向看了一眼,无论如何,他都得回来这里找回那辆车。

 

他握住那根绳索,把脚踩到踏脚上,瑟缩了一下。那绳索猛得一动,然后开始平稳地向驾驶舱上升。朱雀一边上升一边看着战场,他张大嘴看见一群人往他这边赶来。

 

 “学生?”

 

 “我在。”朱雀从绳索上下来,谨慎地坐到机师的座位上。他环顾四周,小心翼翼地按了面前的按钮让座位回到原位。他屏息看着座位退回驾驶舱里头,然后他的周围升起屏幕。他在屏幕间来回扫视,上面快速地掠过各种信息。他低下头,盯着启动钥匙努力让自己冷静,那是他在这个驾驶舱里头唯一认得的东西。

 

塞西尔又通过通讯器和他说话了,她说话的语气让朱雀弓起背。他太熟悉那个语气了。“兰斯洛特关着吗?”

 

 “没,还启动着。”他快速扫过那些屏幕,谨慎地握住身前的操纵杆。“有群士兵正步行向我这儿靠近。敌人。”

 

 “好吧,那——”

 

 “罗杰长官。”朱雀突然听见Knightmare的扩音器里传来说话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颤抖着伸出手,犹疑着要不要按那个按钮。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操纵兰斯洛特,他只操纵过桑德兰的模拟器,就算如此他也只会些基本操作。通信会被自动接进来并且录音。朱雀紧握双拳,又迟疑了一会儿才按下了那个按钮。

 

 “罗杰长官死了。”

 

 “什么?你是谁?”

 

 “枢木朱雀。”

 

 “11区人?你在这机体里做什么?”

 

朱雀闭上眼,深呼吸。“我是帝国的忠诚仆人。”对于他这个在帝国崩溃后出生的人来说,说出这句话的感觉很微妙,“他们要求我把这架机体送回基地。”

 

 “那好吧。”

 

他靠回座位坐下,突然听到罗伊德的声音。“学生。”

 

 “对不起,长官。刚才有另一通讯息。”

 

 “对对,他们先联系这边了。看起来我们陷入了两难境地。”

 

 “你看,罗杰长官只是驾驶兰斯洛特去测试这部试验机的。不幸的是,他死了的话,我们的皇家守卫就少了一架Knightmare了。”

 

 “罗伊德,你敢!他只是个孩子!”

 

朱雀瞪着面前的屏幕,他的手在控制杆上发颤。突然他意识到罗伊德想让他做什么了。尽管罗伊德从来没见过他,也知道他没有经验,但他想让朱雀把兰斯洛特开到战场上去测试这架机体。他想让朱雀加入这场战争,对抗自己的同胞并杀死他们,然后向人们散布对Knightmare的恐惧——在朱雀的时代大家都畏惧着Knightmare。

 

 “塞西尔,这是皇帝陛下本人的命令。你总是告诉我,我们不能一直不听皇帝陛下的指示。”

 

 “但我们不能把他这样送进战场。他连怎么操纵Knightmare都不知道!”

 

他瑟缩了下,继续听他们俩不停争执,低头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他有权拒绝这个任务,让其他更有经验的机师接手。他不会因为拒绝接受任务而受到惩罚,但他的计划不能失败。他闭上眼,努力平复呼吸。他应该只同意把机体送回去。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去想那个18岁的皇帝,惊恐地被射杀在自己的皇座上。

 

回忆中那个恐惧的表情让朱雀抬起头来,他的手不再颤抖,紧紧握住了操纵杆。他有机会为他做些什么,他可以为了皇帝而战,这样也许他就能摆脱对皇帝的奇妙执着。或者就只是让他在这场战争中不要出事……但那不够。

 

虽然,这样他把自己陷入了险境,这么做其实不值得。如果他在这儿死了,塞西尔就仍处于危险之中,而罗伊德也就真的死了。死在这儿,他会对不起罗伊德和塞西尔的养育之恩。他伸手揉揉额头,他能感受到自己的手指在微微颤抖。

 

当然,他也可以站到黑色骑士团那边,把兰斯洛特交给他们。他可以让自己的国家更早从布尔塔尼亚解放。但是他没办法用那个想法说服自己。

 

 “罗伊德?”

 

 “嗯?”

 

朱雀深呼吸了一下,正准备拒绝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回到了过去,只要他在这儿,历史就改变了。皇帝有可能今天就会死,然后布尔塔尼亚帝国就会由别人统治。柯内莉亚,克劳维斯或者修奈泽尔,但不是娜娜莉。娜娜莉•vi •布尔塔尼亚将不会有机会统治布尔塔尼亚帝国,而他的世界也将随之不复存在。

 

他试着润了润嗓子,在他清楚意识到自己必须怎么做的时候他的嗓子开始发紧。他不只是要找到足够多的樱石回家,他必须得保证他的家还存在。他得坐等恶逆皇帝被刺杀,在那儿之前恶逆皇帝必须好好活着。毕竟他有个时间机器,并不用急着赶回家。

 

 “把坐标给我。”

 

 “啊,接受任务了?”罗伊德很高兴他作出的决定,明晃晃地无视了背后塞西尔的喊声。“那好。”

 

朱雀前倾身子,握紧操纵杆,试着只关注眼前的任务。他必须不去想别的,不去想接受任务之后他就要自己的同胞开火了。他将会成为一个杀人犯,去帮助另一个杀人犯。朱雀闭上眼深呼吸。

 

 “准备好了吗,学生?”

 

 “是的,长官。”

 

 “一路顺风。”

 

朱雀想不出该怎么回答,他最后看了眼控制器,然后启动了兰斯洛特。这架机体和他在虚拟器上试驾过的不一样,它比那些反应都要迅速。朱雀很喜欢这一点。突然间,驾驶Knightmare这任务似乎不怎么糟糕了。而且,他一旦和皇家守卫汇合的话他就可以……

 

驾驶舱震动了一下,朱雀转头发现有Knightmare正向他这儿冲过来。他冷静了下,把兰斯洛特转身正对它们,感觉到更多的子弹击中机体装甲时他畏缩了一下。他低头看着一排排的按钮和操纵杆,想要从中找到能量光盾的控制按钮。他的手指按下一个按钮,看到绿色的护盾护住了兰斯洛特的手臂后松了口气。

 

朱雀把那条手臂挡在身前,子弹击中护盾弹了开去。他咬紧牙关把另一条手臂也放到护盾之后,等待对面倾泻的子弹暂停的瞬间。然后他从一个手腕发射了飞燕爪,看着爪子从一架Knightmare的驾驶舱穿过。朱雀颤抖着低下头,听见飞燕爪收回来的声音。

 

他为帝国杀的第一个人。

 

朱雀强迫自己再次抬起头,在对面Knightmare又开始开火后再次启动了能量光盾。他又看了眼坐标,咬牙做出了决定。他最好能尽快赶到皇帝身边。他长叹一口气,调转兰斯洛特。“布尔塔尼亚帝国万岁。”

 


他努力消化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用眼角看到屏幕上的火光。黑色骑士团正在顽强抵抗,他们用贯穿在城市地下的旧地铁通道来移动,这让他们变得很棘手。不管怎么说他们都依附在日本解放战线(JLF)之下。他在与黑色骑士团第一次交锋的时候就解决了他们的领|导|人。红月直人在被抓获之后被处决了,现任的领|导|人名叫扇要。扇是个笨蛋,总是犹豫不决。现在唯一让黑色骑士团团结在一起的是直人的妹妹,卡莲。她也是JLF会来支持黑色骑士团在新宿作战的原因。

 

他看着这些景象握紧了双手,低头去看那些彩色的圆点。他看到代表卡莲和她Knightmare的圆点突破了他的防线,他注视着卡莲留下的一路残骸,慢慢坐直了身体。他看到在敌人防线之后有两队人马。其中一个应该就是克劳维斯所在的地方,这样他就能营造出自己已把这场战斗尽握在手的假象。另一个应该是JLF的指挥部。但那边没有传出任何命令,甚至都没有多派些增援来守卫指挥部。他敢打赌那边只有一些JLF没用了的官员,真正重要的人物都不在那儿。有趣的是,他们似乎正听命于克劳维斯,这让他的任务更简单了。

 

如果他击溃了克劳维斯的指挥部,不只战斗会马上结束,他还能动摇黑色骑士团所剩不多的根基,除去威胁王权的一个障碍。只要没有卡劳维斯在这儿混淆视听,他就可以摧毁JLF,并且在柯内莉亚和克劳维斯联合起来之前除掉她。她现在应该还在18区,挣扎着想要打倒他夺回自己的妹妹。他摇了摇头,对她的想法嗤之以鼻。柯内莉亚应该为尤菲米亚在他的手上而感到感激。这意味着尤菲米亚还活得好好的。尽管他随时都有杀了她的可能性已经足够让柯内莉亚心急如焚的了。前提是如果她真的相信他会那么做的话。

 

他杀了他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只是因为他们不愿承认他登基为王。只有尤菲米亚和娜娜莉支持他,剩下的人都执意要反抗他,所以他杀了他们来证明自己的立场。只有他才能坐在布尔塔尼亚帝国的皇座上,只有他才能让那些麻烦不断的殖民区臣服。

 

他揉了揉额头,把刘海从眼前撩开。他看着地图良久,然后把它推开。“我们去追克劳维斯。”

 

 “但是,陛下——”

 

他回头看着他的将军们。“你们是在质疑我鲁路修·vi·布尔塔尼亚的命令吗?”

 

和他预想的一样,他们都退缩了。鲁路修把手放在桌子上,看着他们紧张地挪动着。他俯视着他们,等着他们中有哪一个胆敢抗议,很满意地看到他们无人做声。他很系统地研究过这些布尔塔尼亚所谓最优秀的将军,发现他们都是一群迟钝的蠢货。他们能读懂战场上的状况,但是他们预测战场发展的能力趋近于零。他们都只会沉浸在布尔塔尼亚军队坚不可摧的假象下,觉得自己安然无疑。

 

当他的父亲占领11区的时候,他已经把布尔塔尼亚的战线拉得太长了。特别是那时候9区和10区还未完全臣服。但是查尔斯·zi·布尔塔尼亚没有停下他侵略的步伐。帝国那时候没有瓦解的原因是,世人彼时还被布尔塔尼亚强大的假象所蒙蔽,而鲁路修在他们看破真相之前就杀了他的父亲。现在,所有的损失都被怪罪到年轻的皇帝的身上,而不是帝国本身。

 

鲁路修看着眼前的景象握紧双拳,布尔塔尼亚还不能倒,至少现在不能倒。如果布尔塔尼亚崩溃了的话,那他所有的计划将一文不值。这国家必须带着它的腐败和陈旧坚持住,再坚持一段时间。

 

他看着一个将军越众而出,眯起了眼睛,用手撑头。那个将军紧张地磨蹭了会儿然后向他鞠躬。“陛下,您的战术很可行,但是我们不能冒险让您到战场上去。我们甚至不能确定抓获卡劳维斯是否能停止这场战斗。”

 

 “我们不是要去抓获他。”

 

 “陛——陛下?”鲁路修向那将军投去严厉的目光,那人急忙鞠躬掩饰自己的结巴。“当然,陛下。我们会派预定的——”

 

 “不。我亲自去。”

 

 “但是圆桌骑士都不在这儿。”

 

鲁路修从屏幕前走开。“我的皇家守卫也不是摆着好看的。”

 

 “当然,陛下。”这让那个将军无法反驳,只能鞠了个躬离开。鲁路修直视着其他人,看着他们匆忙离开传达他的命令。

 

他继续在那儿坐了会儿,低声咆哮了几句,向他的Knightmare走去。当然,他了解那些将军们,他们肯定希望他去乘坐高文,不要乘坐蜃气楼,因为蜃气楼是从反抗组织那儿偷来的。他们更乐意见到他们的皇帝陛下乘坐在他们自己的Knightmare里,而不是11区人造的。尽管比起高文,蜃气楼的防御系统更出色。他们还喜欢让别的机师和皇帝陛下坐在一架机体里,这样皇帝陛下就不会去干些出格的事。不管他们多恨他的统治,至少他稳定住了帝国,而且别的人上位的话一定会因为他们曾经支持上一任皇帝杀光他们的。

 

鲁路修走到停机库,他停在门口看着皇家守卫的成员忙上忙下。他把肩上的披风解了下来,递给在不远处徘徊的仆人,然后跨步走进停机库。

 

几乎同时停机库里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弯腰向他鞠躬。鲁路修无视他们,径直走向高文。他爬上通往驾驶舱的支架。如他所料,已经有一个皇家守卫坐在驾驶舱里了。那人向他鞠躬,然后坐回驾驶座。鲁路修看了眼蜃气楼,然后坐到了第二个座位上。

 

驾驶舱舱门关上了,鲁路修靠在一边的椅子扶手上,闭着眼睛听通讯系统里传达的指令。他不耐烦地用手指敲击着扶手。当然,检查机体这项程序很重要,但是现在任何的延迟都意味着也许克劳维斯会抓住这机会逃跑。他没时间再追着他哥哥玩捉迷藏,特别是现在柯内莉亚还不知所踪。

 

 “陛下。”鲁路修抬起头,看到那机师转过身看着他。“罗杰长官没有回应。”

 

 “剩下的皇家守卫都在吗?”

 

 “是的,陛下。但这——”

 

 “那就够了。”他凑到前方,眼睛扫过屏幕点点头。“让他们出发。”

 

 “遵命。”

 

剩下的命令鲁路修都没有听,他倚回座位上,出发的整个过程中都没有动。他扫了一眼新宿贫民区的废墟,然后紧密关注着情报摄像仪传回来的讯息,随时准备让他的军队变换阵型。但是他们通常的战略似乎就行得通,鲁路修叹口气,低下头,让刘海遮住他的脸。虽然他的战场计划很有效这是好事,但是这已经很快就变成了一种固定模式。这让它是优点的同时也是缺点。

 

 “陛下。”鲁路修急忙抬起头,有点惊讶地看到罗伊德·阿司布鲁德的脸出现在一个屏幕上。他嘲弄地笑着偏过头。

 

 “罗伊德。”

 

科学家微微鞠躬。“我们找到兰斯洛特了,现在我们正把它向您的方向送来。”

 

鲁路修挑起眉,罗伊德笑了起来。他看到机师因为他这明显不恭敬的举动紧张起来。“机师呢?”

 

 “我们试着换了个机师。”

 

 “换机师?在战场正当中。”高文的机师嘲笑道,鲁路修翻了个白眼。“你们是想害死皇帝陛下吗?”

 

 “安静!”鲁路修看到那两人都听从了他的命令,他想让他们停止争吵,却被一些快速接近他们的圆点吸引了注意力。鲁路修转过身,眯起了眼睛,然后拿起他的通讯器。“所有单位注意,敌人接近中。”

 

他打开情报摄像仪想要看清战场,他睁大眼看着一架红色Knightmare向他们疾驰而来。鲁路修紧张地听着周围皇家守卫恐慌的叫喊声,在高文的机师把他带离交战地点的时候咒骂起来。他紧紧抓住椅子扶手,避免被甩出去。

 

机师低咒了几句,突然驾驶着Knightmare又来了个急转弯,鲁路修瞥见有更多的Knightmare朝他们驶来。鲁路修保持住自己的平衡,正要发号施令,突然什么东西和高文撞在了一起。他被惯性向前甩去,差点从座位上跌出来。机师努力想让机体稳定下来。“陛下,我们得撤退了。他们——”

 

 “再叫些增援!让皇帝陛下到安全的地方去!”

 

鲁路修前倾身子。“你不准执行那道命令。”

 

 “但是,陛下,您不值得用生命冒险。”

 

他磨着牙看着机师开始撤退。鲁路修很想抢过Knightmare的控制权。但是这只会让高文坠机。鲁路修紧紧抓住自己的座位,观察着战局。击败其他的Knightmare都是小菜一碟,只有那架红莲非常难缠。

 

那些皇家守卫的机师能得到他们的头衔都是靠的身家背景。没有一个有丰富的战斗经验——有的甚至根本没有战斗经验。这也是为什么他更乐意让圆桌骑士当他的护卫。如果是他们的话,肯定对这次袭击早有准备,并且已经开始各自反击了。鲁路修咬咬牙,看着皇家守卫慢慢被敌人分散。

 

 “有架Knightmare接近中。是兰斯洛特!”鲁路修突然抬起头,看到那架白色Knightmare加速向他们驶来。然后看见兰斯洛特摇摇晃晃勉强地飞近,他只能叹口气用手扶额。如果柯内莉亚和她剩下的那些格洛斯特骑士都被解决掉了就好了,这样在他身边的就会是圆桌骑士,而不是这群笨拙的蠢货。

 

罗伊德带笑的脸重新显示在屏幕上。“啊,看来我们的学生到了。”

 

 “学生?”机师疯狂抵抗周围Knightmare的动作停了下来。“你愿意把一架Knightmare试验机和皇帝陛下的安全交到一个学生的手上?”

 

 “他自愿的。”

 

机师摇着头大笑起来。“这任务太危险了。必须叫停了,陛下。”

 

鲁路修摇摇头,伸出手按下按钮,让他这边也能操纵机体。如果这个机师胆敢试着中止这个任务的话,他就自己夺取Knightmare的控制权。他们不可能冒险让克劳维斯逃脱,绝对不行。如果克劳维斯加入了JLF的阵营,那他们就又要为自由而战了。尽管卡劳维斯在战场上没多大用,但他在那儿就能吸引别的皇室成员。那些还活着的曾想要团结在一块儿,合力击败他。但是他们动作太慢了。他们本来想先联合反抗他的布尔塔尼亚人,再去殖民区。但是那时候,他已经完全镇压了叛乱,比他们快了一步。

 

除了修奈泽尔。

 

他不去想那个异母哥哥,回神看见那架白色Knightmare恢复了平衡,又重新驶来。鲁路修紧张地看到那架机体在皇家守卫们的面前躲闪了一下,然后启动了手臂上一个绿色的护盾。兰斯洛特在盾后躲了一会儿,然后伸出一只手开始向前推进。那架Knightmare伸出另一只手,发射了飞燕爪。在那武器击中一架机体装甲之前,兰斯洛特已经向前驶去,用护盾推开了另一架Knightmare。

 

鲁路修看着那架兰斯洛特继续在敌方Knightmare编队里艰难推进,倾身向前沉吟着。这学生看起来比那些皇家守卫们更靠谱。鲁路修单手撑头,看到兰斯洛特撞向红莲,逼着红莲后退,他露出了一抹微笑。鲁路修慢慢点头看向他自己的机师。有其他Knightmare作为他的盾,兰斯洛特作为他的剑,他可以抵达克劳维斯的总部。

 

 “所有Knightmare注意,继续前进。”

 

 “但是陛下——”

 

 “遵命,陛下!”鲁路修微笑着听见从兰斯洛特传来热切的回答。他伸手把手指搁在通讯器上。兰斯洛特的机师那儿传来一声闷哼,鲁路修转头看见兰斯洛特从红莲那儿退开。兰斯洛特退回到高文的旁边,再次打开了它的护盾。

 

 “这才是回应我命令的正确方式。”

 

其他皇家守卫犹豫了一会儿才回答:“遵命,陛下。”

 

鲁路修勾起唇角,示意让他的机师前进。机师不情愿地驾着高文穿过战场。兰斯洛特紧紧跟随在高文右侧,鲁路修满意地点头。

 

通向克劳维斯的路线基本上一路畅通,其他的黑色骑士团成员都在和鲁路修的军队激烈交战。鲁路修用手托住脸颊,听着其他指挥官的报告,微笑着听他们汇报说有一队Knightmare成功攻入JLF指挥部。和他预料的一样,那边空空如也。JLF指挥官在他们的人可能被抓之前就把他们全叫回去了。这对黑色骑士团来说无异于敲响了丧钟。他们现在只剩下扇和卡莲了。

 

面前屏幕的一声轻响让鲁路修抬起头来,他看见克劳维斯的指挥部就在前面不远处。他看向旁边,有群Knightmare正向他们发起攻击。这是为了拯救他们皇子的最后绝望尝试。鲁路修靠向前,看到皇家守卫开始在他身边集合,他们的这一举动让他发出低吼。这群人估计是在被兰斯洛特的新机师羞辱后想要找回点面子。

 

他会让他们找回场子的,但是现在任何的拖延都可能让克劳维斯逃脱。克劳维斯可能已经知道JLF撤逃的消息了。他了解他的哥哥,克劳维斯也会逃跑的。那样只会让这场战斗持续很长时间,长到足够克劳维斯找到修奈泽尔躲在哪儿,长到让柯内莉亚追着她妹妹赶来11区。

 

鲁路修咬牙靠前。“皇家守卫,干掉那些Knightmare。兰斯洛特,守在我身边。”

 

高文越众而出,离开了其他的皇家守卫。兰斯洛特紧随其后。鲁路修皱着眉看到那架白色机体走起路来又开始摇摆。不管是谁,驾驶兰斯洛特的那个人显然驾驶Knightmare的经验少得可怜。但是至少当他被迫交战的时候,他能福临心至变得拿手起来。他沉吟着,转头观察兰斯洛特。这人比起罗杰来说好多了,至少这个机师很乐意执行自己的命令,是个称职的。

 

 “指挥部没有采取任何抵抗手段,”机师吞口口水继续说道,“我有不好的感觉。”

 

 “这只是因为他们都是懦夫。克劳维斯打算让这些人孤注一掷的最后反抗吸引住我们的注意力,然后他就可以趁机溜走。把高文停到指挥部的旁边,然后放下绳索。”

 

 “陛下,恐怕我无法让您这样做。”

 

 “那我就自己去。”

 

 “陛下!”

 

鲁路修无奈颌首。“兰斯洛特。”

 

 “在。”

 

 “你陪我去找到我哥哥。”

 

 “乐于效劳。”

 

鲁路修露出一抹笑意,站起身打开驾驶舱。机师立马停下了高文,震惊地回头看他。鲁路修爬出驾驶舱,小心地向下攀爬,因为那机师拒绝放下绳索。

 

等他爬到地上的时候他已经气喘吁吁,靠在机体上大口喘气。鲁路修站稳脚跟,转过身惊讶地看到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从兰斯洛特向他走来。他挑眉观察了下他黑色的制服,回神察看那机师的长相。

 

兰斯洛特的机师看着没啥特别的,高高瘦瘦,留着一头杂乱的棕发。鲁路修看着那少年生疏而别扭地鞠了个躬,但无疑充满了尊敬。鲁路修走上前,把他的手放到机师的头顶。他感到那少年在他的触碰下紧绷起来,但是他没有反对。对此,鲁路修勾起唇角。“这个,才是真正的忠诚。”

 

鲁路修把手从那少年头上拿开,向那栋被用作指挥部的破败建筑物走去。他听见身后那少年赶上他,紧跟在他背后。但走进那房子之后那少年就越过了他,站到了他的前面。“陛下,我不确定这里是否安全。我们都没有带武器。”

 

 “啊,所以这位机师还是露出了他胆小的一面。”

 

 “我不是害怕,陛下。”鲁路修停下|身,看到那少年在那儿紧张地移动重心。“我只是担心。”

 

 “担心?”他忍不住大笑。“你只是个学生,你不是骑士也不是我守卫的一员。”

 

 “我是……”那少年想了很久才吐出下面的话。“是布尔塔尼亚帝国的忠实臣民。”

 

鲁路修不禁露出笑容,没有再向他提问。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缺少忠实可靠的追随者。大部分都厌倦了战争,厌倦了权力争斗。没有人能理解,他在完成一切前无法停手。在没有摘除帝国内的毒瘤前,他无法改变世界。“那么,作为一位忠实的臣民,你会遵从我的命令吗?”

 

那少年犹豫了一下,又躬下|身。“当然,陛下。”

 

 “那就平身,”他转过头,“然后追随我。”

 


评论 ( 4 )
热度 ( 1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