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100)

第一百章


手指扣在桌面上,发出一阵急促的“哒哒”声,“不耐烦”一词已经不能完美诠释鲁路修的心情,此时此刻,仿佛成千上万的蚂蚁在鲁路修的心头爬过,留下了一串使他心痒难耐的脚印。而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自然就是这个房间的主人。


房间的主人取下了Zero的面具,面具之下那张熟悉的脸上,唯一让鲁路修感到陌生的,是那只绿色的左眼中消失不去的飞鸟印迹。就是靠着这个Geass,鲁路修才得到了再次留在这个世上的奇迹。


如果鲁路修没有搞错今天的日期,那么朱雀归来之时应该正是太阳初升的时刻。为人民尽心尽责的Zero,在外奋斗了整整七天后,终于再一次踏进了属于他的房间。鲁路修本不想这么早起,但一想到一旦错过这个机会,他可能又要等上七天,便也再不能安心地趴在这张不属于自己的床上了。


起初在朱雀示意他坐在沙发上时,鲁路修满以为这是对方发出谈话邀请的讯息,但在墙上的时钟的秒针转了一圈又一圈后,烦躁的心情让他放弃了等朱雀先开口的打算。


“我以为你有话想对我说的。”


朱雀闻声,进屋后第一次抬起眼对上鲁路修的视线,死水般幽黯的绿眸中漾起道道涟漪,随即又仿佛被鲁路修隐怒的神情刺到一般飞快地垂下眼帘。


——这算是什么意思?!


鲁路修惊讶得一时忘了自己原本想要说什么,只觉得全身的汗毛都因为刚才朱雀那一道好似蕴藏着千言万语的幽幽眼神竖了起来。等回过神,愕然瞬间化作燃起的火焰,在鲁路修的胸口熊熊燃烧,耳边仿佛能够听见名为耐心的底线在烈火中崩裂的“劈啪”声响。


但是朱雀早已无视了鲁路修的存在,仿佛坐在他对面的是洪水猛兽,吝啬得连一个眼神也不愿施舍。


鲁路修深吸一口气,努力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要浪费了与朱雀长谈的机会。然而心底好似有一道声音,咆哮着向他宣泄压抑已久的不满。


擅自将鲁路修复活后又擅自将他独自丢在房间里的那个人明明是对方,为什么到头来反而是朱雀表现得好像一只犯了错误的小狗?鲁路修自认为这一段时间已经给足了对方耐心,体贴地宽限给他几天时间逃避这一次对话,但是他也该懂得适可而止才对,现在好不容易舍得现身,又来扮什么受害者的嘴脸!


“你真的不想说些什么吗?”


像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朱雀终于开口问道:“鲁路修,你会怨恨我复活你的决定吗?”


又是这个问题!在刚刚从墓穴中醒来的那个晚上,目睹朱雀矛盾又懊悔的模样,鲁路修的心中还涌起过对他的怜惜。只不过经过了整整的一周,对方却还仿佛沉浸在自怨自艾的心态无法自拔,鲁路修就只想敲开那一层厚厚的脑壳,看看朱雀那不知回转的脑袋里装的究竟是什么。


突破了极限的怒意好似一团冷冷的幽火,让鲁路修反而冷静了下来,扯起嘴角讥讽地反问道:“如果我说是呢?你打算再杀我一次吗?”


“我……”朱雀的脸上闪过细微的挣扎,片刻后只是轻声回答,“朱利安会更希望你活着。”


“我没有问朱利安,我问的是你。”


评论 ( 6 )
热度 ( 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