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98)

第九十八章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的Geass吗?”


将死者和生者的生命完全连接在一起,使两者真正意义上的“同生共死”——这样的起死回生,果然是只有Geass才能做到的奇迹啊。


鲁路修低头望向自己的躯体,至今也觉得不可思议。就连早该腐败溃烂的身体也在Geass的力量下恢复如初,仿佛他死去的这四年不曾存在过。


不,并不是完全没有变化。鲁路修尝试着伸屈数年未曾使用过的右手五指,若有所思。比起四年前的青涩,他的这具身体似乎还有了些许成长。


微微扭头,鲁路修的视线扫过从他的墓地归来后就默不作声的朱雀,又落在眼前的镜子上。光滑的镜面上映出的是一个不该存活在世上的人,洗漱后沾湿的额发软软地耷拉在额前,整张面容显得熟悉又陌生。


光从外貌来判断,鲁路修看不出这具身体与朱雀之间的年龄差异。看来Geass并不只是简单地将他从死亡中唤醒,他与朱雀之间的联系经由这股力量变得更为紧密。在Geass发动的情况下,鲁路修的一切都被Geass的主人所影响,仿佛他之所以还存在于这世上是因为朱雀分享出其一半的生命,为此他将随朱雀一同成长、衰老,直至死亡。


——这不就意味着他的生命从此受朱雀左右,永远束缚于Geass之中吗?


“鲁路修,你……会怨恨我的这个决定吗?”


“决定?是指复活我吗?”


鲁路修看向朱雀,对方的面容在灯光下显得苍白又脆弱,不带表情的脸孔仿佛一张千疮百孔的面具,下一秒就会碎裂。


鲁路修收回视线,忽然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此时的朱雀。他甚至不知道为何埋藏在朱雀心底最深处的愿望是让自己重新醒来。回想当初与朱雀一次次的对峙和不欢而散,鲁路修本以为那个天真的家伙就算拥有了Geass,也只会许下让所有在战乱中死去的平民复活之类的幼稚愿望,或者至少要复活尤菲……


鲁路修的心忽然抽痛了一下。


尤菲的死永远都是留在他与朱雀心底的伤痛。那一场因他而起的意外,最终在朱雀的心中种下了仇恨的种子,使他们反目成仇,更使他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鲁路修对此只感到无限的悔恨。因此为了尤菲,也为了因他而死的千千万万的无辜者,鲁路修选择了以死谢罪。


然而,现在他又复活了。这未尝不是一个天大的讽刺。所以他应该选择再次归于尘土吗?


亲眼看到如今的朱雀,鲁路修又怎么可能说出让对方再次杀死自己的话语。如果不是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极限,固执的朱雀也不会宁愿打破两人当年的约定也要将鲁路修从死亡中拉回。毕竟如果只是为了复活鲁路修的话,得到C.C.馈赠的朱雀根本无需等待这么久。


——如果束缚的锁链由朱雀紧握,似乎也不是那么令他难以忍受。


评论 ( 9 )
热度 ( 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