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96)

第九十六章


枢木神社的夏日在安逸中洋溢着勃勃的生机。微风拂过茂密的树叶,“沙沙”的轻响伴随着此起彼伏的蝉鸣,仿佛一首隽永的协奏曲穿破了时间的界限,将午后的时光无限拉长。


树荫下,一张圆桌上摆放着精致的三层点心架,诱人的糕点和一旁仍冒着热气的红茶,为幽静的神社平添了几分温馨。黑发的少年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倚在圆桌旁随意地看向自己的同伴,“朱雀,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棕色卷发的少年恍如惊醒,茫然地向左右望了望才浅笑着答道:“不,我只是在想如果我们能一直像现在这样就好了。”


少女的轻笑蓦地响起,坐在两个少年中间栗发女孩轻掩着嘴,“只要朱雀希望,我和哥哥当然也乐意一直同你共度下午的时光。只怕到时候耐不住性子的人是朱雀你。”


朱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垂下头去,看向手中捧着的茶杯。他微笑的脸庞倒映在其中,连同杯中的水镜一起被一缕拂面而过的清风吹散。


“爸爸,爸爸!”一道小小的身影闯入朱雀的视野,摊开一本厚厚的书籍塞进他的手里,仰起头,一面指着纸上的文字一面问道,“王子最后为什么死了?”


“……莎士比亚?”朱雀不觉干笑两声,《哈姆雷特》的原著他也还没完一遍,只记得复仇的王子最后也死于带毒的剑下。


“这我可帮不了你。鲁路修,还是你来……”


求助地向鲁路修投去视线,朱雀微微偏转的头连同嘴角的微笑一起被定格在了那个瞬间。血污攀上了黑发少年的衣衫,刺目的殷红从紧紧捂住胸口的指间涌出,在地上汇成一片血色的沼泽。而鲁路修原本俊秀的面容此时透露出死亡的灰败,被鲜血沾染的薄唇牵扯出一道讥讽的笑容,开阖间溢出恍如来自地狱的质问:“复仇的王子为什么死了呢?”


“鲁路修……”朱雀踉跄着后退一步,忽然右手上蓦地一沉,他下意识地向下看去,一柄浸满了鲜血的利剑赫然正握在朱雀的手中。


“哐当!”


“啊啊啊啊——”男孩的尖叫声如同刺耳的鸣笛盖住了利剑摔落在地上的声响,朱利安嘶声控诉道,“是你杀了他!是你杀了他!”


“朱利安……”就算扔去了杀人的利剑,但无法掩去手中的粘稠,慌忙地地将双手负于身后,顺着指尖利落的鲜红仍昭示着他杀人的罪行。


“不!鲁路修!”


在一声绝望的嘶吼声中,朱雀猛地从床上起身坐起,汗水沾湿了他的额发黏在额头。漆黑的房间中没有鲜血,没有鲁路修,只有床头的电子钟散发出幽幽的冷光。胸口剧烈的心跳渐渐平复,从噩梦中回归现实的朱雀抬起冰冷的左手按住自己的左眼。


他可以感受到Geass的诅咒之力在他的身体中流动,将他的精神连同生命与那人连接在一起。全身无可抑制地微微颤抖着,朱雀沙哑着嗓音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恳求道:“停下……”


眼中的妖异标记不甘不愿地慢慢褪去,仿佛是仍对这道失而复得的连接恋恋不舍。


朱雀仰起头,怔怔地注视着天花板的一角,感觉不到丝毫的睡意。闭上双眼便是再杀死鲁路修一次,他已经不想这样做了。


评论 ( 3 )
热度 ( 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