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Puppy Love(40)

Fortieth Step


警车闪烁的灯光包围了这座不起眼的房屋,数名医护人员抬着一具担架送进救护车,担架上受伤颇重的绑架犯口中溢出虚弱的呻吟。


坐在另一辆救护车敞开的车厢边,朱雀小弟恨不得将遭受的所有委屈全都向主人倾诉。


“……那个坏人用奇怪的东西电我,还打我……”梗着脑袋蹭了蹭鲁路修的手掌,小弟好像一个终于找到了告状机会的孩子,提高了音量又强调着补充,“他不只打我,还揍了二哥!”


“好了好了,没事了。”


感受到脑袋上温柔的抚摸,小弟又往主人的怀里凑了凑,伸长了脖子亮给对方看其上的红印,尤嫌不足地撒娇道:“鲁路修,你看,二哥还被他掐了脖子!”


受伤的喉咙在说话时仍能感到阵阵痛楚,小弟瞪大了眼睛努力示出还是小狗就惯用的“可怜求抚摸”的眼神,期盼地等待主人的爱抚。只要有主人的安慰,小弟觉得身上的伤都不疼了。


片刻后,鲁路修叹了口气,心疼地伸出手小心地碰了碰朱雀红肿的颈间,“还有哪里受伤了吗?”


“还有身上,”小弟深谙“越会装可怜的小狗越讨主人喜欢”的道理,亮出高尔夫球杆留下的青紫痕迹,眨巴眨巴眼睛说道,“坏人用棍子打的。”


鲁路修紧皱起眉间,“你先坐好,我去找医护人员帮你处理一下。”


“主人,别走。”见主人起身欲走,朱雀小弟急忙拉住鲁路修的衣摆,搬出二哥来留下主人,“你还没安慰二哥呢,其实都是二哥在替我挨打,坏人还在二哥身上摸来摸去的。”


被小弟匆忙地推出来,二哥轻轻唤道:“主人……”


不知是不是二哥声音中暗藏的不舍绊住了主人的脚步,鲁路修顿了顿又重新坐回朱雀的身边,柔声询问:“那人还做了什么?不要怕,都说出来,不要便宜了那个家伙,我会让他受到该得的惩罚。”


“我没事。”二哥摇了摇头,忍痛装作没事的样子,不想让鲁路修担心,“这点伤算不上什么,可以保护到弟弟就好了……”


“这样的伤怎么会不痛呢?”二哥隐忍的模样换来鲁路修更多的揪心,伸出手轻轻摩挲着朱雀肿起的脸颊,柔声道,“不要逞强,你可以像小弟一样更任性一点的,有什么不开心的事都可以对我说。”


不开心的事?被陌生人肆意触碰时的厌恶与抗拒再次涌上心头,二哥垂下眼睛,掩去其中翻涌的复杂心绪,再望向鲁路修时只剩下犹疑和踌躇,小心翼翼地问道:“真的可以吗?”


“当然了。”


鲁路修的话音刚落,朱雀便向前探过身子,将双唇贴上对方微微开启的唇瓣。一个蜻蜓点水般的轻吻之后,二哥向后退开。


“那人对我这么做的时候我感到很厌恶,一直在疑惑如果换做主人又会怎么样,”凝视着如石像般僵硬在原地的鲁路修,二哥的嘴角绽放出欣喜又深情的笑容,“但是太好了,果然主人是特别的。不管是亲吻还是触碰,我都只想与主人分享,这就是所谓的‘爱’吧。”


评论 ( 2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