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Puppy Love(39)

新年加更第四弹~~

---------------------------


Thirty-ninth Step


在跟随警察前往嫌疑人住址的一路上,曾经作为写作资料而查阅的各种绑架案例不受控制地在鲁路修的脑海中一一重现,无论告诉自己多少遍冷静,但受害者的惨状如同幻灯片般徘徊不去,让他不由暗恨自己为什么看的总是一些极端案例。


深吸了一口气,鲁路修扭头望向车窗外,心急如焚地看着街边的建筑。


警车在一座不起眼的两层民居前缓缓停下,鲁路修下了车,惴惴不安地避到了一旁,双眼一瞬不瞬地注视着有些陈旧房门。


当先的警察按响了门铃,但是房子里没有传出任何回音,见状鲁路修的心直往下沉。


等待在门口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于鲁路修来说都是一种煎熬。终于,警察之间互相使了个眼色,戒备地掏出警枪后强行破门而入。


一楼和二楼的房间里都静悄悄的,各种生活用品杂乱地堆放着,但无论是绑走了朱雀的犯人还是朱雀却都没有踪影。看见搜寻的警察摇了摇头,失望和焦躁像是一块沉重的砝码坠在鲁路修的心头。忽然从头顶传来了“砰”的一声,随即又响起几声异动,虽然隔着墙壁模模糊糊,却依稀可以辨认出是人的呻吟声。


“这里有个通往阁楼的木梯!”


鲁路修扭过头,一道简易的木质攀梯从隐藏的隔板里被拉了下来。胸口“砰砰”作响,鲁路修不假思索地跟着警察爬上阁楼。


“朱雀!”扒开不知为何杵在木梯口的警察,鲁路修的眼睛捕捉到那道熟悉的身影,忍不住激动的呼唤。一路紧绷的神经瞬间松弛,让他感到双腿一阵松软,差点跌倒在地。但随即看清楚眼前的景象,鲁路修也同身前的警察一样怔立在原地。


难以置信的惨状是令所有在场之人呆立的原因。


朱雀——绑架案的受害者,肿胀的嘴角边一道鲜红的血丝很是扎眼,敞开的衣衫下累累青紫的伤痕更是让鲁路修气息一窒,脖子上皮带的泪痕和被束缚在身后的双手越发证明了朱雀遭受了怎样的对待。


然而比起朱雀,房中另一人的惨状或许更值得人倒吸一口冷气。


身着紫色衣衫的男人——此次绑架案的嫌疑犯,正倒在地上不住地哀嚎,变形的脸让人不难看出对方将来整形手术的必要性,而与此同时一只脚正踩在那“嗷嗷”直叫的人脑袋上。凛冽的杀气如寒潮袭来,朱雀碧绿的眼眸中冰冷的没有些许温度,仿佛看一团垃圾一般目视着地上的人,以至于到场的警察也心生怯意。


面对这样的朱雀让鲁路修有一种被猛兽环伺的错觉,故意将视线避开地上躺着那奄奄一息的男人,轻咳了一声问道:“朱雀,你……没事吧……”


立在房间中央的身影扭过头,那双如被冰封的绿眸在与鲁路修对上的那一瞬间融化,冷冽的眉眼皱成一团,露出一个既委屈又伤心的表情,扑向呆愣着的鲁路修。


“主人——”


呼唤声被脖间的皮带扼杀在嗓间,只有鲁路修才勉强辨别出那个出自朱雀之口的词。趴在鲁路修的怀中,朱雀想说什么却又难以出声,鲁路修连忙解开那根罪恶的皮带,换来的是朱雀不住的呛咳混杂着呜咽的声音。


僵硬地伸出手拍了拍埋在自己怀里抽噎的脑袋,鲁路修不用抬头也能想象警察们脸上此时扭曲的表情。叹了口气,鲁路修低下头,凑到朱雀耳边柔声安慰小弟:“没事了,我现在就带你回家。”


评论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