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90)

第九十章


——他不能被原谅。


在走廊上响起一串急促的脚步,在他人的眼中或许是Zero又在为了公事而奔波,而只有朱雀知道自己是在“落荒而逃”。娜娜莉的话回荡在脑海中,让朱雀仍不禁颤抖,在封闭的各室中喘息着,如同一只受惊的动物。


因为没有什么比被原谅更让朱雀不知所措的了。


杀死鲁路修,这是他对鲁路修的惩罚;就如同背负杀死鲁路修独自活下去,是鲁路修死前对他的惩罚。


鲁路修已经死了,留下的只有躺在冰冷坟墓之中的躯体。对于想要活下去为所爱的人创造幸福的鲁路修而言,这是最好的惩罚。


摘下Zero的面具捧在手中,这曾是朱雀最为憎恨的符号,却是现在他不得不背负的重担。对于渴望死亡的他而言,身负一切罪孽活下去,这也是最好的惩罚。


温热的鲜血沾染在衣襟、手套上的触感还留在朱雀的感官之中。他能确定鲁路修现在还在接受着他给予的惩罚,因此他又怎么能独自逃避惩罚,接受原谅呢?


是的,鲁路修死了,所以他也得与其一同接受惩罚。但如果鲁路修还活着……


——又是!


熟悉又厌恶的灼热感在左眼中燃烧,Zero头盔如镜面般映射出瞳仁中被诅咒的Geass印记,令朱雀慌乱地紧闭起双眼。


——停下来!快停下来!

 

但脑海中种杂乱的思绪却好似超脱出朱雀的掌控,同Geass发动时的炙热一起如同潮水将他淹没。痛苦地弯下腰用手捂住失去控制的左眼,朱雀只能一遍又一遍徒劳地告诉自己快点让这一切都停下。


当不详的红色光芒终于从眼中褪去时,朱雀才感到仿佛虚脱一般松了口气,下唇上不知在何时已印下了深深的齿痕。  


C.C.为什么要给他留下这样的诅咒作为“临别赠礼”?朱雀不只一次地想要找出不知所踪的魔女,质问她如此做的缘由。但他依旧还是什么也没有做,在每一次Geass违背自己的意愿发动时像个懦夫一样惶恐不安。也许是因为他在害怕C.C.会给他怎样的答案吗?


——Geass自愿望中诞生,是一个人心底最真实愿望的具象。


鲁路修熟悉的声音穿透时间的回廊在朱雀的耳边响起,使他不禁在嘴角扯出一个难看又勉强的笑容。或者说C.C.是为了让他看清埋藏在自己心底的愿望吗?那还真是一个既自私又可悲的愿望啊。


渐渐握紧五指,朱雀突然伸出手拾起Zero的面具重新将其扣在脸上。面具背面的暗扣在朱雀的脑后合起,将世界隔绝在墨色的玻璃之后。


这才是现实。


鲁路修已经死了,枢木朱雀也只是个属于死人的名字。如今的世界正是在其之上构筑建立的,而他也应该抛弃那些不该有的无用想法。


朱雀知道,他与鲁路修没有逃避的资格,所以惩罚必须进行下去。


评论 ( 1 )
热度 ( 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