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88)

今天是鲁路修生日,没有别的献上加更作为贺礼~


--------------------------


第八十八章


一根有视力的人便不会漏看的绊绳横在朱雀前方的必经之路上,他脚下不停,抬腿跨过了异常显眼的陷阱。


他到底是从哪里找来那么多东西的?脑中不经意地闪过疑惑,朱雀被面具遮掩的双眼不动声色地扫视了遍周围,果然在不远处的墙后发现了熟悉的小小身影。


“从今天起别让他进入我十米的范围内。”


低声向一旁的守卫说出不近人情的禁令,一连数日被无聊的恶作剧打搅,朱雀感到自己的耐心已经被这个孩子耗尽,他没有多余陪对方这幼稚的游戏。而对方那张不断提醒着朱雀所犯下的罪行的脸庞更是如同一块越来越沉重的巨石,压在他的胸口,令他感到无法呼吸。


守卫一脸为难,眼神在朱雀和墙角的阴影间游移,“Zero大人……”


“凭什么?”朱利安犹如一枚炮弹从藏身的角落里窜了出来,涨红了脸蛋不甘地抗议,“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


望着这个才自己一半高的男孩,朱雀很想知道对方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这样的词汇。男孩儿眼中闪烁的光芒再一次提醒朱雀他与鲁路修是多么得相似。


“你就是做贼心虚,因为只有我识破了你的真面目!你不想看见我我偏要出现在你的面前!”朱利安的眼中已经漫起一层雾气,却依旧倔强地努力不让委屈的泪水落下。


朱雀仿佛被刺痛了一般收回视线,他告诉自己他没有时间浪费在孩子的幼稚想法上,将朱利安甩在身后大步向前走去,却在转角处撞上了另一个不该在此时出现在此地的人。


娜娜莉操纵着轮椅,焦急地四处张望,“……Zero,朱利安在这里吗?”


在朱雀出声回答之前,朱利安已经先一步看见了娜娜莉的身影,男孩发出一声哽咽的呼唤,越过朱雀撞进了小姑的怀里。


低头轻哄着哭得惨兮兮的朱利安,已经将周围的情况尽收入眼底的娜娜莉脸上显露出几分复杂的神情,转头吩咐将大哭的男孩送到咲世子身边。


Zero,我想我们得谈谈。”


“必须这样做吗?”朱雀打心底抗拒着与娜娜莉谈论朱利安。


娜娜莉没有作答,但是眼神中表达着不容拒绝。


朱雀叹了口气,“好吧,我明白了。”


*


“朱雀,你和朱利安之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毕竟是你的……”


朱雀静静地注视了片刻一脸愁容的娜娜莉,微微移开视线沉声道:“朱雀已经死了。”


“我们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朱雀,你可以放弃用这种方法避开问题了。”故意在说到名字时加重了语气 ,娜娜莉的目光仿佛刺穿了朱雀脸上的面具,“朱利安只是有些误会,我也会好好劝他的,所以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用这样的态度对他,别再继续加深你们之间的矛盾了。”


“他有恨我的理由,事实上的确就是我杀了他的父亲。”朱雀握紧了右手,他想要快点结束这个话题, 事实上所有能让他想起鲁路修的人与物,他都避之唯恐不及。


“我们都知道这其中是有隐情……”


“不用解释了,鲁路修死后留下的仇恨本就该由我来背负。”打断了娜娜莉未竟的话语,朱雀 又低声加了一句,“其实你也可以恨我,毕竟是我……”


“请不要这样,我已经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话了。”打断朱雀的是娜娜莉颤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哽咽一般,“朱雀,你难道没有发现你在伤害自己的同时也在伤害我们吗?”


娜娜莉……”


“抱歉,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娜娜莉推动轮椅背向朱雀,“我先告辞了。”


望着娜娜莉的背影,朱雀有些自嘲地勾起嘴角。他可以感受到隐藏在对方努力维持的平静外表下有隐忍的怒意在静静流淌。直到逐渐远去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合起的房门后,朱雀忽然松了口气。娜娜莉早就应该选择离开,因为他根本不值得对方的关心。


——汇聚在他身上的只要有仇恨便够了。


评论
热度 ( 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