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86)

第八十六章


——我讨厌他!


看着与鲁路修有七八成相似的稚嫩脸庞上浮现出露骨的恨意,朱雀发现自己本以为已麻木的心头竟泛起丝丝波澜。


朱利安的确有资格恨他。是他的一时自私才使得这孩子诞生在世上,注定无法拥有一个普通的童年;他亲手杀死了朱利安的父亲,同时也葬送了孩子的另一个父亲,将一个本来完整的家庭拆得支离破碎。


如果鲁路修还活着的话……


似乎可以感受到面具下发烫的左眼,朱雀猛地握紧了拳头,指尖隔着手套嵌入掌心,迫使自己从脑海中抹销去这个荒谬的念头。


朱利安从一开始就不可能生活在幸福平凡的家庭,鲁路修的死奠基了世界的和平,一切都正沿着鲁路修设定的轨迹按部就班地发展,他不会让任何的可能影响和威胁到现在的局面。


因此鲁路修的死亡是必须的。只有死亡才能让鲁路修得以赎罪,偿还“恶逆皇帝”对这个世界犯下的所有过错;与此同时,也只有鲁路修的死才能让名为“朱雀”的另一罪人得到最沉痛的惩罚。


亲手杀死最爱的人后独自一人活在这个用爱人的鲜血所建立的世界,还有什么比这更刻骨铭心的吗?因为鲁路修已经逝去,所以他可以放下一切仇恨,只让过去的美好存于心底,毫无负担地去品尝那一段苦涩的甜蜜;在回忆的反衬中,面对只余一人的空虚与痛苦与来亲生骨肉的怨怼,将自己与鲁路修还未化消的仇恨都负于一身,耗尽余生去填补不可能赎清的罪孽。在日复一日内心的煎熬之下,他竟感到了一种自虐的快感。


忽然朱雀摇了摇头。


从将佩剑刺入鲁路修胸膛的那一天起,枢木朱雀就已经死了。他现在的身份只是Zero,一个存在的目的即是维持现有和平的空壳,属于“枢木朱雀”的感情和想法都是需要被埋葬的过去,而鲁路修和朱利安都在其列。Zero不应去怀念一个已经死去的罪人,也不会因为一个小小孩童的话语而产生动摇的,只要还佩戴着脸上的面具,朱雀就该时刻牢记这一点,抛却掉所有不该有的念头。


一声轻响打断了朱雀的思绪,会议室的房门后露出了修奈泽尔与被他牵着的孩子。朱利安已经擦干了脸上的泪痕,但在发现了朱雀存在的瞬间又仿佛化作了一只愤怒的小兽,半躲在修奈泽尔的身后用红通通的眼睛向他投来倔强凶狠的目光。


“朱利安。”


修奈泽尔警告地唤了一声,又弯下腰在男孩的耳边温柔地低语了几句,朱雀才看见朱利安不甘不愿地点了点头,跟着一旁的守卫离开了。临走前,男孩仍不忘扭过头恶狠狠地朝朱雀站着的地方瞪了一眼。


透过深色的头盔接收到孩子的恨意,朱雀收回视线,重新看向修奈泽尔,用不起波澜的冰冷声音问道:“你的私事处理完了吗?那让我们继续谈论公事吧。”


评论 ( 16 )
热度 ( 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