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Puppy Love(30)

Thirtieth Step


跨出家门,鲁路修反而无比希望能在朱雀的脖子上套上项圈和缰绳,这样他就不必如同现在这样追在对方的身后疲于奔命。


眼见着朱雀与自己的距离逐渐拉远,鲁路修停下踉跄的脚步,手抚膝盖,狼狈地喘着气。


“朱雀,回来!”


向草地跑去的背影蓦地停住,伴随着去而复返的脚步声,朱雀不一会儿便重新跑回了鲁路修的身边。


“主人?”


鲁路修没有立即回应朱雀,相反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珠后紧张地环视了下四周。


也许因为是工作日的缘故,午后的街道上冷冷清清,让鲁路修大松一口气——太好了,没有人注意到他竭力追赶朱雀的可笑场面,哦,不,除了一个坐在长椅上的流浪汉。


装作没有注意到流浪汉被大胡子遮去大半的面部表情,鲁路修扭头转向等在一旁的朱雀,用力抓住对方的胳膊将人扯到角落,鲁路修强忍着怒气压低嗓音质问道:“不是告诉过你不准乱跑吗?!”


“诶嘿,一时兴奋忘记了……”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朱雀扯着鲁路修的袖子使出惯用的招数,“主人,主人,不要生气,我不会再乱跑了。”


小弟犯错时讨好卖乖的表情在现在人类的外表下依旧无往不利,或者说从帅气青年的嘴里说出撒娇的话语杀伤力更为巨大。


“好了,我知道了。”一边想要躲开朱雀那让他脸颊微热的目光,一边努力抽回被扯住的袖口,鲁路修匆匆说道,“我不生气,不过作为条件,你们在外面就别叫我主人了。”


“诶?!”


在朱雀一脸绝望得随时又要把耳朵露出来之前,鲁路修立即紧跟上解释:“不是不要你们了,只是想让你们换一个称呼。对人类来说,称呼我的名字‘鲁路修’才更能表达亲近。”


“嗯,我会努力记住的,主……鲁路修。”


看着眼前朱雀的微笑,鲁路修感到一阵欣慰,在一连串的变故之后,他似乎看见了生活重归平静的希望。


但现实如同嘲笑般很快粉碎了鲁路修的幻想。


若有所思地低头沉思了片刻,朱雀忽然扬起脑袋一脸认真地问道:“鲁路修,今天不能玩接飞盘吗?”


*


“兰佩洛基先生,今天没有带你的狗出来散步吗?”打扮考究的中年女子手里牵着一条萨摩耶,客套地与鲁路修打着招呼,瞥见紧挨着鲁路修的朱雀,女子怔了怔,“这位是……”


“我……”


“我的狗现在寄养在别人家里。”狠瞪了朱雀一眼截住了对方的话头,又用眼神警告其不准多嘴,鲁路修一边暗骂自己的运气,一边绞尽脑汁思索怎样才能够不让邻居起疑,“他的话,他是……嗯……我新请的助理。”


“啊……助理啊……原来如此……”


面对中年女子的将信将疑,鲁路修马上又为他的谎言添上了一番修饰之词:“是啊,你也知道我前段时间住院的事吧?靠我一个人照料三条大狗果然还是太过勉强。生病的缘故,现在我把狗托给了信得过的人,这么大的房子也得有人帮忙打理,所以这才招了一个助理为我处理些琐事。”


“的确是该多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体,”女子好像接受了鲁路修的说辞,认同地点了点头,“当初兰佩洛基先生你病倒入院的消息在小区里传开的时候,大家都很惊讶。”


“在小区里传开”的字眼牵动了鲁路修敏感的神经,但见到中年女人没有再多做纠缠,他还是舒了一口气。方才的解释似乎多少蒙混过关了,但是如果朱雀将要在他身边以人类的身份长时间生活下去,那么身份证明就必不可免。想到这里,C.C.的脸瞬间浮现在了脑中,没错,这样的事就交给她干吧。


评论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