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82)

第八十二章


利刃轻而易举地刺入鲁路修的胸口,穿过皮肤、肌肉、器官,从背部而出。朱雀紧握剑柄的手没有颤抖,曾经虽有再多的挣扎与踌躇,但当他戴上Zero的面具站在游行队伍的面前之时,一切都变得那么的顺利。


但为什么他还在哭泣呢?


温热的血液顺着剑锋滴落在地面上,仿佛面具下朱雀的泪水。自从被告知“零之镇魂曲”的计划以来,每晚朱雀都在设想着这个刺杀的场景,心知这是最好的结局,也以为自己的心早已麻木,但将剑尖捅入最爱之人的身体之时,他还是泣不成声地流下了眼泪。若不是有面具作为掩饰,恐怕他们的计划就有这样泡汤了。


然而无论心脏的绞痛如何折磨着他,朱雀只是暗暗在心中告诉自己,他做到了。


*


“朱雀,你要成为英雄,”接过鲁路修递来的头盔,原本轻微的分量此时在朱雀的手中却显得如此的沉重。他抬起头,鲁路修嘴角微扬,“你要成为杀死布里塔尼亚的恶逆皇帝,为全世界带来希望与和平的Zero。”


捧着如有千钧的Zero面具,朱雀的手指不由地紧紧收拢,回答的话语仿佛被无形的阻碍梗在了喉间。直到一道小小的身影跌跌撞撞地闯入两个人的视野,打破了近乎凝滞的沉默。


将满周岁的婴儿爬到了离鲁路修不足一米的地方却停了下来,不知是是什么吸引了他让他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迈出了一步,然而无师自通的学步毕竟还刚起步,很快便又“啪叽”扑倒在地。


扯着鲁路修衣服的下摆坐起身子,小孩儿顶着红了一块的脑门,仰头嚎啕大哭起来。弯腰抱起孩子,鲁路修轻拍他的背脊低声安抚,这一套动作在这两个月的不断练习中也逐渐熟练起来。


“……之后,娜娜莉一定会安顿好他的吧。”怀中的孩子收了哭声吸了吸鼻子,鲁路修掺杂着复杂情绪的眼中流露出少有的温柔,“不愧是你的孩子,这么快就不安分地想学走路了。真想看看结合了我们两个基因的孩子长大后会是什么模样。”


“鲁路修……”朱雀无言以对,那颗本以为早已麻木的心上,累累的伤痕再次被扯开,渗出淋漓的鲜血。


“曾经我憎恨着这个世界,却忽视了这么美好的东西,现在醒悟过来,却发现时间剩下的已经不多了。”鲁路修抬起头,眼中的光芒如同落日前的最后霞光,“朱雀,能替我看着接下来将要创造起来的这个温柔的世界吗?”


*


——你的愿望我收到了。


被长剑贯穿的身体瘫软地倒来,朱雀没有让开,任凭被刺杀的皇帝靠在自己的肩头。鲁路修的气息已微,大量流失的血液浸湿了衣物将温度传递给了朱雀。


鲁路修快要死了,朱雀越发明确了这个事实。


抽痛的心已经麻木,朱雀闭上双眼,却突然感到似乎有什么在轻抚着自己的脸颊。睁开眼往侧边看去,鲁路修带血的手掌在Zero的面具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这是对你的惩罚,你必须成为正义的使者带着面具活下去,不能再以枢木朱雀的身份存在,也必须为世界牺牲作为常人该有的幸福,直至永远。”


鲁路修曾对他提过,Geass自愿望中诞生,是一个人心底最真实愿望的具象,而如今他将收下鲁路修最后的Geass。


耳边的低喃渐不可闻,朱雀利落地抽出利剑,失去支撑的鲁路修随同剑尖甩落的血珠一起向下跌去,在斜坡上留下一道刺目的红色。


朱雀转过身,头盔深色的玻璃之后映出周围人震惊的神情。“恶逆皇帝”慢慢地合上了双眼,嘴角是得偿所愿后安详的笑容。在打破寂静骤然响起的欢呼声中,唯有娜娜莉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格外刺耳。


——鲁路修,你做到了。接下来的就交给我吧。我会守护好的,你所创造的温柔世界。

---------

我要重申一下!这个故事真的没有就此完结!

评论 ( 8 )
热度 ( 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