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81)

第八十一章


炙热在体|内慢慢积蓄,化作薄薄细汗从额头滑|下,细碎的呻|吟从喉间溢出。迎合朱雀的抽|插,鲁路修摆|弄着腰|肢,每一次挺动都仿佛激荡着他的灵魂,朱雀的一切他都知道得如此透彻,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一一都如同被刻印在细胞之内,仿佛他们本应就是一体,如今只是因为性|爱再次交融罢了。


他就要死了。


将世界笼罩在恐怖阴云中的恶逆皇帝将会倒在正义的剑刃下,然后罪人的鲜血会在这片土地上浇灌孕育出他和朱雀所期望的崭新世界。


他的死将会成为新生。


睁开朦胧的双眼,鲁路修怔怔地望向朱雀,透过眼眶中的雾气,那张看不出表情的面容仿佛一张苍白的面具,虚假而易碎,却顽固地在两人之间筑起一道围墙。然而合二为一所带来的满足感透过连接的印记被不断放大,最亲|密的结合将早已标记的两人毫无隔阂地连接在了一起。


“朱雀……”一刹那的悸|动让鲁路修鬼使神差地喃喃问道,“你心软|了吗?”


压在身上的躯体猛然一震,朱雀碧绿的眼眸中划过一丝愕然,停止了下|身的动作。


鲁路修探出手,轻轻地触|碰眼前的脸庞,如同被微风吹过的湖面,其上的凛然与平静在一瞬间出现了龟裂,也让鲁路修的心底泛起一片涟漪。他可以创造一个温柔的世界,却无法给最爱的人带来幸福,无论是朱雀,还是娜娜莉,他从始自终所做的一切对爱他的人都只是无法挽回的伤害。


他还不想死,又或者说他可以将朱雀一起带走。


这样的想法是不被允许的,鲁路修摇了摇头。他必须死,而朱雀还得活下去赎清他们的罪孽,此时此刻将愿望强加于对方的自己又怎能临阵退缩呢?


扬起嘴角泛出一个挑衅的微笑,鲁路修摩挲着那张俊美的脸,嘶声问道:“朱雀,你下得了手吗?”


------------------------------------------------------------------------------------------------------------------------


“朱雀,你下得了手吗?”


身下的人轻轻地喘息着,用沾染着水光的紫眸凝视着自己,描摹着眼前熟悉的面容,朱雀发现自己找不到真正的答|案。


10岁初识,17岁重逢,与鲁路修的纠缠构筑了朱雀至今短短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光。曾经他以为鲁路修是他的光,而当这份希望被以最残酷的方式打碎之后,对鲁路修的恨意成为驱使他继续前行的燃料。现在他即将亲手为两人划上句点,消抹去鲁路修留下的痕迹。如果没有了鲁路修这个角色,名为枢木朱雀的人生舞台上又能剩下多少戏目呢?


不对,枢木朱雀已经死了。留在这里的只是为了实现最后的计划,为了赎去罪孽而留下的工具罢了。世界的新生需要牺牲,鲁路修必须死。


是的,他的意愿从一开始就不重要,因为这本就是对他们的惩罚。


将右手轻轻|按在鲁路修的胸前,断绝了心中最后的踌躇,朱雀低沉的嗓音没有颤|抖,“放心,我的剑将会刺穿这里。鲁路修,你只能被我杀死。”


“没错,就是这样。”笑意逐渐加深,仿佛烛火熄灭前最后的绚烂,鲁路修紫晶般的眼中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不知为何,朱雀也跟着微笑起来,腰身挺|进让自己再一次进入鲁路修的最深处。在鲁路修高昂的呻|吟中答道:“这一定就是我们最好的结局。”


评论 ( 3 )
热度 ( 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