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80)

第八十章


“鲁路修,他在哭。”


低头看了眼怀中哭得通红的小脸蛋,朱雀投向鲁路修的视线中带上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无措。


“废话,我当然知道他在哭。”不耐地“啧”了一声,鲁路修从朱雀的怀里接过孩子,让号哭的婴儿倚在自己肩头,生疏地轻拍着他的后背小声安抚。


鲁路修哄弄的话语翻来覆去说了好几遍,却不见婴儿的哭声有任何停止的迹象。眼见鲁路修的表情越来越僵硬,朱雀又说道:“鲁路修,他还在哭。”


“那你来哄他吧!”狠瞪了朱雀一眼,鲁路修强硬地把孩子又塞回他的怀里。


手忙脚乱地把婴儿捧在手中,朱雀觉得怎么抱感觉都不舒坦,害怕一用力就会在白嫩的肌肤上留下青紫的痕迹。学着电视上的做法,朱雀竖抱起婴儿轻拍了拍后背,怀中却传来了越发撕心裂肺的哭声。


朱雀的手滞在半空,害怕引发更多哭声不敢再触碰婴儿,可怀里时不时传来的抽噎又令他担心孩子的安稳。进退两难间,朱雀再次求助地望向鲁路修,“他……不会就这样一直哭下去吧……”


“我怎么知道?”冷哼了一声,鲁路修还是伸手抱过了婴儿,耐着性子用尽手段柔声安慰,直到震人耳聩的号哭声减弱了几分,这才舒了口气,“咲世子小姐不在还真是麻烦……”


朱雀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


又岂止咲世子小姐,如今站在这里的只有一个已死之人和一个已为自己选择好落幕舞台的将死之人。


“只剩下我们了……”


“啊,只剩下我们了。”


重复了一遍鲁路修的话,朱雀咀嚼着其中苦涩的味道。作为与世界为敌,仅存于世上唯二的恶人,他与鲁路修终于只剩下了彼此。曾经他们坚信着只要两人在一起便无所不能,然而现在他们必须失去彼此才能换来救赎。


视线重新落在鲁路修的怀中,婴儿似乎是累了,噙着泪花打了个哈欠,合起的双眼间仍旧委屈地皱在一起,朱雀在心底发出一声讥笑。临到这时才想起为人父母的责任已经太迟了,他对孩子的亏欠不可能弥补,终究会成为背负在妄图颠覆世界的暴君和骑士身上的无数罪责之一。朱雀只能希望在他与鲁路修选择的那一天后,在世界的仇恨死去之后,眼前的孩子能够得到幸福。


望着鲁路修将熟睡的小生命小心翼翼地放回婴儿床轻轻摇动,朱雀只觉得这样温馨的家庭场景如同飘在空中的肥皂泡,绚丽夺目却一碰即碎。


探出手轻轻地触碰了一下婴儿的脸蛋,凝视着对方在睡梦中一无所觉地咂了咂嘴,朱雀的心中并没有太多不舍或遗憾。恶逆皇帝和白色死神,斩断与这两个名字的所有联系之后,他才能获得更美好的未来。


没错,“零之镇魂曲”无论是对这个孩子、鲁路修,还有他自己而言,都是最好的结局。


评论 ( 4 )
热度 ( 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