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76)

第七十六章


——爱与恨,究竟孰多孰少?


用唇堵住了鲁路修微张的嘴,当熟悉的柔|软触感传来时,这个朱雀自问了无数遍的问题再次浮现在脑海。舌|尖探|入对方的齿间,疑问连同两人永远梳理不清的爱恨纠葛尽数被朱雀抛开。他渐渐收紧揽住鲁路修的手臂,仿佛一具遵循着指令的机器人,徒留被剥离了感情的肉|体空壳依着过去一次次缠|绵的经验,加深与鲁路修的唇齿交|缠。


“零之镇魂曲”是鲁路修的赎zuì,朱雀也会对此付出应有的敬意,因此就算这个决定对他而言多么的残|忍,他也会去实现自己的承诺。


结束了一个绵长的wěn,带出一缕透|明的津|液,鲁路修因轻微缺氧涨红的脸颊映在朱雀的眼中,在白肤的衬托下,如同落在雪地上的山茶huā,在绽放最盛之时步入了凋零。已经接近终幕,爱或恨的答|案似乎也已经不那么的重要,既然爱恨交织的感情太过沉重以至于无fǎ表达,那么就将一切付诸于性的本能。


解|开鲁路修的长袍下的衣衫,朱雀的舌|尖扫过鲁路修胸前粉sè的凸起,带起了一声压抑的呜咽与轻|颤。朱雀抬起头,正对上鲁路修微带雾气的紫sè|眼眸,心中微微一动。


似乎他们大多时间的交|合都是在发|情期的燥热和情|欲中进行的,像这样保持着清明的wēn和性|爱反倒寥寥无几。


沿着淡淡的腹线向下qīn|wěn,朱雀将脸颊轻贴在鲁路修平坦的小腹,曾经在这里一个小生命被孕育,原本这该是被称为爱情结晶的美好,对他们而言却讽刺地成为了zuì孽的象征。如果没有对立隐瞒,他与鲁路修或许能够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然而如今就算那个无辜的生命没有命丧他手,“家庭”也只是一个飘渺的幻想。


随着朱雀渐向下行的轻|wěn,鲁路修的身|体蓦地颤栗了一下,呼xī也加重了几分。朱雀的动作为之一顿,随后在鲁路修的低声惊呼中除去了阻隔在两人之间的最后障碍,将眼前颤颤立起的性|器hán|入口|中。


------------------------------------------------------------------------------------------------------------------------


性|器被wēn热的口腔所包hán,让颤栗下的鲁路修几乎尖|叫出声,只能用捂住口舌的双手,使声音压抑在喉间。朱雀的每一个细微动作都能引动沉睡在鲁路修体|内的情|欲,带来阵阵快|感,只是身|体中窜行的热liú依旧无fǎ冲刷走沉淀在心底的苦涩。


朱雀的wēn柔仿佛连同两人不愿谈及的过去一起被尘封,就连在性|事中也鲜少liú露|出真|实的情绪,而能够证明他与朱雀间感情的似乎只剩下|身|体上的交|缠。但鲁路修却无fǎ开口要qiú更多,因为他明白朱雀的痛苦与矛盾。


多可笑啊,当两个人走到了这一步时,才学会了互相理解。因为唯有此时,他们之间再没有欺瞒与伪装。


性|器被朱雀整|根tūn|入喉中,让鲁路修窘迫很快湮没在一阵直xí头皮的巨大快|感之中。tūn咽的本能使咽喉收缩,挤|压着性|器,让最敏|感的部位在wēn热潮|湿的触感下慢慢攀上高|潮。


“啊……啊啊……朱雀!”炙热的精|液从顶端射|出,灌入了朱雀的喉中。


喘息着,鲁路修隔着眼中的水雾望向朱雀模糊的身影。就算能够暂时放下爱恨对错,他们的感情也回不到从前。


搂上朱雀宽阔的肩膀,鲁路修享受着带着精|液腥甜的wěn。


但是这样就足够了,就这样让他们之间的纠缠至sǐ方休。


评论 ( 1 )
热度 ( 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