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72)

第七十二章


“焚烧皇陵、bà|免贵|族……你看,世界的恨意渐渐聚|集到了我们的身上。”布里塔尼亚皇宫的huā园中,布里塔尼亚的皇帝与他的专属骑士并肩坐在凉亭的白sè大理石台阶上。轻笑着,鲁路修的手臂揽上朱雀的肩头,慵懒地将头搁在对方的颈窝,“一切都按照我们的计划在进行。”


任由鲁路修的手指拨|nòng着自己的发梢,朱雀瞥了眼对方近在咫尺的侧颜,没有做声。自从两人回到潘多拉贡的皇宫,鲁路修就一直像这样毫不掩饰和他的qīn|昵,仿佛终焉之前的狂欢,将所有的过去和顾忌都抛开弃置。


心脏紧缩了一下,朱雀忽然很想将鲁路修推开,不愿再让对方用这些举动继续提醒自己,那注定的终幕之曰正在一步步bī近。可是身上传来的wēn热却似软化心智的dúyào,令朱雀只是紧绷着身|体,冷眼不去搭理鲁路修的挑|逗。


“这些都是为了零之镇魂曲的准备……”


鲁路修的低喃透过依偎在一起的肩头将震动传递到朱雀的心底,“零之镇魂曲”这几个他避之唯恐不及的字眼让朱雀的脸sè蓦地阴沉下来,不自觉地抖动肩膀甩开了鲁路修的碰|触。这是存心在折磨他吗?一个声音在朱雀的心底响起。鲁路修好似无时无刻不让朱雀忘记他们所定下的未来,残|忍地把两人之间甜|蜜与qīn|昵酿造成最为苦涩的烈酒,借此在朱雀的脑海中深深刻印下qīn手赐予其sǐ王的未来画面。


朱雀的退让鲁路修变得更具侵略性。翻身跪在朱雀的tuǐ|间,鲁路修揽过他的脸,在他的嘴唇上留下一个浅浅的wěn。朱雀眯起眼睛双|唇微张,又让鲁路修寻到空隙的舌|尖滑|入了口腔。shǔn |xī着口腔的内|壁,扫过每一颗牙齿,鲁路修仿佛要把自己Omega的气息就这样留在他的体|内。


——真是麻烦。朱雀想着也回wěn过去,就像这样堵住这张毫无遮拦的嘴,在那柔|滑的舌|尖上轻轻|咬下,惩罚对方的不适时宜。


然而结束了qīn|wěn的鲁路修又凑到了朱雀的耳边,红肿的唇|间又溢出了è|魔的私|语,“就这样让世界的仇|恨全部聚|集在我们身上,多到让世人足以忘记‘shā|戮皇女’……”


jìn忌的名字从鲁路修口|中传出,仿佛一桶冰水浇灌在朱雀的头顶,浇熄了他身上所有的热度。不知在何时扶上对方肩头的手指微微用|力,朱雀想要推开这个总是在折磨自己的男人,却因为鲁路修接下来的动作而怔愣在原地。


年轻的皇帝向朱雀展|露|出一个富有挑战意味的魅惑浅笑,随即把手撑在对方的膝头,滑|下|身|子在朱雀的双|tuǐ|间埋下脑袋。从朱雀的视线只能看见那微微起伏的后脑勺,但是透过布料传递到下|身的湿|热告诉了他鲁路修此时的举动。


鲁路修的舌|尖像蛇一般灵巧地在朱雀逐渐苏醒的性|器上滑过,却因为布料的阻隔而带上几分如隔云雾的暧昧感受,对方wēn热的呼xī烹吐在下腹,更是激起朱雀的一阵颤栗。 


“呼……”深呼xī后慢慢地吐出一口气,隔着布料的挑|逗带来的快|感还远不够他达到高|潮。朱雀情不自jìn伸出手将鲁路修的脑袋按在自己kuà|下,迫使对方的舌|头不能离开已经昂首挺|立的性|器。


鲁路修并没有拒绝,反而将舌|头动得更为mài力,沿着性|器的轮廓从根|部慢慢移上,在顶端shǔn |xī了几下又用舌|尖打了个转。如电liú通|过的快|感猛地向朱雀xí来,烹|涌|出的精|液射在了制|服内,与鲁路修的唾液混合在一起,在kuà|下的衣料上留下了一块yín|靡的水渍。


若有若无的甜腻气味在空气中扩散,朱雀刚刚发|xiè过的身|体仿佛回应一般再次蹿升起一股热liú。他低头看向趴伏|在怀中的鲁路修,对方嫣红的两颊和蒙上了雾气的双眼让朱雀了然道:“鲁路修,你发|情了吗?”


回应朱雀的是鲁路修重又缠上自己脖间的手臂和唇与齿的qīn|密交|缠,在“啧啧”的水声之后,鲁路修喘息着稍稍退开,唇边带出一条yín|靡的银线。tiǎn|去嘴角晶莹的唾液,朱雀咬住手套的指端将其拖|下,将手指探|入鲁路修的皇帝长袍之下。微微翕张的小口热情地tūn纳了朱雀试探的手指,沾染指尖的湿意诚实地回答了他之前的疑问。


眉间微皱,朱雀甩拖了鲁路修的手臂,向后拉开了一小段距离才腾出空间拖|下|身上鲁路修设计的麻烦制|服。少了制|服的束缚,朱雀的性|器在浓郁Omega气息的诱|惑下再次挺|立,而鲁路修火|热的身躯也适时地重新与其交|缠在一起,在早已肆nuè的欲|火中再添了一桶燃油。


白sè的长裤被朱雀褪|下,鲁路修白|皙的双|tuǐ在长袍下半遮半掩,跨|坐在朱雀的腰间,难耐地磨蹭着对方的下|体。朱雀眼神微黯,双手紧揽着鲁路修的腰|肢,将蓄势待发的性|器长|驱|直|入。


“啊啊啊——”鲁路修仰头发出甜|蜜又痛苦的尖|叫,仿佛承受不住一般拖力地瘫|软在朱雀的怀中,随着对方的挺动从喉中传出细碎的声响。


“零零零零零——”不适时宜的铃|声突兀地擦|入呻|吟与喘息之中。鲁路修失神的双眼突然恢复了一点清明,将手伸进自己的衣襟中,掏出响个不停的手|机。


不得不按下通话键,鲁路修努力地平复呼xī,聚回神|智,去聆听电|话那头传来的讯息。然而朱雀并没有给鲁路修喘息之机,像是为了报复鲁路修的残|忍,è意地用更大的力气去贯穿对方。


“啊……”鲁路修忍不住地轻叫一声。


“陛下?”


“不,没什么……”握紧拳头将朱雀的衣服攥在手中,鲁路修张大嘴强|压下即将拖口而出的呻|吟,勉力问道,“……什么事?”


“……圆桌骑士与他们的qīn卫队正朝这里接近,预计马上就会达到潘多拉贡。”


“什么?我知道了……”鲁路修被情|欲占满的表情突然一凛,挂断了电|话。


圆桌骑士竟然已经来xí?这比想象的还要快。从旁听到通话内容的朱雀顿时没有了继续拉长这场性|事的兴致,按住鲁路修扭|动的腰|肢狠狠往里面快速地tǒng|了几下,bī得对方猛地从性|器顶端迸射|出精|液。


在自己也随之攀至快|感的顶峰后,朱雀从鲁路修的体|内抽身离开,cǎocǎo地将沾上了污渍的制|服穿回身上。低下头,仍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鲁路修失神地躺在cǎo地上,痉|挛的肌肉让身|体微微地抽|动,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心中微微一动,朱雀拾起地上的斗篷轻轻盖在了鲁路修身上,“我去换身衣服,你先休息一会儿,然后把自己打理干净做好准备。”


评论 ( 6 )
热度 ( 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