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Puppy Love(24)

Twenty-fourth Step


刚从医院回来的这一天,鲁路修觉得自己累得像条狗。不,准确得来说比狗还累。


照顾懂事听话的三只大狗是一回事,但是照顾一个从狗变作人又完全与常识无缘的家伙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鲁路修不只得心惊胆战地跟在朱雀后面阻止他去干一些原本还是狗时喜欢但以人的形态做起来就无法直视的日常活动,还得教他使用厕所之类三岁小孩儿就该学会的生活常识,鲁路修觉得自己好好提前体会了一把当父母的辛酸。


替朱雀洗完澡更是让鲁路修只想好好地躺到自己的床上去,那是他不愿意再重复一遍的经历。


鲁路修活了二十几年以来,第一次近距离地亲眼看到除自己之外男人的裸体,而且他不懂一只狗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材。虽然朱雀平时的表现和三岁儿童差不多,但是身体却与成年男性别无两样,更甚的是对方硬朗的线条、精壮的肌肉,从审美角度而言简直可谓完美,让鲁路修实在羞于继续将视线落在对方身上。


然而帮忙洗澡便意味着鲁路修想躲也躲不开,但只是轻触到朱雀的皮肤,他的脸颊便滚烫得简直要烧起来。试想到曾经帮朱雀洗澡时,他的手把对方浑身上下摸了个遍,鲁路修只想把脑袋埋在双臂之间。


幸好朱雀被浴缸里的小黄鸭吸引去了全部的注意力,鲁路修用最快的速度帮对方洗干净了毛发,又教会了朱雀自己涂抹沐浴露,这才结束了这一场灾难。


把朱雀送出浴室,迅速地给自己也冲完一把澡,鲁路修拖着疲惫的步伐走向卧室,在硬邦邦的病床上躺了一晚上之后他那张柔软的大床显得无比有诱惑力。但是当他与席梦思的天堂只有一步之遥的的时候,鲁路修猛然发现已经有不速之客占据了自己的位置。


“朱雀,你怎么躺在这里?!”


正趴在床上翻来覆去给自己寻找舒服姿势的朱雀闻声抬起头,眨了眨他无辜的大眼睛回答:“诶?我在这里等着主人一起睡觉啊。”


“什、什么……你不能睡在这儿!”脸颊的温度蓦地升高,窘迫中鲁路修都结巴了起来,不假思索地就冲朱雀大声喊道。


朱雀只是用又疑惑又委屈的眼神仰头望着鲁路修,不解地问道:“为什么?我一直是睡在这里的啊……”


“总之我说不行就是不行,”鲁路修硬起心肠,不去理会朱雀可怜的恳求表情,把对方从床上扯了起来,“你就睡在隔壁的客房吧,以后那里就是你的房间了。”


没想到他没能把朱雀从床上拉起,反而被对方一把抱住了腰。鲁路修僵硬地站在原地,感觉到朱雀用脑袋在自己的身上蹭来蹭去撒娇着说:“可是我想和主人一起睡。”


“不,这一次不能由着你。”被男人拥抱的窘迫感受让鲁路修硬是将朱雀扒着他的两只爪子拨弄了下来,使出了自己前所未有的大力,将朱雀推出了房门外,“乖,到隔壁的床上自己睡去。”


“主人……”被按在了客房的大床上,朱雀没有继续挣扎着要跟着回房,但仍是用绿色的大眼睛满怀期望地凝视着鲁路修。


不,就这件事不能让步了。鲁路修这样告诉自己,狠了狠心关上了房门。


好不容易送走了朱雀,关上房门的鲁路修大松了口气。关上电灯,他终于躺到了他的大床上。在柔软舒适的床垫的包围下,他放松地闭上眼睛。过了半晌,鲁路修重又在黑暗中睁开眼睛。


真糟糕,没有了熟悉的大狗陪在床上,鲁路修忽然发现自己难以入眠。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后,鲁路修没有听见隔壁的朱雀传来什么动静。他翻了个身,再次闭上眼睛,安慰自己也许过上片刻就能睡着了。

评论 ( 3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