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66)

第六十六章


Alpha的本能如同一头挣脱了牢|笼的猛兽,在朱雀的耳边叫嚣着,催促他占有眼前这个带着属于自己的标记的Omega。朱雀咬紧牙根企图与这股本能抗争,可是空气中弥漫的独属于Omega的甜腻气味无时无刻不挑|动着他紧绷的神|经。


站在朱雀面前,鲁路修那双闪烁着Geass印记的眼中透露|出惧意,被咬住的下唇因为用|力而失去血色,额上沁出细密的汗珠,仿佛在抗拒着什么一般微微颤|抖着。


“不行……不能在这里……”向后退了一小步,鲁路修的双颊因为动|情染上红色,嘴上虽然不甘地如此喃喃自语着,但他的双脚却如同在地上生根般再也挪不开半步,“C.C.还在这附近……”


——我也不想啊。朱雀的内心在叫嚣着,但是从小腹蹿升而上愈发强烈的冲动让他跨出步子慢慢朝对方逼去。在标记的吸引下,Omega信息素的气味被无限放大,似乎在Alpha的脑中布下了迷雾,让朱雀觉得理智被掩盖在了白茫茫的雾气下,连身|体都快不属于自己的了。当年为了控|制鲁路修|做下的标记,现在却成了让自己失控的诱因,简直讽刺无比。


鲁路修身上的Zero制|服刺眼得让朱雀想要厌恶地扭过头去,可偏偏在本能的压|制下,他就连这小小的举动都难以做到。朱雀闭上眼睛,不想再看见鲁路修眼中那代|表着控|制人心的力量的标记,可是萦绕在鼻间的信息素又让他违背自己的意愿,再次睁开干涩发烫的双眼。


想要将这身碍眼的衣服|从鲁路修身上剥去的念头浮现在朱雀的脑海,随着撕|裂布帛的“嘶啦”声,深紫的燕尾服的前襟便被扯开,露|出了衬衫下洁白的肉|体。刚结束哺乳期的乳|房还有些微微的鼓|胀,朱雀揉|搓|着硬|挺胸|部,让身下的人不禁颤|抖起来。


“不要……”鲁路修的手抵上朱雀的胸膛,手指揪紧了对方的衣襟,与其说是抵|抗,倒更像是想将朱雀拉近自己。


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壁垒在脑中轰然倒塌,朱雀遵循着本能俯下|身|子在鲁路修纤长的脖间落下宣告主|权的红印。在白|皙的胸口游走的手指逐渐向下,放过了红肿发|颤的乳|头,急切地解|开裤头,让隐秘之处暴|露在空气之中。


——住手!脑中轰然炸响的声音让朱雀手上一顿,惊恐地看着身下衣衫凌|乱的鲁路修。就这样做下去的话,鲁路修又会怀|孕的。东京租界的巨坑突然浮上朱雀的脑海,暂时浇灭了欲|望的火海,他们刚就这样亲手杀死了一个孩子,是没有资格再要一个孩子的,或者说像他们这样的人|渣没有为人父母的资格。他和鲁路修明明互相仇|恨着,又为什么非得用这样的方式结合呢?


喘着粗气勉力压下生理的冲动,朱雀想要推开。一双洁白修|长的手却绕上朱雀的脖间,阻止了他的退缩,鲁路修的手指顺着朱雀的脖颈解|开阻隔在两人之间的衣物,在经过的每一寸肌肤上点燃炙热的欲|火。窜起的高热炙烤着朱雀残存不多的理智,终于在火焰烧遍全身的时候使其荡然无存。


------------------------------------------------------------------------------------------------------------------------


小|穴被朱雀硕|大的分|身贯穿,被填满的空虚让鲁路修的身心得到了莫大的满足。滚|烫的性|器撑开穴|道的肉|壁,将分|泌|出的透|明液|体挤出穴|口,抽|插了几下便发出了淫|荡的水声。然而很快贪婪便让鲁路修又变得不满足起来,不自觉中,鲁路修的修|长的双|腿已经缠绕上了朱雀,随着抽|插的频率不受控|制地摆|动腰|肢,肢|体间轻轻地摩擦让涌上的性|欲越发得到了满足。


鲁路修想要唾弃自己身为Omega的体质,这么轻易就被本能所俘获,明明眼前的人一次又一次地背叛了自己,可是在情|欲涌动的热流中,鲁路修依旧无法抗拒地想要贴近对方,想要与其融为一体。


揽住朱雀肌理分明的背脊,鲁路修仰起头紧|贴着对方发出细碎的呻|吟。朱雀被汗水浸|湿的俊颜近在咫尺,在一波波快|感的侵袭下,鲁路修的眼神逐渐涣散。他着迷地凝视着朱雀抿紧的双|唇,迷蒙的大脑里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他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在这一个突然出现的念头的驱使下,鲁路修努力地撑着身|子,送上自己的嘴唇,贪婪而急切地将朱雀的双|唇衔入口|中。在Omega的刻意挑|逗下,Alpha的攻势愈加猛烈。


“啊……再往里……里面……”鲁路修仰起脖子,高声地央求道。


受到鲁路修的恿动,属于Alpha性|器又贪婪地往甬道内侵入了一分,根|部巨大的结卡在Omega的阴|道口,如触电般的酥|爽之感让鲁路修的肌肉猛地收缩,连带着身|体都在微微地抽|搐。


“啊啊啊!不要……就这样停下……朱雀!我想……啊啊!”鲁路修不敢相信这些话出自自己之口,但本能只是驱使着他不断地去索求。


一波又一波的热流在体|内流窜,鲁路修的意志彻底被Omega的本能所击溃。这一刻,之前的坚持、仇|恨、纠葛全都化作了高|潮,驱使着他与朱雀更加紧密地纠缠,一起沉沦在灭顶的快|感中。


-----------

荤菜来啦~~~~希望不要被河 蟹

另外,这只是开始,只是开始,只是开始(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评论 ( 8 )
热度 ( 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