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61)

第六十一章


走在枢木神社前的长长石阶上,鲁路修的思绪忽然飘回到幼时在这里度过的时光。


朱雀是他的第一个朋友。那个夏天,鲁路修在枢木神社中渡过了最愉快的时光。然而无情的战火拆散了他们,待再次相遇,鲁路修怎么也没想到他的路与朱雀背道而驰。


但就算这样,他们还是不禁被对方所吸引。


这一份在没有在时间的流失中消散反而越积越深的感情,让鲁路修再次来到这个他们初遇的地点,选择再相信朱雀一次。


“你居然还真能够到这里来。”身穿阿什弗德学院制服的朱雀木然地看着鲁路修拾阶而上走进神社。


朱雀表面看上去如此的平静,但是联系在他们之间精神的羁绊告诉鲁路修,那一切都是伪装的表象,他们站得如此之近,让鲁路修足以体会到那张假面下的波澜。心中一阵悸动,鲁路修下意识地答道:“啊……根据情况和条件,我准备了31条路线,尤其是布里塔尼亚对皇族专用路线的盘查很宽松……”


“我没有问你这个,我是说你还真有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什么意思?”朱雀一再的咄咄逼人让鲁路修渐生恼怒,“约在这里见面的人不是你吗?”


朱雀冷笑一声,“昨天拜托我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态度。”


鲁路修愤恨地咬住牙根,但是对妹妹安全的担忧让他只得低下自己的头颅,按捺住恼意道:“就算是我的错。既然现在我已经按照约定来了,你也该遵守诺言替我保护好娜娜莉。”


“就算?你还真说得出口。”朱雀的声音因为怒火而颤抖,他怒目瞪视着鲁路修,一字一句地斥道,“让娜娜莉陷入险境本来就是你所做所为造成的后果,你自始至终都在伤害你至亲的人,娜娜莉也是,夏莉、还有尤菲……”


“伤害至亲之人?你对我的欺骗难道就不算吗?”鲁路修反唇相讥,“利用我的感情达到自己的目的,甚至将无辜的婴儿也作为筹码,究竟是谁更加卑劣?!”


鲁路修的指责,一句一句仿佛敲击在朱雀的胸口,让他的脸色煞白。片刻后,朱雀张开嘴,缓缓地涩声说道:“我承认自己的做法很卑劣,所以我已经不想继续再撒谎了。现在那孩子和娜娜莉在一起,你让我怎么向娜娜莉解释孩子的另一个父亲是谁?”


娜娜莉的名字永远都能刺中鲁路修心中最柔软之处,“那你想怎么做?”


“鲁路修,为什么是你?”答非所问,压抑在心中的感情化作声声恳求答案的质问从朱雀口中倾泻而出,“为什么偏偏你是Zero?为什么偏偏是你杀了尤菲?你一再选择欺骗,甚至不屑给我一句解释。你说尤菲的事是一场意外,那你告诉我个中缘由啊!”


“啊,我就是Zero,这是不争的事实。黑色骑士团、行政特区日本本也都是我的算计。因为分毫的偏差造成的惨剧我不想解释,我承认一切都是我的错……”鲁路修侧过头,不愿对上朱雀的眼神,只在提起对其的嘱托时才恳切地望向对方,“所以朱雀,只有娜娜莉,求你保护好娜娜莉。”


“鲁路修,你总是这样。”朱雀看着鲁路修的眼中透出失望,一把揪住了鲁路修的衣领将他扯到了自己面前,“总是把一切憋在自己心里,连我也不愿透露分毫。明明只要你的一句解释,我就可以原谅你了……”


隐藏在心底的柔软被朱雀的目光所触动,鲁路修不禁喃喃道:“朱雀……”


“鲁路修,如果你真的可以找出让世界恢复和平的方法,我就来帮你。”朱雀松开手,让鲁路修重新站回地面。


怔愣过后,鲁路修面露喜色,伸手握向朱雀等候着的手掌,“是啊,只要我们两个联手,就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呯——”


一声突然响起的枪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子弹从即将触碰到的指尖中擦过,让两只即将相握的手抽了回去。几架布里塔尼亚的Knightmare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神社后,并从那里走出了一个面貌熟悉之人——卡诺,修奈泽尔的副官。


“枢木卿,你做得很好。引出Zero真是大功一件啊。”


一切的信念在鲁路修心中轰然崩塌,愤怒与屈辱的泪水不可控制地盈满在眼眶中,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声响彻在枢木神社的上空。


“朱雀,你竟然又背叛我!”


-------


我已经很努力没写成小夫妻吵架了

比如

A:你竟然连孩子都可以抛下,是人吗?

B:你说的你好像带过孩子一样?还不都是扔给我管? 

╮(╯_╰)╭


评论 ( 4 )
热度 ( 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