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52)

第五十二章


婴儿仰躺在小床里,露出天真甜美的睡颜,就连顶着鲁路修样貌的人已经换了一人也一无所觉,继续安然地闭眼睡着。鲁路修望着自己的孩子无忧无虑的模样,思绪在不经意间便已飘远,落到了被囚在斑鸠上的孩子的另一个血亲身上。


他已经受够了朱雀的固执,也不再抱有能够说服朱雀妥协的希望。如果对方不是朱雀,也许鲁路修还有更加强硬的手段可以逼迫对方吐出他想要的情报,但是遇上朱雀……鲁路修不得不承认自己狠不下心。


当对上朱雀那仿佛欲从痛苦中寻求解脱的眼神时,鲁路修无法做到去伤害对方。朱雀总是用一种接近于自虐的行为来作为赎罪的方式,然而一思及朱雀断然拒绝自己的模样,鲁路修的心脏又是一阵收缩。那种对鲁路修而言接近于施舍与怜悯的祈求痛苦的神色并不能得到分毫快感,反而对方顽固不化的说教模式只是会激起他的另一种逆反之心。


唯一的宽慰是鲁路修可以看出对方的痛苦和纠结并不比他少上几分。只不过观念上的巨大差异,让他们永远都无法选择站在同一边。一旦看透了这一点,鲁路修反而放宽了心,他没有必要继续在朱雀身上浪费时间,就算没有对方的帮助,他也能够救出娜娜莉。等到那时候,朱雀就会明白他错得有多么离谱,事实的结果会分辨朱雀和他谁选择的才是正确的道路。


收回心神,鲁路修神游的视线渐渐回到婴儿的脸上。在蒙蔽了双眼的恨意褪去之后,鲁路修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厌恶这个孩子,虽然诞生于一场欺骗,但鲁路修还是无法完全抵御被他牵动自己的心弦。然而要彻底放下心结,鲁路修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哥哥?”


鲁路修惊醒般地抬起头,看着熟悉的身影长出了口气,“洛洛,原来是你啊。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


“这句话该是我问哥哥你才对,”摇了摇头,洛洛挂着关切的表情朝鲁路修走进几步,“心事重重的模样难道是在中华联邦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不,没什么。为什么这样问?”随意地问了一句,鲁路修伸手替睡得正香的孩子拭去了嘴角的口水。


“听说枢木朱雀被俘虏了,但哥哥你为什么没有对他做出任何制裁?”注视着鲁路修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对婴儿喜爱的举动,洛洛的眸色不禁沉了几分,“你该不会对枢木朱雀还心存侥幸吧?”


“怎么可能,没有处置朱雀是我另有考量。”被戳中了不为人知的心思,鲁路修错开洛洛的视线,心慌意乱地急切否认。下意识的,他不愿意继续在他人面前聊与朱雀有关的话题,转而在脸上挂上虚假的笑容询问道:“说起来,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有发生什么事吗?”


“放心,哥哥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日本这边一切正常。”洛洛如鲁路修所愿没有深究,“只是……据咲世子的回报,夏莉的样子有点奇怪。”


评论
热度 ( 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