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Gentleman and the Tramp(32)

顶风作案来一发,完结前的荤菜=333= 如果被删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明天就是最终话了,我终于完成了指标,在朱雀生日前把这篇拖了一年的生日贺文写完了……

最后做一个小小的预告,10号0点我会再开一个新坑的,敬请期待~~~

-------------


第三十二章 无法摆脱的命运


发现自己能在猫和人之间变换自如后,鲁路修和朱雀发现他们的麻烦远还没结束。


时间已从盛夏转入早秋,几场淅淅沥沥的小雨为在炎炎夏日中炙烤的大地降了温,吹起的晚风也带上了些许凉意。


然而就在这样的时节,鲁路修与朱雀却被体|内的燥热侵扰得难以入眠。


“鲁路修,我觉得身|体好奇怪……”将身上的薄毯从床|上踢到地|下,燥热不安之感让朱雀辗转反侧。往干渴的喉间吞了吞口水,朱雀觉得那股莫名的热量似乎是从小腹向外扩散,烧得连脑袋都有些晕乎起来,而股间挺|立起的雄性象征却又让他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鲁路修,人类也有发|情期吗?”


“笨|蛋,怎么可能有?!”准确得来说人类无时不刻可以发|情,但是与猫那种无法用理智控|制的不一样。鲁路修本想嘲笑一下朱雀的异想天开,却被身|体中同样的热浪搅得失去了辩驳的能力。


“鲁路修,你的脸……好红……”翻过身,鲁路修脸颊绯红的模样正好映入了朱雀的眼帘,在对方洁白皮肤的衬托下,看起来几乎要渗出|血来似的。而这也使那一股潜在的冲动越发强烈,侵扰得连朱雀的气息也变得不稳起来,“这真的……不是吗……”


鲁路修无|言|以|对,准确得来说躁动的身|体早让他大脑一片空白,除了想发|泄下|身的欲|望之外,只剩下几个零散在角落中的断片,“可恶……那个混|蛋猫神……”


虽然能够变成|人形,但猫的习性并没有因此改变,这似乎又是猫神跟他们开的一个不怎么好笑的玩笑。


“鲁路修……”较鲁路修更加遵从本性,虽然热量积聚在体|内无处倾泻,但却不妨碍他想要与身边之人肌肤相亲的冲动。将鲁路修拥入怀中,从对方身上传递而来的热量使得朱雀感到自己的体|内如同被炙烤一般,将头埋在鲁路修的颈窝间,朱雀伸出舌|头轻|舔|着那里的皮肤,他知道猫被这样理毛会很舒服,所以他还是选择这样对鲁路修。紧|贴彼此时的热度仿佛要将阻隔他们的那层皮肤融化一般,朱雀可以感受到鲁路修的呼吸心跳,听到对方喉间的震动和细碎的呜咽,每一个微小的细节都像被无限放大一般,直贯入朱雀的脑中。


“啊……朱雀……”忍不住打起颤来,将温热的气息打在朱雀的脸上,鲁路修紫色的眼中已是包含雾气。伸出双手托住朱雀的脸颊,鲁路修吻上了对方柔|软的唇|瓣,舌|头扫过齿尖,轻轻地吮|吸着,“人类的话……应该这样做……”


“嗯……”享受着鲁路修给予的人类的亲|吻,朱雀越发难耐下|身的躁动,将早已硬|挺的性|器隔着衣料在鲁路修的小腹间蹭去,一种从未尝试过的快|感随着摩擦刺|激着神|经,让他很快不满于这种隔靴搔|痒之感。但是……


“朱雀,怎么了?”感到朱雀突然抽身离去,鲁路修不解地眨了眨已经模糊的双眼,方才舒服的感觉意犹未尽, 让他不满地翻身骑趴在对方身上,“为什么要停下?”


“不,不能再下去了……”朱雀猛地摇了摇头,像是一只做错事的小狗在鲁路修身下缩了缩,“在这样下去我恐怕要伤害到鲁鲁修。”


“伤害?难道你是在意……”鲁路修茫然地抬起头,这才想起那个惨痛的回忆,那的确是个糟糕的开始,但是现在已经不一样了,“朱雀,人和猫是不一样的,所以不用有所顾虑的……”


然而朱雀还是坚持地摇着脑袋,缩起身|子似乎想从鲁路修的身边逃离。


朱雀天真到有些犯蠢的模样让鲁路修心生笑意,不过现在的处境让他没有太多的闲心,多亏方才朱雀的撩|拨,他已经被欲|望所控|制,将自己交予本能是朱雀交给他的,现在鲁路修觉得不妨偶尔一次扔掉理智,伸出手滑|到了朱雀胯|下,“既然你不愿意尝试,就让我来证明给你看。”


“鲁路修……”因发|情期而变得更为敏|感的身|体只要稍被碰|触就颤|抖个不停,朱雀觉得自己也无力抵|抗了。虽然那样会很痛,但如果是鲁路修的话,“好吧,我知道了……”


除下对方的衣|裤,鲁路修感到手掌下朱雀绷紧的肌肉。望着朱雀仿佛视死如归的神情,鲁路修再次在心底轻笑起来,虽然还未做过尝试,但是为了可能的这一天,鲁路修早已收集了人类交|合的资料,这一次不会像上次那样了。


攀上朱雀的颈脖,鲁路修轻轻啃|咬着朱雀颤|动的喉结,指尖爱|抚着对方胸前的凸起,柔声道:“放松点,相信我。”


鲁路修的言语像是拥有着魔力,让紧张慢慢地从朱雀身上抽|离而去。伸出舌|头舔|了舔鲁路修的额头,将手指插|进鲁路修柔|软的黑发中,朱雀回应道:“我一直都相信鲁路修的。”


满意地弯起嘴角,鲁路修轻啄了一下朱雀嘴唇,将蠢|蠢|欲|动的性|器对准了朱雀下|身的穴|口,“我进来了。”


“啊!”被异物侵入的刺痛感还是让朱雀轻叫了一声,果然性|交还是伴随着疼痛,但是这次却又些许的不同。鲁路修的涨大性|器撑开了后|穴,摩擦过内|壁的奇怪感受让朱雀在疼痛下又感受到了另一种奇特的感觉,就好像被鲁路修带着刺的舌|头舔过下巴一般,或许说比那还要令人战栗不已的快|感,似乎身|体中所有的细胞都在为此震颤,喧嚣着这种新奇的感受。这样的快|感正好消减了朱雀从刚才起就挤|压在身|体中的欲求,让他不禁渴望着鲁路修可以更加深入自己狭小的甬道。


“呼……朱雀……”性|器被朱雀炙热的内|壁包裹挤|压,无上的快|感猛地窜至全身,让鲁路修的呼吸也沉重了起来。这是不同于猫之间交|配只为了生育的交|配,让鲁路修觉得自己仿佛就要这样与心爱之人合为一体。还想更加深入进对方,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这样的想法占据了鲁路修的大脑,让他不由自主地将自己的分|身侵入进了穴|道的更深处。


“啊哈!鲁路修……啊……”耳边是不像是自己发出的呻|吟与鲁路修低沉的喘息声,当对方的性|器碰|触到内|壁中的某一点时,朱雀忍不住地尖|叫起来。疼痛早已化解在快|感之中,剩下的只有与对方融为一体的幸福感,积蓄着的快|感在抽|插下慢慢地攀升至顶点,从朱雀挺|立的性|器顶端,透|明的液|体不住地溢出,滑落至两人交|合之处。


肌肉的痉|挛联动着肠壁不受控|制地收缩,让鲁路修再也无法抑制性|器的冲动,将一股白|浊喷洒在朱雀的穴|道之中。而在同时让快|感达到顶端的朱雀将他的精|液留在了自己与鲁路修的小腹之上。


“朱雀……”


“鲁路修……”


精疲力尽地鲁路修倒在了朱雀的身上,却不忘为他的交|合用一个深|吻画上圆|满的句号。


——变成|人真是太好了。

评论 ( 2 )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