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50)

第五十章


“朱雀!”


怒火在胸口燃烧翻滚,鲁路修的手指扣上扳机,就在他狠下心手上施力的前一刻,朱雀那双眼睛中一瞬间闪过的什么直直地闯入他的视野。是悲伤还是决绝?鲁路修说不清那一瞬间他从朱雀的双眼中看见了什么,但是他仿佛听到了朱雀在他耳边留下的无声的呼唤。


握住枪的右手猛地一颤,鲁路修知道自己果然还是无法对对方痛下狠手。嘴上决然的说辞到最后也只不过在朱雀的腿上留下一道浅浅的擦伤,让白色的拘束服被慢慢渗出的鲜血染红。


愤恨于自己的一时心软,鲁路修垂下了握枪的手,无法自制地剧烈颤抖着。他不明白为什么在一次次的争锋相对之后自己还是会因为感情而动摇,明明这一份毫无用处的感情早就该被舍弃了。


抬起眼,方才朱雀眼中的动摇已经如同烈日下的水汽般飞快地褪去,只留下一片波澜不惊。鲁路修觉得被这样注视下的自己就好像一个跳梁小丑似的可笑,在理智能够阻止他之前已经重重地把手里唯一的武器向着朱雀的方向掷了过去。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手枪擦过了朱雀的额头“嘭”地落在了床上,鲜红的血液顺着额头上的伤口流了下来。鲁路修看着朱雀微微偏过头,无论是额头还是腿上的伤口都似乎一无所觉地一动不动的模样,只觉得一桶热油浇注在心头的怒焰之上,爆发出“刺啦”一声巨响。


“为什么每一次、每一次都是你阻挡在我的面前!”扯住拘束服的衣襟将朱雀狠狠地抵在床上,出口的话语中带着连鲁路修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怨毒,“为什么偏偏是你总是要与我为敌?!”


驾驶兰斯洛特一次次搅乱自己的计划,用感情哄骗自己生下孩子,如今又拒绝透露丝毫娜娜莉的现状……朱雀与他作对的次数多到鲁路修光是这样想想就恨得把手指扣在了对方的颈间,可为什么就算这样朱雀额头上的血迹仍旧会让他感到刺眼呢?他明明应该恨不得杀了对方,可到头来就连一点皮肉之伤就能让他不忍心,鲁路修觉得自己简直像个笑话。


——特别是对上朱雀那双平静到看不出任何感情的眼睛。


“因为你的做法是错的。”浑不在意自己的要害尽在鲁路修的掌下,朱雀平视着对方一字一顿地回答。


从手掌下传来的震动仿佛电流通过指尖扩散到全身,让鲁路修的十指痉挛般收紧。随着手下的施力,脉搏的有力跳动愈加明显,一下一下似乎可以透过皮肤直击鲁路修的心脏。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鲁路修猛地惊醒,对上的是朱雀不为所动的绿眸中流露出的丝丝怜悯之意。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如被火燎到般抽回了双手,鲁路修大口地喘着气,回荡在耳边的是朱雀的轻咳声。待鲁路修再次低下头,看见的却是朱雀蒙着雾气的双眼,像是在谴责着他对毫无还手之力的人施暴的行径。


“都说了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了!”无法再忍受朱雀的视线,鲁路修取出了装有麻醉剂的注射枪。


评论 ( 6 )
热度 ( 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