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Gentleman and the Tramp(27)

第二十七章 深入敌境


“鲁路修,鲁路修!”


在熟悉的呼唤声中,鲁路修慢慢地恢复了意识,但身体还是像灌了铅一般动弹不得,身下冰冰冷的触感告诉他自己该是躺在什么金属的物体上,但身侧却有着丝丝暖流。


“喂,鲁路修,快醒醒!”


那是朱雀地声音,鲁路修想要回应那焦急的呼唤声,但身体还是不听使唤。昏倒前的记忆开始渐渐地复苏,遇到那个人类青年后,他吃了掺有药的猫罐头不过一会儿便不省人事,朱雀的声音听起来那么担忧是因为自己被抓走了吧?


那么现在现在他所在的地方应该就是……


突然刺鼻的化学药品气味、烧焦的恶臭、血腥气一股脑地灌进了鲁路修的鼻腔,难以言喻的作呕感让他猛地睁开了眼睛,最先映入眼中的是栏杆后姜黄色的虎斑猫。


“朱雀!”


“鲁路修,你真是吓死我了……”朱雀终于松了一口气,“你怎么敢就这样被人带走了?”


朱雀不似平常的严肃表情让鲁路修一阵心惊,撑起前爪解释道:“听别的猫的证言,被害的猫被发现前几天就失踪了,所以我想凶手不会立即杀了我的……”


“你看看你身边。”打断了鲁路修的解释,朱雀的视线瞥向了一边。


脑袋的晕眩让鲁路修尚未弄清周围的状况,但还是下意识地随着朱雀的实现转过头,瞬间,眼前的景象让他彻底清醒了。


在他所在的这个不大的笼子里,还塞进了好几只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猫。而随机愤怒与悲伤一股脑地涌上了鲁路修的心头,笼子中出他之外的每一只猫的身上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各种伤痕,其中一只还是刚出生才几个月的幼猫。而受伤最重的一只短尾猫身上被血污沾染得已经看不清看不出原来的毛色,奄奄一息地趴在笼底痛苦地喘息。


——可恶,这绝对不能被原谅!


“救救我们,我们还不想死……”这时虚弱的求救声响起,让鲁路修更加觉得心中抽痛。


“我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救你们的,再等等。”笼子外的虎斑猫边回答,边用爪子拨弄起门上的锁,插销一点点地被拔出了孔洞,直到金属的笼门在没有阻碍下大敞开。


“快点,趁现在出去。证据我都留下了。”


离笼门最近的鲁路修率先跑出了牢笼,之后被抓来的受伤的猫也颤颤巍巍地踏出了笼门,只是饥饿和伤痛让他们无法做到灵敏的活动,而受伤最重的那只短尾猫只能拖着后腿,慢慢地挪动着身体。


撤离似乎需要用上不少时间,鲁路修跳到朱雀身边焦急地问道:“朱雀,那个男人呢?”


朱雀摇了摇头,“不知道,你被抓走后我跟着他来到这所公寓,绕到阳台发现他出门后,就从没有锁上的窗跳了进来。”


扫了一眼被留在桌上的手机,鲁路修的心中被一种不详的预感所充斥。而仿佛印证了鲁路修的预感,玄关的大门被打开了。


评论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