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47)

第四十七章


鲁路修疾步穿过走廊,待房间的自动门在身后合起,他就迫不及待地揭下了Zero头盔,扔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这是又被你家朱雀气回来了?”鲁路修循声扭过头,看见C.C.正懒洋洋地趴在床上翻阅着一本杂志。绿发的魔女抬头扫了他一眼后讶异地挑起眉,“你这模样该不会是被气哭了吧?”


“不用你多管闲事。”鲁路修眨了眨眼睛,强迫自己不去在意残留的酸涩。他的确是被朱雀气红了眼,却没有窝囊到要为此哭出来的程度。只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朱雀的一个举动而激得如此强烈的愤怒和屈辱,在寒心于对方的不留情面的同时鲁路修也深感自己的没用。


“好吧,那的确都是你们两个自己的事。”说着,C.C.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继续低头看起了杂志,不再去理会鲁路修。


气力用尽般跌坐在C.C.对面的沙发上,鲁路修觉得和朱雀的见面简直就像一场漫长的心灵折磨,他与朱雀之间仿佛被无形的丝线缠绕在一起,只要对方稍有动作他的心脏就会被紧紧勒住,让他窒息痛苦。


将手按在悸动的胸前,手掌下发育的乳房的触感让鲁路修觉得一阵恶心。因为朱雀的背叛和欺骗,他才不得不接受这样变形的身体,而为了抑制信息素和发情期,他还得故意将这样的耻辱无限延长。这些都是朱雀加诸与他痛苦,现在那个罪魁祸首已经落在了他的手中,他可以选择用尽一切手段报复,然而偏偏就是朱雀自己选择折辱自己,却能让鲁路修觉得不堪忍受。

 

朱雀,这名字好似是鲁路修的一道魔障,横阻在他的眼前,扰乱他的心绪。不过如果他能够轻易放下的话,朱雀也就不可能成为总是妨害他的问题了。


------------------------------------------------------------------------------------------------------------------------


随着鲁路修逃也似的离开,朱雀被留在了重又回归寂静的牢房中。背抵着床沿直起身,摆在他面前的是鲁路修留下的只动了几口的食物。他的肚子仍旧在饥饿中向大脑发出抗议的讯息,但朱雀却突然失去了食欲。


临走时鲁路修发红的眼角并没有逃过朱雀的眼睛,这使得他心情极度复杂。和人怄气并不是他的处事风格,但是当对象换作鲁路修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有种不愿认输的幼稚想法。然而在鲁路修真的被自己气到拂袖离开时,朱雀却又矛盾地感受到了一丝愧疚。


也许自己这次真的做得太过了。虽然当时朱雀的确是抱着不愿意顺着鲁路修意的想法而行事,但是对方那仿佛马上就要流下眼泪的模样还是使得他情不不禁涌起一阵悔意。


然而转念一想,朱雀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抱有这样的罪恶感。鲁路修作为Zero背负了无数的血债,还用卑劣的手段将他禁锢在此处,他又为什么要为对方的愤而离去感到愧疚。


其实他明白的,会故意做出那样不符合他性格的行为只为刺激鲁路修,只是因为对方的话深深地刺中了他最不愿意面对的事实。


朱雀知道他对鲁路修还留有磨灭不了的感情,但这是不被允许的。他不能原谅鲁路修,然而更不能原谅的是仍然无法割舍这段感情的自己。


朱雀知道鲁路修定会再次造访他的牢笼,在那个时候他又该怎样面对对方呢?


评论 ( 3 )
热度 ( 8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