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黑白/白黑存文处
坑多,慢放,一定会填完!

完结文整理请见下面连接(主页连接也有~)
http://haosk.lofter.com/post/1fb1aa_8fdee83

© 团子滚滚
Powered by LOFTER

A Brutal Oath(46)

第四十六章


“你现在的样子真像只丧家之犬。”


睁开眼睛,朱雀没有从躺着的地方坐起,只是抬眼瞥了一眼拿着餐盘的鲁路修,就一语不发地又收回了视线。


没有得到回应,鲁路修冷哼了一声,随手把餐盘搁在房间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朝着朱雀缓步走来。随着对方的靠近,朱雀忍不住又向鲁路修投去目光,那种胜利者的姿态让他在有时间思考前就冲口而出:“鲁路修,你又做了什么?”


“没什么,不过是解放了这个国家被奴役的可怜的人民。”


“让他们成为你接下来计划中的棋子?”朱雀不屑地从鼻间溢出一声冷哼。


听见朱雀的质问,鲁路修的神情反倒缓和了下来,斜睨了他一眼后嘲弄地反问:“说到棋子,你又怎么样?”


朱雀终于不再继续躺在床上,蹭着墙壁坐起身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修奈泽尔这么轻易就将你故意输给了我,”讥讽的眼神射向朱雀,鲁路修冷冷地替他总结,“在他们眼中你就是个可以随意丢弃的工具。”


用平静的目光回视对方,朱雀无动于衷地回道:“他们怎么看我并不重要,我只想达成我的目的。”


“你的目的?”


“成为Knight of One,从皇帝那里得到11区作为封地。”


鲁路修呆愣了片刻,随即讥诮的笑声在房间中响起:“哈哈哈,就为了这个目的,你情愿背叛同胞,为布里塔尼亚卖命,还对我做出那样的事……我真不知道该说是谁可悲了。”


“至少我不需要平民为此做出牺牲。”


“不用为此付出牺牲?”鲁路修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下按键调出一段视频塞到朱雀的眼前,“这就是你的决定的牺牲品。”


待朱雀定睛细看视频上的人物,不禁浑身一震。他和鲁路修的孩子正躺在自己的婴儿床上,挥舞着小手“咿咿呀呀”很高兴的样子,紧接着与此时手拿手机的鲁路修一般无二的人影出现在屏幕上,细心地照料着婴儿。朱雀艰难地移开视线,喃喃问:“那是……?!”


“咲世子小姐,是她一直扮成我的样子,照顾‘我们’的孩子。”


“那机情局……”


“早就中了我的Geass,把那些连Geass是何物都不知道的家伙放在我的身边,皇帝还真是太大意了。”


鲁路修眉间带着几分自得等待朱雀的回应,但是等来的只是恼人的沉默。


上前一步捏住朱雀的下颚,鲁路修强迫对方直视自己的眼睛,“不要避开你的视线,这就是你为了布里塔尼亚,欺骗了我,造成的结果。”


“如果你没有杀了尤菲,如果你不是Zero,这一切都可能是真的!”朱雀没有挣开鲁路修制住自己的手指,顺势瞠目瞪向对方,眼神中有几分愤怒几分心冷连他自己也说不清。


------------------------------------------------------------------------------------------------------------------------


尤菲,又是尤菲。臼齿紧紧地咬合在一起,鲁路修控制不住地从唇间挤出怨怼的话语:“你还要拿死人当多久的借口!”


话音落下,鲁路修对上的是朱雀愤怒的瞪视,剧烈起伏的胸膛让他几乎以为就算有着拘束服的限制对方也要来揍自己一拳。


“你想当上Knight of One是为了赎罪吧?如果你想赎罪,当初就应该选择我。”朱雀的敌意至今都让鲁路修感到如心头上的尖刺,时不时地隐隐作痛。为什么朱雀不肯为自己所用?为什么偏偏是朱雀要与他为敌?突然一种强烈的控制欲涌上心头,叫嚣着要让朱雀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


将手机的画面再次举至朱雀的面前,利用着对方的内疚,鲁路修让自己的劝诱如朱雀耳边恶魔般的低语,“这样一切都还可能变成真的。”


“不,你当初应该选择与尤菲合作的。”然而朱雀仍旧不为所动。


“朱雀,那时当我想起被你背叛欺骗的事实时,我真的痛恨到想亲手杀死你,但是……”与朱雀决裂时的场景浮现在眼前,鲁路修的后半句话只留下一个未完的余音。他摇了摇头,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继续道,“不管多么想否认,我对你还是有感情的。想必你也一样吧?”


无视对方因为无法反驳而显得异常难看的脸色,鲁路修自顾自地拿起餐盘,坐到了之前被餐盘占据的椅子上,执起勺子将食物递到朱雀的面前,放柔了声音说道:“你一整天没吃饭也饿了吧?来,我喂你。”


面对鲁路修送来的饭勺,朱雀抿紧嘴唇撇过脑袋。


“别这么倔强,你看你被捆着,如果我不喂你,你还想像只狗一样舔盘子吗?”


回答鲁路修的仍是一片沉默。


——为什么总是不按照我说的去做?


鲁路修一怒之下将盘子重重地搁在了地上,站起身来冷冷地俯视着朱雀。对方犹如冰雕般一片空白的脸上不泄露一丝情绪,然后朱雀动了。


朱雀艰难在束缚衣的拘束下站起身,下一秒却又跪趴在鲁路修的脚前,就在他的注视下舔舐一口餐盘中的食物。


”朱雀,你……“颤抖的声音无法再将话继续下去,鲁路修气愤得将手指的关节都捏得发白。明明抛下尊严的是朱雀,但是鲁路修却感到仿佛是自己被羞辱了一般。朱雀伏趴在自己脚前的样子太过刺眼,让鲁路修眼中一阵酸涩。


在眼泪溢出眼眶之前,鲁路修逼迫自己移开视线,一秒也不愿意在那里多呆,将朱雀留在了被锁住的门后。


评论 ( 8 )
热度 ( 83 )